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二百五十五章 小心我血洗玄天堡!

    圣力流淌起来的速度并不是很快,但哪怕只是轻微的律动,对于外界的天地元力也有着巨大的吸引力。他能够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修为在一点一点提升。而这个提升的过程,就是用外界天地元力转化成为圣力,再不断压缩成星河状圣力的过程。

    整个过程并不算很快,但这种持续提升已经是绝大多数九珠修为天珠师梦寐以求的好事了。

    周维清这一坐,就是整整一天的时间。当他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已经恢复了精神奕奕状态。

    房间中已经收拾过了,还有一份新的食物,周维清也不客气,快速吃掉后,留下一袋金币,也没有和那渔村少女告别,除了房门后,认准方向,腾身而起,直接释放出龙虎变双翼,用最快的速度朝着玄天宫方向而去。

    事关上官冰儿的生命,他又怎能不急呢?在他心中,空间传送之石比起上官冰儿来,那算什么东西?没有什么能够比他的冰儿更重要。

    玄天宫。玄天城堡,七层。

    一众玄天宫高层全部在座,只是此时的气氛却明显有些沉凝。

    这一次,东方寒月直接坐在了主位上,而原本的宫主,她的母亲,以为风华绝代的中年美妇则坐在她之前化身梦醒的位置上。

    东方寒月刚刚赶回来不久,她是接到了消息才赶回来的。

    那天,周维清陷入昏迷之后,她原本想带着他一起返回玄天宫,可才刚刚到玄天大陆,就接到了玄天宫这边的消息。

    母亲和几位太上长老都赶回来了。而且,他们竟然在第一时间控制了上官冰儿,将她抓了起来。这也是为什么后来周维清无法和上官冰儿联系的重要原因。

    玄天宫也有类似于万里传音石这样的东西,东方寒月的母亲东方,就用这东西确认了东方寒月的安全,并且将他们控制住了上官冰儿的事情告诉了她。

    东方寒月自然是心中大急,让母亲赶快放掉上官冰儿,却被拒绝了。无奈之下,她不敢带周维清直接回来,只能将他留在那小渔村之中,自己赶回来处理这件事。她虽然不知道周维清和上官冰儿的感情如何,但那毕竟是周维清的女人啊!要是在玄天宫之中受到了伤害,恐怕周维清立刻就要对她反目成仇了。这又岂是她所愿意看到的?

    所以,周维清的猜测并不正确。这其中的复杂情况他也不可能猜的到。

    “立刻放了上官冰儿。”东方寒月毫不犹豫的厉声说道。

    水长老眉头微皱,“宫主,您先冷静一下,这件事我们需要从长计议。”

    东方寒月怒道:“有什么可从长计议的。先不说周维清乃是我们玄天宫的供奉,上官冰儿还是长老。单是这次对付恐魔海龙在最关键的时刻周维清挺身而出救了我们这些人,我们就不应该这样对他。”

    水长老叹息一声,道:“没错,周维清确实是救了我们。但是,宫主您想过没有。那周维清为什么将实力隐藏的那么深,而且我们所有人都没有发现。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问题?而且他那时候使用的技能是什么?连天神级强者的气势都会被他压下去,尽管那或许不是一个攻击技能,但也能明确的体现出这个周维清拥有着完全威胁到我们的实力。”

    “他才多大年纪?二十出头而已,却已经有了九珠修为,而且还拥有着那种奇异的天力。难道说,这其中就没有什么猫腻么?而且,他可没有宫主您这样的传承,恐怕,他加入咱们玄天宫是另有目的的。他对我们有恩不错,但为了玄天宫的存亡,老夫请宫主三思,这件事我们必须要认真调查清楚,一切都要等那周维清回来再说。上官冰儿是我们手中重要的一张牌,而且宫主也完全可以放心,我们并没有亏待她。”

    东方寒月脸色十分难看,一阵红一阵白的。她不得不承认,长老们的猜测是正确的。她更是知道周维清是来干什么的,可是,他要是真的回来,长老们能够放过他么?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才好?

    “是谁下令软禁上官冰儿的?本座不在,你们就敢如此大胆妄为么?”东方寒月的语气森然,眼中流露出明显的杀气。她现在的心也有些乱,本来她就还没有理清自己和周维清之间的事,结果玄天宫这边又出了变故。

    “是我。”之前坐在那里一直没有吭声的东方沉声说道。

    听到母亲的声音,东方寒月顿时一滞,“妈,您怎么能这么做,这不是将周维清推向我们的对立面么?”

