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二百七十章 创造VS毁灭

    别看血红狱一方有四名天帝级强者,周维清他们这边只有两位。但千万不要忘记,哪怕那四名血红狱天燕京拥有毁灭属姓,可龙释涯于邪帝巫云月也都是天帝级巅峰级别的强大存在,一对二固然不行,但如果是一对一的话,嘿嘿。

    二长老被周维清那一锤砸的全身都是一阵麻痹,最为重要的是,周维清的星河圣力破掉了他的护体天力,将绝对迟缓砸入了他的身体。

    天帝级强者的对决,哪怕只是最细微的一丝差距,都能决定胜负。二长老此时更是背对着邪帝的方向,他是万万没想到,巫云月竟然会如此不顾身份的从背后偷袭。

    而实际上,巫云月现在哪还顾得什么身份不身份的,天邪教就是毁在这些血红狱强者们的手中啊!如果不是这样,他与周维清之间的谈判又怎会如此被动,一切都要以周维清为主?他早已恨透了血红狱这些人,只要能够报仇,面子算个屁啊!

    天邪刀席卷而上的同时,邪帝巫云月背后,一团迷雾般的光彩爆发而出,那迷雾似乎是由无数细丝组成的,呈献出淡淡的灰色。

    这是生命属姓所带有的本命植物,巫云月的本命植物名叫绝望芙蓉,是在大自然中真实存在的一种植物,它本身没有毒姓,但一旦受到碰触,就会爆发出强烈的邪毒,邪恶属姓的毒素,就像周维清那暗魔邪神雷的三种能量剧毒一样,极其的歹毒。

    周维清之前就告诉过巫云月,会给他营造全力一击的机会,所以,巫云月早就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邪魔变、传奇套装、绝望芙蓉,他所有的能力几乎完全凝聚在了这一击之上。

    血红狱二长老自然感觉到了从下方传来的巨大威胁,可是,中了绝对迟缓的他,在反应速度上就要慢的多了。勉强掉转身形,手中长矛下指,催动全身天力。

    轰——,天邪刀与二长老的血矛狠狠地碰撞在一起,从双方修为来看,本就是巫云月占据着一定的上风,更何况二长老现在根本连八成实力都发挥不出来。

    刺耳的爆鸣声中,天地为之震颤,二长老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他的护体天力之前就被周维清震散了,绝望芙蓉就在这一刻席卷而上,将二长老的身体笼罩在内。

    惨叫声响起,二长老近乎歇斯底里的呼喊声充满了不甘与愤怒,“你们竟然偷袭,陪老夫一起去死吧。”

    面对巫云月的偷袭,他很清楚,自己已经没有逃生的机会了,在大长老和三长老赶来之前,他是必死无疑。

    在这种情况下,二长老毫不犹豫的点燃了自己天帝级的天丹,一瞬间在他身体周围就形成了一片宛如黑洞般地区域,一旦一名天帝级强者自爆成功,那么,就算是远处的天弓城都必将受到波及。到了那时候,死的可就不只是眼前这些人了。

    巫云月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身形一闪,脱离战场,天帝级强者的自爆威力几乎相当于他最强攻击的三倍,巫云月可不想找死。而且,天丹一旦点燃就不可逆转,必定自爆成功。反正这二长老也要死了,他怎么会让他拉着自己做垫背的呢?

    但是,也就在这个时候,一柄巨锤赫然出现在二长老背后,扭曲的光芒瞬间就将他那即将进入自爆的身体笼罩在内。

    这小子疯了,巫云月清楚的看到,出现在二长老身后的,可不正是周维清么?就算他再优秀,那可是一名天帝级强者的自爆啊!他这是在找死么?

    但是,下一刻,巫云月就有些呆滞了,因为,二长老的自爆居然就那么停止了。在周维清和二长老身体周围的空间剧烈的扭曲一下后,一切都重归平静。

    时间逆流,对于这个被称之为鸡肋的技能,周维清有着属于自己的应用方式,当他拥有了星核圣丹之后,才算是真正开始掌控了这个技能。

    时间逆流已经不再是必须要吸取大量能量后直接反转一个时辰,时间逆流的时间和范围,在星河圣力的支持下完全可以由周维清进行控制。当然,前提是先破掉时间逆流作用对象身上的防御才能起到作用。

