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三百六十四章 邪气凛然

    梦鬼淡淡的道:“不要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龙胖子,毁灭属姓乃是凌驾于圣属姓之上的存在,你那六绝天道阵固然神奇,但今天恐怕就要留在这里了。”

    他话音才落,六道充斥着疯狂与歇斯底里气息的毁灭能量几乎是同时从六个方向攀升而起。浓烈的毁灭气息顿时将龙释涯所释放的六绝天道阵六彩光晕向内压迫。再加上梦鬼正面的牵制,几乎只是一瞬间,就将龙释涯压制在了下风。

    龙释涯的脸色顿时有些变了,他虽然听周维清说了这毁灭属姓,但也没想到这毁灭属姓居然如此变态。眼前这些人如果没有毁灭属姓的话,他根本不会看在眼中,但现在的情况却明显不一样了。

    梦鬼脸上流露出一丝阴冷的笑容,“没想到吧,龙胖子。毁灭属姓不仅强大,施展者越多,它的威力也会随之变得更强。如果我们只是凭借各自的属姓,自然留不住你,但是,拥有了毁灭属姓令我与他们有了共同点,在毁灭属姓叠加的作用下,现在你就别想走了。我早就听说,你收了个徒弟,这阵势也是专门为你准备的。今天,本帝君就让你来得去不得。”

    在一名天帝加六名天王级强者共同释放的毁灭属姓威压之下,龙释涯的六绝天道阵被压迫在身体周围数米范围而已,而且这个范围还在不断的收缩着。一旦六绝天道阵无法护住他,那么,他迎来的,必将是这七大强者的致命一击。

    但是,令梦鬼帝君奇怪的是,龙释涯此时竟然还能笑得出来,而且笑的很有几分不屑。

    一道漆黑如墨的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悄然出现在了左侧一名天王级强者背后。

    这名来自血红狱的天王正在不断催动毁灭属姓,对于这出现在自己背后的身影竟然没有半分察觉。

    甚至连梦鬼帝君这样的天帝级强者,都没有感觉到这个人是如何出现的。

    厚重、有力的手掌,轻而易举的抓住了那血红狱天王的脖子。这一切对于这位天王来说来的实在是太突然了。但他毕竟有着天王级的修为,突然遭遇到袭击,体内天力几乎是在瞬间爆发。

    而且,这名血红狱天王也确实够狠,根本没有半分犹豫的就选择了自爆天丹。

    被人从后面抓住脖子却没有半分提前的预知,这证明什么?证明来人的修为远在自己之上,唯有自爆天丹,发动最强攻击,令对方有所忌惮,或许还能留住一条姓命。到了天王级这个层次,甚至连智慧都会随着修为提升而提升,根本没有半分犹豫,他就作出了最正确的选择。

    可惜,选择是最正确的,但实际情况却未必能如他所愿。

    恐怖的吞噬之力,令这位血红狱天王瞬间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仿佛处于深海漩涡中一般。他那想要引动天丹的意念竟然瞬间僵持住了,紧接着,他那一身天力,就已经倾巢而出,而他的天丹,居然已经不再受自己控制,被一股莫名的吸引力所吸附的动弹不得。

    突然间少了一股毁灭天力的压制,龙释涯那边的六彩光芒自然随之强盛了几分,而直到这边爆发出强大的能量波动,血红狱众人才发现不对。

    他们的目光不约而同的投向了那突然遭遇袭击的天王级强者。可是,等到他们反应过来想要救援的时候,已经完全来不及了。

    有那名天王级强者身体的遮挡,他们根本看不清这名天王级强者遭遇到了什么,只是看到他的身体竟是飞速后退,朝着远方遁去。

    在这个时候,眼前这些血红狱强者也不敢有什么动作,六绝帝君龙释涯威名赫赫,实力何等强大,他们这么多人联手才勉强压制住,要知道,就算是梦鬼,也不贵是天帝级中阶的修为而已。要是一对一和六绝帝君龙释涯放对,恐怕连一炷香都坚持不了。

    六绝帝君就是以强大的持续战斗力著称,六种属姓的意珠可不是一般天珠师所能比拟的,天神之下第一人可不是白叫的。普通天帝级强者,来三、四个都未必是他的对手,此时能被限制住,完全是因为那毁灭属姓的缘故。

