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二百六十八章 赌斗血红狱

    邪帝也在那一战中身受重创,几经转折,才算是从百达帝国逃了出来,进入天弓帝国后,在天弓城内安顿下来。正是为了见邪帝,周维清才和冥昱一起从前线赶了回来。

    小巫女的哭声收歇,但却依旧不去看周维清,只是默默地坐在一旁,低着头。

    周维清不时将目光投过去,要是没有巫云月的存在,他早就扑过去将她搂入自己怀中好好怜惜了,可人家父亲在这里,他就算再流氓也不敢轻举妄动啊!

    巫云月看着周维清,叹息一声,道:“我们天邪教的事情,维青你也都知道了。这次我前来,是有件事要和你商量。”

    “前辈请说。”周维清勉强将自己的目光从小巫女身上收回来,看向巫云月。

    巫云月道:“我的提议很简单,我希望,你能继承我的位置,成为我们天邪教教主。”

    “什么?”惊呼出声的是冥昱,周维清也是愣住了,他虽然对于邪帝的到来进行过一些猜测,但也没想到过这位邪帝直接就开门见山说出了这样的话。

    正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天邪教虽然遭遇到了毁灭姓的打击,但也还有三分之一的实力,加上这位天帝级修为的邪帝,依旧是一股极为强大的力量。只要邪帝巫云月还在,谁敢说天邪教不存在了?可巫云月此时却要将这股实力送出来,怎能不让周维清和冥昱吃惊呢?

    小巫女却像是早就知道了父亲的决定,依旧在一旁垂首而坐,也不吭声。

    周维清深吸口气,道:“前辈为什么这么说,您有什么要求么?”

    巫云月摇了摇头,道:“我没有什么令你为难的要求,我只是希望,在你继承了天邪教教主之后,能够代领天邪教继续走向强大。同时,我希望你和月寒的孩子将来能够继承天邪教。就这么简单的两个要求。其他什么都不需要你做。”

    巫云月提出的这两个要求毫无可挑剔之处,他所提出的条件,就像是当初周维清在浩渺宫对上官天阳提出的一样。不同的是,巫云月这是要先把圣地让出来,而浩渺宫哪边,周维清却都是被动的。这两者之间的差距可想而知。

    周维清苦笑道:“前辈,您也太看得起我了。您认为我能够驾驭的了一方圣地么?”

    巫云月微微一笑,道:“当然可以。在见到你本人之前,我还有些犹豫。但现在我已经下定决心。你本身就拥有邪属姓,而且还是最为纯正的邪属姓。我相信,天邪教在你手中一定会变得强大起来,总比在我手里逐渐走向灭亡的好。你出任天邪教教主,我愿意作你的副手。同时,我保证你地任何一条命令天邪教所有人全部遵从,也包括我在内。如何?”

    看着巫云月,周维清眼中却流露出犹豫之色。此时,小巫女缓缓抬起头,哭的有些红肿的眼眸不自觉的看向他,眼中更是带着几分希冀。

    如果周维清接受了天邪教,对她来说才是真的有机会。这几年她过得并不好。自从和周维清发生关系之后,她就一直等着他去找她,可是,却始终没有见过他的身影。小巫女也明白,周维清这些年要作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因此,她虽然因为见到他而激动地哭泣,却并没有真的责怪他。

    出身于圣地的她当然知道,对于男人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要不是这次天邪教遭遇到了覆灭的危难,她说不定还不会来打扰他。

    巫云月轻叹一声,道:“维青,虽然我们天邪教目前剩余的实力已经不多了,但我相信,对于你们天弓帝国来说还是很有作用的。只要你愿意做这个教主的位置,就相当于天邪教完全加入到天弓帝国,我想,这对你们来说应该也是很重要的吧。你如果有什么要求也可以提。”

    巫云月其实也是毫无办法,他这样选择其实是最聪明的,看上去,他似乎是将天邪教交了出去,但是,只有这样做,天邪教才可能真正的存在下来。

    如果他将天邪教交给其他圣地,那么,用不了几天,就再也看不到天邪教的影子了。但周维清却不一样,他只是一个人,了不起了还有个六绝帝君的老师在。将天邪教交给他,巫云月的影响还在。而且,周维清可以说是潜力无限,二十三岁的天王级啊!而且听冥昱说,他还有能够和天帝级强者抗衡的实力。天邪教在他的带领下,将来必定会变得极为强大。

    更何况,周维清和小巫女之间还有那份感情的存在,以后女儿和他的孩子继承天邪教,天邪教不一样还是在自己的血脉之中传下去的么?

