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二百六十一章 邪神附体,重创天月?

    紫红色光芒一闪而没,下一刻,上官天月头上就多了一个大大的紫色符号,光明圣龙附体效果冰消瓦解。

    看似简单的一击,但效果却截然不同,这是为什么?唐仙、上官冰儿和战凌天都看的目瞪口呆,却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能让周维清召唤出的龙魔娲女居然破掉了天神级技能的防御。

    唯有上官天阳看出了一些,在那一击之后,龙魔娲女身体顿时变得虚幻,在空气中消失了。毫无疑问,刚才这一记龙魔禁,它已经爆发出了全力。但这还不是关键,关键就在于周维清刚才身上所散发出的强大邪恶气息。这邪恶气息不只是威慑了上官天月,同时竟然也成为了龙魔娲女的增幅之力。

    这是以技能增幅技能?而且还是增幅一个一步跨入天神级层次的强大技能,这要多么恐怖的邪恶之力才能做到?

    就在众人惊讶的同时,身在空中的周维清背后双翼猛然一拍,整个人如同箭矢一般朝着上官天月冲去,身在空中的他,一道接一道暗金色光芒毫不停顿的出现在他身上。从战斗开始到现在,他才终于用出了自己的凝形装备。

    这小子太狡猾了。这是所有人共同的想法。

    之前他一直不使用凝形装备,无疑是怕自己使用了,也让上官天月毫无顾忌的使用。可此时上官天月被龙魔禁封住了凝形、拓印能力,他就毫不犹豫的使用出来。立刻令自己的增幅达到了极致。

    不止如此,周维清背后的那巨大灰色虚影也跟随着他的身体前冲,并且在空中追上,化为一道灰色流光融入周维清体内。刹那间,周维清本人以及他的恨地无环套装,全都变成了晶莹剔透的灰色。

    双锤抡起,直奔上官天月当头砸去,与此同时,一道接一道光芒在上官天月身上毫不停顿的亮起。

    绝对迟缓、风之束缚、暗灭之咒、空间塌陷,全都是以限制和强横攻击为主强横技能。可以说,同一时间的周维清简直就像是六、七个天王级强者在同时释放着技能似的,技能施展的密度之高,足以令人叹为观止,就算是上官天阳,也自问没这个能力。

    一时间,上官天月的身体都变成了彩色的,各种颜色的限制、增幅,令他空有一身天帝级强悍修为,却是连闪躲都做不到。只能勉强抬起双臂,尽可能的催动自己全部天力,试图抵挡周维清的攻击。

    周维清的双眸已经变成了灰蒙蒙的一片,整个演武场内的空气因为那冰冷邪力,几乎是瞬间下降了几十度。

    轰——双子大力神锤毫无花哨的和上官天月硬拼一记,令人骇然的是,以上官天月的身体强度和天力浑厚程度,竟是被周维清这一锤硬生生轰飞了出去。

    周维清右腿在地上猛然一踏,整个人追着上官天月冲起,与此同时,他的右腿在空中虚幻般甩动,上百颗晶莹剔透的能量珠就那么悄然出现在了上官天月四面八方,下一瞬间,就全都贴到了他身上,爆发出恐怖的轰鸣声。

    那可不是简单的雷珠啊!每一颗珠子上,都附带有蓝、黑、灰三色光芒。竟是周维清许久没有使用过的暗魔邪神雷。当初,正是凭借着暗魔邪神雷,他以三珠的修为第一次击败了沈小魔,可此时出现的,却足有上百颗之多,在他那天王级修为的推动下,这上百颗暗魔邪神雷的威力可想而知。

    上官天月身在空中,闷哼一声,身上的衣服已经多处破损,而此时周维清的双子大力神锤又已经到了他身前,狠狠的轰击在了他胸口的位置。

    轰——上官天月整个人被砸向地面,这演武场乃是另一个空间,但就算是这样,他那高大的身躯却依旧被砸的直接嵌入地面之中。一口鲜血就从上官天月口中喷吐而出。

    “天月。”唐仙悲呼一声,再也顾不得什么规则,一闪身就冲向了上官天月,身在空中,还不忘记狠狠的踹了一脚刚刚完成攻击的周维清。

    周维清连躲都没躲,甚至还刻意分开双锤,让岳母这一脚踹在自己胸口上。可以他那强横的防御能力,唐仙这一脚怎么可能伤的了他。

    顾不上理会周维清,唐仙就已经扑到了上官天月面前,此时的她,脸色已经是一片苍白,眼中的痛惜伴随着泪水蓬勃而出。

    上官冰儿整个人都傻在那里了,双手捂住自己的小嘴发不出声音来。

    这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快了,从周维清的提醒声音开始,到上官天月重创倒地,先后也不过是几次呼吸的时间而已。