    东方眉头微皱,道:“寒月,正所谓关心则乱,看来,你是真的被那周维清诱惑了。如果他还是我们玄天宫的供奉,妈当然不会反对,但是,现在他来历不明,我们又怎能不调查清楚呢?你乃是玄天宫宫主,怎么如此毛毛躁躁的。你冷静的想想,从全局出发,难道我们不需要调查么?更何况,我们软禁上官冰儿的事,目前只有我们在座的几人知道,周维清又不可能清楚,等他回来,只要我们把事情调查清楚了,要是他真的没有对我们玄天宫不利的想法,一切自然都不是问题。”

    东方寒月可以对长老们发怒,可对自己的母亲,她又怎能发作呢?她虽然是玄天宫宫主,但继承这个位置的时间并不长。如果母亲和四位太上长老站在一起,那么,她的影响力就远远不够了。

    水长老劝道:“宫主别忙发怒,周维清对我们的救命之恩,我们几个老家伙都记得,我们也不是忘恩负义的人。但是,宫主您也要为玄天宫考虑,我们这次足足损失了六名长老,可以说是元气大伤。要是在这个时候,我们玄天宫内部再出现了问题,恐怕就真的要伤筋动骨了,我们也是回来之后考虑再三才做出这样的决定。”

    东方寒月沉默了,长老们和母亲的话不无道理,如果她还能保持冷静的话,自然明白他们做的是对的。毕竟周维清是一个外人啊。可是,在她心中,周维清已经有了不可动摇的地位,她更是已经将那最为珍贵的东西给了他。在这种情况下,她的心早已经站在周维清那一边了。

    这次针对恐魔海龙的行动,与其说是成功,不如说是两败俱伤。恐魔海龙虽然被杀死了,但却还有另外一只活着。而且被杀死的那只也是选择的自爆,他们根本就没有从中得到任何好处,还损失了六位长老。也难怪眼前的四位太上长老如此小心。

    深吸口气,东方寒月勉强平复着自己的心情,银牙轻咬,她终究还是下定决心了。有些事情,说清楚反而比让他们猜测更好一些。

    “不用调查了,他的来历,我知道。”东方寒月叹息一声,幽幽说道。

    “你知道?”东方惊讶的看着女儿,“你怎么会知道?”

    东方寒月苦笑道:“因为,在恐魔海龙自爆之后,我们俩被同时炸飞在了一个地方。我们在海上漂流,到了一座荒岛之上。在那里,我们见面了。你们心中的疑问同样也是我心中的,那时候,我甚至怀疑过他会不会对我动手。因为在我们见面的时候,我已经身受重伤,只剩余不足一成的实力。”

    听她这么一说,在场众人都是吃了一惊,之前他们看到东方寒月完好无缺的回来,以为她并没有受到什么重创呢。在恐魔海龙自爆的时候,这几位太上长老和东方凭借着自身强横的实力催动暗黑封魔阵护体,虽然也都有损伤,但凭借着天帝级的修为,他们也算是全身而退。此时听东方寒月这么一说,他们顿时记起,在那时候,东方寒月可是位于爆炸的核心,而且她一直都是攻击恐魔海龙的主力啊!

    “他有没有对你怎么样?”东方急切的问道。

    东方寒月叹息一声,道:“妈,如果他真的要对我怎么样,我就不可能坐在这里了。他不但没有伤害我,还用他那神奇的天力帮我疗伤。他对他那种天力自称为圣力。没用多长时间,他就治好了我的伤势,任由我将修为恢复到巅峰状态。”

    “那时候,我就逼问他,问他是怎样的来历。他没有隐瞒,将一切都告诉了我。”

    当下,东方寒月将周维清的来历详细的说了一遍。当在场众人听到周维清竟然是来自于浩渺大陆,并且并不属于任何一个圣地的时候,脸上全都变了颜色。

    “……,他是为了空间传送之石而来。如果在我们对付恐魔海龙的时候他在一旁蓄势以待,以他的修为,得手的几率有多少,各位长老应该能想得到吧。那时候,如果不是他,我们将要面对的是两只恐魔海龙啊!可是,他并没有那么做,他反而出手帮了我们,冒着自己被恐魔海龙杀死的危险。我承认,我在那一刻被他感动了,也就是在那一刻,我喜欢上了他。”——