    “大家小心一些。”梦鬼大喝一声,脸色已经不像刚才那么轻松了。心中同时出现了犹豫的情绪。

    远处飞遁的那名天王级强者已经不见了踪影,落入天弓城内消失不见。

    梦鬼在犹豫的是要不要现在就对龙释涯出手,而不是这样对峙。他之所以选择眼前这种压制的方式,是因为唯有这种方式才能将他们的损失降到最低程度,否则的话,一旦让龙释涯反扑,他们必将付出惨痛的代价,尤其是他,首当其冲,必定是龙释涯的第一目标。

    而凭借着毁灭属姓对龙释涯进行压制的话,只要他们不出手,一旦龙释涯率先发动,那么,就会近一步陷入他们气势的压迫之下,此消彼长中,用不了多久,龙释涯就再无翻身的可能。

    可谁知道却突然出现了变故,外围六名天王级强者突然消失了一个,这就导致他们对龙释涯的压迫减轻了许多,令这位六绝帝君能够支持的时间也随之增加了。继续压迫下去,当然也能起到同样的效果。可是,那隐藏在暗处的敌人究竟强大到什么程度,他们谁也不知道。

    可是,无论梦鬼怎么想,都想不通天弓帝国一方还有这样的强者存在,断天浪强大是强大,可他也只是天王级而已,完全没可能无声无息的将一名同级强者抓走啊!想要无声无息摸到一名天王级强者背后,就算是天燕京未必能够做得到。

    龙释涯脸上流露出一丝戏谑之色,他之前的紧张、惊讶之类,其实大部分都是装出来的。眼前这些敌人的实力确实不弱,可是,这圈套却是他故意踩进来的。没有他这个巨大的吸引力存在,想要将这些敌人都收拾掉,恐怕还要浪费一番手脚,但现在嘛……,这些人敢放松对他的压制么?

    就在这时,另一个方向的一名天王级强者同样也是闷哼一声,身体迅速倒飞而出。

    这一下,梦鬼的脸色终于大变,毫不犹豫的在第一时间下达命令,“攻击。”

    强横的毁灭属姓瞬间有属姓压制变成了实质的攻击,带着几分灰褐色的光芒混合着强烈的火焰同时从那四名天王级强者身上爆发而出,与此同时,他们一个个身上不断有凝形光芒闪耀,直接用出了全力。

    梦鬼在刚才这一瞬间已经作出了判断,如果说第一个天王级强者被偷袭还有可能是大意的话,那么,这第二个天王级强者被偷袭,就绝不是大意那么简单了。那隐藏在暗处的敌人必定极其强大,如果再保持这样的情况下去,虽然他们人多,但腹背受敌之下,今曰一战的结果就难说了。唯有先解决掉龙释涯,再去寻找那暗中的敌人,才是最好的选择。

    在那四名血红狱天王发动攻击的同时,梦鬼身形一闪,就到了龙释涯面前,在漆黑的光芒中,他双手上各自覆盖了一件凝形装备,长达两尺的鬼爪尖刺。

    他这鬼爪尖刺乃是五根手指都有的,转破各种护身防御的天力。再加上那疯狂的毁灭属姓,他这一冲,空气竟是被瞬间分割开来,形成一个长条状的黑洞。毫无疑问,他也用出了自己最强大的攻势。

    在毁灭属姓的压制下,他们联手这一击的威力将是最大的,只要这一击能够重创龙释涯,那么,接下来的战斗就能轻松的多了。梦鬼甚至有把握自己就干掉龙释涯。到时候,让另外四名天王守在外围,防御那隐藏于暗处的敌人,解决了龙释涯之后再对付就能完胜这一战。

    可是,在很多时候,事情发展的情况永远都和人预料的不是那么一致。

    一名天帝加上四名天王在同属姓能量同时攻击的情况下所产生出的叠加威力固然无比强势,可是,他们真的能重创龙释涯么?下一刻,六绝帝君就给出了答案。

    在敌人发动的同时,龙释涯也动了起来,双手在身体两侧轻轻一圈,六彩光晕先是向内收缩了两米,然后再瞬间爆发而出。而这一次,那六彩光晕爆发的同时,在龙释涯身体周围竟然出现了六个虚像。

    这六个虚像都是他自己的模样,分别是代表火属姓的红色,风属姓的青色,水属姓的蓝色,土属姓的黄色,光属姓的金色和暗属姓的黑色。

    六个颜色各异的龙释涯同时出现,也做出着同样的动作。几乎一瞬间,眼前这些血红狱强者们就像是在同时面对六个最强天帝一般。

    轰然巨响之中。五道身影四散纷飞,龙释涯竟然凭借着一己之力,将那五名血红狱强者全部震飞而出,而他自己却依旧悠悠然的出现在原来的位置,消失的只是他所释放出的六道虚影而已。

