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二百七十五章 周小胖的春天来了

    听周维清这么一问,小巫女的俏脸顿时变得更红了,赶忙摇头道:“我、我不知道。”

    周维清义正言辞的道:“你撒谎,撒谎可是要受到惩罚的。”

    “啊——”

    天旋地转之中,小巫女就已经被某个体重相当沉重的家伙压倒在了床上,看着那带着坏笑不断逼近自己的面庞,小巫女的心跳骤然加速到正常时候的三倍有多。小手攥成了小拳头,紧闭着双眸不敢去看他。但此时此刻,她心中除了期待和紧张之外,却没有半分的排斥。

    另一个房间。

    上官雪儿、菲儿、冰儿以及天儿四女围坐在一起。

    上官菲儿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看着冰儿和天儿,道:“跟他那啥了,真的能提升修为么?”

    天儿白了她一眼,道:“你这已经问了第二十一次了。你去试试不就知道了?”

    上官菲儿俏脸一红,“人家不好意思嘛。都怪这臭小胖,没事非要去什么精灵族,不然的话,我们也不会便宜他嘛。精灵族那么危险,我们不多提升一些修为怎么帮他。你们说,这会不会是那家伙想出的坏主意?”

    天儿噗哧一笑,道:“你少来吧。我看啊!你早就是愿意的不能再愿意了。咱们姐妹也认识这么久了,要不要姐姐传授你几招散手,把他治的服服帖帖的?”

    一边说着,她凑到上官菲儿耳边,低声对她说了几句什么。

    顿时,上官菲儿就像是喝多了酒似的,俏脸变得通红,“你、你,你坏死了,我不和你说了。姐姐,天儿欺负我。”

    上官雪儿俏脸上的红色可一点都不比上官菲儿少,天儿虽然压低了声音,但以她们的修为有怎么会听不到呢?

    天儿嘻嘻一笑,道:“别看你们现在害羞,早晚也要让那坏蛋磨的做这些坏事了。不信你们问问冰儿。”

    “别、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上官冰儿羞的低下头,可看她那样子,分明就是印证了天儿的话。

    上官雪儿和上官菲儿对视一眼,二女的俏脸上都不禁腾起两朵红云。

    她们心中都有了要便宜周小胖的想法,除了为了提升自身修为好帮他去精灵族之外,怎么可能没有其他想法呢?

    在她们心中,周维清早已是她们的男人了,把自己最珍贵的东西给了他,不也是为了更好的拴住他的心么?而且天儿、冰儿甚至是小巫女都已经和他发生过那种关系了,她们也多少有些担心,要是自己始终不愿意让他亲近的话,他会不会对自己的感情就淡了呢?

    尽管说起来这似乎很不公平,可谁让自己就喜欢上了那个坏蛋。

    周维清要是知道了她们心里的想法,恐怕要乐得菊花褶都开了……清晨。

    柔弱的小绵羊在一双灼热大手的抚摸下缓缓从甜美的睡梦中清醒过来。从她脸上的红晕就能看出,昨晚的战况那是相当的激烈,到了这会儿都还留有余韵呢。

    事实也正是如此,小巫女的聪明可一点不比其他几女少,虽然她看上去娇弱,但怎么说现在也已经是七珠修为的天珠师了,身体素质原非一般女姓所能相比,这一夜婉转相承极尽温柔之能事,令周维清大享艳福,折腾了一夜反而是神采奕奕。

    “嗯,别闹了,人家刚睡一会儿你就又来折腾。”小巫女将头埋入他怀中不敢去看他。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你这个诱人的小妖精,是你勾引我的,怎么能怪我呢?”

    “谁勾引你了?呜呜——”小巫女有些不满的抬起头,可下一刻,她的红唇却再次被周维清封堵了。不过,她的眼睛却已经瞪大了。

    周维清发现不对,赶忙放过她的红唇,“怎么了月寒?”

    巫月寒看着房间内已经明亮起来的光线,吃惊的道:“已经早上了,完了完了,她们还等着我回去呢。这可怎么办啊!都怪你。”

    一边说着,她在周维清宽厚的胸膛上捶了几下后,身形一转,就从他身上翻了出去,几下穿好衣服就要往外跑。

    “你这傻丫头,都已经天亮了,她们还能等到你天亮啊!”周维清一把拉住她,他那身体的强悍,就算是一个月不眠不休的干坏事恐怕都不会觉得累,这会儿还有些意犹未尽呢。

    小巫女一脸讨饶的道:“放过我吧,好老公,我再不回去她们会怪我呢。”

    周维清被她一声好老公叫的心里痒痒的,但终究还是放开了她,此时,在他心中已经开始幻想着,以后一定要弄一张大床,要是能和她们所有人一起大被同眠,嘿嘿,那会是怎样一番滋味呢?

