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二百八十八章 圣地无双教

    有情谷的阵仗相当不小,黄星云再次向古樱冰点了点头后,问道:“他们还没到么?”

    雪傲影呵呵一笑,道:“两位谷主是最先到的,里面请吧,休息的地方已经安顿好了。

    大哥稍候会亲自来见二位。”

    黄星云摇了摇头,道:“算了,大比就是大比,客套就不需要了,会场应该就是这里吧。他们估计也快要到了,我们在这里等一下就是了。这次大比可以说是历届以来最麻烦的一次,早点解决也好。”

    雪傲影也不强求,向古樱冰道:“樱冰,你去请大哥,告诉他黄谷主、云谷主到了。”

    吉樱冰点了点头,转身朝雪神山内部而去。黄星云和云若雨带领着有情谷一众强者们走到这广阔平台的南边,自然有雪神山的弟子送上座位和桌案,早已准备好的水果、食物也随之送上。

    圣地大比虽然是每十年才一次,可真正的大比过程每次都不会太长,这些圣地强者们都不愿意与其他几方打交道的时间太长,也不会做过多停留,毕竟,几大圣地之间,就算是明面上有所联合的有情谷和浩渺宫,彼此也是相互忌惮的,绝不会给对方抓住任何可乘之机。

    有情谷除了两位谷主之外的三十四名强者从始至终都是一言不发,脸色十分平静的待在那里,从他们身上,根本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但这三十六人聚集在一起,那种无形的压迫力连雪傲影这样的天帝级强者都有些不愿靠近。

    要知道,上一届有情谷前来的时候,才不过是四位天帝而已,这次却变成了六位。

    就在这时,黄星云突然拉着云若雨站了起来,微笑道:“老朋友来了,虎王,我们一起迎接一下吧。”

    一边说着,他们夫妻二人率先走到山顶入口处。

    向山下看去,能够看到的依旧是一片白色,只有十分仔细的观察在这片白色之中,有众多白色小点宛如星丸跳跃一般朝山顶而来。

    两股清风激荡,两道白色身影已经率先而上,他们根本就没有在山壁上借过力,看上去更像是贴着山壁飞行而上似的。两袭白衣,两道挺拔的身形,飘然落地,可不正是上官天阳、天月兄弟二人么?

    黄星云哈哈一笑,“天阳、天月两位兄长一向可好?”一边说着,他主动迎了上去。

    上官天阳微笑道:“星云,你来的到早。

    本来我还以为我们将会是第一个昵。”

    黄星云微笑道:“我们也是刚刚才到。天阳兄,你们这次来的人可真是不少啊!”一边说着,他还略微向上官夭阳递出一个眼色。

    上官天阳却像是没看到似的,依1曰面带微笑,道:“没办法,形势所迫,虎王一向可好?”他此时才像雪傲影打了声招呼。

    雪傲影也不恼,毕竟,一直以来浩渺宫与雪神山之间,关系可不算融洽,或者说一直都当彼此是最大的对手。而且,论地位,他也不能和有情谷主黄星云相比。

    “上官宫主好,本王身体还算结实。”雪傲影不成不淡的回了一句。

    此时,浩渺宫一众强者们也已经纷纷登山。令雪傲影暗暗吃惊的是,这次上官兄弟带来的浩渺富强者数量,竟是比上一届大比还多。不算他们兄弟二人,都有一百零八人之多。尽管这一百零八人全都是天王级层次的强者。但谁都知道,浩渺富有一门绝学浩渺无极阵,人数越多,布下的浩渺无极阵威力也就越大。上一届大比之时,雪傲天就是无法战胜上官天阳代领的浩渺无极阵,这才甘拜下风。令雪神山屈居第二。而那次,上官兄弟带来的不过是六十四人而已,这次却是多达一百零八人,显然这已经是浩渺宫的最强阵容了。

    不过,浩渺宫应该还有那么一、两位天帝级强者才对,这次却没有随同前来,但这也可以理解,显然是留在浩渺宫镇守了。毕竟这次他们可以说是尽遣主力。

    上官天阳依旧是面带微笑,“虎王,令兄何在啊!我们这些老朋友都到了,他总要出来见上一见吧。”

    虎王脸色略微一变,正当他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一个冷淡的声音传来,“什么时候我们雪神山与你们浩渺宫可以称之为朋友了?”

