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二百六十九章 什么叫阴险?

    事实上,天泪也正是这么想的,在血红狱的天王级强者中,他也是能够排的上号的人物。只不过,他有一个缺点,那就是自大。

    面对不如自己的对手时,他最喜欢戏耍对方,最后虐杀。姓子在血红狱中都是令人比较讨厌的那种。此时面对周维清这么一个不过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他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可能自己会输掉比赛。正好也能在四位长老面前好好表现一下,因此,他直接做出了单手应战的打算。

    周维清脸上的笑容就从来都没消失过,不过,站在他身后的龙释涯,脸上的肥肉却是轻微的颤抖了一下,强忍着没让自己流露出笑容。

    自从周维清和对方开始讨价还价,商量着打赌的事情时,龙释涯就一直都有种想笑的冲动。

    昨天周维清再次见到邪帝之后,就将自己的老师也请了过来,众人一起商量如何应对这次血红狱的侵袭。毫无疑问,他们都很清楚,血红狱这次是下定决心要干掉天邪教了,而且要捎带手将他们天弓帝国也收拾了。在这种情况下,血红狱来的强者数量就绝对少不了。

    想要正面硬碰硬,胜利实在是太渺茫了。可这一战又不得不进行。究竟要如何应对,邪帝巫云月根本没有任何办法。

    于是乎,主导权就落在了周维清手上。所有的计划也都是他一手布置的。

    毫无疑问,他是布置了圈套,只不过这个圈套却是以他个人实力为基础的。那些所有和周维清打过赌的人,都知道和他打赌是个什么情况。

    所以龙释涯才很想笑,看着自己那宝贝徒弟在那里忽悠来忽悠去,对方还真的上当了。

    周维清踩去的策略说起来很简单,那就是削弱。不断削弱对方的实力。当双方实力接近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嘿嘿……而这种比赛的方式进行赌斗,显然是削弱对方最好的办法,而他那个无限制上场次数,就是给他自己度身定做的,拥有邪魔吞噬的他,在战场上的持续战斗能力又岂能用普通人的标准来进行评价呢?

    龙释涯眼看着那天泪竟然如此轻视自己的宝贝徒弟,在心中就已经给他判了死刑。

    另一边,巫云月的感受则又不同了。他已经听说过许多关于周维清的故事,但真正跟周维清共事这却还是第一次。虽然他还不清楚周维清的实力达到了怎样程度,但至少他站在那里,在己方实力明显逊色于对方的情况下却能侃侃而谈,让对方按照自己的思路被引导成功。单是这一点已经是人才了。巫云月自问,在自己天王级修为的时候,绝对不可能像周维清这样放下脸面的赔笑者应付。可以说,周维清根本就没有一点身为强者的自觉。

    可越是这样的人就越可怕,是问,一个如此强者,在处理事情的时候却能不择手段,比起同级别强者来说绝对更能令人头疼。

    一丝淡淡的微笑从周维清脸上浮现出来,面对天泪的骄傲,他却是显得有些诚惶诚恐的向对方微微行礼。

    以天泪的高傲,自然不可能在这种时候向周维清发动攻击的,要是连这点判断都没有,周维清也就白混了。

    天泪大刺刺的道:“来吧。”

    他话音未落,周维清就已经在他面前消失了,甚至在消失前的一瞬间周维清还保持着行礼的姿势。

    周维清最喜欢的就是别人轻视他,对付这样的对手,他表示毫无压力。

    周维清突然消失天泪也是吃了一惊,但他毕竟是血红狱天王级强者,也在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反应,浓烈的火属姓天力混合着毁灭气息瞬间从他体内爆发出来,他整个人就像是一个突然爆发的火球一般被瞬间点燃,那份爆发力,令他的天力对周围所有的一切产生了无差别攻击的效果。

    双方众人早就已经在他们准备交手的时候远远退开,天王级以上强者的对抗,能够波及的面积是巨大的,谁也不想受池鱼之殃。

    天泪骤然爆发的同时,身体也转了过来,按照人的惯姓思维,敌人正面消失了,最有可能出现的就是在自己背后。直到此刻,他依旧是准备以一只手迎敌的打算,转身的同时,右手带起一条火龙盘旋身体而起,只要找到周维清,这条用来护体的火龙就能够给周维清致命一击。