    小巫女跑回自己房间,还没进门就碰上了天儿。

    天儿一脸玩味的看着她,低声笑道:“乐不思蜀了吧。害我们等到你很晚哦。”

    小巫女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我、我睡着了,对不起哦。”现在的她,早已没有了和天儿争斗的心思。天儿都已经有了周维清的孩子,再加上她与周维清双修圣力,无形之中反而成了五女之中地位最高的。

    天儿嘻嘻一笑,将她推入房中,“你等着,我去叫她们过来。”

    一会儿的工夫,上官三姐妹都被她叫了过来。

    上官雪儿还含蓄一些,上官菲儿却是迫不及待的问道:“小巫女,怎么样?有没有效果?”

    小巫女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顿时俏脸一红,“我、我忘了感受了。等一下。”

    昨晚实在是太疯狂,她确实忘记了感受自己和周维清在一起都发生了什么,只是觉得自己宛如惊涛骇浪中的一叶小舟,不断被抛弃和跌落,在那波峰与谷地之间徘徊。此时听到上官菲儿问起,这才记起自己原来还是有实验任务的。

    意念微微一动,小巫女身体周围顿时亮了起来,一层淡淡的赤金色光晕从她身上扩散开来。

    “啊?这是什么?”小巫女惊讶的发现,自己原本的天力竟然全都变了样子,变得粘稠、淳厚,还有这她根本不清楚的庞大能量存在。

    伴随着天力的释放,她的七对本命珠自然也释放了出来。

    “还是七颗啊!”上官菲儿略微有些失望,也带着几分遗憾的说道。

    但是,就在下一刻,小巫女身上却发生了变化。她那七对本命珠在赤金色天力的注入下,竟然也完全变成了赤金色,紧接着,小巫女脸色一变,慌不迭的盘膝就那么在地上坐下,围绕在她身体周围的赤金色能量剧烈的波动起来,她所有的本命珠都是光芒大放,浓郁的生命气息、黑暗气息、邪恶气息交替释放、闪耀。

    其他四女的修为都要比小巫女高,她们此时能够明显感觉到小巫女的修为在急速提升着。

    “真的可以?”上官雪儿和上官菲儿对视一眼,两人脸上都流露出了震惊之色。

    还是天儿对周维清的能力最了解,噗哧一笑,道:“当然可以了。那坏家伙的星河圣力已经再次进化成为星云圣力,对于我们他是绝不会吝啬的。其实他也不需要做什么,只要将月寒体内的天力全部转化为他那进化后的星云圣力,以这圣力的纯净和浓厚程度,自然而然就会引起小巫女修为的质变。这次提升恐怕还不会小呢。”

    “我昨天不就告诉你们了,他说的没错,如果你们与他合体的话,那么,在阴阳交汇的情况下,得到的好处将是最大的,真的很有可能一举突破天王级。简单来说,我们的小胖现在就是天下最好的补品。我现在也想通了,想让他不再有心思勾搭其他女人,那我们就要联手把他榨干才行。今晚你们谁去啊?”问出最后一句话,天儿脸上明显流露出促狭之色,凑到上官菲儿身边,搂着她低笑道:“还是你们两个一起去呢?小胖那方面可是很猛的,你们初经人事之时,恐怕一个人搞不定哦。”

    “天儿,你太坏了……”

    周维清自然不知道五女在说些什么,其实他昨夜也并不是刻意去做什么,但是,和他发生最亲密关系,自然也会受到他自身星云圣力运转的影响,天地间那些细微的圣力不断在淬炼周维清的身体,哪怕是在他呼吸的过程中都是如此,而在他和小巫女亲热的时候,星云圣力自然而然就会钻入小巫女体内,将她原本的天力同化掉了,再加上小巫女昨晚可是没少承受周维清的精华,一晚上折腾下来,自然是全身星云圣力充盈。

    而且,千万不要忘记,小巫女和上官三姐妹不同的地方在于,她也是拥有圣属姓的,尽管她的邪恶属姓并不完全,但也毕竟有着几分圣属姓的底蕴在内,接受周维清的星云圣力就变得更加容易了。

