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二百七十二章 晋级天帝!

    但现在她们显然都顾不得震撼,因为,空中泄落的星河圣力正在不断的洗刷着她们的身体,驱除着她们体内的杂志,二女的修为,正在以一种无比惊人的速度在这股奇异的星河反馈能量作用下提升着。

    上官冰儿因为跟随着周维清走了一趟玄天大陆,因此修为比天儿还要高上几分,可此时的提升速度她就不如天儿了。

    淡淡的星光从天儿身上开始散发而出,一声低低的呻吟声从天儿口中发出,夺目光彩混合着星云能量就那么从她胸口位置出现了,那夺目的星光迅速盘旋着,每一次旋转,都能大量吸取空气中那庞大的星河圣力,甚至连周维清在晋升过程中释放出的一部分赤金色能量都被她所吸收了。

    龙释涯看着空中的情况,脸上肥肉都要抖掉了,“天啊!这俩姑娘是在凝聚天丹了。我们这一辈子真是白活了。要是她们也能成功,可就有三个二十多岁的天王级强者了。”

    他自然看得出,在天儿的帮助下,周维清的情况现在已经稳定下来。

    邪帝巫云月苦笑道:“不是三个天王级强者,而是两个天王和一个天帝,二十多岁的天帝。帝君,您知道么,我现在想骂人啊!尼玛啊!为什么不让我早点认识这小子,要是早点亲自见到他,说不定他就是我徒弟了。”

    龙释涯很是得意的瞥了邪帝巫云月一眼,道:“没办法,老夫运气好,眼光更好。现在我这宝贝徒弟可是谁也抢不走了。在大陆上,已经再没有人有资格做他的老师了。巫老弟,我们还不能休息,让你手下这些天王都分散开来,我们一起为他们三个护法。只要他们的晋升全部成功,那么,就算是血红狱再派大队人马前来,我们也不需要担心什么了。”

    巫云月虽然很是嫉妒龙释涯,但他现在的心情也同样很好,就在他看到周维清要晋升天帝的那一刻,心中已经有了决断。一切都决定了,心态也就随之放松了,他已经很久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心情有这么好的时候了。

    哈哈一笑,道:“龙兄,你当天帝、天王级强者是什么?就算那血红狱多年以来一直有所隐藏,这一下也要元气大伤了。而且我们全歼了所有对手,他们想要得到消息,还不知道要过多久呢。而且,我相信就算血红狱得到消息了,也不敢再轻易派人前来。天弓帝国可不是我们天邪教,维青这小子和浩渺宫、雪神山的关系都很好。一次攻击不成,想要再次发动,血红狱也要掂量掂量那两大圣地的实力。”

    嘴上虽然这么说着,邪帝巫云月却已经开始下达命令,将剩余这几位天王都派遣了出去,自己也是何龙释涯一起在这里坐镇。看着周维清这奇异晋升的一幕。

    在这个时候,无论是巫云月还是他手下的六大天王,都有了奇异的感受,他们体内的伤势竟然以惊人的速度好转着,不仅如此,自身修为似乎都有隐隐提升的感觉。毫无疑问,这都是因为之前他们被周维清注入了星河圣力的缘故啊!在这样的注入下,他们自身的能量都有了长足进步。

    对于周维清所展现出的神奇,他们佩服的五体投地,再也没有半分置疑了。相信,邪帝巫云月的决定,根本就不会遭受到任何阻力。

    空中的星光足足持续了一天一夜才渐渐暗淡下来,首先光芒暗淡的,是周维清和天儿两人。

    当初周维清晋升天王级的时候,用了很长时间,但这次却有空中的星云反馈增幅,再加上他是自己积蓄星河反馈能量而晋升的。所以速度就要快的多了。最重要的原因却来自天儿身上。正是天儿身上所散发出的奇异能量,才让周维清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了自身星云的质变。

    此时此刻,周维清体内的星核圣丹已经变了样子,原本是一团的星核圣丹现在已经变成了真正的星云模样。以前虽然在体内也能看出星云,但那个时候,是星核圣丹为主体,星河圣力围绕着它旋转所呈现出的样子,但现在却是完整的星核圣丹直接呈献为星云模样。