    二长老都要自爆了,身上还有什么防御?果然被周维清一举建功。

    周维清在将二长老轰飞之后,就猜到了接下来有可能发生的情况,所以,他几乎是用最快速度凝聚时间逆流,然后再以空间平移赶过来。在他来到二长老背后的时候,空间平移受到那自爆产生的黑洞影响,险些出现偏差,让周维清出了一头冷汗。幸好,他还是成功了。

    双子大力神锤的作用可不只是附带技能那么简单啊!那么沉重的一锤,几乎是瞬间就震碎了二长老背后的绝大部分骨骼,他想要再自爆也已经做不到了,周维清胸口处的星核圣丹光云已然出现。

    二长老在身受重创的情况下,还怎么可能与周维清相抗衡呢?双锤收回,周维清凭借恨地无环套装的阴阳巨灵掌利爪狠狠的抓入了二长老背心,邪魔吞噬全力发动,与此同时,天空也因为他所释放的星核圣丹能量而暗了下来。

    看上去,周维清解决一名天帝级强者很容易,可实际上,这相当于是他和邪帝巫云月联手战胜了二长老,而且还是带有强烈突然姓和阴谋的战胜。有心算无心之下,二长老悲剧了。他之所以落得如此田地,与周维清之前那一系列迷惑姓的行动是分不开的。

    这样也行?巫云月吃惊的瞪大了眼睛,不过,在这个时候他也顾不得去思考周维清的能力了,另一边的六绝帝君已经快顶不住了。

    如果用一句话来形容那边的战场,那么,天塌地陷四个字最为合适。

    龙魔娲女自爆式的释放龙魔禁,自然不可能全都起到作用,血红狱大长老和三长老的反应虽然慢了一拍,但仍旧撑起大片的能量空间,抵挡住了绝大部分龙魔禁的威力,只要少数七、八名八、九珠修为的血红狱天宗级强者被龙魔禁命中。

    当四长老被龙释涯轰成齑粉的时候,大长老和三长老这边都是大吃一惊。天帝级强者也是人,突如其来的变化对他们心里上的打击同样也是巨大的。

    血红狱这四位长老自幼一起生活,感情极为深厚,因为比赛赌约的关系,以及想到能够让龙释涯等人全部投降,他们才在龙释涯发动孤注一掷攻击的时候没有插手。在他们看来,就算四长老不如龙释涯实力强,但大家都是天帝,龙释涯想要一击击杀四长老也是不可能的。

    龙魔娲女出现的实在是太突然了,直到龙魔娲女死去,他们都没弄清楚那究竟是一只天兽还是能量体。

    四长老被击毙,大长老和三长老都是急怒攻心,哪还顾得上赌约,同时冲起就要对龙释涯发起攻击。可就在这个时候,龙魔娲女自爆了。

    以大长老和三长老的修为,就算被那龙魔禁光芒射在身上也不会产生任何效果。但是,他们却不能不顾及身后的属下们。龙魔娲女乃是天帝级巅峰天兽,它自爆所释放的龙魔禁,就算是天王级强者抵挡起来都十分困难。如果他们任由这些光芒射过去,可以说,他们带来的属下就都将丧失大部分战力。而原本在实力上的绝对优势已经因为四长老的死而降低了许多,他们虽然惊怒交加,但也不得不顾及属下。只能在释放凝形装备的同时先进行防御。这才给了六绝帝君发动攻击的机会。

    天空已经完全变成了六彩,水、火、土、风、光明、黑暗,六种属姓能量元素全部在龙释涯的调动之下爆发了。

    六绝帝君自从收了周维清为徒后,这是第一次展现出他全部战力,一道道六彩光箭虽然都只是他自行模拟凝聚而成,但如果仔细看就能看到,每一道光箭后面,都附带着一个小小的虚影,和龙释涯一模一样的虚影。可想而知这些光箭的威力有多么恐怖。

    万箭寂灭屠神决。

    六绝帝君龙释涯最强大的绝招之一,这一击不只是凝聚了他自身的力量,更是调动了大量的天地元力。

    龙释涯的优势就在于他是率先发动的,天帝级强者都能自由的艹控天地元力成为自己的攻击利器,但出手分先后,龙释涯在之前的战斗中就一直和天地元力保持着怜惜,因此,在他发动攻击的时候,血红狱大长老和三长老所能调动的天地元力就要稀薄的多。

    此时,如果有人能够从远处观看,就能看到一幕神奇的景象,天空中,完全被六彩光芒所充斥,而地面上,则是宛如血海一般的大片血色。在那血色中还附带着一层充斥着毁天灭地气息的黑色气流——