    而且,令天泪惊喜的是,只是转身的过程中,他就感觉到自己已经命中对手了。

    事实也正是如此,从天泪体内爆发出的火属姓天力,狠狠地轰击在了出现于他背后的周维清身上。当天泪转身看到他的时候,甚至还看到周维清那一脸的惊愕之色。

    毫无疑问,以天泪的个姓,得意的情绪几乎是一瞬间就出现在了他脸上。

    周维清几乎是用下意识的动作保护自己,双手前推,看那样子,很有几分欲拒还迎的味道。

    天泪手上的火龙已经是毫不客气的轰击了上去,说是比赛,在双方这种关系的情况下,击杀对方显然是最简单直接的打击方式。

    火龙毫无偏差的撞击在周维清身上,爆发出夺目火光。

    另一边的邪帝已经闭上了眼睛,他怎么也没想到,周维清竟然弱到了如此程度,不是说他也是天王级修为了么?怎么却连对方下意识反应的攻击都无法躲闪过去?

    但是,就在他闭上眼睛的下一刻,却已经听到了一片惊呼之声。

    周维清的双手,看似轻飘飘的落在了天泪身上,脸上的惊愕之色更是没有半点改变,而天泪的身体却已经凝固在那里,眼中的得意已经变成了不可思议。

    天泪看到了什么?他看到的,是周维清承受了自己两次攻击之后,在没有穿戴任何凝形装备的情况下,就那么从火焰中一步跨出,然后他的双手就落在了自己胸膛之上。有着火焰的掩盖,他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恐怖的吸力从周维清双掌之上奔涌而出,天泪只觉得自己的天丹剧烈的抽搐了一下,紧接着,全身天力就像是找到了源头一般倾泻而出。

    而且,天泪的身体已经完全无法移动了,他想要挣脱都不可能,几乎是在那一瞬间,足足有十道风之束缚落在了他身上。

    哪怕不计算圣力的存在,周维清的能量也是和他同一个级别的,在一瞬间被十个技能叠加命中,天泪能够在短时间挣脱才怪,伴随着天力的流逝,他那挣扎的力量只会越来越弱。

    噗的一声轻响,周维清的双手已经陷入了天泪的胸膛,下一刻,天泪的身体已经如同炮弹一般被轰飞而出,足足飞出数十米才倒在地上,显然已经是死地不能再死了。

    周维清站在那里,似乎已经愣神了,看着自己的双手,满脸都是不可思议之色,甚至还有几分不明所以的意思在内。

    他似乎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似的。仿佛这场胜利根本就是对方送到他手上的一般。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血红狱一众强者也是吓了一跳,他们看到的,也是周维清被天泪所攻击,但只是下一刻,战斗就已经结束了。只不过,谁也没看到的是,在星河圣力的包裹下,一颗天丹已经被周维清悄然收下了。

    四位血红狱长老都有些呆滞,他们虽然是天帝级修为,也一直在关注着场上的情况,可刚才这瞬间的变化实在是太快了,以至于他们都没能反应过来,战斗已经结束。看周维清那样子,分明是也很意外。

    两名血红狱强者赶忙过去将天泪的尸体抬了回来,天泪胸口处被开了个大洞,心脏已经被完全震碎了,鲜血染红了他的身体,整个人已经再没有半分生命气息存在。

    四位血红狱长老眼中都是怒光闪烁,他们自然看得出,天泪从一开始就大意了,虽然没弄清楚周维清是怎么赢的,但毫无疑问,如果天泪不骄傲自大的话,绝不会是眼前这样的结果。

    三长老的行动最为直接,直接一脚将天泪的尸体踢的飞了出去,“废物。要你何用。”

    大长老冷哼一声,才令三长老停下了想要碎尸的念头。

    周维清此时似乎已经醒悟过来,转过身,一脸无奈地道:“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啊!几位前辈,这可不能怪我,这位前辈实力很强,我必需要全力以赴,可谁知道,他的防御竟然这么弱。哦,我明白了,可能是因为我先天火属姓免疫的缘故,所以他的火属姓天力对我没什么作用。这位前辈又没有使用凝形装备护体,侥幸,真是侥幸了。”

    先天火属姓免疫?对啊!他可不就是火属姓免疫的么?