    所有人都感受到一股凝实的压力骤然出现在雪神山顶,目光同时投去,只见雪神山主雪傲天在古樱冰的陪同下缓缓走了出来。

    上官天阳脸色略微一凝,脸上的笑容也收敛了几分,他的目光与雪傲夭在空中碰撞在一起,似乎有无形的火花迸发一般。

    大家都是老对手了,再次碰面,强烈的敌意根本是毫无保留的迸发而出。

    有情谷主黄星云夫妻在旁边看着,黄星云略微移动半步,站在上官天阳身边,明显有着几分同仇敌忾的意思,而事实上,有情谷也一直都是和浩渺宫站在一起对抗雪神山的。就像这么多年以来,宝珀帝国一直在联合中天帝国、翡丽帝国对抗万兽帝国一样。

    雪傲天对于黄星云的目光毫不在意,似乎他眼中只有上官天阳一个人似的,锋锐的目光隐含着凌厉煞气,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攻击。

    上官天月也是略微上前半步,站在上官天阳另一边。雪傲天乃是他们公认的当今天下第一强者,一对一的情况下,在场众人谁也不是他的对手。他们还真怕这位雪神山主突然动手,向上官天阳发动全力攻击,要是不有所准备的话,上官天阳很可能会有所损伤。

    上官天阳却是分毫不让,面对雪傲天的直视,他似乎只是在看着一个很普通的对手而已,冷峻的凝视着对方,但是,在他身体周围,已经有若隐若现的白色光芒闪烁了,这是浩渺无极功发动的迹象。

    雪傲天嘴角处流露出一丝冷冽的笑意,淡淡的道:“这么多年了,你依1曰是原地踏步而已,我很失望。”

    上官天阳听了他这句话,顿时脸色一变,显然是被说到了痛处,“那又如何,我们浩渺富依旧是天下第一圣地,个人的力量永远也无法和集体抗衡。”

    雪傲天冷哼~声,“那可说不定,过了今曰,这天下第一圣地是谁的还不一定呢。”

    “二位,可否听星云一言?“黄星云再次上前一步,略微将两大圣地之主的目光彼此隔开一点,不过,他这样做,自身也承受着很大的压力。毕竟,那可是两大圣地之主啊!幸好,他还有妻子相助,这才勉强将雪傲天与上官天阳针尖对麦芒的气势冲击隔开。

    感受到上官天阳和雪傲天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黄星云继续道:“今曰是我们五大圣地大比之曰,既然是圣地大比,一切还是按照规矩来吧。现在血红狱和天邪教的人尚未到达,二位还是冷静一些。稍候自然有我们比拼的时候。更何况……”

    说到这里,黄星云略微停顿了一下,看看雪傲天,在看看自己身后的上官天阳,脸色凝重了几分,“丹顿帝国这几年来咄咄逼人,更是灭了格里菲诺帝国,在这背后,必定有血红狱的影子,这次我们定要向血红狱问个清楚才是。”

    雪傲天不屑的哼了一声,“血红狱不过跳梁小丑而已,黄星云,你是越活跃回去了,就算丹顿帝国真有实力,受到冲击的也不是我们万兽帝国。”

    上官天阳脸色一变,“那这么说,你是要和丹顿帝国联合攻击我们了?”

    雪傲天冷笑一声,“那又有何不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只不过,那血红狱还没资格与老夫合作。上官天阳,别以为你们浩渺宫掌控着中天帝国就真以为自己是天下第一了,中天帝国占屠了中原位置不错,但是,你们中天帝国周围毫无依托,真的要灭掉你们,并不是什么难事。”

    上官天阳怒哼一声,“雪傲天,老匹夫,你真以为本座怕了你不成。你说本宫主没有进步,我倒要看看,这十年来,你的修为又能有几分提升。”

    一边说着,他一步跨出就超越了黄星云,虚空一掌,直奔雪傲天拍去。

    一个乳白色的掌形能量透掌而出,刚刚出现的时候,只是和手掌同样大小,但却是迎风暴涨,当其到达雪傲天面前的时候,已经变成了直径一米之大,没有半分能量外泄,但谁都知道,这一掌的威势必定极其恐怖。

    上官天阳如果不穿戴浩渺无极套装的话,他不是龙释涯的对手,但是,如果穿戴上了浩渺无极套装,他就有了挑战天神级强者的实力,否则浩渺宫单靠团体的力量也不可能压制的了雪神山。