    恐怖的轰鸣声宛如万雷齐鸣一般,大长老和三长老同时撑开毁灭结界,抵挡龙释涯的攻击。在他们身后的血红狱强者们也都动了起来,各自释放凝形装备的同时聚集在两位长老身后。

    在这个时候,六绝帝君强大的实力就完全展现了出来,他这万箭寂灭屠神决,就算是雪神山主面对,都必须小心应付,以免万箭穿心。此时的攻击虽然相对分散一些,但破坏力之强,还是超过了血红狱大长老和三长老的预料。

    大长老和三长老释放的毁灭结界顷刻间就变成了千疮百孔,他们两人虽然没有受伤,但也从空中被强行逼回了地面,彻底失去了救援二长老的机会。

    不仅如此,毁灭结界被破,后面的一众血红狱强者就遭了秧,首当其冲的就是那些中了龙魔禁的人,他们连凝形装备都释放不出,还凭什么抵挡龙释涯的攻击?每一个中了六彩光箭的人,都是身体瞬间化为六彩,下一刻伴随着彩色光点的扩散而凭空消失。

    不只是他们,其他人也都不好受,至少有十几人口中献血狂喷,受了重创,其中甚至包括了四名天王级强者。

    六绝帝君最强技能的全力一击岂是那么容易抵挡的。能够在抵挡二长老、四长老攻击之后发动孤注一掷干掉四长老,再衔接上如此强大的攻击,在天帝级强者中,恐怕也只有六绝帝君能够做得到了。

    充满了毁灭气息的能量席卷而上,龙释涯在空中承受了这股反震之力也是闷哼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毕竟,他是以一人之力对抗这么多强者,换了雪神山主在这里,都未必能够比他做的更好了。

    血红狱大长老、三长老口中厉啸爆响,化为两道血芒冲天而起,他们恨透了龙释涯,此时正是六绝帝君旧力刚去、新力未生,并且受伤的机会。只要能趁机解决了龙释涯,周维清等人他们绝不会留下一个活口。

    恐怖的暗红色光芒冲天而起,强横的毁灭气息几乎是瞬间充斥在数万平方米范围内,原本已经被砍伐了星辰木剩余的树桩,还有那些在毁灭能量范围内未被砍伐的星辰树都在一瞬间化为飞灰,大地塌陷数十米,所有的血红狱强者几乎是同一时间发起了进攻。

    在这个时候,血红狱的强大就显现了出来,虽然那些天王级强者和天宗级强者单独根本无法对六绝帝君构成威胁,但是,他们却有着相同的毁灭属姓。各自将天力释放出来,注入到毁灭结界之中,不仅是将毁灭结界修补完成,同时大幅度增强,而大长老和三长老则正是调动着这恐怖的毁灭能量直扑龙释涯。

    当初在进攻天邪教的时候,天邪教本身实力也是相当强大的,就是吃亏在了这毁灭能量的合纵连横之下,天邪教两名天帝级初阶的副教主在那一战中以自爆为代价,才让巫云月带着部分人逃了出去。而那时候,大长老还未曾参战,只有二长老、三长老和四长老。大长老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就是因为龙释涯的缘故。此时他们这一全力以赴,恐怖的威压连六绝帝君这样的强者都不禁为之色变。

    巫云月已经赶到了龙释涯身边,六名天邪教天王也同时赶到,八人属姓不同,联合增幅是不可能的,只能各自施展自己强大的技能,迎击血红狱大长老和三长老的攻击。

    轰隆——天黑了,是的,就在那碰撞的一瞬间,天黑了。

    那自然不是突然进入了黑夜。

    一个直径千米的巨大黑洞就那么凭空出现在半空之中。黑洞范围内,所有的天地元力瞬间抽空。也将双方弹开,阻隔在两侧。

    远处的天弓城,几乎是一瞬间,城墙就坍塌了一半,这还只是因为能量振荡所致。幸好在接到了挑战书之后,周维清下令将天弓城附近驻扎的军队以及平民都调到了另一边,否则,单是这能量振荡的余波就不知道要带走多少人的生命。

    血红狱大长老和三长老再次被强行逼回了地面,那充斥着毁灭能量的血色光芒也暗淡了几分,双方碰撞所产生的黑洞实在是太可怕了,那可是连天帝级强者也能够吞噬的恐怖能量,谁也不敢造次去试图硬碰。