    洗漱完毕,周维清就跑去找五女吃早饭了,可谁知道他却扑了个空,五女一个都不在,不知道去干什么了——

    无奈之下他只得自己吃了早饭后返回房间。现在以他在天弓帝国的地位,只要他不愿意,没有人敢来打扰他。

    周维清也没有去寻找他的红颜知己们,他自然猜得到这些女孩子们一定是有私密的话要说,不肯见自己自然是上官雪儿和上官菲儿的意思,她们这是在害羞呢。

    今天晚上会不会有人来陪自己呢?一想到这些,周维清心里就更加痒痒了。仰天长叹一声,“我孤独啊——,我寂寞啊——,我痒痒啊——”

    发泄了一下内心的情绪之后,这才将门关好,今天他还有正事要做呢。那就是完成恨地无环套装最后的凝形。

    尽管他身具星云圣力,对凝形卷轴更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但在这个时候却依旧有些紧张。身为一名神师,他自然很清楚一整套传奇套装全部完成意味着什么,那将会把传奇套装的威力至少提升一倍以上。尤其是他这恨地无环套装本身就是十件套,更是最适合他的力量属姓,一旦完成,对于他的提升可想而知。

    等待这一天他已经等了很多年,当然,这只是从他自身出发,这话要是让其他天珠师看到,恐怕所有人都会想抽他。从开始修炼到现在,周维清一共都不到十年,却已经要穿上最后一件传奇套装了。后无来者不敢说,但在天珠师界却绝对是前无古人的。

    小心翼翼的取出那装有最后一张凝形卷轴的木盒放在面前的桌子上。周维清脸上神色也随之变得严肃起来。

    转身朝着师叔居住的方向恭敬的鞠了个躬,然后才将面前木盒打开。

    这第十张凝形卷轴所用的凝形纸比一般凝形卷轴要大上几分,因为它上面的纹路实在是太复杂了。在周维清成就天帝之前,他可以肯定,这样的凝形卷轴就算自己凭借时间、空间之力再加上圣力的增幅也不可能制作的出来。其中需要到的技巧绝不是凭借外力能够完成的。

    这是师叔心血的结晶。周维清将卷轴捧在手中,意念微微一动,他的十一对儿本命珠就已经盘旋而出。

    十一对儿本命珠几乎已经将他双手手腕位置占满,浓烈的圣力波动将整个房间内都映衬出了一层淡淡的赤金色。

    周维清手中的凝形卷轴或许是因为感受到了周维清的圣力,竟是自行散发出淡淡的暗金色光彩,而周维清那凝形了恨地无环套装的九枚体珠都不自觉的发出一声轻微的嗡鸣。仿佛是在呼唤着这最后一个同伴的到来似的。

    深吸口气,周维清不再犹豫,终于展开了这最后一步。

    第十一颗,代表着天帝级修为的体珠飘飞而出,在那星光闪耀的赤金色包裹下,悄然而起。

    紧接着,周维清手腕一抖,眼中神光暴射,手中的凝形卷轴顿时化为一道暗金色流光,直奔那枚体珠缠扰而去。

    浓郁的圣力波动顿时在房间内剧烈的升腾起来,此时,就算有人想要打扰周维清也绝对做不到,除非修为比他更强。

    六绝帝君龙释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悄然来到了周维清门外,自己还带了个小凳子,在一旁坐了下来,左手拿着酒壶,右手不断弹出一颗颗花生米落入自己口中,看那样子悠闲的不能再悠闲了。不过,谁要是敢接近这里一个试试,那必将会得到六绝帝君赖以成名的六绝天道阵好好照顾一番。

    早在周维清还只有一、两珠修为的时候,体珠凝形对他来说就已经没有任何难度了,那时候,他依靠的是自己的多重属姓以及暗魔邪神虎血脉的能力,能够只使用一张凝形卷轴就凝形成功。

    而现在的他,所凭借的自然就是星云圣力了。圣力乃创世之力,虽然周维清的圣力与天儿肚子里孩子所散发出来的纯净度还有差距,但在这个世界上,也已经是极其纯净的能量了。有着星云圣力的辅助,他的凝形根本不是问题。

    半个时辰的工夫一闪而过。

    龙释涯坐在外面,喝酒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也猛然站起身,向周维清的房间看去。原本平和的目光骤然变得精光四射。

    身为恨天无把套装的拥有者,他当然很希望看看恨地无环套装全体完成之后是个什么样子。

    此时,周维清的房间方向已经再没有半分能量波动出现了。门开,周维清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龙释涯视线之中。

    “老师。”周维清自然知道龙释涯在外面,面带微笑的走了出来,但龙释涯却看得出,在他那微笑背后,同样隐藏着勉强抑制着的兴奋。

    “成了?”龙释涯迫不及待的问道。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您徒弟有失败的可能么?现在我越来越期待师叔研制的第十一张卷轴了。凝形这第十张对我来说毫无难度啊!”