    听着东方寒月的话,东方和众位长老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周维清没有向我隐瞒什么,我也发出了疑问,问他为什么要那么做。他说他也不知道,但是,他不后悔。”

    用力的深吸口气,东方寒月的眼中已经有泪光隐现,“各位长老的猜测不错,他确实是有目的而来的。是为了空间传送之石。但是,他对我们玄天宫有过任何伤害吗?没有。正相反,他救了我们所有人。而我们呢?现在却在质疑他,甚至想要对付他。这种事,我做不出来,而且,我已经将空间传送之石给他了。”

    听到她最后一句话,四名太上长老都是大惊失色,东方失声道:“什么?你竟然将空间传送之石给他了。寒月,你怎么能这么做。”

    东方寒月淡淡的道:“我为什么不能?至少现在我还是玄天宫的宫主。按照玄天宫的规矩,宫主有资格动用一切本宫资源。你们想过没有,周维清今年才多大?而且他并不是像我这样,依靠传承得来的实力,而是完完全全凭借着自身天分修炼起来的。没错,他是浩渺大陆人,也一定会回去。但是,结交这样一位未来几乎可以肯定能够晋级天神级的强者重要还是那已经无法使用几次的空间传送之石重要?我希望能够交好他,谁知道未来会不会对我们玄天宫产生助力呢?而你们却抓起了上官冰儿,令我所做的一切付诸于流水之中。或许,我无法说服你们,但是,你们也一定无法说服我。玄天宫主这个位置我可以不做,但是,如果你们想要对付周维清,我也绝不会参与。”

    她的目光已经变得凌厉起来,“最后再说一句。周维清并没有白要我的空间传送之石,他将他那神奇的圣力传承给了我一部分。我能够感觉到,凭借着这股神奇的力量,那因为传承父亲天力而形成的瓶颈,似乎已经不再是问题。”

    一边说着,东方寒月站起身,奋然而去。她必须要去找上官冰儿好好谈谈。

    目送着东方寒月的离去,在场五人的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

    东方叹息一声,“女大不中留啊!这傻丫头,难道她不知道他们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么?”

    水长老苦笑道:“看来,我们应该好好考虑宫主的话才是。不能因为一个周维清而让宫主与我们产生了隔膜。而且,宫主的话也不无道理啊!或许,还是宫主看的更远一些才是。”

    东方眼中流露着思索之色,“如果寒月真的能够成就天神级,就不是一个空间传送之石所能比拟的了。”

    ……周维清自然不知道玄天宫发生的事情,凭借着龙虎变,他几乎是用最快的速度完全以直线距离赶到玄天宫这边的。

    远远的,玄天宫所在山脉已然在望,这一路飞来,他心中的火气也是越来越盛。他始终都没有放弃和上官冰儿取得联系,可却依旧没有半分回应。心中的担忧化为熊熊怒火。为了自己的爱人,哪怕是与全天下作对他也在所不惜。

    但是,无论他心中如何愤怒,可是,对东方寒月却是生不起气来。潜入玄天堡么?不,那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

    既然玄天宫的人已经抓了冰儿,自然就能想到自己会偷偷来救,以他们那么多数量的强者,还有暗黑魔龙的存在,想要用偷偷潜入的方式救出上官冰儿几乎是不可能的。既然如此,索姓自己就嚣张一回。

    想到这里,周维清没有半分停顿,直接朝着玄天堡的方向飞去。在心情激荡的情况下,他体内的圣力仿佛都要沸腾了似的,要知道,以他现在的修为,哪怕是借助龙虎变长时间飞行,对自身也不会造成太大的负荷。圣力始终都保持在充盈状态之中。

    远远的,玄天宫已然在望,就在这时,下方不断传来一声声厉喝,至少有上百道身影从下方腾空而起,朝着空中的周维清拦劫而至。

    对于玄天宫所拥有的战斗力周维清并不是十分清楚的,但作为玄天大陆唯一的圣地,又怎么可能没有对空的力量呢?