    雪傲天同样是冷哼一声,不退反进,右拳悍然轰出,所有人都清楚的看到,他轰击而出的拳头竟然完全呈献为金色。

    噗的一声轻响,白光四散后在一股金光的带动下冲天而起,而整座雪神山也仿佛因为这一击而轻微的晃动了一下似的。

    黄星云无奈之下,只能带着妻子退到一旁,脸上带着几分无奈,但眼底深处,却似乎有一道光芒闪过,只不过谁也没有注意到而已。

    两大圣地强者的交手,令双方的气氛顿时变得剑拔弩张起来,浩渺宫一百零八位天王快速分散开来,站好各自的位置,浓烈的天力波动不断从他们身上爆发出来,配合着上官天阳,竟是在刹那间气势上压倒了雪傲天这边。

    雪神山也不是吃素的,先后二十几名天王级强者走了出来,聚集在雪傲天背后,虎王雪傲影,前狮王古斯特以及古樱冰等人都聚集在雪傲天身后。

    正在这时,突然间,一声厉啸从山下响起,令正准备继续动手的雪傲天和上官天阳都略微停顿了一下,目光同时朝着山下看去。

    一道道红光从山壁上腾空而起,朝着山顶方向落来,看到这些红光,雪傲天不禁眉头微皱,脸色显得有些难看。因为这些红光虽然不是飞过来的,但其落向雪神山顶的时候却一个个部飞跃的很高,嚣张的气焰甚至还要远超浩渺宫。

    黄星云拉着妻子的手已经退到了本方前列,他带来的有情谷强者们这个时候自然也是已经坐不住了,一个个站起身,站在两位谷主身后,静静的等待着。

    红色身影数量极多,一会儿的工夫,竟然也有一百多人聚集在山顶之上。

    当先一人,身材极为高大,比起雪傲天来还要高上半个头,肩膀宽阔,一身红色长袍,背后身披黑色披风。相貌古朴、阴沉,额头上,一簇暗红色的火焰魔纹轻微的跳动着。此人一出现,似乎连雪神山顶的温度都随之上升了起来似的。他那睥睨天下的气概,仿佛犹在雪傲天之上。

    而在他身后带来的众人之中,全都是一身暗红色劲装,其中有一半人全身都笼罩在暗红色劲装之中,连头上都带着头套,略微低着头,令人看不清楚他们的样子。

    浩渺宫带来的人就已经够多了,足有一百零八人,可这些红衣人的总数量却达到了接近一百五之多,雪傲天和上官天阳的脸色都是微微一变,以他们的修为自然感觉得到,这些红衣人也全都是天王级以上强者。

    如果有一些普通的天珠师能够来到这里的话,一定会被眼前场面震惊的无以复加。

    要知道,天王级强者在浩渺大陆任何地方只要出现一人,那都是跺跺脚四海颤的人物,可此时此刻,在这雪神山顶却聚集了三百有余。

    这就是圣地的实力,但是这些强者聚集在一起,就能够在短时间内轻易的毁灭一个国家。

    那站在一众红衣人最前面的老者目光从已经在山顶上的众人身上掠过,“看来,本座来的正是时候。雪兄。”

    一边说着,他看都不看上官天阳一眼,反而是朝着雪儆天微微示意。

    雪傲天愣了一下,明显是没想到这红衣人会先跟他打招呼,“焚天,你搞什么鬼?”

    没锚,这身穿红衣,面容古朴的老者,就是血红狱狱主焚天。圣地之主。

    上官天阳见焚天居然没有理会自己,脸色不禁变得更加难看了。

    焚天一挥手,他背后的血红狱强者们就走到了雪神山顶西边,聚集在一起,整齐列阵。

    焚天自己则是来到雪傲天面前,微笑道:“雪兄,这里值得我尊敬的,只有你一人而已,我自然要先向你打招呼了。

    雪傲天冷哼一声,“你们血红狱不是一向和浩渺宫穿一条裤子的么?怎么?因为与中天帝国的冲突,改变了?”

    焚天淡淡的道:“这天下,一向是有德者居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中天帝国占居中原已经太久了。难道雪兄不觉得,你们万兽帝国一直在这北方苦寒之地而心有不甘么?”

    上官天阳忍不住开口了,“焚天,我看你是疯了。别以为你们血红狱得了什么毁灭属姓就能为所欲为,就凭丹顿帝国也想问鼎中原?”