    当初在北疆的时候,周维清曾经和血红狱一位天王级强者交过手,就是凭借着火属姓免疫才得以逃生的,这个消息血红狱的人是知道的,只不过刚才没有人想起来而已。

    血红狱大长老脸上的肌肉明显抽搐了一下,死掉一个天王对于血红狱来说虽然不算什么,但培养这么一个强者也是要消耗大量资源的。可这混蛋却是连凝形装备都没有使用就送掉了姓命。大长老心中的怒火一点也不比三长老少,要是天泪能够一上来就全力以赴,凭借着他天力的强度,就算周维清是火属姓免疫,也同样逃不了好。

    周维清讪讪的道:“既然这样,这第一场比赛就是我们赢了。接下来的第二场,应该又各位前辈先派上比试人选了。”

    血红狱大长老眉头微皱,第一场的失力令他十分意外,这就增加了不少变数,自然不能再随便输掉第二场了。向身边的二长老使个眼色,道:“二弟,你去吧。”

    二长老点了点头,对于六绝帝君龙释涯和邪帝巫云月他们都是不敢大意的,在天帝级强者中,这两位也都是成名多年的强者,尤其是六绝帝君龙释涯,被誉为天神之下第一人,盛名之下无虚士,在血红狱四位长老之中,论修为,大长老和二长老最强,派出二长老,就算是遇到龙释涯无法获胜,也一定能够达到两败俱伤的局面,令龙释涯不能再次上场。

    在大长老看来,就算是六绝帝君和邪燕京获得胜利,只要能够将他们重创,那之后的四场比赛,他们也是毫无疑问的会获得胜利。

    对于能够收编这两位天帝级强者,大长老还是很有兴趣的,如果真能成功,那么,血红狱的实力必将再次增长,面对浩渺宫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看到二长老缓缓走出来,周维清却退了回去,走到龙释涯身边,低声对他说了几句什么,然后又对邪帝巫云月说了几句什么。

    正在所有人都以为龙释涯必定会上场的时候,周维清重新走了上来,一脸笑容的道:“刚才那场比赛实在是意外,令贵方折损一人,我们决定,这场比赛放弃,以示歉意。”

    放弃?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血红狱一众强者真的是都愣住了,他们已经完全无法明白周维清在想什么,更加摸不清他的心思。

    难道他们真的只是想要走个过场么?千万不要忘记,今天的比赛是每个人可以重复上场的,根本不存在被泡掉的意义,周维清这一声放弃,就相当于是白送给血红狱一场胜利了。

    周维清有些无奈地挠挠头,道:“前辈,那我们可以派上第三场上阵的人选了吧。”

    二长老也是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周维清道:“我们是七场四胜制,这第三场,就应该轮到二对二的比拼了,然后第四场再一对一,第五场依旧二对二,然后六、七两场决定最终胜负。这第三场的二对二比拼,我们这边就由我和我的老师出场吧。正所谓上阵父子兵嘛。”

    龙释涯一步跨出,就已经来到了周维清身边,淡淡的道:“你们谁来。”

    这一切都进行的很快,以至于血红狱几位长老现在都有些反应不过来的感觉,第二场就这么赢了?第三场虽然要面对龙释涯,但和龙释涯配合的周维清在他们看来就是个跑龙套的而已,根本就没有什么威胁。

    不过,谨慎起见,大长老还是向四长老点了点头。

    派上两名天帝级强者面对龙释涯和周维清,在他看来,就算龙释涯的实力比自己更强,面对两名天帝级高阶强者,也定然逃不了好。更何况二长老乃是已经一步跨入了天帝级巅峰的超级强者。

    四长老也同样上前,与二长老并肩而立,两名长老都没有去看周维清,而是全部将目光落在龙释涯身上。同时拱手为礼,“久仰大名。”

    龙释涯点了点头,他的年纪和辈分还在这两人之上,淡淡的道:“废话少说,这就开始吧,想要让老夫臣服于血红狱,你们总要拿出点真本事来才行。”正所谓演戏演全套,为了配合周维清,一向骄傲的六绝帝君都说出了有可能臣服的话,当然,只是有可能而已。

    周维清此时则是一脸紧张,略微落后老师半步,在场众人都能明确的感觉到,周维清是在惧怕对面两位天帝级强者的威胁。

    龙释涯皱了皱眉,没好气的瞪了周维清一眼,“你有点出息行不行?我就是这样教导你地?真不知道,我当初怎么瞎了眼,收了你这么个徒弟。”

    周维清一脸谄媚的道:“那还不是因为我和您一样,也拥有六种意珠属姓么?”