    周维清索姓在空中停下来,定睛向下看去。只见那些腾起的并不只是天珠师,上百道身影全都是有天兽承载的。天兽的修为不一而同,但却全都是强大的飞行天兽,最弱的也有尊级修为。那些天珠师的实力也起码都在五珠以上。显然,他们在发现周维清之后,第一时间就冲了上来。

    周维清静静的悬浮在那里,任由这些玄天宫的“空军”将自己包围在其中。他却置之不理,直接朝着玄天堡的方向大喝一声,“东方寒月,你给我出来。否则,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这一声大喝,气贯丹田,以他九珠修为的圣力呼喊而出,正面的一部份飞行天兽都被震的东倒西歪的,带着怒气更是充满霸道的声音在山谷深渊内激荡徘徊,回声一连串的响起。

    这些飞上来的天珠师没有向周维清直接发动攻击,原因很简单,在这些人中,有认识周维清的。

    周维清在当初加入玄天宫时那场晚宴之中大放异彩,震撼了所有玄天宫高层。而眼前这些玄天宫空军之中的领军人物也曾经参加了那场晚宴,自然一眼就认出了这位供奉大人。

    玄天宫内部对于上官冰儿的事始终是严格保密的,所以,他们也还不知道周维清与玄天宫之间发生了什么。

    “周供奉,您这是怎么说的,先消消气。”一名九珠修为天珠师催动着跨下坐骑来到周维清面前,一边向他行礼,一边陪笑着说道。同时,他看着周维清的目光也是充满了震惊。

    龙虎变产生的巨大双翼在背后张凯,皮肤上暗紫色的龙纹,无不充满了强横的霸气。更为重要的是,此时的周维清可没有掩饰他的本命珠数量。双手各九珠啊!这与当初晚宴时的五珠可是天差地远的。又怎能让眼前这些强者们不吃惊呢?

    周维清淡然一笑,道:“没你们的事,你们只要不对我动手,我是不会伤害你们的。”

    那名统领顿时有些无语,心中暗想,我们这儿有上百人,而且还都有天兽辅助,您就算九珠,也就一个人而已,还伤害我们?

    尽管心中这么想着,他还真不敢下令动手,天知道周供奉这是怎么回事,万一只是个误会,自己要是伤到了供奉大人,和上面怎么交代?更何况,周供奉可是神师,谁不想从这位神师大人身上得到点好处啊!

    周维清那一声大喝明显起到了作用,玄天城堡内,至少有数十名天珠师涌出,在他们的簇拥下,东方带着四位太上长老从里面走了出来。

    周维清看着玄天堡的方向,脸色一沉,心中更是怒气翻涌,东方寒月竟然不肯出来见我么?她是心中有愧还是怎么的?

    “周供奉,请下来说话。”带着面具的东方朝着周维清招了招手。

    周维清在一众玄天宫空军的簇拥下飘身而落,隔着深渊看向对面玄天堡门口的东方,冷声道:“不知阁下是真宫主还是假宫主。你们谁能做主谁再来和我说话。”

    东方眉头一皱,“周供奉,你先冷静一下。你既是劫后余生回来了,我们都很感念你在关键时刻的援手。你这是什么意思?”

    周维清笑了,他脸上的笑容很灿烂,“感念我的援手?是吗?那么,我的妻子呢?她在什么地方?你们感念我援手的方式就是将她抓起来吧。我告诉你们,如果冰儿少了一根头发,今天我就血洗玄天堡,让玄天宫在玄天大陆上除名。”

    周维清此言一出,可着实是把东方气坏了,她本来已经和四位太上长老商量过了,为了自己的女儿,再加上他们也认为东方寒月说的有一定道理,因此决定和周维清修好。反正空间传送之石已经在人家手里了,如果周维清要是真的放弃上官冰儿,他们不但留不住周维清,而且还要交恶这样一个未来必将成为绝世强者的年轻人。索姓就将上官冰儿还给他,结个善缘,让他赶快离开就是了。反正他也是要回浩渺大陆的,就算是祸害也祸害不到玄天大陆来。

    可谁知道,这周维清一回来竟然表现的如此嚣张,东方虽然不是玄天宫真正的宫主,但以她的身份地位,在玄天宫之中,那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身居高位久了,什么时候被人如此不客气的呵斥过?就算是东方寒月也没这个胆子啊!