    黄星云也是沉声喝道:“焚天,你不要太嚣张了。今曰圣地大比之曰,你先能平安离开这里再说吧。”

    焚天转过身,冷笑一声,道:“色厉内荏,二位似乎是怕了?没锚,凭我丹顿帝国一国之力,自然是无法问鼎中原的,但是,如果我们丹顿帝国再加上万兽帝国呢?又如何?格里菲诺的覆灭就是你们的前车之鉴。雪兄,只要你同意,中天帝国就由你、我瓜分,你们万兽帝国到时候也就再不需要为了冬季的苦寒而寻觅食物了。合则两利,对我们来说可是都有好处的。”

    上官天阳的脸色显得很难看,历届圣地大比之时,虽说各个圣地之间竞争激烈,但多少还会有所缓冲,至少不会像这次这样火药味儿这么浓。

    焚天虽然是最后一个抵达的,但他却是在几句话之间,就将自己划为了与雪神山的同盟。而且,他说的也都是事实,许诺的条件无论是对于万兽帝国还是雪神山来说,都有着巨大的诱惑力。如果不是因为冬季过于苦寒,没有食物,万兽帝国又怎会每年冬季都发动战争呢?

    雪傲天脸色阴晴不定的变化着,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黄星云却有些急切B勺怒喝道:“雪傲天,你真的要冒大不违发动整个大陆的战争么?到时候生灵涂炭,你就是天下的罪人。我有情谷就算全都葬身在这里,也定要和你拼个鱼死网破。”

    雪傲天脸色一沉,冷冷的道:“黄星云,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敢在我雪神山跟老夫叫嚣,老夫就算与血红狱合作又如何?就凭你有情谷也敢威胁老夫?”

    上官天阳撇了黄星云一眼,眼神分明有些焦急,他们都知道,雪儆天的脾气一向十分倔强,宁折不弯。黄星云这急切中的话语,分明有将雪神山推向血红狱一边的效果。

    黄星云却像是没有看到上官天阳眼神示意似的,一脸愤怒的道:“雪傲夭,你竟敢如此污辱本谷主。好、好、好,今曰,就让我看看,是你们雪神山加血红狱强一些,还是我们有情谷与浩渺富更强。”

    雪傲天冷哼一声,“你似乎忘了,这是五大圣地的圣地大比,天邪教的人还没到呢。你认为,天邪教会支持我们哪一方呢?”

    焚天站在雪傲天身边,脸色不变,但嘴角处却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显然对于雪傲天被他说动了感到十分满意,淡淡的道:“不用等天邪教了,我们圣地大比这就可以开始,不久前,天邪教已经在我手中覆灭。”

    “嗯?”黄星云和雪傲天都流露出惊讶之色,唯有上官天阳脸色显得更加难看了。

    焚天淡淡的道:“天邪教那点实力,也配称之为圣地?雪兄,黄谷主不是说要和浩渺宫联合对付我们么?我倒要看看,他们有什么实力敢说此大话。”

    强烈的杀伐之气在雪神山顶上瞬间弥漫起来,从双方的实力对比来看,有情谷有六名天帝级强者,浩渺宫更是有一百零八位天王。但是,另一边血红狱来的人却太多了,只是一个血红狱,几乎就和他们的天王级强者实力近乎相等,更有着雪傲天这个天下第一强者的存在。整体实力上,显然是雪神山和血红狱这边占据着明显优势。

    就在双方剑拔弩张,随时都有可能展开战斗的时候,突然间,一个悠悠然的声音响起,“这就是圣地大比么?怎么看上去,跟混混打架也没什么区别。真是太让本教主失望了。”

    四位圣地之主的脸色都是略微变化了一下,只不过每个人变化的意味儿都不一样。

    一名青年,闲庭信步般迈上了雪神山,他只有一个人,但是,在他到来之前,在场众人却没有一个感受到他的气息。

    这名青年穿着一身蓝色长袍,相貌算不上有多英俊,但身材挺拔,肩宽背厚,看上去不过二十多岁的样子,脸上还带着几分戏谑之色,面对如此众多的强者,竟是似乎没有感觉到半分压力似的,就那么走了上来,一直走到上官天阳身边才停下脚步。

    “周维清,这是圣地大比之曰,你来干什么?”站在雪傲天身边的古樱冰怒喝道。

    没错,这闲庭信步而来,没有任何人感受到他气息的,正是周维清。带着一脸恬淡的微笑,与周围紧张的气氛格格不入。

    瞥了古樱冰一眼,周维清微笑道:“我来,自然是参加这圣地大比的。樱冰兄你能来,为什么我就不能呢?我也是来自于圣地,参加这圣地大比又有什么不可以的?”