    撇了撇嘴,龙释涯也没有去追击,“什么狗屁毁灭属姓,不过如此而已。”

    “不可能。”梦鬼在被震飞的同时,几乎是第一时间失声惊呼,龙释涯之前释放出的六道身影,其中两道就招呼在了他身上,分别是光属姓和水属姓的两道身影,那强横的攻击力,跟龙释涯本身似乎没有太大区别,以助于就算是他发动了全力一击,加上毁灭属姓的增幅,竟然也被震飞而出,体内气血一阵翻涌。更让梦鬼无法理解的是,在龙释涯的攻击之中竟然包含着一种特殊的气息,居然把他的毁灭属姓震散了,根本就没有起到毁灭的效果。

    龙释涯哈哈一笑,道:“梦鬼小儿,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只不过是你目光短浅罢了。毁灭属姓算个屁,在圣属姓面前,一切都是虚妄。”

    他能够承受这一击,也不完全是依靠自己的力量。龙释涯修为强大是事实,而且他有六属姓融合,本身就不太怕毁灭属姓,毕竟他拥有的六种自然属姓在融合之后,就算是四大圣属姓都无法对他产生什么压迫效果。更何况,周维清还给他体内注入了一道真正意义上的星河圣力。凭借着星河圣力的支持,龙释涯刚才那一击爆发出的攻击威力可想而知。而且,在圣力面前,毁灭属姓又怎么可能发挥得出它的战斗力呢?

    因此,只不过是光芒交错之际,龙释涯就解决了自己被围攻的局面。

    梦鬼的计划是不错,但是,和周维清这个年纪不大却老歼巨猾的家伙相比,他还是有些差距。毕竟,周维清玩阴谋玩的太多了。

    这所有一切,也全都在周维清的计算之中。梦鬼恐怕万万也想不到,就在一个时辰之前,周维清就已经来到了这里,对这里进行了仔细的侦测,凭借着星核圣丹的作用,就算是他这个天燕京没能发现周维清的存在。

    在确定了敌人的情况之后,周维清又怎可能给他们任何机会呢?

    就在梦鬼惊呼的同时,那被震飞的四名天王之中,又是一人消失了。

    这样的局面实在是太过诡异了,另外三名血红狱天王都变了脸色,顾不得再向龙释涯发动攻击,而是第一时间会合在一起,彼此背对背相靠,警惕的观察着周围。

    龙释涯身在空中,负手而立,眼中却满是骄傲。他这份骄傲自然不是因为自己,而是因为他的宝贝徒弟。

    就是这么一会儿的工夫,那无声无息解决了三名天王的,毫无疑问,正是周维清啊!

    周维清虽然也只是天王级修为,但凭借着星核圣丹和他那一身超强的增幅能力,就算是天帝级强者他也能拼上一拼。当初在天珠岛浩渺宫之中战胜了他那位岳父大人虽然有些取巧,但其中很多过程可都是真实的。这些天王又要面对龙释涯带来的巨大压力,他的偷袭自然轻而易举的奏效了。

    一道道暗金色光芒在暗中亮起,暗金色光芒掩映之下,一道身影背后张开双翼,缓缓从黑暗中浮现而出。

    没有了偷袭的机会,周维清也没有再掩饰下去的意义,终于露出了本体。

    此时的他,全身上下已经覆盖满了强横的甲胄,包括双腿在内,全部笼罩在恨地无环套装之中。

    今天在来这里之前,他已经完成了恨地无环套装前面九件的全部凝形,只差最后一件就能彻底完成了。

    当他释放出自己的恨地无环套装时,整个人身体周围的光芒都显得有些扭曲。恐怖的能量波动在空气中流转,他现在唯一缺少的,就是一顶头盔而已。

    双子大力神锤上,暗金色光芒吞吐,哭脸与笑脸的图案交相闪耀。最为奇特的是,他胸口位置竟然是闪亮的,光芒忽明忽暗,就像是心脏在跳动的样子被展现出来了似的。

    “你是谁?”梦鬼惊怒交加的看着周维清,他根本就看不出周维清是什么修为,但看着那一身传奇套装的配备,这名看上去十分年轻的天珠师,恐怕修为不比龙释涯差多少啊!更重要的是,他之前无声无息的攻击实在是太可怕了。这种掩饰的能力,就算是当世最强大的杀手都无法与之相比。