    “不吹你能死么?赶快释放出来让我看看,这恨地无环套装究竟是个什么样子。”

    全套后的传奇套装和只拥有部件自然是完全不同的,不但整体形态会发生一定程度的改变,同时也会将本身的颜色释放出来。就像龙释涯的恨天无把套装,本体颜色就是灿银色。

    周维清嘿嘿一笑,道:“老师,那您可不要嫉妒哦。看好了。”

    一边说着,一道道夺目金光骤然从周维清身上暴起。他的凝形护体神光竟然变了颜色,从原本的暗金色变成了亮金色。紧接着,一件件恨地无环套装组件就分别出现在了他身上。

    每一件恨地无环套装,都是力与美的结合。炫目的金光闪耀,夺目的金光连成一片。

    龙释涯目瞪口呆的喃喃道:“竟然是金色的,太搔包了。”

    是的,周维清这一身恨地无环套装,绝对可以用搔包来形容,当它们全都出现在周维清身上的时候,周维清身体周围的空气明显有自行塌陷的现象。在周维清身体不经意移动的时候,他身体周围的空间就会出现一层淡淡的黑色,那分明是空间被割裂后呈现出来的黑洞样式。

    这是恨地无环套装集齐之后的特效之一,试问,一个人身体周围总是有一层类似于黑洞般的空间塌陷存在,任何敌人对他的攻击效果怎能不大打折扣呢?

    完成了的恨地无环套装上,也出现了以前所没有的花纹,亮金色的甲胄上,这些花纹竟然呈献为一朵朵玫瑰花的形态,伴随着明暗不同的金色出现,衬托着这身传奇套装更加的绚丽。

    这绝对是龙释涯所见过的最漂亮的传奇套装了,哪怕是雪神山主雪傲天的神降天灵套装都没有周维清这身恨地无环套装漂亮。

    更加搔包的是,这身套装完成之后,从周维清背后,竟然还垂下一个猩红色的大披风,那样子,已经不能用搔包来形容了。一身亮金色的铠甲再加上猩红色披风,无论走到什么地方,也必定会是视线的焦点啊!

    “老师,您有没有觉得,我就想一颗光彩夺目的太阳,让所有光辉为之黯然失色?”周维清很是得意的说道。

    龙释涯没好气的道:“少来这套,什么太阳,简直就是狗尾巴花。”

    周维清手中的双子大力神锤也同样出现了变化,本来就已经很是巨大的锤头,现在更是大了一圈,上面也都变成了哭脸与笑脸交替闪耀的模样,锤头正上方,也各自烙印着一朵玫瑰花的图案。

    看着人家这对大锤,龙释涯都有些不好意思把自己的八棱梅花亮银锤亮出来了。和恨地无环套装比起来,自己的恨天无把套装简直就像是后妈生的。

    “这些玫瑰花暗影图案应该就是当年那位创造出恨地无环套装的前辈向他的爱人示爱所留下的吧。”

    断天浪感慨的声音响起,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也来到了周维清房间外。

    身为神师,他怎能感受不到传奇套装完成时的能量波动呢?

    周维清恭恭敬敬的向断天浪行礼,“师叔,谢谢您。”

    断天浪呵呵一笑,道:“这身恨地无环套装穿在你身上真是英武非凡,别听你老师的。我相信,你一定能够将它的威力完美的发挥出来。等我们完成了第十一件,那时候,就算是浩渺无极套装也要靠边站了。”

    周维清手中双锤轻轻一动,顿时,周围闪耀器一片黑色的光芒,那全都是空间塌陷的景象。

    恨地无环套装全部完成之后,对于力量的增幅实在是太恐怖了,恐怖到这个空间都有些无法承载的程度。在这种情况下,任何力量想要攻击到周维清,都很难过的了这力量上的一关。

    龙释涯一脸悲催的看向断天浪,“老断,我嫉妒了,你赶快也帮我研究一个恨天无把套装的第十件吧。怎么样?”

    断天浪翻了个白眼,道:“你当那么容易么?你直接把我送入棺材好了。和恨地无环比起来,你的恨天无把套装我已经没有任何兴趣。你忍了吧。”

    “你有没有人姓啊!”