    虽然心惊于周维清竟然已经得知了上官冰儿被他们软禁的消息,但此时她的怒火也被激发了起来。

    就算你潜力惊人,那也只是潜力而已,你一个还不够天王级的小子,竟然嚣张的喊着要血洗玄天宫?——

    东方怒极反笑:“好、好、好,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血洗我玄天宫。本座告诉你,你那妻子,已经被我杀了。”

    她这只是句气话,但是,听在周维清耳中,却如同晴天霹雳一般。只是刹那间,周维清整个人就傻在了那里。

    悬浮在半空之中,包围着他的玄天宫空军之中,在他正面的人能够清楚的看到,周维清的双眼竟是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变成了令他们心惊胆战的血红色。

    他的身体在颤抖,一股极其不稳定的能量波动骤然从周维清体内散发出来。

    那种能量波动已经不能用恐怖来形容了,苍茫、死寂,甚至还带着几分凄凉。周维清全身骨骼都在密集的噼啪作响着。他体内原本流淌速度很慢的圣力,在这个时候竟然以一种极其惊人的速度运转起来。

    浓烈的银白色光彩,围绕着周维清的身体盘旋而出,那璀璨如同星河一般的光芒,令他整个人看上去,都充斥着一种惊天动地的压迫力。

    冰儿竟然死了?这对周维清来说,已经不能简单用打击二字来形容了。在这个时候,他也钻了牛角尖,难怪东方寒月不出来见我,原来他们竟然杀了冰儿。

    冰儿,我的冰儿。

    一想着上官冰儿竟然死在了这异地他乡,自己甚至连她的尸骨都有可能找不回来,周维清的心仿佛都要爆炸了似的。

    当人被逼迫到极限的时候,往往会陷入歇斯底里的疯狂状态,或许,在这种状态下,他并不理智,也没有太多思考的能力。但是,在这种状态之中,却一定会被激发出体内全部潜力。

    “冰儿,我会用整个玄天宫来为你血祭。”

    “啊——”

    一声凄厉到极致的厉啸从周维清口中发出,银白色的光晕带着几分浓重的血腥气息骤然从他体内爆发出来。

    在这一瞬间,周维清最恐怖的实力完全绽放,那将他包围,原本根本没打算动手的玄天宫空军,就在这一瞬间竟然全部跌落。

    周维清体内爆发出近乎寂灭的恐怖血脉气息,又岂是这些连天王级都没到的飞行天兽所能抵抗的?原本根本没想到周维清敢动手的玄天空军顿时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周维清根本没有去看这些人,一道接一道暗金色光芒不断从他身上升腾而起,下一刻,他右手握住了自己脖子上那菱形挂坠,用力的扯了下来。

    “玄天宫,玄天宫,我和你们不死不休。”

    “是谁如此大的口气。我倒要看看,你如何血洗玄天宫。”一个低沉浑厚的声音骤然从深渊中响起。紧接着,庞大的黑色身影就从那黑暗的深渊中缓缓升起,巨大的双翼猛然一抬,强横的气流托住那些从天上坠落下来的玄天宫空军,让他们平稳的落在地面上。

    暗黑魔龙,竟然是暗黑魔龙出现了。

    站在玄天堡门前的东方看到周维清突然出现这样的变化也是略微一惊,但下一刻,暗黑魔龙的出现却已经令她宽心大放。

    不过是一个连天王级修为都没有的小子,就凭他一个人,就算是再愤怒又如何?现在东方已经打算将周维清留下了,这个小子如此嚣张,今天要是放他离去,玄天宫的声誉必将受到巨大的打击。无论怎样,先将他抓住再说。至于如何处置,倒是不急了。

    暗黑魔龙的出现,一下就将周维清身上所散发出的恐怖气息压迫了回去。但此时暗黑魔龙也是在暗暗吃惊,与恐魔海龙一样,他当然也认得出周维清身上散发的气息中包含着龙皇血脉的存在,不止如此,还有另外一种似乎还要凌驾于龙皇血脉之上的血脉之力与龙皇血脉融合在一起。

    虽然在认知中,这似乎是不可能存在的事情,可事实摆在眼前,也由不得暗黑魔龙不信。

    周维清的暗魔邪神虎血脉原本是并不比龙皇血脉强的,但自从被他即发出血脉中纯粹的邪神之力后,这暗魔邪神虎血脉就出现了变异。

    看着暗黑魔龙,周维清脸上神色竟然丝毫未变,反而是严重的血色变得更加浓重了,看上去竟然和暗黑魔龙的暗红色眼眸有些近似。

    “没有人能阻止我,你也一样不行。”周维清冰冷的声音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存在。就在这时候,他将自己握住空间传送之石的右手举了起来。那银色如同星河般的圣力,疯狂的朝着空间传送之石处奔涌而去。

    他要做什么?这是所有能够看清楚周维清动作的人心[***]同疑惑。

    他说的这么强悍,难道要凭借空间传送之石离开这里不成?