    血红狱一方的进攻虽然被遏制了,但是,天弓帝国这边的情况却凄惨的多。

    以六绝帝君龙释涯和邪帝巫云月为首的八人几乎是同时鲜血狂喷,八口鲜血在空中化为血雾,他们八人也是同时倒飞而出。

    龙释涯伤上加伤,脸色已经变得极为难看,他也没想到,这些血红狱的人竟然能够将所有力量结合在一起发动攻击,就算有邪帝的辅助,他们也依旧没能抵挡住,还是吃了大亏。

    而且那充满毁灭意念的毁灭能量强行冲入他们体内,必须要消耗大量的天力进行抵挡才能勉强不受其影响。

    经过刚才这一系列的交手,血红狱自然是吃了大亏,四长老战死,二长老在周维清手中,离死也不远了。而且还重伤了几名天王,被干掉了大批的天宗级强者。整体战力几乎损失了接近一半。

    但是,天弓帝国这边也同样受到重创,虽说还没死人,但龙释涯的伤势不轻,巫云月也受伤了,他上次受到的创伤就没有全好,两大巅峰天帝此时的战斗力都削弱了许多。那六名天王也是受到不同程度的损伤。再加上血红狱众人能够将实力联合在一起发动进攻,此消彼长之下,依旧是血红狱一边占据着优势。不过,能够在实力远逊于对手的情况下造成这样的战果,天弓帝国众人足以自豪了。

    可只有自豪显然是不够的,因为,这是一场决定生死存亡的战斗,失败一方的结果只会有一个。

    邪帝巫云月脸上的神色十分凝重,尽管他极其不愿意承认,可却清楚的知道,眼前的情况已经又回到了当初血红狱进攻天邪教时的情况。

    血红狱的毁灭属姓十分霸道,但如果只是一对一的情况下,他自问凭借自身邪魔变的威力还是能够应付的。天邪教的根本属姓是邪属姓、黑暗属姓和生命属姓这三大属姓,身为教主的他更是同时拥有,论实力,邪帝巫云月就算比不上六绝帝君龙释涯,也只是一线之差而已,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以来,天邪教饱受其他四大圣地的挤压却依旧能够存在下去的重要原因。

    可是,现在他们面对的并不是单独的对手,已经彻底翻脸了,对方又怎么可能给他们一对一的机会?而且他现在和龙释涯的伤势都不轻,他是旧伤未去又添新伤,龙释涯是伤上加伤。到了这种层次的战斗,指望其他几名天王级强者是不现实的。

    血红狱大长老和三长老也不是易于之辈,在那么多其他强者的支持下,毁灭属姓融合,他们的战斗力太可怕了。巫云月猜想,就算是换了雪神山主单独面对这些血红狱强者,恐怕也很难战而胜之。

    这就是属姓上的差距,毁灭属姓绝对是能够与圣属姓媲美的存在,更重要的是,血红狱同时拥有毁灭属姓的人竟然如此之多。融合在一起的毁灭属姓才是致命的存在。

    一抹狠厉之色出现在巫云月面庞上,今天这样的局面,想要再逃走已经很难了,而且,身为天邪教教主,他也有属于自己的尊严啊!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敌人逼迫的不得不逃走,这份耻辱也是他无法承受的。他已经下定决心,就算是自爆天丹,今天也绝不退缩。定要和这些血红狱的人两败俱伤。

    和巫云月完全不同的是龙释涯的脸色,尽管受伤不轻,但此时这位六绝帝君脸上竟然带着笑容,甚至还带着几分玩味。巫云月或许会因为眼前的局面而有些后悔听从了周维清的计策,但他却不会,因为他了解自己的宝贝徒弟,没有八成以上把握他是绝对不会轻举妄动的。今曰一战,是他在询问过巫云月血红狱有可能到来的强者数量作出准确判断的。又怎么可能出现眼前这样致命的失误呢?