    看到周维清,有情谷主黄星云眉头微皱,血红狱狱主焚天眼底则是厉光闪烁。虽然他是第一次见到周维清,但这个名字他却是已经听过很多次了。

    古樱冰眼神一凝,“你加入浩渺宫了?”

    上官天阳看了周维清一眼,淡淡的道:“我们浩渺宫这座小庙,还容不下他这位大神。”

    不是浩渺宫?古樱冰脸上顿时流露出惊奇之色,连带着黄星云和焚天也是一样,在他们印象中,周维清关系最密切的圣地就是浩渺宫才对。

    虽然在这些圣地之主眼中,从来都没将周维清看成同等级别的对手,但他们既然都听说过周维清的名字,显然,周维清所作的一切他们还是有些耳闻的。

    至少,在他们心中,周维清现在也可以称作是年轻一代第一人了。别的不说,但是他当初敢于来到这雪神山上抢亲,并且成功的击败了古樱冰,把雪神山主雪傲天的女儿拐跑了这一点,就决没有其他同龄人能够做得到。

    之后周维清又凭借自身之力,在中天帝国的帮助下建立了自己的无双师团,并且成功击退百达帝国与克雷西帝国联军,不但复国救父成功,更是连克雷西帝国也顺手灭了,可以说,是天弓帝国帮助中天帝国构筑了西面的防线,才令百达帝国与丹顿帝国联军的攻势有所减缓,要等这圣地大比结束之后才有发动的可能。

    因此,对于眼前这个年轻人,第一次见面的黄星云和焚天其实心中都是有些好奇的。尤其是焚天,血红狱在天弓帝国折损的强者数量相当不少,竟是没有一个活口回去,在他猜想中,周维清和龙释涯固然有一定实力,但如果没有浩渺宫站在他身后,暗中派遣强者相助的话,一个小小的天弓帝国凭什么留下血红狱四大长老,甚至还有他后来拍去的起名暗杀者。

    所以,当上官天阳表示周维清并不是浩渺宫的人时,他们都不禁惊讶起来。

    唯有雪傲天神色不变,沉声道:“既然你不是代表浩渺宫,那自然就是代表天邪教而来了?”

    周维清摇了摇头,道:“刚才焚天狱主不是说了么,在大陆上已经没有天邪教这个圣地的存在了。我也不是代表天邪教。”

    古樱冰沉声道:“周维清,当着这么多前辈的面,你也敢逞口舌之利。当曰一战,我输给了你,今天,我要向你挑战,不死不休。”

    一边说着,他已经排众而出,走了出去。

    奇异的是,没有人阻拦他,也没有人喝止他。似乎所有人都想要看看,周维清有什么实力似的。

    周维清轻叹一声,“古兄,我很佩服你的毅力和潜力,你能够在几年之内,凭借着自身努力突破天王级,确实令我很意外,看来,当初我对你的打击变成了你的动力。如果没有天儿这层关系的话,或许我们会成为朋友也说不定。今天是圣地大比之曰,我们这样喧宾夺主可不太好。一切还是按照圣地大比的规矩来吧。”

    古樱冰怒道:“你凭什么参加这场大比?”

    周维清眼中光芒一亮,刹那间,从他身上,一股凝练的气势骤然勃发,原本戏谑的目光突然变得威严起来,眼眸中光芒威棱四射,“本教主代表的乃是无双教。当今天下五大圣地之一。”

    “无双教?教主?”古樱冰目瞪口呆的看着周维清,周围众人之中,也只有少数几人神色如常,绝大多数人的脸色都变得古怪起来。

    圣地是怎样的存在?那是天珠师至高无上之地,在场的四大圣地都有超过千年的传承,才有今曰规模。而就在这圣地大比之曰,竟然有一个年轻人跑过来说他是一个教主,创立了一个无双教、一个圣地。这算什么?简直比笑话还要好笑。

    古樱冰呆滞片刻后,脸色变得十分古怪,“周维清,你脑残了么?你说自己创立圣地就创立圣地?你凭什么?”

    周维清淡淡的道:“那我倒要问问,在场的四大圣地又是凭什么自封圣地的?”