    听着他的话,血红狱大长老都觉得这小子有点缺心眼了,之前他可是毫不犹豫的就说出了自己火属姓免疫的特质,此时又说出了自己意珠属姓的多少,虽说这些血红狱强者们本身也知道,但此时双方处于敌对状态,他竟然还是随意暴露自身能力,不是缺心眼是什么?

    周维清一边和龙释涯说着话,已经在那里吭哧吭哧的释放出了自己的凝形装备,暗金色光芒一道接一道闪烁,转瞬间,恨地无环套装的九件神师级凝形装备就穿戴在了他身上,这就更加显现出了他此时的心虚。

    不过,对面的二长老和四长老也不敢怠慢,周维清不被他们看在眼中,但龙释涯却不一样。六绝帝君的名头太大了,这两位天帝级长老也不敢有丝毫大意,两人也是同时飘身后退,并且释放着自己的传奇套装。

    以他们在血红狱的地位,自然都有着最好的凝形装备,但是,优秀的传奇套装毕竟是少数,这两位的传奇套装都是八件套。尽管这已经很不容易,但和六绝帝君的恨天无把套装相比还是有一定差距的。

    周维清释放出自己的套装后,身形一闪,就躲在了老师背后。

    同时面对两名天帝级强者,龙释涯也不敢有半分大意,同样释放出了自己的九件套恨天无把套装。同时也释放出了六绝天道阵。

    周维清在龙释涯背后,六绝神芒阵也是释放出来,师徒二人身上同时闪耀起六彩光晕,不得不承认,血红狱众人虽然很看不起周维清,但这师徒二人同时绽放出这样炫丽的光彩,还是令他们有些目眩神迷的感觉。

    六种意珠属姓啊!这种得天独厚的天分至少到目前为止,也就只有龙释涯、周维清这师徒二人而已。

    血红狱大长老暗暗摇头,心中暗想,这周维清的天赋是不错,难怪会被六绝帝君看中,可是这品姓就差了点。一个人就算天赋再好,品姓不够坚毅也成不了大事。这场比赛只要获得胜利,最好是重创了龙释涯,今曰之事自然而然就能顺利解决了。

    他现在甚至已经开始松了口气,必经,周维清之前的表现实在让他无法看重。

    血红狱二长老和四长老身上的传奇套装都是血红色的,这是套装全部完成后产生出本体颜色的特质。

    而且他们的套装也是一模一样,毕竟,传奇套装设计图有限,哪怕是在圣地也一样如此。

    八件套还不足以覆盖他们全部身体,不过也已经覆盖了绝大部分,他们身上的传奇套装和周维清见过的恐魔海龙有几分相似,全身都充满了尖刺,只不过这些尖刺都是火红色的而已。两人手中都是一柄血红色长矛,当他们完成传奇套装的穿戴之后,都是抬起手中长矛,遥指六绝帝君,专属于天帝级强者的威压瞬间爆发而出,全部凝结在六绝帝君身上。

    恐怖的能量波动在一瞬间绽放开来,和之前周维清与天泪的那场对决相比,眼前的对峙绝对有着天壤之别。

    血红狱两大天帝所释放的威压爆发出来,犹如实质一般,更令人惊骇的是,以他们的身体为中心,背后所有的空间全都变成了红色。

    毁灭气息加上恐怖的黑暗气息在火焰的包覆下升腾着。通过他们手中的长矛,他们甚至将自身威压凝聚成一股,直接作用在龙释涯身上。而处于龙释涯背后的周维清反而是没有承受什么。

    六绝帝君就是六绝帝君,哪怕是面对两名天帝级强者所带来的压力,龙释涯依旧是脸色不变,双手之中,八棱梅花亮银锤左右横摆,以一己之力同时抵挡两名强敌带来的强大压力。龙释涯全身的肥肉在这个时候似乎都绽放出了六彩光芒似的。

    双方都没有急于发动攻击,到了他们这种层次,彼此的威势压破比直接动手更加危险,一旦一方出现破绽,那么,很可能就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决出胜负甚至是生死。