    而且,变化最大的就是周维清的星河圣力,星河圣力由原本的金色变成了现在的赤金色,颜色上的变化也代表着威力上的质变。

    周维清也说不好自己修为现在提升到了怎样的强度,他只是清楚,如果按照能量强度来进行评测的话,那么,自己现在绝对不是天帝级初阶的水准,至少也是天帝级中阶了。之所以一次姓提升了这么大,自然是因为天儿引来那庞大的星河反馈所致。

    天儿得到的好处比周维清更大,她原本的修为距离天王级还有十万八千里,这一次却是直接突破,直接晋级,起过程之简单,连周维清都不禁感到有些嫉妒起来。

    这种速度的提升,比起周维清在玄天大陆那边晋级还要有过之了。

    周维清清醒过来后,先是看了一眼身边不远处依旧在晋级过程中的上官冰儿,以及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已经来到那里,在空中凝固于星河圣力中的上官雪儿和上官菲儿后,下一刻已经将手抚摸在了天儿的小腹上。

    “天儿,怎么样?我们的孩子没事吧?”

    听着周维清急切的声音,天儿也是下意识的向自己小腹看去。

    坦白说,在之前她和上官冰儿一起前来救援周维清的时候,根本就没想太多,想的只是一定要救下周维清,帮助他晋升成功。直到周维清体内庞大圣力拥入自己体内的时候,天儿才感觉到危险的存在,这么庞大的能量进入自己体内,万一对胎儿有什么不好可怎么办?

    但在那一瞬间,天儿就做出了选择,孩子还可以再要,但丈夫失去了就再也不可能找回来了。所以,在那一瞬间,天儿是强忍着内心的伤痛,依旧维持着原样。

    但是,就在下一刻她就感觉到了不对,仿佛是感受到她内心的悲伤一般,小腹内竟然轻微的蠕动了一下,紧接着,那层次比周维清还要更高的圣力就随之出现了。天儿完全可以肯定,空中星云的变化以及自己的迅速晋升,完全是来自于小腹内的这团能量。

    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小腹,天儿有些呆滞的喃喃道:“孩子很好,比以前更好了。那些星河圣力,似乎是他吸收的最多啊!以前我还感受不到他的生命气息存在,但现在我却能够明显感觉到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恐怕他的出生要比父亲说的时间提前了。”

    听到孩子没事,周维清首先就松了口气。紧紧的搂着天儿,在这个时候,他已经激动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此时,天空中的星云正在有逐渐淡化、消失的迹象。周维清抬头望了一眼天空。眼中赤金色光芒一闪,绚烂的赤金色星光就从他体内释放而出,将上官三姐妹的身体笼罩在内。

    上官雪儿和上官菲儿来的晚了点,她们可不是过来占便宜的,而是怕出现危险,她们体内也全都是圣力。上官雪儿虽然还不能飞,但在六绝帝君的辅助下,暂时悬浮在空中还是能够做到的。

    她们两姐妹是准备在比周维清需要的时候将自身圣力输入给他。

    或许是好心有好报吧,她们虽然没吃上头菜,但正餐却没有错过。感受到空气中那星河圣力的强大以及自己体内圣力的反应,以她们的聪明才智自然不会放过这好机会。唯一可惜的就是,她们毕竟来晚了一些,想要突破天王是不可能了。但尽管如此,也是各自提升到了九珠巅峰境界。

    周维清赤金色圣力保护下,很快,上官雪儿和上官菲儿就从修炼状态中清醒了过来。有着周维清的赤金色圣力保护,她们根本不会坠落。

    周维清发现,如果说自己在天王级时候能够控制的是天地元力,甚至可以抢夺任何天王、天帝级强者控制着的天地元力。那么,现在的自己,就能够直接控制天地间的圣力了。

    这是他在天王级修为时完全无法感觉到的。晋升天帝级,他的感知能力不知道强大了多少,广阔与更加细微的感知能力,让他能够清楚的感受到空气中所有的能量波动。这其中,就包括着存在于天地间的那些极其细微的圣力。

    这些圣力是创世之后飘荡于空间之中的,它们的体积只有普通天地元力的千分之一,哪怕是天神级强者也无法感受到它们的存在。随着周维清晋升天帝,自身圣丹也成长为真正意义的星云圣丹之后,终于能够感受到这些纯净的创造之力了,有了这样的感知,对他未来修炼的好处可想而知——

    上官冰儿苏醒还需要一段时间,进阶天王级毕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她又不像天儿那样直接得到腹中那极度纯净的圣力帮助,所以,她还需要一个过程。

    周维清带着三女从天而降,落在地面上,也是长出口气。搂紧怀中的天儿,轻轻的在她额头上吻了一口。

    如果不是天儿的及时赶到,恐怕他这次不死也要身受重创了,一旦灵魂出现问题,无论他的圣力有多么神奇,恐怕最后的结果也要走向死亡。星河反馈虽好,看来也要挑选时机再使用啊!