    无论是敌人还是己方天邪教这些人,都忽略了一件事,那就是周维清的实力。他们都小看了自己的宝贝徒弟。

    按照正常情况,周维清的防御力足以与天帝级高阶强者相媲美,战斗力也至少能够相当于天帝级中阶的实力。但是,这些判断全都是在不考虑他引动星云之前的判断。一旦让他成功引动星云,那么,龙释涯可以完全肯定,他才是己方最强的一个,没错,比自己都要更加强大。

    血红狱大长老和三长老的目标现在全都在对方两名天帝级强者身上,他们却完全忽略了为什么周维清之前能够抵挡住二长老全力一击而不死的情况——

    空中的黑洞渐渐缩小,但是,当那黑洞完全消失的时候,血红狱众人却惊愕的发现,天空之中的六彩光芒随着龙释涯修为的下降虽然不见了,但却被另一种颜色所取代。

    黑洞的消失并没有带走黑色,只是显露出了之前在他遮挡下所有人都未曾看到过的点点星光。

    白昼在这一刻竟然变成了黑夜,绚烂的星光在天空中组成大片的螺旋光云,这些光云散发着柔和的能量波动,星光洒落,竟然令血红狱的毁灭结界再也无法撑入到空中。

    周维清的星河圣力乃是最为纯正的创造之力,创造与毁灭一向都是反义词,但这却是要在双方对等的情况下才能相互克制。血红狱强者们是拥有毁灭属姓,但他们的毁灭属姓却只是掺杂在自身原有属姓中的一小部分而已,与周维清纯净的圣力相比明显不是一个层次上的存在。

    引动星云,就相当于周维清与那星云连接在了一起,先不说能量强度,单是这股强大的星云圣力气息就将毁灭属姓全面压制了。

    没有毁灭属姓的联合,血红狱这些强者再想要发动融合攻击也变得不可能实现。周维清只是凭借属姓气息,就让这些血红狱强者暂时失去了他们最有利的攻击手段。

    血红狱大长老和三长老都呆住了,他们此时也已经看到远处的周维清。

    星云螺旋在周维清胸口位置亮起,他整个人也漂浮到了更高的高空之中,二长老在他右手之上抓着,只不过整个身体都已经软软的垂在那里,显然已经没有了半分生命气息。

    周维清就像是没看到面前这些强大的敌人一般,此时此刻的他,已经再次进入到了那种玄妙的境界,脸上神色宛如古井不波,在那淡淡的星光笼罩下,他整个人看上去都充斥着一种上位者俯视一切的意味。

    星河圣力的威压并不强,但就是那淡淡的能量波动却让包括敌人和己方天珠师在内的所有人都感觉到自己的属姓沉寂了下去。更为重要的是,他们已经完全无法与外界的天地元力进行联系,在他们眼中,仿佛周维清就变成了天。

    巫云月同样是瞪大了眼睛,他对周维清的估计已经很高了,这个年轻人无论是实力还是心计绝对都是顶尖的存在。但是,他此时才发现,自己对周维清的判断竟然还是远远不足的。这个年轻人此时此刻身上所散发出的气息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

    这怎么可能,这究竟是什么样的能量啊!

    双方都看呆了,血红狱那边的大长老感受着空气中的星云能量,也不敢轻举妄动,二长老、四长老死亡带给他们的愤怒在这时候也冷静了几分。

    正所谓,事出反常必为妖,他们最大的优势被压制了,别说去对付周维清,哪怕是面对眼前的六绝帝君和邪帝,都未必能够讨好。每一名血红狱强者都清楚的发现,自己体内的毁灭属姓竟然被完全压制,根本无法再发挥出来。自从拥有这强大的属姓之后,这还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毁灭属姓竟然似乎是在畏惧那星河能量似的。

    这个消息对于血红狱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有周维清这样一个人的存在,对于血红狱的未来无疑是巨大威胁。大长老和三长老现在已经在考虑,是不是应该先派人离开这里,将这个消息赶快带回去。血红狱之所以能够迅速崛起,并且敢于挑衅浩渺宫的地位,依靠的就是这毁灭属姓啊!如果毁灭属姓的威能消失,那么,血红狱的实力受到的影响可不是一点半点。积蓄了这么多年,终于爆发出来,如果失败了,那么,血红狱必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境。

    周维清悬浮在半空之中,计划是他制定的,所有一切自然都在他的掌握之中。灭杀四长老、二长老,然后邪帝与自己老师联手抵挡对手进攻,为的就是给他制造与星云相连的机会。

    这是周维清第二次在战场上使用出这样的能力了,召唤星云虽然威力极其强大,是周维清最强的杀手锏。可实际上,在整个召唤的过程中,他是不能受到半点打扰的,否则立刻就会失败。

    血红狱众人吃亏就吃亏在对周维清的不了解,凭借着那大碰撞带来的黑洞,成功隐藏了周维清召唤星云的能量波动。这才一举成功。而且,周维清先后吞噬了一名天王和一名天帝级强者的天力,转化成自身圣力之后也让他召唤星云的速度明显快了几分。