    巫云月也没有掩饰自己的想法,他说的都已经很明白了。可越是这样,周维清就要更多的思考。

    天邪教固然是一股很强大的实力,但是,千万不要忘记,天邪教的名声并不好,而且受到其他几大圣地的排斥。同时,周维清如果接纳了天邪教,那么,无论是他与浩渺宫还是雪神山的关系就都将变得微妙起来,还要承受来自血红狱随时有可能的进攻。这份压力对于周维清现在来说依旧是相当沉重的。

    深吸口气,周维清看向巫云月,道:“前辈,我可以答应您,但我有一个条件。”

    一旁的冥昱顿时忍不住了,怒道:“教主都要将自己的位置让给你了,你还有什么条件?维青,你……”

    周维清抬起手,示意他稍安勿躁,向巫云月道:“前辈,我的条件很简单,我希望天邪教能够改名。”

    “改名?”巫云月愣了一下,“为什么?这个条件我不能答应你。”改了名字岂不是意味着天邪教从此消失么?

    周维清沉声道:“前辈您先别急着下结论,请听我把话说完。我之所以要天邪教改名并不是为了自己的私心,而是为了天邪教的未来着想。您想过没有,为什么这么多年以来,天邪教一直都被其他几大圣地针对,而绝大部分天珠师一想到我们天邪教就都不自觉的选择了躲避?”

    “就是因为我们的名字里有个邪字,再加上那些夸大邪属姓的谣传,才造成了现在的样子。坦白说,哪怕是我接任了天邪教教主的位置,不把这些进行改变的话,那么,未来的天邪教也依旧只会是走向灭亡。为有从根本上进行一定的改变,先让普通人能够接受我们这个圣地的存在,才能让天邪教逐步发展起来。”

    听着周维清的话,巫云月陷入了沉默,他虽然不愿意承认,可周维清说的却是事实。

    周维清继续道:“我可以答应您,未来圣地的继承人,就是我和小巫女的孩子。但如果您想让我接手天邪教,那么,名字一定要改。”

    当他说到和小巫女的孩子时,小巫女顿时再次低下了头,俏脸却已经是一片羞红。

    巫云月沉吟道:“维青,这件事兹事体大,圣地之名不是说改就能改变的。我承认,你说的很对,当年我们天邪教之所以能够成为圣地,是因为第一代邪帝的实力乃是当时的最强者。可现在如果我们要改变名字的话,其他几大圣地还会承认我们的存在么?而且,我也必须要向教众有所交代。”

    周维清道:“前辈,虽然知道这样说不好听,但我还是要说出来。以天邪教现在的情况,再次圣地聚首之时,难道他们还会承认天邪教圣地的地位么?”

    巫云月脸色一变,这也是他最为担心的事情。缓缓站起身,他眉头紧皱着道:“这件事我要回去和大家仔细商量一下,再给你答复。月寒就留在这里,作为我们的联络人。”

    小巫女娇躯轻震,却没有做出什么反应。

    周维清也赶忙站起身,将巫云月送到门外,巫云月停下脚步,“维青,好好对我的女儿,无论你是否愿意接手天邪教,我都希望月寒跟着你能够得到幸福。我也能够放心了。”

    周维清默默地点了点头,“您放心,是我对不起她,我一定不会亏待她的。”

    巫云月点了点头,道:“你就不要送了,回去吧,有冥昱送我就好。”

    周维清目送着冥昱和巫云月离开之后,这才重新返回议事大厅,正好看到巫月寒坐在那里玩弄着自己衣角的样子。

    缓步走到她面前,周维清站定脚步,抬起双手,手在空中略微停顿了一下,才摞在小巫女的肩膀上。

    感受着他大手之中的热力,巫月寒的身体顿时略微有些颤抖。周维清小心翼翼的将她从椅子上拉起来,融入到自己的怀抱之中。

    “对不起,都是我不好。让你受委屈了。”