    唐仙的手抚在上官天月略微有些塌陷的胸膛上,转过头恶狠狠的看向周维清,“你这混蛋,怎么能对你岳父下这么重的手,你……”

    周维清一脸无辜的道:“这不都是您教的么?当初我第一次见到您的时候,您就教导我,一定要多学习限制技能。刚才也是您说要让我揍岳父一顿,我是怕出力不够,您还是不允许雪儿、菲儿、冰儿嫁给我啊,这可不能怪我啊!”

    唐仙顿时语塞,再加上上官天月身受重伤,她也顾不得理会周维清了,转过身,小心翼翼的将上官天月从坑里抱出来。

    感受着唐仙的温柔,还有那小心翼翼的动作,上官天月有些苍白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仙儿,我没事,技不如人,没想到竟然输给了这小子。维清这小子能以如此年纪就拥有这样的修为,将女儿们托付给他,我们也能安心了。别怪他,他说的对,是你让他揍的我,现在你能消气了么?这么多年以来,其实我一直都想和你说一声对不起,想要认真的向你忏悔,可是,你却始终没给我这个机会。”

    “别说了,你伤的怎么样?”唐仙的眼神有些复杂,但毫无疑问,最多的依旧是关心。

    上官天月摇摇头,抓住唐仙的手,“伤的重不重对我来说一点都不重要。仙儿,你知道么?你离开的那些年,我每天都要比现在更加痛苦。直到你回来后,才略微好一些。可是,你却依旧不愿意理会我,我每天都备受煎熬。如果你不肯原谅我,我这次也就不用疗伤了,不如死了干净。我真的要受不了这种思念的折磨了。我真的好想那个温柔可爱的仙儿啊!”

    说到这里,上官天月老泪纵横,这么大的年纪,竟是泣不成声。口中却是不断的呛出一口口鲜血。

    “我原谅你、我原谅你,不和你赌气了。天月,你不要吓我。”唐仙紧紧的搂着上官天月,一直抑制着的情绪彻底爆发出来。

    上官冰儿此时终于反应过来,就要冲过去查看父亲的伤势,却被周维清拉住了。

    “放开我。”上官冰儿怒声道。

    周维清却拉的更紧了,向她比出一个噤声的手势,眼神微动。

    上官冰儿愣了一下,虽然因为父亲的伤,她此时充满了担忧,可看到周维清的眼神她却清醒了几分。是啊!小胖就算再冲动,为了自己他也不应该会伤害父亲啊!难道这里面有什么问题?

    在她思考的工夫,周维清已经转向了上官天阳,看着那燃烧了还不到一半的檀香,微笑道:“大伯,我想这场比试不用再继续下去了吧。应该是我赢了。”

    上官天阳脸上此时竟然重新出现了笑容,点了点头,道:“女大不中留,我自然会说话算数。今曰就算是先订下了你们的亲事吧。”

    站在上官天阳身边的战凌天,此时竟是说不出半句阻挠的话,看着周维清,他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曾几何时,他对周维清还一直有着强烈的优越感,可是,现在呢?周维清已经完全和他不在一个层次上了。

    天王级修为不说,他竟然以天王级的实力战胜了天帝级的上官天月。就算其中有一定取巧成分,没有让上官天月用出传奇套装,可周维清所展现出的实力却是有目共睹的。他还能说什么?难道说自己比周维清更配得上上官雪儿么?

    战凌天虽然骄傲了一些,但为人正派,更是堂堂正正的男子汉,那种矫情的话,他无论如何也是说不出来的,只能暗叹一声,缓缓低下了头。他知道,自己已经败了,永远的败给了眼前这个家伙。

    周维清听了上官天阳的话这才恭敬的向他行礼,“多谢大伯成全。”

    上官天阳瞥了一眼上官天月夫妻,大袖一挥,道:“我们换个地方说话。”

    光影闪烁,在上官天阳的帮助下,众人悄然离开了演武场,当然,这其中并不包括上官天月和唐仙夫妻二人。

    回到议事大厅之中,战凌天没有跟来,而是默默的离去了。在大厅内,就只剩下上官天阳、周维清和冰儿三人——

    “你们是计划好的吧。没想到,二弟竟然作出了这样的选择。”上官天阳轻叹一声,淡淡的说道。

    周维清呵呵一笑,道:“就知道瞒不过大伯的眼睛。”

    上官天阳摇了摇头,道:“这已经和瞒得过、瞒不过没什么关系了。虽然你们是计划好的,但我看得出,刚才这一战,并没有假。天月确实是输了,就算他一上来释放出传奇套装,也不可能在一炷香的时间内击败你。维清,你比我想象中要强大的多。从今以后,在大陆之上,已经有你的一席之地。”

    上官冰儿站在一旁,疑惑的看着他们,低声向周维清道:“我怎么不明白你们在说什么?”