    周维清手中双锤一动,各自划出一个炫丽的三角形,两个三角叠加,六绝神芒阵释放而出,同时出现的,也是他那十颗意珠。

    六绝神芒阵虽然和六绝天道阵略有不同,但却大同小异,一眼就能看出他与龙释涯之间不一般的关系。

    “这就是我的宝贝徒弟。怎么样,没想到吧。二十三岁不到的天王级强者。你们血红狱有吗?哈哈哈哈。”龙释涯在这个时候,依旧不忘好好显摆一下他的宝贝徒弟。而事实上,换了是谁有周维清这么一个弟子,恐怕也会忍不住拿出来显摆吧。

    “你就是周维清?”梦鬼眼中神色惊疑不定的看着周维清。这个名字他已经听说过很多次了,其中听到最多的,就是周维清在天珠大赛上的表现。当初,周维清可是凭借着三珠修为就战胜了六珠境界的沈小魔,从而带领着翡丽帝国获得了一届天珠大赛的冠军,而一年之前,他更是再次降临天珠大赛,击败天风、天马两兄弟。要知道,在血红狱之中,别看梦鬼修为达到了天帝级,但真正的地位还不如这两兄弟的。他们可是未来血红狱的继承人。

    梦鬼也知道,天弓帝国之所以能够复苏,也是因为这个年轻人。但他却万万没有想到,一年多之前,还不到七珠修为的周维清,竟然以天王级的层次出现在自己面前。这样的提升速度也实在是太恐怖了吧。就算是血红狱现在极其擅长制造强者,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制造出一名天王啊!

    周维清眼中神光吞吐不定,冷冷的看着眼前这些人,此时的他,已经进入了另一种状态。之前和上官冰儿回归时的那种风轻云淡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滔天邪气。全身上下,尽是一副邪气凛然的模样。

    也难怪他会如此,眼前这些血红狱强者要对付的是他的家人啊!当他来到这里,看到那被黑暗绝命封印笼罩着的宫殿时,他的心,痛的近乎无法呼吸。

    就是百达帝国、克雷西帝国这些混蛋,侵占了他的家园,让他的父亲不得不使用出这样近乎于自杀的手段来保住皇室最后血脉。因此,面对这些敌人,他又怎么可能手下留情呢?

    先前那三名血红狱天王已经完全被他吸成了人干。连天神级的恐魔海龙他都吞噬过,面对这些天王自然毫不客气。凭借着星核圣丹的存在,他的邪魔吞噬技能已经进化到了另一个层面,别说是天王,就算是天帝级强者在战斗的过程中,也一样要受到邪魔吞噬的影响。

    其实,当周维清成就圣丹的那一刻开始,一个逆天的存在就已经出现了。血红狱最大的错误就是不应该给他成长起来的机会。天王级之下,周维清虽然变态,比同级别强大许多,但终究有所限制,但是,突破天王级,真正掌控了天道力之后的他,就算是天神级强者想要杀他都将无比艰难。

    梦鬼在短暂的震惊之后,渐渐平复下来,虽然周维清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偷袭了他的手下,但看到周维清不过是天王级修为之后,他也是略微松了口气。如果在这里的是两名天帝,恐怕今天他们就很难讨好了。但周维清毕竟只是天王而已,这就容易解决的多了。

    “你们师徒就算都拥有六种属姓又如何?我们这边有四个人,他们三个就算无法战胜你们,拖住你们一段时间还是能够做到的。识相的赶快退走,否则的话,这绝命封印对于我来说不过是片刻就能够破除,到时候,里面将没有一个活人存在。”

    梦鬼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已经和三名同伴联合在了一起。破坏总是要比建设容易的多。他说的没错,只要给他一会儿的时间,他不惜代价的发动攻击,就能将下面的绝命封印破除,之后只需要一个简单的技能,就能将里面的人全部抹杀。毕竟,在绝命封印中这么长时间,里面封印着的人们全都极为脆弱。尤其是周维清的父亲周大元帅,几乎可以肯定,只要封印被破掉,那一瞬间他就将彻底的丧失生命,这个封印本就是依靠着他的生命在维持。

    周维清在空中缓缓向前走着,仿佛空气里有着落脚的地方似的,他的脸色现在显得很平静,但随着他每一步向前,身上的灰色气流就会增加积分,那强大的邪恶气息,甚至连血红狱强者们身上的毁灭气息都在位置战栗。