    “坏蛋,我、我好想你……”巫月寒紧紧地反搂着他,泪水不受控制的流淌而下,沾湿了周维清的衣襟——

    巫月寒的身体搂在怀中周维清甚至感觉不到重量,而且她的身体情况明显不好,体内经脉甚至有些郁结,明显是大伤初愈。

    小心的将圣力注入她体内,帮她调理着身体,正在周维清准备好好安慰她一下的时候。突然间,周维清眼神一变,猛然向外面投去。

    一点红芒婉如流星赶月一半闪电般而入,周维清眼神一冷,那团红芒就像是撞击到了屏障一般,前冲的速度骤然下降,在周维清面前停了下来。

    那是一张信笺,通体呈献为火红色,但在那火红色的信笺正中,却有着一团黑色火焰。看上去妖异中带着几分霸道之气。

    因为怀抱着小巫女,周维清并没有去追,但是,他的脸色一下就沉了下来。

    小巫女也感觉到了不对,抬起头时正好看到那张信笺的存在。顿时惊呼一声,“血红狱。”

    天邪教受到血红狱近乎致命的打击之后,她可以说是惊弓之鸟,突然看到这张来自血红狱的信笺,她又怎么能不吃惊呢?

    周维清抬手一招,那信笺已经落入他掌握之中。红色的底色加上黑色火焰,正是血红狱代表。

    信笺展开,里面只有一行字:明曰正午,天弓城外决战,否则,屠城。

    简单的一句话,却充斥着强烈的威胁与压迫力,这几个字更是写的锋芒毕露,不是修为极其高深的天珠师是给不了周维清这种感觉的。

    周维清眼中光芒骤然变得凌厉起来,“来的很快啊!”

    小巫女松开抱住周维清的双臂,眼中明显流露出忐忑之色,“维青,都是我们连累了你。没想到血红狱来的这么快。怎么办,我们不会是他们对手的。他们这是要赶尽杀绝啊!”

    周维清搂着她,道:“别慌,一切有我,谁说我们就一定不是他们的对手了?这里是天弓帝国,可不是百达帝国。你先别着急,一切有我。”

    小巫女怎能不急?血红狱给她留下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喃喃地道:“维青,你不知道,血红狱强者众多,在围攻我们天邪教的时候就来了三位天帝级强者,否则我们也不至于如此凄惨了。他们这次既然敢来,一定是有备而来的。我们、我们……”

    周维清淡然一笑,道:“我当然知道他们是有备而来,他们这是想要一劳永逸,不但将你们天邪教全部干掉,同时也将我们天弓帝国的中坚力量摧毁。这样一来,在大陆西方就再没有什么能够牵制他们的力量了,如意算盘打得不错,可是,他们就一定能赢么?”

    周维清早就猜到,当战争进行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血红狱的人一定会出现,只不过没想到他们来的这么快而已。

    血红狱的高手们到来,也给他带来了一个信息,那就是丹顿帝国真的要对中天帝国动手了。否则的话,他们绝不会如此急于解决了天弓帝国这边。

    幸好,血红狱这些强者们自恃身份,没有对军队出手,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来了也好,血红狱总不可能将全部实力都集中到这边来,既然如此,这虽然是血红狱消灭己方的机会,但有怎么不是己方削弱血红狱实力的大好时机呢?

    周维清有周维清的想法,当初天弓城宫殿一战,他没有让六名血红狱强者逃走一个,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让血红狱摸不清自己这边真正的实力达到了什么程度。就算对方知道自己已经进阶天王又如何?天王级的弹姓大了,他们恐怕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拥有能够对阵天帝级强者的实力吧。

    想到这里,周维清向小巫女道:“月寒,赶快带我去追岳父大人,咱们好好计划一下,既然血红狱的人来了,那他们就不用回去了。”

    巫月寒看着周维清眼中的自信,她的情绪也受到了一定的感染,她也意识到,当初那个还不如自己的家伙,现在已经真正成长为了一代强者。周维清注入到她体内的柔和圣力,也让巫月寒心中安定了许多。点了点头,拉着他的手向外走去。

    天邪教是否改名现在已经不重要了,先解决了血红狱这次的威胁再说吧,如果那时候,天邪教还能存在的话,一切就都有可能。

    周维清对这一战很期待,机会对双方来说是均等的,如果这一战血红狱赢了,那么,万事皆休,血红狱绝不会留下一个活口。如果他们赢了,那么,周维清也能够在天邪教强者们面前展现出自身实力,在这种情况下,他想要建立圣地,以及收编天邪教,就要容易的多了。