    周维清呵呵一笑,道:“待会儿回去我再跟你解释。伯父,既然您也看出我们这一战是真实的,可不能反悔啊!”

    上官天阳苦笑一声,“你的威胁是有效的,与其让你将我这三个宝贝侄女拐跑了,还不如痛痛快快的答应了你们的事。不过,你也要记住你刚才说过的话,你和她们之间无论是谁生出的第一个孩子,要给我浩渺宫做继承人。看来,老夫又要多劳碌几十年了。”

    周维清笑道:“这没问题,大伯您是能者多劳。”

    上官天阳脸色一整,道:“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我自会处理。但是,你的事情也必须要尽早前去才行,在你们离开这一年的时间,大陆上也出现了不小的变化。”

    周维清脸色一变,“我们天弓帝国……”

    上官天阳摆摆手,道:“放心吧,你们天弓帝国还没事。一切正常,而且发展的很好。雪儿、菲儿这俩丫头没在,就是因为去了你们天弓帝国助战去了。现在天弓帝国绝大部分土地已经被收回,你的大军正在天弓城外与克雷西、百达帝国联军对峙。但却并未真的展开进攻,应该是在等你回去处理。”

    听他这么一说,周维清这才松了口气,“那您刚才说大陆的局势出现了变化,是指的什么?难道万兽帝国那边,又有大的动作了?”

    上官天阳叹息一声,道:“如果是万兽帝国那边,我们倒是不怕。万兽帝国虽然强大,但却是我们与翡丽帝国、宝珀帝国共同在抵挡,他们想要攻入我们内陆也是不太可能的。真正的问题是出在我们内部啊!”

    “丹顿帝国又有动静?”周维清惊讶的说道。

    上官天阳颔首道:“不只是有动作,而且还是大动作。格里菲诺帝国被彻底覆灭了。”

    “什么?”听他这么一说,周维清不禁大吃一惊。尽管在他走之前,格里菲诺帝国已经被丹顿帝国侵略了一部份,但在那之后有中天帝国的调停,丹顿帝国就再没有什么动静了。而现在格里菲诺帝国被覆灭了,首先就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丹顿帝国已经完全不再顾忌中天帝国的意见了,甚至可以说是站在了与中天帝国对立的位置上。

    要知道,格里菲诺帝国也是浩渺大陆上的大国之一,整体国力绝不会逊色于翡丽帝国,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被丹顿帝国灭国,可想而知,丹顿帝国强大到了已经足以威胁到中天帝国的程度。

    “这其中有没有百达帝国的影子?”周维清直接问出了自己最担心的问题。

    “有,不但有,而且事情已经完全明朗了。”上官天阳眼中明显流露出担忧之色,“就在格里菲诺被灭国的同时,百达帝国方面宣布,更名为百达王国,依附于丹顿帝国,成为其属国。两大帝国正式联盟。再加上他们所侵占的格里菲诺帝国。在总面积上,甚至已经略微超越我们中天帝国了。现在他们已经毫不客气的将丹顿帝国与我们中天帝国之间的那几十个小国侵吞,国土面积正在不断扩大。”

    周维清目瞪口呆的听着上官天阳说出这些,他怎么也没想到,不过是一年的工夫,竟然出现了如此重大的变化。丹顿帝国可以说是迅速崛起,凭借其强横无比的实力,硬生生的统一了整个大陆南方。

    “那中天帝国就没有什么应对么?”周维清不敢置信的说道。

    上官天阳苦笑道:“我们绝大部分兵力都在北线,就算有所调动,也只能勉强自保,无法顾及到那些小国了。现在我最担心的就是丹顿帝国整顿完南方之后,会借助万兽帝国冬季攻势向我们发动进攻。如果是那样的话,恐怕连我们中天帝国都将有大麻烦了。”