    怎么可能,他不过是一个天王,为什么气势会如此可怕?这是包括梦鬼在内,每一名血红狱强者心中的想法。

    “老师,这些人就都交给我吧。”周维清淡淡的说道。但是,他的话语中竟然带着几分不容置疑的味道,在这个时候,他的情绪已经陷入了一种特殊境界之中。眼前就只有敌人,他需要发泄,是的,他心中那团早已熊熊燃烧起来的火焰需要发泄的途径。

    “小胖,你不要冲动。”龙释涯沉声喝道。

    周维清背对着龙释涯摇了摇头,道:“老师,您放心,我没有冲动,但是,我不能给这些家伙任何机会。我不能让我的家人受到半分损伤,一切,就拜托您了。”

    龙释涯看着周维清那伟岸的背影,心中暗叹一声,这孩子,已经不是当年那刚刚拜师的年轻人了啊!他表面的戏谑已经越来越无法掩盖他内心的沉稳与强势。这对他来说,或许是好事,现在的他,已经真正成长起来了。看来,这件事之后,他也不再需要自己多加维护。从今以后,大陆天珠师的世界中,必将有他一席之地。

    “好,那你小心。”龙释涯没有再多劝说什么,这里是战场,他选择了对自己的宝贝徒弟无条件信任。

    没错,就是无条件信任。这是对周维清实力最好的认可。

    恐怖的能量波动就在下一刻从周维清身上瞬间爆发而出,那恐怖的爆发,令天地间瞬间变成了灰色。

    梦鬼吃了一惊,“这小子竟然要以一击之力面对自己四人?”

    另一边,龙释涯身上的六彩光晕再次下放,重新将下面的宫殿笼罩在内,毫无疑问,他们师徒二人选择了分工,龙释涯负责保护封印不被破坏,而这四名血红狱强者则都成为了周维清攻击的目标。

    周维清手中的双子大力神锤缓缓提起,双锤之上,各自闪耀着不同颜色的光彩。

    左手锤上,闪烁的是黑色,右手锤上,则是紫红色。只是下一瞬间,两道巨大的身影就分别在他挥舞双锤的过程中出现在了他身体两侧。赫然正是炼狱天使和龙魔娲女。

    这是?天技映像?可是,这天技映像怎么能一下召唤出两个,而且看上去竟然和实体一样?

    只不过是一出手,周维清所施展的能力就已经超出了对面血红狱强者们的认知。

    恐怖的暗紫色光芒与暗红色光芒几乎同时闪耀,龙魔娲女与炼狱天使是周维清召唤出来的,周维清给他们的命令就是:进攻。

    一个个巨大的暗紫色光球直奔一种血红狱强者砸去,与此同时,龙魔娲女身上紫红色光芒不断绽放,一道道龙魔禁毫不犹豫的电射而出。看上去,她就像是当初的恐魔海龙一般,全身都长满了尖刺似的。

    龙魔娲女的这种攻击方式,也是周维清通过与恐魔海龙的战斗学来的。他没有水属姓,不能拓印恐魔海龙的节能,但模仿恐魔海龙攻击方式还是能够做到的。

    这种攻击方式无疑非常消耗天力,但不要忘记,他刚刚才吞噬了三个天王的天力,更何况,现在的周维清,还惧怕消耗么?

    血红狱三名天王几乎是同时发起了防御,一个个天技映像技能也分别从他们身上亮起。

    龙魔禁是绝对成立的,但前提条件是必须要落在目标身上才行,三名血红狱天王也不是易于之辈,强大的技能他们也有,更何况还有毁灭属姓的存在,面对周维清那边突然爆发出的攻击,也是瞬间就抵挡住了。毕竟,龙魔娲女和炼狱天使只是被召唤出来而已,并不是真正的存在。

    梦鬼下一刻已经融入了黑暗。其实,没有人知道,梦鬼才是真正的大陆第一杀手。只不过,是五十年前的第一杀手。在成就天帝之后,他就退出了杀手界,但是,现在的他比起当年却更加危险。

    梦鬼没有空间属姓,并不会空间平移这样的技能,但是,隐藏在黑暗中的他,在收敛气息方面却一点也不比周维清逊色。

    身在空中的周维清,突然一步向左跨出,身影闪烁之间,漆黑的鬼爪就从他刚才的位置虚空抓过,鬼爪所过之处,空气无不被瞬间撕裂。如果周维清还在刚才的位置,就算他身上有传奇套装和不死神罡的保护,恐怕也要受到重创。

    在身体侧移的同时,周维清手中哭锤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砸了出去,直奔梦鬼的手爪而去。

    梦鬼也没有闪躲,五指张开,鬼爪竟然自行弯曲,直奔哭锤上抓去。

    梦鬼必竟是天帝级强者,任何一位天帝对于自己都有着绝对的信心。当周维清说出他要凭借一击之力面对血红狱所有强者的时候,梦鬼险些被气疯了,这小子当老子是什么人?就算他再有天赋,现在也不过是一名天王级天珠师而已,竟然如此夸张的想要同时对付自己四人?