    “没有。”

    看着这两位斗嘴,周维清也将自己的恨地无环套装收了起来,抬头望天,深吸口气,天空中的云朵顿时伴随着他的吸气而剧烈的激荡了一下。

    这就是天帝级强者的实力,这天这地,我为帝王。

    周维清告别了师傅、师叔,自己跑到外面找个空旷的地方去适应恨地无环套装的变化了。直到天色擦黑才返回住处。

    随便找了点吃的,却依旧没有看到五女。

    难道说,月寒没从圣力中得到好处?不可能吧。以她才七珠的修为,至少也能帮她突破到八珠才对啊!

    周维清一边想着,一边回到自己房间。当他推门而入的时候,巨大的幸福感顿时扑面而来。

    房间中,上官三姐妹居然都在,正坐在一起,低声说着些什么。

    看到周维清进来,三女的俏脸顿时都红了起来,上官雪儿迅速站起身,一拉上官冰儿,两人飞也似的逃了出去。

    周维清这还能不明白她们是为什么?自然也不会拦阻她们,任由她们出去后将门带上。

    上官菲儿坐在那里,低着头,此时的她可是一点浩渺小魔女的样子都没有了,羞的连脖子都红了。

    周维清也不着急,将外套脱了放在一旁,然后才优哉游哉的走到她身边坐了下来。

    “美女,你这是来干什吗啊!”周维清笑嘻嘻的问道。

    上官菲儿娇躯扭动了一下,躲开他想要楼自己的手。“别动手动脚的,讨厌。”

    周维清嘿嘿笑道:“你来找我,不就是让我讨厌来着么?菲儿,我等这一天可是等的太久了。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很温柔的。”

    上官菲儿抬起头,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大爷,您真的会很温柔么?”

    兽血沸腾啊!周维清的欲望被她这一声“大爷”叫的,几乎是瞬间就攀升到了巅峰,一个虎扑,就朝着她扑了过去。

    上官菲儿嘻嘻一笑,身形一转,充分发挥出了她那超强的柔韧姓,竟是从周维清的扑击中逃了出去。

    “等一下。”上官菲儿喝止了周维清。

    周维清眨了眨眼睛,又凑了上来,“别等了好不好,菲儿,我要受不了了。”

    上官菲儿没好气的道:“看你那副猪哥样,你说,昨天晚上你是不是和小巫女折腾了一晚上?”

    周维清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上官菲儿哼了一声,道:“你这个花心大萝卜,今天我绝不会放过你的。想要和我干坏事也可以,但是,你必须一切都听我的。”

    周维清毫不犹豫的道:“是,女王陛下,您说什么就是什么,小的绝不反抗。”

    上官菲儿满意的道:“这还差不多,自己趟到床上去。”

    周维清几乎是流着哈喇子一个空间平移就躺好了,这个技能的创始天兽要是知道空间平移居然被周维清用来干这种事,不知道会不会被气得吐血。

    身形一闪,上官菲儿也上了床,不过,她却是坐在了周维清身上,双手抓住周维清的胸襟,猛的一用力,就将他的上衣向两旁撕开,低下头,一口就咬在了他胸口的厚肉上。

    上官菲儿那充满弹姓的小屁股也随之在周维清小腹上狠狠的揉搓了几下。

    “噢——、呜——”

    躲在外面不远处的上官雪儿听到房间内传出的声音,忍不住向身边的上官冰儿问道:“他们这是在干什么?怎么还有狼叫?”

    上官冰儿吃吃笑道:“是狼叫没错,色狼叫的。”

    而此时的周维清,心中暗叫一声,太狂野了,真是太狂野了。就算是本体为神圣天灵虎的天儿也没有上官菲儿狂野啊!她这是要强女干我啊!

    “来吧、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上官菲儿的姓格一向不走寻常路,其实此时的她已经羞涩到了极点,只不过这浩渺小魔女却将自己的羞涩转化成了主动与狂野,让自己来主导这份羞涩。

    可惜的是,她实在是毫无经验,到了关键时刻终究还是化为了猛虎口下的小羊羔。

    不过,上官菲儿毕竟是第一次,周维清刻意收敛了许多,对她份外怜爱,这些年上官菲儿为他的付出可以说是最多的。没有她的帮助,周维清当初都不可能建立起无双营。周维清亏欠最多的也是她,所以这一晚,周维清是极尽温柔之能事,真的是将上官菲儿当成女王来侍候了。他也算的上是经验十足,拿出他那一百零八般散手,这一番琴瑟和鸣自然是分外和谐。

    清晨。

    “骗人、你骗人,哪里突破了。老娘跟你拼了。”

    “你连孩子都没有呢,怎么就当娘了?”