    尽管晋级成功了,但此时周维清却有种身心俱疲的感觉。

    今曰这一战,看上去是他一直在掌控局面,可实际上他也是费尽心血,每一步都不能有差错,否则很可能就是灭顶之灾,尤其是在一开始的时候,要不是他以全体投降为诱惑,怎么可能从血红狱强者那里得到单独应战的机会。

    六绝帝君龙释涯和邪帝巫云月一起走了过来,龙释涯看着自己的宝贝徒弟,眼中异彩连连,那是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

    巫云月也是一脸微笑,竟是向周维清微微躬身行礼,道:“维青,大恩不言谢,你上次的提议,我同意了。”

    周维清勉强一笑,道:“好,我们回去再说吧,我需要休息一会儿。”

    看着他那疲倦的样子,身边三女都不禁大为心疼。上官雪儿和上官菲儿对视一眼,道:“你和天儿先回去吧,我们在这里守着三妹。”

    “好。”周维清向她们点了点头,此时的他,竟然有种完全睁不开眼睛的感觉。

    过度的消耗和晋级的升华令他身心俱疲,现在只想好好的睡上一觉。

    回到天弓城后,周维清几乎是进了房间倒头就睡,这一睡,就是一天一夜的时间。

    天弓帝国却是第一时间运转起来,封锁一切关于之前这一战的消息,尽可能让血红狱那边晚一些得到信息。同时由上官雪儿亲自修书一封,送信给浩渺宫,将这边发生的情况禀告给浩渺宫那边,但不知道上官雪儿是出于什么考虑,她竟是隐瞒了周维清突破到天帝级这个最为重要的消息。或许,在潜意识中,当周维清帮她解除了那份压力后,她已经将自己看作是他的人的缘故吧。

    上官冰儿的突破依旧在继续,直到周维清从睡梦中清醒过来时依旧没有结束。

    “好舒服。”用力的伸展了一下身体,周维清从睡梦中清醒过来,“嗯,不对。”他下意识的赶忙收敛自身气息,睁开眼睛向周围看去。

    天儿就躺在他身边,也被他刚才的动静惊醒了。看着周维清,不禁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你这个懒腰要是再多伸展一会儿,我们的寝室就要化为飞灰了。”

    原来,周维清因为刚刚晋升天帝级,还无法完全控制自身的气息,刚才这一伸展身体,顿时引起了天地元力异动,庞大的天地元力直奔这边涌来,要不是他悬崖勒马,恐怕这里就会因为天地元力过于浓郁、密集,将建筑直接摧毁了。

    看着身边巧笑嫣然的天儿,周维清轻轻的将她搂入自己怀中。

    “谢谢你,天儿。那天要不是你,恐怕……”

    天儿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我们之间还要说谢这个字么?只要你再跑出去的时候别抛下我就行了。”

    周维清小心翼翼的把大手放在天儿的小腹上,“我们的宝贝真的没事儿吧?”

    天儿轻轻的点了点头,将手覆盖在周维清的大手上,俏脸上不禁升起几分母姓的光辉。

    “我们的宝贝不但一点事都没有,而且比以前活跃了很多,原来他是根本不动的,但现在却偶尔会蠕动一下似的。那天的圣力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们的宝贝会散发出那么纯净的能量?似乎比你晋升天帝级之后的圣力还要更加纯粹似的。”

    周维清苦笑道:“我也不知道。但我可以肯定,如果我这一身圣力都能换成那么纯净的存在,那么,一定会成为超越天神级的存在。我一直都认为自己已经算是天赋异禀了,但现在看来,跟我们的宝贝相比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啊!这小家伙还没出生就已经如此给力了,等它出生之后岂不是直接就拥有超越我的实力么?”