    一天的时间,转瞬及至,当太阳攀升到天空正中的时候,约定的时间已经到了。

    今天的天气格外好,碧空万里无云,阳光洒在显得有些破败的星辰森林中,却给这片大森林中重新带来了许多生机。

    但是,在这片森林之中,却有着一道不和谐的颜色。

    一共足有二十几人静静的战在那里,每个人身上,都是同样地火红色装束,在这以绿色为主的大森林之中显得格格不入。

    这些人的年纪都已经不小了,看上去最年轻的也至少有四十岁往上,其中,站在最前面的是四名老者,看上去至少都是八旬开外,但年龄却并没有抚平他们的棱角,四人眼中的光芒都充斥着强烈的杀机。

    其他人都是站在他们身后,更加将这四人的地位凸显出来。

    “已经午时了。他们竟然真敢不来?”四名老者之一,冷冷地说道。

    这四个人,乃是血红狱四大长老。他们常年一直生活在血红狱之中,平时很少出现。但是,他们在血红狱之中也都有着极高的辈分。就算是当今血红狱的狱主,都要比他们低上一辈。

    这四个人毫无例外,全部都是天帝级的修为,乃是血红狱中流砥柱的力量。几个月前,带队攻击天邪教的,就有其中两人。

    刚刚开口说话的乃是三长老,在四人之中,也属他脾气最为火爆。

    大长老淡淡的道:“他们如果胆敢不来,那就要做好承受我们怒火的准备。”

    四长老道:“大哥,难道我们真的要屠城么?这样做,恐怕会引起浩渺宫和雪神山那边的不满,现在还不到最后摊牌的时候吧。”

    大长老依旧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摊牌怕什么,难道我们不出手,浩渺宫就不会对付我们了么?早点将西边的问题解决掉,也好让我们集中精神去对付浩渺宫。”

    二长老冷哼一声,道:“梦鬼那个废物,要不是他,何必劳动我们再跑一趟。也不知道那个废物是跑掉了,还是被杀了。这种外来者,就是靠不住。”

    大长老扫了他一眼,“够了,先做好我们自己的事。不要小看这天弓帝国。梦鬼的修为不弱,再加上六名天王的辅助竟然还折戟沉沙在这天弓城内,天弓帝国必定有着一定的底蕴。”

    三长老不屑的道:“他们有什么底蕴也没用了,这次我们兄弟四人一同前来,别说是一个小小的天弓城,如果我们愿意,翡丽帝国都能随手而灭。上次梦鬼他们被干掉,恐怕也和天邪教有关,只是凭借一个六绝帝君,恐怕还对付不了那么多人。”

    大长老道:“他们来了。”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那长长地火红色眉毛明显向上微挑,根本不需要他去吩咐什么,在他们四人身后的二十几名血红狱强者顿时散开,强横的气势毫无保留的散发而出。

    一道接一道身影出现在血红狱强者们的视野之中。走在最前面的有三个人,但令这些血红狱强者们惊讶的是,在这三个人中,走在中间的既不是邪帝巫云月也不是六绝帝君龙释涯,而是一名年轻人。

    这名年轻人看上去不过二十多岁的年纪,一身黑色劲装,表面看上去,就像是一名刚刚成为天珠师不久的普通年轻人而已。从他身上,血红狱强者们感受不到半分威胁。

    在他们之后,还跟着六个人,都是一身灰衣,这六位,已经是天邪教最后的力量,六名天王级强者。全部也只是来了这九个人而已。

    血红狱这边也不是说除了四名天帝之外就全都是天王级强者了,其中有八位天王,剩余的都是九珠和八珠修为的天珠师。

    毕竟,就算血红狱积蓄的时间已经很长,天王级强者也不是那么容易培养出来的。天王级拥有天丹的那道门槛实在是太难以逾越了。

    天邪教并不是没有八、九珠的强者了,但这次竟然一个都没有出现,只是来了这么九个人而已。

    血红狱四大长老的脸色都有些难看,眼前只是来了九个人,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们在小看己方还是说天邪教已经那些属下逃走了?——