    他没有说出的是,如果不是大陆局面如此紧张,恐怕他还不会这么快就答应周维清与上官雪儿之间的婚事,甚至就不会答应。可是,在这个紧要时刻,中天帝国急需正在逐步强大起来的天弓帝国在西南方牵制丹顿帝国。要是再失去了这个盟友,那中天帝国就真的要腹背受敌了。

    周维清眉头微皱,道:“看来,我真的要尽快赶回天弓帝国才行了。”

    上官天阳道:“维清,在兵力方面,我们中天目前也是捉襟见肘,无法对你有什么支持。但是,物资方面你不需要有任何担心,我会让天星命人源源不绝的给你们送去。我希望你们要开始行动了。一个是为了救下你的家人,同时,我们也需要你们在西南方有所动作。你有什么条件,可以尽管提出。”

    周维清沉吟片刻后,摇了摇头,道:“条件我没有,但雪儿、菲儿、冰儿要先留在我那里。她们和我在一起,我才能安心。还有,如果我动用了天王级实力对付百达王国,大陆天珠师方面,就要请您帮助干涉一下了。”

    上官天阳点了点头,道:“这个没问题,我自然会处理的。毕竟,血红狱出现那种毁灭能量,很有可能与幽冥世界有关,在舆论方面你不需要担心。不过,你也要注意,血红狱同样有可能会派遣强者去对付你们。在这方面我同样无法给你支持,现在我们浩渺宫超过一半的强者都去了南线与丹顿帝国对峙,那边是主战场,不容有失。”

    周维清微微一笑,道:“只要能让我放手施为,我有信心。”

    上官天阳道:“现在就算想不让你放手施为恐怕都不行了。”

    周维清道:“既然如此,那我们这就下岛去了,早点回去也好早曰处理这些事情。您放心,少则半月,多则一月,我们定然向克雷西、百达联军发动总攻。”

    上官天阳微笑道:“也不用这么急,你们才刚回来,也让冰儿和天月他们团员几天再走就是了。”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我的岳父大人恐怕现在已经顾不上女儿了。我还是早点走吧,不然岳母大人杀上门来可就不好了。毕竟这坏人是让我当了啊!”

    听他这么一说,上官天阳也不禁莞尔,“你这个坏人当的也不吃亏,不是么?不过,能看到天月他们夫妻和好,我也算是了却了一件心事。”

    周维清微笑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告辞了。”他现在可以说是归心似箭,兵临城下,天弓帝国大军即将复国,他的心情是最为复杂的,但无论怎样,先救下父母家人都是最重要的事情。

    拉着上官冰儿,辞别了上官天阳,两人出了浩渺宫。这次周维清可没客气,直接带着上官冰儿御空而起,朝着西南方的祖国飞去。

    “小胖,那是你和父亲计划好的?”上官冰儿也不是笨人,听着周维清刚才和上官天阳的交谈,她也明白了几分。

    周维清呵呵一笑,道:“算是吧,只不过有些计划赶不上变化而已。你放心好了,我可是你老公,怎敢真的伤了岳父大人呢?岳父受伤了不假,但更多是他自己伤到的自己。”

    原来,周维清在刚见到上官天月的时候,两人就进行了简单的传音交谈,只不过旁边众人谁也没有发现罢了。

    这条苦肉计,就是他们翁婿二人计划的结果。

    上官天月自然是知道上官天阳打算的,但他却比上官天阳更加看重周维清,同时,千万不要忘了,他也是个父亲啊!雪儿继承浩渺宫,看上去未来成就浩渺宫主,乃是天下数一数二的人物。但上官天月却很清楚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什么才是最为重要的。

    因此,他宁可冒着让兄长不满,也将上官天阳有可能针对周维清的作为提前告诉了他。

    而之后发生的一切,自然也就都在周维清算计之中了。只不过上官天月却没想到,周维清的实力竟然真的达到了能与他较量的程度。

    两人刚开始交手的时候,上官天月还有相让的打算,但伴随着周维清所展现出的强势,到了后面,上官天月却是全力以赴了。奈何失去了先手,又没有使用凝形装备,最后居然落败在周维清手上——

    终于搞定了,第十更送上,十更爆发完毕,老三理直气壮的大喊一声,求月票。唐门的兄弟姐妹们,十月,老三拼了,你们能否也一起跟随老三拼上一把,把我们天珠的气势冲起来。明天,老三再爆四更。十一七天内,每天至少三更。如果一直都月票第一,到了十月七曰,就再来十更。立字为证。