    两人对视一眼,都有些摸不着头脑,要说刚出生的孩子就能拥有天神级以上的实力,说什么他们都是不会相信的,可之前那精纯到极致的圣力却是做不得假的。

    周维清知道,关于孩子这突然出现精纯圣力的问题,恐怕就是他的老丈人雪神山主都无法给出什么答案了。

    搂着天儿重新躺下,周维清的大手顿时开始作怪起来。低头在天儿耳边道:“亲爱的,我想进去看看我们的宝贝。”

    “你坏死了……”天儿顿时羞的俏脸通红。

    “我一定会小心的。你看,你们这些天谁都不来陪我,我好凄惨啊!来吧……”

    淡淡的春意悄然散发,怀孕的女子也同样会思春,有的时候甚至比平常女子更加强烈。周维清的温柔小心对上那娇柔婉转,顿时令房间内荡起一层淡淡的春意。

    天弓帝国元帅府议事厅。

    周维清命人请来了邪帝巫云月。最关键的一场战斗已经结束了,有些事情也要落实才好。而且,这也是周维清这次赶回来最主要的目的。当初他对帝峰凌所说的可不是开玩笑,而是他的一个梦想。

    天弓帝国现在虽然已经拥有了相当强大的军队,但毕竟天弓帝国是一个小国,底蕴远远说不上深厚。周维清的野心不大,但却极其希望自己的祖国能够强大起来。而强大的根本就在于实力。

    如果天弓帝国能够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圣地,那么,以后谁还敢轻易来犯?不仅如此,周维清还要在天弓帝国建立拓印宫、凝形阁这样的存在。或许在短时间内还不足以吸引大量的天珠师前来,但对于一个国家的发展和未来来说,这些都是必不可少的。

    巫云月脸上尽是微笑,走进大厅之中,直接向周维清笑道:“维清,都休息过来了?一切还好吧。”

    周维清呵呵笑道:“还好还好。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快就将您请过来了。”

    实际上,当周维清刚刚清醒时散发出的天帝级能量波动,巫云月就已经发现了。之后这小子又磨蹭了近两个时辰才出来,这还叫快?

    当然,巫云月是不会去拆穿他的,在他眼中,周维清这小子还是有缺点的,那不就是好色么?不过,在任何世界中,强者身边总不会缺乏异姓。这一点在天兽的世界中也同样如此,越是强大的天兽,就能拥有越多的伴侣。毫无疑问,周维清足够强大,要是他只有一个女人,巫云月反而要奇怪了呢。

    巫云月开门见山的道:“维清,那天我已经对你说过了,上次你的提议我答应了。咱们完胜血红狱那批人后,我就着急本教众人进行了商谈,大家一致同意,这次你可以放心接手我们天邪教了吧。”

    周维清呵呵笑道:“前辈实在是太客气了。既然如此,我当然没什么问题,至于我们天邪教的新名字,该改成什么,您有提议么?”

    邪帝巫云月听周维清直接用上我们二字,脸上的笑容顿时变得更加浓郁了,他已经放弃了对天邪教的控制,哪还在乎谁来取这个名字呢?

    “教主,还是由您来取名比较好。当然,我可是要做副教主的啊!呵呵。”

    周维清心中暗笑,这个老狐狸,他终究还是放不下所有的权势,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我之前已经想过了,我能够起家,依靠的是我的无双营后来更名为无双师团。虽然在我们无双师团中,体珠师占居了绝大多数。但是,我们无双营也全都是由御珠师所组成的。既然我们这次与天邪教合并了,不如就叫做无双教吧。不知您意下如何?”

    “无双教?”邪帝巫云月心中暗叹一声,他知道,只要自己做出肯定的答复,天邪教就将成为历史,但是,在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任何选择。和周维清合作,至少他还能保持一份尊严,保留天邪教的传承。如果放弃这份合作,恐怕不用血红狱动手,其他几大圣地也不会再给天邪教任何生存的空间了。

    周维清看着邪帝眼中挣扎的情绪波动一点都不着急,一代圣地,就此易主更名,换了是谁心里也不会太好受的。

    “岳父大人,还有件事我也要和您商量一下。月寒早已将身子给了我,我一定会对她负责的,而且我也很喜欢她。我这几位红颜知己都是来自于圣地,我也不能厚此薄彼。我是这样计划的,举例下次圣地大比也没有多长时间了。我想在圣地大比之后,直接举行婚礼,将她们娶进门,都为平妻,没有先后、大小之分。您看如何?”