    八道绚烂金光在周维清的指引下从天而降,同时落在六绝帝君龙释涯、邪帝巫云月以及六名天邪教天王的身上。

    八人同时感觉到一股充沛到极致,却没有任何属姓存在的庞大能量涌入自己身体,这股能量实在是太纯净了,最大的妙处就在于它虽然庞大却很柔和,直接就能够被他们所吸收。而且在这股纯净的能量之中还附带有特殊的能量波动,只是在他们体内旋绕一圈,他们各自的伤势就减轻了许多。

    与此同时,周维清右手向空中一招,一团浓烈的光晕竟然就在空中爆发而出,转瞬间飞入他手中,而周维清另一只手上的二长老,也在瞬间化为飞灰虚无,同样是一团光芒呈献。这两团光芒,赫然是二长老和四长老的天丹。

    那可是天帝级的天丹啊!下一刻,两道金光冲天而起,直奔天空中星云而去,而身在空中的龙释涯和邪帝巫云月此时还有什么可犹豫的,直接朝着下方血红狱强者们攻了过去。

    有周维清的星河圣力支持,他们不但伤势回复了许多,之前消耗的天力也是大幅度恢复了。

    要知道,周维清在召唤出星云之后,几乎就成为了这片世界的主宰,在这种情况下,其他人是根本别想通过吸收天地元力来补充自身消耗的。而天弓帝国这边的强者有着周维清的补充,毫无疑问,在能量方面就占据了上风。

    尽管不能引动天地元力发动攻击了,但这些天王、天帝级强者们的攻击依旧是无比强悍的。大战瞬间爆发。

    也就在此时,两道金光从天而降,强烈的金色就像是接天连地的两根天柱一般,先后照耀在周维清身上,顿时,周维清整个人全身都变成了灿烂的金色,无数星光不断从这泄落的金光之中涌入周维清体内。

    周维清左手再招,之前被他干掉的天王天泪的天丹也在空中出现,虽然现在的周维清已经有些看不上天王级天丹的星河反馈了,但苍蝇也是肉,能够凝聚出天丹来的能量都是不错的。更何况,还有积少成多这说法嘛。

    在战场上提升自身修为,对于天珠师来说绝对是大忌,因为在提升的过程中,自身会事极为脆弱的。

    可周维清却不一样,他的能力本就与众不同,在这个时候,他更是掌握了天地异象,别说血红狱那边本就很难抽出人手,就算能够抽出来,也不敢轻易向他发动进攻啊!

    眼前这种层次的战斗,天宗级强者已经毫无意义了,因此,尽管血红狱那边还剩余一个这样修为的天珠师,却也不敢参与战斗,天帝级强者攻击中的余波都能将他们彻底毁灭了。

    血红狱现在剩余的最强实力还有两位天帝大长老和三长老以及七名天王。

    如果没有空中的星云,凭借这些人融合在一起的毁灭属姓能量,他们绝对能够完胜六绝帝君这一方。

    但现在的情况却逆转了,失去毁灭属姓,他们只能各自为战。龙释涯这边,也是两名天帝,还有六位天王。尽管天王级强者比对方少一名,但不要忘记,天邪教的个体战斗能力在同级别强者中一向是最强的,这六名天王更是恨透了血红狱这些人,六名天王抵挡住对方七名天王竟然还隐约占据着一丝上风。

    血红狱大长老和三长老的额头都已经开始见汗了,眼前的局面他们还能够维持,龙释涯和巫云月这两大天帝级巅峰必经都受伤了,无法发挥出他们最强的实力,可千万不要忘记,天空中还有一个周维清的存在。

    周维清现在还没有向他们发动攻击,可不代表他一直都不会发动攻击啊!这么一个强者漂浮在空中,带给血红狱强者们的压力可想而知。

    大长老和三长老现在所能祈祷的就是周维清不能持续在空中召唤着这星云能量。只要这压制了他们毁灭属姓的神奇能量消失,那他们就还有反败为胜的机会。

    不过,很快他们心中的侥幸就消失了。

    空中的两道金光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当金光渐渐消失之后,周维清身上原本的淡金色竟然强横了不知道多少,变成了亮金色,围绕在他身体周围的星河圣力中的星光明显变得密集了许多。凭借着两名血红狱天帝级巅峰强者的天丹进行星河反馈,竟然在这短短时间内将周维清的修为提升到了天王级巅峰的程度。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