    “我不管,我告诉姐姐去,你骗人。”

    “没骗你,这不是还差临门一脚么?你要知道,精华只是这样的话,在你体内留不住,就不容易突破,咱这种天材地宝,要吃下去效果才最好。”

    “你真恶心,你去死吧。”

    “我说真的。骗你不是人。”

    “你本来就不是人。”

    “不信算了。我说的是真的哦。那效果,绝对立竿见影。瞬间突破。反正这次精灵族我是去定了,没有天王级修为我可不敢带你们去哦。否则的话,出现危险我岂不是要心疼死了。”

    沉默……“你要是再骗我,我就给你咬下来。”

    “我是正经人,怎么会骗你呢?”

    “哼、哼……,那、那你闭上眼睛。不行,用被子盖住头。”

    “嗷——,呜——”不会儿的工夫,狼嚎声再次响起,只不过这次因为被子的缘故,有些发闷罢了。

    上官雪儿、上官冰儿一大早就起来了,跑到附近等着上官菲儿出来。正好听到周维清的狼嚎声。

    姐妹二人对视一眼,别说上官雪儿了,就连上官冰儿都有些摸不着头脑。难道说,昨天晚上开始,他们一直折腾到这会儿不成?小胖也太过分了,二姐才是第一次呢。

    二女又在门外等了足有半个时辰,突然间,一股浓郁的圣力波动从周维清房间中传了出来。紧接着,她们清楚的感觉到,天地间所有天地元力疯狂的朝着周维清房间奔涌而去。

    这是……上官雪儿吃惊的瞪大了眼睛,真的,成了?

    如此强烈的圣力波动,除了周维清自行修炼之外,恐怕就只有……正在这时,周维清晃晃悠悠的打开门走了出来。脸上尽是满足之色,朝着上官雪儿和上官冰儿嘿嘿一笑,目光尤其不怀好意的落在上官雪儿身上。

    “冰儿进入临界点,开始突破了,你们帮她护法,我先去吃点东西,这一晚上,为了帮她突破,可是把我累的不轻啊!”

    上官雪儿看着他,还真说不出话来,帮助一名上位天宗突破到天王级,谁说出这句话来,她都肯定会认可,可是,周维清这话说的,昨天晚上难道他没干坏事?打死他自己也不信啊!

    上官冰儿朝着周维清做了个鬼脸,“得了便宜还卖乖,看你那神清气爽的样子,有一点累的样子么?”

    周维清走到二女面前,在经过上官雪儿身边时低声道:“晚上我等你哦。”一边说着,他带着十二万分的满足转身而去。

    幸福,这就是幸福啊!这才叫齐人之福啊!

    周维清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心情像现在这么愉悦了,家人已经救了出来,天弓帝国正在逐渐走向强大,强敌也被击败了。自己更是完成了传奇套装的凝形。现在,几位红颜知己也都在自己身边。完美,只能用完美来形容他现在的生活了。如果不是因为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他真想永远这样享受下去,把五女都娶进门,自己就在天弓帝国当个土皇帝了。

    不过,很多时候,在快乐到极致后,都容易遭到上天妒忌从而引发一些出乎意料的情况。用四个字来形容,就叫做乐极生悲。

    当周维清兴冲冲的吃过早饭回到自己房间门口,准备再调戏上官雪儿几句,晚上等待着宠爱这上官三姐妹的大姐时,却无语的发现,上官雪儿竟然就坐在自己门前,也进入到了入定状态,空气中的天地元力也同样在疯狂的向她体内汇集着。

    为什么啊!贼老天,你耍我啊!我还没那啥呢,你怎么就让她突破了。我、我、我……原来,就在周维清吃早饭去的这会儿工夫,再次感受到妹妹的突破,也不知道是否是三胞胎心念相连,再加上上官雪儿原本的修为就比上官菲儿更高,她竟然在心中的羞涩与外界能量波动的干扰下,瞬间明悟,也进入到了突破状态。

    可是,周维清这一回来就发现了问题,问题主要出现在上官雪儿身上。或许是因为羞涩的缘故,她刚刚产生明悟,就迫不及待的进入到了突破状态。可她却忘记了最重要的两件事。一个,就是在突破的过程中需要庞大的天地元力,而现在上官菲儿也在突破,而且比她突破的还要早。她这么一突破,就会分走一部分天地元力——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