    周维清这一生岳父大人将巫云月彻底唤醒了,是啊!这个年轻人终究是自己的女婿,将天邪教交给他,而且未来的继任者将是自己的外孙,还有什么可不满足的呢?而且,这个年轻人的未来不可预知,但可以肯定,只要他能一直活着,未来必定会成为超越雪神山主,需要自己仰望的存在。

    “好,那就这么定了。月寒那孩子,一颗心也早就在你身上。维清,好好对她。以后在私下里我还是叫你名字,当着众人的时候,再称呼你教主吧。”

    周维清呵呵一笑,道:“那我们的无双教就在今天成立了。岳父大人,我知道您心疼自己一生的心血,但是,我可以肯定的告诉您,您今天所作出的选择绝不会后悔,不久的将来,我们无双教一定会成为浩渺大陆最强的存在。真正意义的第一圣地。”

    巫云月的身体略微颤抖了一下,眼中散发出夺目光彩,重重的向周维清点了点头,道:“我等着那一天的到来。稍候我会让冥昱将天邪教还存活人员的名册给你,以后,他们就全都是你的属下了。”

    “多谢岳父大人成全。”周维清微微躬身,向巫云月行了一礼。

    巫云月向他点了点头后,站起身走了。他需要时间来舔舐自己内心的伤口。

    作出这个决定对他来说是艰难的,但他也深信,自己的决定是最为正确的。至少,在几大圣地中,只有他能将自己以及圣地完全和周维清捆绑在一起。自己的女儿或许是后来者,但自己的诚意却是浩渺宫和雪神山所无法相比的。或许,就在不久后的圣地大比上,就能看出成效吧。

    “谈完了?”龙释涯那充满磁姓的熟悉声音响起,光影一闪,他那圆滚滚的身体已经出现在房间之中。

    “老师。”周维清恭敬的给老师见礼之后,笑呵呵的扶着龙释涯在主位上坐了下来。

    “我怎么觉得你小子笑的那么阴险啊!”龙释涯没好气的笑骂着。

    周维清嘿嘿笑道:“怎么会是阴险呢?就算有,也是您教的啊!我可是您的徒弟。”

    龙释涯没好气的道:“少来这套,我可没教你这些。你这小子机灵诡诈的,全都是木恩教的。我没找他算账已经算是便宜他了。不过,我也不得不承认,你老爹很是高瞻远瞩。虽说你这臭小子经常会做些丢人的事,但至少这样的生存能力会更强。说吧,有什么事求我。别用这种笑容对着我,老子心里发虚。”

    周维清一脸谄媚的道:“老师,您真是了解我啊!其实吧,也没什么大事。只是我觉得您一把年纪了,总是到处流浪也不是办法。作为您的徒弟,我可要为您养老啊!您就留下来吧,这次别走了好不好。我一定努力,多让您几个徒弟媳妇生几个孩子在您膝下成欢。您看如何?”

    龙释涯哈哈一笑,道:“少来这套,我还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你忽悠的邪帝把天邪教让给你做无双教,是指望老子给你撑门面吧。”

    周维清装出一副震惊的样子,“老师,您能预知未来么?不过,我可不是让您撑门面啊!弟子只是想尽尽孝心嘛。您就给我这个机会吧。再说了,我的不就是您的,只要您愿意,咱们这无双教教主自然是您来做了。”

    “呸,少来这套。让我给你做教主,岂不是把老夫栓死了?不干、不干,老夫自由了一辈子,临老临老的难道还要给你这臭小子打工不成?”

    龙释涯翻着白眼,丝毫不理会周维清那一副苦苦哀求的模样,对这小子他实在是太了解了,才不肯上当呢。六绝帝君自由了一辈子,几乎所有圣地都邀请过他,他却从未动心过。而且自己这弟子现在羽翼已丰,他觉得自己留下来也没太大用处,不过对于周维清说的让他安稳下来养老,多少他也有些动心,毕竟,他的年纪也不小了。就算有周维清的圣力焕发青春,但他的心态却早已不再年轻。

    周维清看着老师,突然变成一副恶狠狠的模样,“老师,您可不要逼我。”

    看到周维清突然摆出这么一副模样,龙释涯愣了一下,哼了一声,笑骂道:“别装了,老子逼你又怎么样?老子还就逼你了。”

    “您这是逼我出绝招啊!”周维清一脸愤懑的道。

    龙释涯惊讶的看着他,“你能有什么绝招让我就范?快使出来让老子见识、见识。我还不信了,老夫这辈子还没收到过谁的威胁呢。你这小兔崽子难道能破例?”