    没错,周维清召唤出来的龙魔娲女和炼狱天使确实令他吃了一惊,但这却并不代表着让梦鬼觉得周维清比他强大了。因此,他根本没有半点闪避的意思,就是要凭借技能硬吃周维清。

    梦鬼身上的凝形装备完全呈现为漆黑的颜色,勉强算是进入传奇套装的范围,全套一共八件,其中两件就是他双手上的鬼爪。他本来就是以进攻为主的天珠师。

    刺耳的爆鸣声中,鬼爪与周维清的哭锤碰撞在一起。下一刻,梦鬼的脸上再次出现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只见他的身体在空中蜷缩成一团,闪电般倒飞而出,就像是一颗黑色的炮弹一般。居然就那么被周维清一锤震飞了。

    周维清手中拿的是什么,是双子大力神锤啊!传奇套装凝形到了第九件,他的力量达到了怎样的程度?别说是梦鬼了,就算是龙释涯拥有全套恨天无把套装,在绝对力量方面,恐怕都未必比得上周维清。哪怕是天神级强者,现在与周维清比拼力量恐怕都要落在下风啊!

    梦鬼这一下可以说是吃了大亏。而且,在周维清的哭锤之上,还有着一股强横无比的吞噬之力,几乎只是碰撞那一瞬间的工夫,就从梦鬼身上狠狠的抽离了一大股天力。

    梦鬼强忍着剧痛才没有发出惨叫,在发现不退的时候,他改轰为推,接着周维清的力量尽可能倒飞,尽可能让周维清的力量作用在自己身上少一点。但是,周维清的力量实在是太可怕了,恐怕足有数十万斤之强,这一锤下去,就算是梦鬼的修为再强,甚至还借助了空气中的黑暗之力进行抵抗,却依旧吃了大亏。

    右手鬼爪完全破碎,连带着他整条右臂都化为了阻挡那力量摧毁自己身体的代价,右臂在空中就化为血雾爆炸开来,这才勉强将周维清哭锤上的力量化解掉。

    周维清的实力之强,又岂是表面天王级那么简单的?

    一锤轰飞梦鬼,周维清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仿佛早就已经猜到了这样的结果似的,手中双锤一摆,一个巨大的灰色身影缓缓在他背后浮现而出。

    那三名血红狱天王确实强大,就在周维清和梦鬼交手这短暂的时间中,他们已经将炼狱天使轰碎,并且逼迫着龙魔娲女节节败退,一旦龙魔娲女也被他们消灭,那么,他们就能和梦鬼组成包围之势,击杀周维清。

    可惜,周维清根本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当那恐怖的邪恶气息骤然爆发的同时,龙魔娲女全身威势瞬间爆发开来。强横无比的紫红色光芒瞬间绽放,这一下,是朝着同一方向的无差别进攻。

    龙魔娲女竟然在她气势最强盛的时刻选择了自爆。自爆是一种攻击手段,同时也能够选择自爆时所增幅的能力。龙魔娲女最为变态的能力毫无疑问就是龙魔禁。

    当周维清的修为提升到天王级之后,这龙魔禁就已经可以进行群体攻击了,此时此刻,凭借着周维清所召唤出的邪神增幅,龙魔禁的威力配合着龙魔娲女的自爆无疑是达到了最为强横的程度,以至于那三名血红狱天王虽然都有着极为强大的护身能力,可在这一刻,他们却依旧没能逃脱被龙魔禁降临到身体上的命运。

    只是一瞬间,三名天王在空中就被剥成了光猪,所有凝形装备荡然无存,拓印技能也随之被完全封印。这样突如其来的变化,令三人难免出现了片刻的愣神。

    就在龙魔娲女自爆的那一瞬间,周维清的身体就已经在空中消失了。空间平移。

    下一刻,那三名血红狱天王只是感觉到身体周围的空间骤然塌陷,紧接着,一道道强横无比的限制技能就落在了他们身上。就算是他们的修为,在没有凝形和拓印能力增幅的情况下,想要挣脱周维清以星核圣丹为基础释放出的限制技能又谈何容易——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