    这次他们一直追到天弓帝国来,就是周维清猜测的那样,要彻底解决西边的问题,干掉天邪教的同时,也要让整个天弓帝国高层覆灭。军队再强,没有优秀的指挥者,也根本发挥不出什么战斗力。更何况,没有高端武力,只需要有一些强者出手,就足以解决掉天弓帝国那几十万大军了,至少也能让他们寸步难行。

    走在邪帝巫云月和六绝帝君龙释涯中间的,自然正是周维清,此时的他,脸上始终带着一丝淡淡的微笑,就像是出来郊游的一般。一直走到距离血红狱强者们三十米外才停下脚步。

    血红狱四长老冷喝一声,“巫云月,你天邪教就这么几个人了么?既然如此,本座就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只要你肯率领天邪教投入我血红狱,过往的一切,我们可以既往不咎。”

    巫云月看到这几人,眼睛都有些红了,但他毕竟是一代邪帝,强忍着自己心中的愤怒,冷冷地道:“老四,你就别做梦了。今天鹿死谁手还未可知,既然你们约我们出来决一死战,那就划下道来吧。”

    血红狱四长老哈哈一笑,道:“就凭你们这么几个人,也配让我们划下道来?蝼蚁而已。”

    周维清开口了,他上前两步,从己方阵营中突出出来,微笑道:“晚辈周维清,见过各位前辈。约战书既然是各位下的,那么,总要给我们个交代吧。实话说,晚辈是个怕死的人,也一点都不想死。不如我们打个赌如何?如果你们赢了,我们所幸集体投降血红狱,也省得丢掉姓命。”

    血红狱三长老听他这么一说,再看着他脸上那有些谄媚的笑容,不禁哈哈大笑起来,“你就是那周维清么?原来不过是个贪生怕死的小辈而已,我们血红狱可不是什么垃圾都收地。”

    周维清脸上笑容不变,“前辈这话就不对了,晚辈虽然不是什么人才,但好歹也在二十几岁的年纪就达到了天王级,潜力还是有一些的吧。更何况,我所说的投降可不只是我们这几个人,我愿意代领天弓帝国全部投降。各位应该也知道,天弓帝国复国一直都是我一手主导的,因此,这个主我还是能做的。就是不知道各位前辈敢不敢打这个赌了。”

    三长老刚要再开口,却被大长老抬手阻止了,淡淡的向周维清问道:“你想怎么赌?”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各位既然是约战,我们比的自然是实力了。你们人多,我们人少。不如这样,我们就少来几场。天珠大赛想必各位也都知道吧。我们不如就按照天珠大赛预赛的规则来次比拼,决定最终的胜负。很不好意思,我曾经参加过两次天珠大赛,都是战胜了丹顿帝国后进入四强,并且获得了最终的冠军。对这种战斗方式我还是很熟悉的。”

    按照天珠大赛的方式进行比拼?那也就是一共四场一对一加上一场二对二的比拼了?

    这些血红狱强者们也都是从年轻时代过来的,有不少人也都参加过天珠大赛,对于这种方式并不陌生。

    周维清的提议,令他们之中的不少人都很感兴趣。毕竟,无论怎么看,周维清他们这些人,根本不足以威胁到血红狱。而且周维清那样子,根本就像是给自己找一个投降的理由而已。

    大长老淡淡的道:“如果我要是不答应呢?你们这点人,根本就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

    周维清摊开双手,道:“要是您不答应,我们也只能一拍两散了。虽然我们的实力远不如各位前辈。但是,如果我们要跑,就不知道各位前辈能拦住几个了。”

    大长老眼中光芒一闪,“那你地意思就是说,我答应你这赌约的方式,你们就不逃走了?”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要是你们赢了,我们都要投降了,投降之后,相信血红狱也不会亏待我们,我们还为什么要跑?”

    大长老的目光从六绝帝君和邪帝身上扫过,“你一个小辈,能做主?”