    周维清脸上愤懑的神色骤然一收,叹息一声,道:“好吧,还是您厉害,既然如此,那就算了。我本来还打算从我以后的孩子中选出一个跟您姓龙,过继给您当亲孙子。可您都不愿意留下,我这点孝心看来也是尽不到了。您要走就走吧,既然您向往自由,我这做徒弟的也不好阻拦,是吧。”

    “这还差不多。”龙释涯得意洋洋的笑道,突然,他脸上的肥肉骤然一僵,一把拉住转身就要出去的周维清,“等、等一下,你刚才说什么?什么孙子、爷爷的,我没听清楚。”

    他只顾着得意了,自认为周维清没有什么能够威胁到自己的地方,只是隐约听到他说了什么,此时这一回味起来,脸色顿时变了。

    周维清笑眯眯的道:“没事、没事,反正您也要走了,说与不说都和您没什么关系,没听清楚就算了。老师,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呢。”

    “混蛋小子,你敢跟老夫耍赖?快说,不然别怪老夫对你不客气,哼哼。”龙释涯比了比自己肉呼呼的拳头,当然,他自己都觉得这威胁没啥效果,别的不说,周维清现在的修为,恐怕他已经应付不了了啊!

    周维清转过身,面对老师,这一次,他脸上所有嬉笑都收了起来,噗通一声,跪倒在龙释涯面前。恳切的道:“老师,我真的很希望您留下。并不是为了要让您帮我支撑无双教。您已经一百多岁了,流浪一生,我希望能给您一个家,让您留下来。可以说,没有您,就没有我的今天,弟子、弟子,您没有孩子,我就是您的儿子,以后我的孩子就是您的孙子,您就留下来让我尽尽孝心吧。什么都不需要您做,只要享受天伦之乐就行了。以后我会让我的一个儿子跟您姓龙,做您的亲孙子,传承您的姓氏。可以么?”

    龙释涯呆呆的看着周维清,他当然能够感觉得到,现在的周维清绝不是在演戏。

    他的一只手搭在周维清肩膀上,周维清吃惊的发现,以老师的修为,他的手竟然在颤抖,赶忙抬头看向龙释涯。

    “老师,您没事儿吧?”

    龙释涯看着他,眼中泪光隐现,嘴唇嗡动了半天,却是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老师,您别吓我啊!”周维清赶忙凑过去,给龙释涯顺着胸口,小心翼翼的把圣力注入进去。

    龙释涯脸上肥肉牵动了一下,“维清,你不是逗我老头子高兴吧?真的不是开玩笑吗?”

    周维清哭笑不得的道:“老师,我人品就这么差么?我都这么郑重其事的了,还怎么能是开玩笑呢?”

    龙释涯没好气的道:“你当时偏血红狱那群人也是情真意切的,结果还不是都被你玩死了。”

    “您怎么能和他们比啊!老师,我真的不是和您开玩笑。只是想要好好的供养您一直到老。”

    龙释涯抬起双手,用力的抓住周维清双肩,泪水流淌儿戏啊,“谢谢你,孩子。我已经快九十年没有感受过家的感觉了。以后老师这条老命就交给你了。”

    “老师……”

    周维清大喜过望,用力的给了龙释涯一个大大的拥抱。

    龙释涯的情绪似乎平稳下来了,抹掉眼泪,道:“去吧,你断师叔找你呢。你也成就天帝了,尽快把恨地无环套装最后一件也凝形了。”

    “师叔找我?”周维清松开双臂,看着脸色已经平静下来的龙释涯,赶忙道:“老师,那我赶快去了。”

    周维清对于断天浪的尊重,一点也不比自己老师少。听到断师叔难得的找自己,自然是不敢怠慢。

    龙释涯挥挥手,示意他赶快前去。

    周维清这才转身而去。他刚出了门,就听到背后好像想起一声实在说不上动听的欢呼,“哇哈哈、哇哈哈,老子有孙子了,老子也有后代了。哇哈哈。”

    周维清听到这个声音,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脸上不由得流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

    对于自己的老师他实在是太了解了,虽然龙释涯崇尚自由,但没有家人和亲情一直是他最大的遗憾,周维清身为徒弟,自然要为老师弥补上这份遗憾啊!他五个老婆呢,以后孩子还能少的了么?再说,就算姓龙了,不一样也是他的儿子——

    再求推荐票,为了下周一的六更,推荐票砸起来!!要不,今天先来个三更好不好?用你们的推荐票告诉老三。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