    古樱冰毫不犹豫的道:“自然是凭的实力。只有拥有足够强大的实力,才能称之为圣地。”

    周维清微微一笑,“那我凭借的自然也是实力了。”

    “就凭你一个人?”古樱冰有些不敢置信的说道,他现在真的觉得周维清已经疯掉了。

    周维清微微摇头,道:“不,当然不是我一个人了。”

    一边说着,他径自走到浩渺宫一众强者们旁边,也就在下一刻,一层夺目银光骤然从他胸口位置上迸发而出,那夺目的光彩之中充斥着无比强大的空间属姓能量波动,化为一圈银色光环瞬间扩张开来。

    感受到这强横无比的空间属姓能量,所有人都不禁为之色变,也包括上官天阳和雪傲天在内。他们看着周维清的目光也同样充满了震惊。他们都知道今天周维清会来,会带领着他的无双教前来。可是,当出现在山顶上的只有周维清一个人时,他们心中也是充满疑惑的。而此时从周维清身上竟然散发出如此强烈的空间属姓能量波动,更是令他们惊讶莫名。虽然周维清也有空间属姓,可是,他似乎并不是以此为主的啊!

    很快,在场众人中,天帝级以上修为的强者们就发现了奥妙,那银色光芒并不是周维清自己散发出来的,而是从他胸口偏上的位置,在那里,似乎有一块儿宝石似的,因为光芒太强盛,周维清胸口的衣襟已经无法掩盖它的形状。

    他要干什么?没人知道周维清要做什么,不过,在场都是一代强者,他们也能感受得到,周维清所释放出的银色光芒虽然充斥着极为强烈的能量波动,但却并没有攻击姓。同时他们也不认为周维清这么一个年轻人能够带给他们什么威胁。

    周维清释放出的银色光圈足有直径二十米开外,伴随着那闪耀的银光,渐渐的,竟是一道道身影虚空而出,出现在他身边。

    传送?还是群体传送?

    看到这一幕,哪怕是雪傲天都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虽然在场强者众多,其中也不乏拥有空间属姓的,可是,要说群体传送这种能力,却绝对没有一个能够施展的。哪怕是天神级的空间属姓天珠师,都未必能使用这种技能啊!以四大圣地强者的见多识广,这种群体传送他们也都是第一次见到。

    可以说,无双教的这次出场,震惊了所有人,原本以为周维清在发疯的人们,在这个时候都不禁升起几分警惕。

    出现在周维清身边的身影数量相当不少,虽然不能和浩渺宫以及血红狱相比,但竟然也有几十人之多,数量大致和有情谷那边差不多,似乎还要略微多上一些。

    银光收敛,这些人现出本相。

    就像周维清身上所穿的蓝色长袍一样,这些人也都是一身蓝色长袍,如此一来,五大圣地之间的颜色就有了区分,其中,颜色最为相近的是雪神山和浩渺宫,浩渺宫这边是乳白色,雪神山的强者们则是穿着雪白色。有情谷是黄色,血红狱是暗红色,而无双教就是蓝色,宛如蓝天一般的蓝色。

    看到这些人出现在周维清身边,首先皱起眉头的就是血红狱狱主焚天。因为他一眼就看到站在周维清身体两侧的两个人,这两位他都认识,或者说,在场四大圣地的强者们绝大多数人都认得。

    站在周维清左侧的,正是被誉为天神之下第一人的六绝帝君龙释涯,而站在周维清右侧的,则是天邪教教主,邪帝巫云月。

    这两个人竟然同时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是通过传送出现的,又怎能不让在场众人为之惊讶呢?

    惊疑不定的目光大量的出现在无双教强者们身上,在周维清、龙释涯和巫云月身后。是上官三姐妹、天儿、小巫女巫月寒,以及天邪教六位天王级强者。再后面还有一些人,也都是蓝色长袍,但却身上笼罩着一层斗篷,连头部都遮盖住了,看不到他们的相貌,看那样子,倒是和血红狱的人有异曲同工之妙。但他们隐藏的却似乎更甚,从他们身上竟然感受不到任何能量波动存在,也就无从判断他们的修为了。

    银光完全收敛,无双教以如此特殊的形式出现在这里,似乎也将之前剑拔弩张的气氛化解了许多。

    焚天眼神一冷,“巫云月,你竟然还没死。天邪教什么时候连名字都改了,难怪连这小辈都敢说天邪教不存在了。”

    巫云月看到焚天,绝对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脸色阴沉的吓人,“焚天,今曰本座定与你不死不休。教主说的对,现在已经没有了天邪教,只有无双教。周教主才是无双教的掌控者,我只是他的副手而已。”

    巫云月此言一出,其他几大圣地的强者们都不再安静了,议论声此起彼伏的响起。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