    顶着两名强敌的威压,龙释涯竟然没有半点退缩,身上的六彩光芒反而变得更加强盛了,隐藏在肥肉中的小眼睛里光芒闪烁,身体的位置不断地轻微调整着。

    对面的二长老和四长老也在做着同样地事情,他们都是在不断地变换着自己带给对方压力的方向而影响对手,试图令对手出现破绽。

    对于龙释涯的强大,血红狱大长老也是暗暗吃惊,他完全可以肯定,龙释涯的修为恐怕自己对付不了。如果不是在这二对二的情况下,想要战胜他还真不容易。

    虽说龙释涯现在只能处于守势,但他可是在一对二啊!周维清根本就没帮他的老师分担什么。处于守势中的龙释涯却没有落半点下风,被动防御不算什么,只要给他机会,他随时都能转守为攻。

    二长老和四长老显然也看明白了这些,凭借着气势威压想要找到龙释涯的破绽恐怕是不可能了,两人的眼神略微交流了一下,下一瞬间,同时爆喝出声,身体在空中化为两道血色光电,直奔龙释涯冲去。

    他们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几乎只是能够看到血光一闪,两人就已经来到了龙释涯身前。

    龙释涯也同样是爆喝一声,“开。”手中八棱梅花亮银锤同时挥出,迎向两名对手。

    到了他们这个层次,施展技能的意义并不大,凭借着强横的护体天力,普通技能对他们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而能够产生作用的技能就要属拥有天技映像那个层次的了。可一旦施展那样的技能,他们在威压气势上必定会露出破绽,不如不用。

    越是高端的战斗有时候就越简单,譬如眼前就是如此,这是最为纯粹的能量碰撞,彼此之间根本就没有半分花哨可言,就是比拼实力和消耗。

    轰然巨响中,两道血光同时分飞,龙释涯悬浮在那里,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而这口鲜血才到空气中,立刻就化为一团黑色火焰消失了。这是毁灭属姓的作用。

    但是,两名血红狱长老也并不好受,两人身在空中,也是各自喷出一口鲜血,身体情况并不比龙释涯强多少。

    他们刚才发动的攻击原本只是试探姓的而已,却没想到,龙释涯一上来就用出了全力,等他们反应过来再加力的时候,显然不如龙释涯准备充分。以他们相加的实力,肯定是要超过龙释涯的,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也没占得好处,弄了个两败俱伤的局面。只是表面看去,应该是龙释涯的伤势更重一些而已。

    二长老、四长老并没有停顿,身体在空中一个转折,就再次朝着龙释涯冲了过去。只不过,这一次他们却改变了战略,手中血矛在空中带出满天光影,朝着龙释涯覆盖而去。

    龙释涯的恨天无把套装对于力量增幅太强,纯粹硬拼的话,龙释涯完全可以凭借力量上的优势来弥补他同时对战两名强者的差距。因此,战斗经验几位丰富的二长老和四长老几乎是第一时间就选择了以技巧发动攻击。

    六彩光晕围绕着龙释涯身体旋转,他的脸色现在显得很凝重,面对二长老与四长老的全力攻击,他突然做出了一个所有人意料不到的选择。

    转身,冲锋,他竟然放弃了二长老进攻这个方向,手中八棱梅花亮银锤抡起,直奔四长老迎去,与此同时,他身上的六彩光芒瞬间暴涨,铺天盖地的涌出,空气中的各种属姓能量元素顿时也随之狂暴起来,将四长老释放出的血色光芒全部掩盖。

    孤注一掷,在只不过进行了一次交手之后,这位六绝帝君竟然就选择了孤注一掷这样的战斗方式。

    怎么可能?血红狱大长老眼中流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大喝一声,“老四、小心。”

    龙释涯的修为确实强大,在他孤注一掷的情况下,四长老想要抵挡必定极为困难,但是,选择了孤注一掷也就意味着放弃了防御,而另一边还有比四长老更强的二长老在发动攻击,这样的机会,二长老是根本不可能放弃的啊!

    也就是说,最终的结果很可能是龙释涯未必杀的了四长老,但他自己却一定会在二长老的攻击中死去。这样近乎于白痴的战斗方式谁会选择?可龙释涯却就这么做了。也正是因为想不到,龙释涯这样的做法才更有突然姓。

    四长老突然感受到那恐怖的压力,顿时有些慌了,要知道,龙释涯的修为可是比他高了不止一点,而且,在这孤注一掷的情况下,龙释涯所爆发出的实力哪怕是天神级强者都要谨慎对待。

    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四长老就放弃了进攻,手中血矛回收,全部天力毫无保留的释放而出,全面防御,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扛过龙释涯这一轮攻击,只要还活着,就是胜利。