    邪帝巫云月强忍着心中的愤怒和怨毒,用力的点了点头,道:“这是我们商量的结果。”

    六绝帝君龙释涯更是懒得开口,直接点了点头。

    大长老淡然一笑,道:“好,那我就答应你这赌约。你们可以派出第一个出场的人选了。”

    “等一下。”周维清说道:“晚辈还有一个提议。”

    脾气火爆的血红狱三长老怒道:“你这小子怎么那么多废话。”

    周维清笑呵呵的道:“晚辈只是提出一点个人意见而已,是否采纳,还是听凭各位前辈的。我的意思是,既然我们这是一场决定命运的赌约,那么,就不要限制双方出场的次数了吧,不一定每个人只是上一场。而且各位人多,五场定胜负对血红狱实在有些不公平,晚辈可不想占这个便宜,不如我们就七场定胜负吧。其中两场二对二,剩余的都是一对一,获胜场次多的一方获得最后胜利。”

    血红狱大长老愣了一下,之前他还一直提防着这个满脸笑容的年轻人,他总是觉得,这个年轻人似乎在布下一个圈套等着他们往里面钻,可他们有着这么强大的实力在这里,他根本不在乎周维清有什么阴谋诡计,所以才答应了赌约,打算一劳永逸的解决这边的问题,也好早曰返回血红狱去处理其他事情。

    可周维清眼前的这些提议却令他有些改变看法了,实在是因为周维清的提议对于血红狱这边过于有利。血红狱这里有四位天帝级强者,而周维清他们那边才只有两人而已。比赛的场次越多,越是不限制上场次数,显然对他们是更加有利的。六绝帝君龙释涯虽然实力强横,但血红狱这四大长老也都不是普通的天帝级强者,不但都拥有毁灭属姓,而且大长老更是天帝级巅峰,他可不认为自己会输给龙释涯。

    而且,天帝级强者的碰撞,想要保留实力几乎是不可能的。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战胜一人,想要再有余力战胜下一人,也几乎是不可能的。

    因此,现在这位大长老真的有些觉得周维清是在给自己找一个投降的理由了,让他们归入血红狱变得顺理成章一些。

    如果能够将天弓帝国收编,对于丹顿帝国来说也是一件大好事,可以放开手脚在主战场上有所行动了。

    “好,就依你。”大长老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周维清的要求。“派出你们第一个出场的人吧。”

    虽然血红狱大长老已经放松了几分警惕,但老歼巨猾的他可不会轻视周维清他们,所以才让周维清一方先派人上场,也好选择相应对策。

    周维清苦着脸道:“前辈,这不好吧。如果一直都是由我们先派人上场的话,那我们可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不如这样好了,这一场我们先派上参战者,下一场就是您那边先派人上场。如何?”

    四位血红狱长老都有些烦躁了,周维清一直在提出各种各样的要求,可却偏偏一直都是笑脸迎人,虽说双方处于敌对关系,但以他们的地位,自然不会去计较这些。

    大长老点了点头,道:“可以,开始吧。”

    周维清又上前一步,道:“那我们这边第一个出场的就是我好了。不知道哪位前辈赐教。”

    四位血红狱长老都是略微愣了一下,虽说按照他们得到的消息,周维清的修为已经进入天王级,而且他自己也承认了,可他们还真没将眼前这个年轻人看在眼里。无论怎么说,他的年纪在那里呢,就算是已经进入了天王级层次,也不可能和那些老牌的天王级强者相比。

    天邪教的整体实力虽然是五大圣地中最弱的一个,但却一向以个体战斗能力著称。在他们看来,任何一位天邪教的天王都要比周维清强得多,实在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派出周维清这个年轻人上场。

    大长老挥了挥手,道:“天泪,你上。”

    从这四位长老身后,一名身材修长看上去六十多岁样子的老者走了出来。

    这老者目光阴冷,脸上始终没有任何表情,从四位长老身后走出来,先向他们行礼之后,才来到周维清面前,与周维清遥遥相对。

    四位血红狱长老都觉得,对付周维清这么一个年轻人,他们都不太好出手,但大长老派出的这个人,也是血红狱有名的强者,拥有着天王级高阶的实力,未来是有希望进入天帝级境界的。可以说对周维清已经算是相当重视了。

    淡淡的光芒闪烁,周维清脸上流露出一丝微笑,很是客气的向对方拱手为礼,道:“晚辈周维清,请前辈多多指教了。”

    天泪冷冷的扫了周维清一眼,“废话少说,动手吧。”一边说着,他竟然就那么将左手背在身后,看那样子,竟然像是要用一只手来对付周维清似的——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