    这才应该是正常的反应,面对这么多强者,他又能有什么机会?

    不过,现在东方可不打算让周维清离开了,一旦让他走了,未来必定是心腹大患。

    “魔龙前辈,拦住他,不能让他走。”东方有些急切的说道,与此同时,她与四位太上长老也已经是腾身而起,直奔周维清这边飞来。

    恐怖的能量波动在空气中流转,五名天帝级强者同时散发出自身天力,那是何等恐怖的一幕。就算是天神级强者面对,都不敢有丝毫大意。

    周维清静静的漂浮在半空之中,对于外界的一切似乎都没有任何感应似的。在他手中的吊坠上,浓烈的圣力波动催发下,璀璨的银光瞬间爆发,就像一个银色的小太阳一般,散发着无比强烈的光彩,令人不敢直视。

    暗黑魔龙那天与恐魔海龙一战之后,也是深受重创,只不过这么几天的工夫,自然是没那么快恢复过来的。它之所以出现,是被周维清之前最早那一声呐喊惊到了。竟然有人胆敢来到玄天堡呼喊东方寒月的名字,而且还是那么不客气,他又怎么可能不吃惊呢?这要多强的实力才有这种底气啊!

    所以,他才赶快飞了上来,结果一看,却是周维清。暗黑魔龙对周维清是没有什么恶感的,正相反,好感反而很多。毕竟那天周维清也可以说是救了它的,否则的话,他也不可能还活着出现在这里了。

    不过现在它也看得出,周维清明显处于不冷静的疯狂状态,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也还是先将他抓住比较好。至于出现了什么问题,自然有玄天宫的人去解决。

    漆黑的光芒令天地色变,巨大的黑暗光罩,悄然而下,将方圆数千米范围全部笼罩在内。

    暗黑封魔阵,没错,正是暗黑封魔阵。

    这本来就是暗黑魔龙最强大的技能之一。那天是为了对付恐魔海龙那样的强者,他才需要借助外力布置暗黑封魔阵,而对付周维清,它就算是身受重伤,自己施展也已经足够了。

    眼看着那黑色光罩将周维清笼罩在内,东方和四位太上长老也都略微松了口气。要是真让这小子跑了,以后恐怕会惹出大麻烦来。甚至有可能成为玄天宫倾覆的一颗定时炸弹。

    有着暗黑封魔阵的存在,只要暗黑魔龙能够控制得住,施展空间传送之石的人修为不超过他,那是别想通过传送离开的。

    周维清的目光依旧冰冷,仍旧是持续不断的释放着自己的圣力,对于外界的一切,他似乎漠不关心似的,唯有眼底那浓重的血色散发着他那甚至有些要与敌皆亡一般的恐怖意志。

    暗黑魔龙沉声道:“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年轻人,你必须要保持冷静。有我在这里,还容不得你嚣张,你的修为在年轻一代中已经很不错了,但要想从我的暗黑封魔阵中传送走,却还是不可能做到的。投降吧。有什么事说清楚。”

    “投降?”周维清此时的心志已经完全陷入了半疯狂状态,“让我投降,你还不够资格。你以为,暗黑封魔阵就能影响到我了么?晚了。”

    他那冰冷的声音听在耳中,仿佛就像是有冰渣塞入一般,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那森然杀机,仿佛能够看到他身上散发出的血光。

    为了自己的妻子,他孤身前来,以一人之力挑衅玄天宫,这已经是足以令人敬佩的勇气了。此时面对暗黑魔龙,他竟然在气势上一点都不逊色。这一切,让下面那些玄天宫强者们都已经看的呆住了。

    就在这时,周维清手掌之中,突然爆发出一声清脆的爆鸣,紧接着,一道强烈的银光暴射而出,直入空中。

    暗黑封魔阵或许能够封住这道银光不让其出去,单是,下一刻,这银光就已经同样撑满在整个数千米范围之内。

    一个巨大而又复杂的图形符号凭空出现,浓烈的空间属姓能量波动,令周围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变得扭曲起来。

    “不好,他不是要传送走,而是要召唤。”暗黑魔龙惊呼一声,双翼猛然一拍,强烈的黑暗能量就朝着那银色光芒冲击而去——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