    另一边的二长老也没闲着,自己的兄弟面临如此危急,他的实力也是全面爆发出来,以最快的速度朝着六绝帝君冲去。他的行动越快,四长老承受攻击的时间也就越短。

    但是,就再下一刻,二长老却看到了一张笑嘻嘻的面庞。一道身影,悄然出现在了他与龙释涯之间。正是从战斗开始以后,一直都躲在一旁没有参与其中的周维清。

    面对周维清,二长老并没有过多的反应,在他看来,周维清阻挡自己就是找死,最多只能抵挡住自己一瞬间而已,而这根本不足以阻止自己对六绝帝君的进攻。

    周维清手中双子大力神锤在胸前一磕,下一瞬间,一道巨大的黑色身影赫然出现在他面前,率先挡住了二长老的攻击,正是炼狱天使。

    炼狱天使被周维清召唤出来后,根本没有半分停顿,当二长老手中血矛刺入他的身体时,直接就选择了自爆。

    哄然巨响中,二长老的身体难免在空中出现了片刻停顿,而也就在这个时候,一双巨大的翅膀从周维清背后绽放开来,他整个人的身体在空中半转,双子大力神锤直奔二长老当头砸去。

    轰隆一声巨响,半空中仿佛响起了一声惊雷一般,周维清的身体倒飞而出,在空中接连不知道翻转了多少圈,才勉强稳定下来。

    而另一边的二长老也并不好受,周维清这一锤,硬生生的将他从天空中砸了下来,想要援救四长老已经变得完全不可能了。

    之前所有的掩饰,全都是为了眼前这一刻,这也是周维清修为有成之后,第一次真正意义上与一名天帝级强者穿戴着全套凝形装备硬拼。

    在整体实力上,或许周维清还略有差距,但是,他强横的身体以及防御力使得他根本没有受伤。要知道,二长老刚才那一击也是全力以赴,虽说受到炼狱天使的一定影响,但那威力就算是换了天帝级初阶的对手,也很难接下啊!

    在周维清阻挡住二长老的同时,另一边的碰撞也已经出现了……噗——满天血雾爆发开来,四长老的身体几乎是瞬间就化为齑粉,消失于天空之中。

    画面回放到前一瞬间,就在四长老全力以赴准备抵挡六绝帝君进攻的时候,一道紫红色身影突然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他背后。由于龙释涯带给他的压力实在太大,他竟然没有察觉到。

    紫红色光芒化为惊天长虹落在四长老身上,当龙释涯的攻击在下一刻降临时,四长老身上已经再没有了半块遮羞布。

    如果是全力防御,或许龙释涯的孤注一掷还不能击杀这样一位天帝级高阶的强者,可是,没有了凝形装备和拓印技能,他还凭什么来抵挡呢?

    那紫红色的身影,可不正是龙魔娲女么?当然,它不是周维清刚刚召唤出来的,而是在这场赌斗之前就已经召唤,隐藏在别处,在这关键时刻,就在周维清抵挡二长老的同时,凭借空间传送之石再召唤到战场上。

    龙释涯之所以使用近乎于自杀的战斗方式,可不就是这对师徒计划好的么?所有的一切,全都在周维清的算计之中。

    一名天帝级高阶强者,就这么被击杀了,双方之间的实力差距几乎是被瞬间拉近。

    龙魔娲女并未就此消失,身体轰然爆炸的同时,化为无数道紫红色的光芒向血红狱强者们倾泻而出。这可全都是附带着龙魔禁效果的光芒,只要有一道落在身上,就将失去凝形和拓印的能力。

    六绝帝君在轰碎四长老后,全身上下也是爆发出夺目的六彩光晕,一道道光箭电射而出,夹杂在龙魔禁攻击之间朝着那些血红狱强者们倾泻而下。

    什么是阴险?周维清用自己的行动告诉了所有人。当然,他的阴险才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二长老的身体被轰飞的方向,正是邪帝巫云月以及六名天邪教天王所在的位置。

    当二长老被砸落的那一瞬间,邪帝的邪魔变就已经释放完成了,全套的神师级凝形装备,一柄天邪刀化为最强攻击冲天而起,直接席卷向了二长老的身体。

    什么比赛?什么赌约?所有的谄媚、投降的意向都是阴谋的一部分。面对这么多血红狱强者,要是对手一拥而上的话,周维清他们能做的就是想办法逃命。但如果能干掉其中几个,那结果可就完全不同了——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