    最后周维清凭借邪神附体与上官天月的碰撞,第一下是真的,第二次却是假的了。简单来说就是,第一次用的哭锤,第二次却用的笑锤。至于上官天月那身受重伤的样子,绝大部分都是他自己造成的。

    之前上官天月就告诉周维清了,受多重的伤他自己把握。

    周维清之所以全力以赴的和上官天月交手,一个是怕被上官天阳看出来,另一个,他也是要好好的检验一下自己的实力究竟达到了怎样程度。有一位毫无恶意的天帝级强者作为试金石,显然是相当不错的选择。

    事实证明,姜还是老的辣,尽管他们这一战真的不能再真,但最后因为上官天月的表演,上官天阳还是看出了其中奥妙。只不过他没有再阻拦什么就是了。

    当时看着上官天月真情流露和唐仙交谈的时候,周维清差点笑出来。谁说我演技好来着?和我这位岳父大人比起来,我还是有差距的啊!

    上官冰儿目瞪口呆的听着周维清解释这一切,脸色顿时变得古怪起来。

    周维清嘿嘿笑道:“现在他们可顾不上你了,咱们还是赶快走才好。否则的话,岳母大人找来登门问罪,我可受不了啊!为了岳父的幸福,我这次可是背了个大黑锅。以后还不知道如何向岳母大人解释呢。”

    上官冰儿瞪大了美眸,“你这坏家伙,竟然和爸爸联合起来骗妈妈。你们太坏了。”

    周维清叹息一声,义正言辞的道:“这怎么能说是骗呢?这叫善意的谎言。难道你想看着他们二老一直冷战下去不成?难道你看不出岳父大人有多么痛苦么?这下好了,他们中间这层隔膜一旦捅破,那可是天雷勾动地火,说不定,再给你生个弟弟、妹妹的呢。”

    上官冰儿俏脸顿时羞的通红,“爸妈的事你也臆测,坏死了。”嘴上虽然这么说着,她心中却终于松了口气。

    一个女孩子最怕看到的情况就是丈夫和家人不和啊。更何况今天看上去还是周维清打伤了上官天月,那一刻,上官冰儿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了。现在一听这原来都是他们故意的,她总算是放下心来。

    在没有了对父母的担忧之后,上官冰儿嘴上虽然不说,但心中也是暗暗吃惊,小胖竟然已经强大到了这样的程度么?

    两人一路疾行,中途周维清几乎没怎么休息,两人连吃东西都是在空中完成的。

    上官冰儿也没提出休息什么的,虽然周维清脸上一直都是笑呵呵的,但他眼眸深处的那份忧虑,她却看在眼中,在这个时候,她一定要全身心的支持自己的男人。

    只用了三天的时间,他们就回到了天弓帝国境内,周维清简单的打听了一下,就得知了大军动向。

    正向上官天阳所说的那样,天弓帝国大军此时就在天弓城外的星辰森林附近驻扎,以半包围形式遥对天弓城,随时做出准备发起总攻的形式。至于双方军力部署之类的情况,就不是能够打听到的了。

    得到这些消息后,周维清带着上官冰儿直奔前线而去。

    御空飞行的速度何等之快,天弓帝国又不大,不过一天的工夫,远远的,周维清已经看到了天弓帝国大军所驻扎的营地。

    在云朵的包裹之下,周维清也不怕被人发现,从空中俯瞰下方,对大军的驻扎能够看得最为清楚。

    只是看了一会儿,周维清心中就不禁暗暗赞叹起来。冥昱不愧是翡丽军神,眼前这样的阵型,他自问是摆不出来的。

    从上向下看去,在星辰森林外驻扎的军队至少有十万大军以上,而且在森林内部还有一部分驻扎,数量不详。

    营寨全部守望相助,瞭望塔四处林立,巡逻骑兵穿插而行,一旦有所动静,大军就算是全面出动,按照眼前的阵型也绝不会有半分算乱。而且那些无论是在艹练还是在巡逻的士兵,都显得井然有序,军容严整。

    要知道,从冥昱加入中天帝国到现在,前后也不到两年的时间,在这短短的时间内,他不但将天弓帝[***]队发展到了眼前这样的规模,更是拥有着绝对强大的战斗力。换了周维清自己,他绝对没这个信心。

    现在的天弓帝[***]队,不只是有复国的实力,甚至反攻也是毫无问题。

    “小胖,我们下去吧。”上官冰儿柔声道。

    周维清点了点头,搂着她纤细的腰肢,两人从天而降,没有直接向军营飞去,以免出现不必要的误会。直接落在军营外,然后再朝着军营方向走去。

    “什么人?”两人走了一共还不到一百米,嗖嗖嗖嗖,就从两侧蹿出四名士兵。

    周维清自然是早就发现他们了,但在视线中,之前这四个人可是全都不存在的。

    此时他们出来,才能看到,原来竟是地面上挖了四个洞,上面还有很多遮掩,他们手中的盾牌上,都编织了茅草之类的东西,所以潜伏在地下的洞里很难发现。

    这就是所谓的暗哨了吧。

    看着四柄寒光闪闪的利刃,周维清呵呵一笑,道:“别动手,自己人。”

    “自己人?”为首的一名士兵疑惑的看着周维清,再看看他身边的上官冰儿,身体骤然一震。噗通一声,单膝跪倒在地,向上官冰儿恭敬的道:“属下第四师团旗下第二十七中队斥候孙炮,见过总教官。”

    其他几人也赶忙跪倒在地,给上官冰儿行礼。

    周维清摸摸鼻子,苦笑道:“看来,我这个统帅还比不上总教官出名啊!”

    上官冰儿扑哧一笑,道:“谁让你那么懒惰,都不怎么在大家面前露面呢?这也证明了两位姐姐是多么辛苦的为你打拼了。”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好了,大家都起来吧。为了避免误会,你们分两个人领我们进大营去见冥昱。”

    周维清的话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这几名士兵都听到了,统帅?什么意思?他们心中不无疑惑,但在周维清身边的上官冰儿他们都远远的见过,总教官在整个天弓帝国大军之中的威名只有冥昱元帅能够比拟。这个年轻男子究竟是谁?

    看着四人迟疑的样子,周维清有些无奈的道:“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吧。”他急于得知目前的情况,不想在这里耽误时间了。

    一边说着,周维清右手抬起,向空中微微一拍,顿时,空气骤然躁动起来,一条雷电凝结而成的巨龙,在那四名斥候士兵险些瞪出眼眶的双眸注视中腾空而起。刺耳的破空声混合着雷电的强横能量波动,瞬间扩散开来。

    那雷电巨龙在空中盘旋一周后,发出一连串的雷鸣电闪,这才缓缓消失。

    这边雷电的光芒还没有隐去,天弓帝国大营那边就已经有了反应,上百道身影从天弓帝国大营方向腾空而起,以极其惊人的速度朝这边而来。

    虽然距离还远,但周维清也能看清,这腾空的百人,可不正是自己的无双空军么?

    时隔一年之久,再次见到自己一手打造的无双空军,回家了的感觉顿时令他心中有些异样的温暖。

    那百人空军很快就来到了这边,一个个凝形弓都已张成满月,更令人震撼的是,这一百名御珠师,竟然全都是五珠以上修为,为首一人,赫然正是寇锐。

    他们并不是集中在一起飞过来的,在空中的时候,阵型就已经散开,以一个半包围的半圆形围拢过来,上百名御珠师的同时锁定,令这一片区域都充满了压迫感。

    寇锐在最中央的位置,他的修为竟然也已经提升到了五珠境界。

    “寇锐,你给我下来。”还没等寇锐看清来人是谁,一股巨大的吸力就从地面上传来,硬生生的将他的身体扯了下去。

    寇锐大惊失色,想都不想就凭着感觉一箭射了出去。他这一发动不要紧,那飞在空中的百名无双空军自然是毫不犹豫的开弓房间。厉啸撕破长空,刺耳的爆鸣令那站在周维清和上官冰儿身前的四名斥候魂飞天外。

    百名无双空军的攒射,单是他们那凝形弓附带的爆破属姓就足以将这方圆百米范围内轰成深坑啊!

    但是,下一刻,他们却全都吓傻了。

    厉啸声只是响起一半,就已经嘎然而止,上百羽箭,居然就那么在空中停滞下来,更为奇异的是,这些羽箭居然重新飞了回去,直接落入了那百名无双空军的箭壶之中。一百个人,居然没有一个失误。

    而寇锐却依旧是被直接扯到了地面上,直接落在了周维清面前。

    “才见面,就要送礼给我么?你小子也不看清楚就动手啊!”周维清笑呵呵的说道。

    本来寇锐眼看着自己兄弟们的箭矢竟然全都被阻挡了,心底已经冒气一股凉气,暗叫一声完蛋。但下一刻,当他看清楚眼前是谁的时候,惊恐顿时变成了惊喜——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