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二百九十章 邪帝显威

    一声震耳欲聋的虎啸之声在空中响起,半边天空都变成了金色,一颗巨大的金色光弹从他双掌托举的动作中暴射而出,直取对手。

    另一半的天空则在刹那间变成了黑色,强横的毁灭意念几乎是瞬间就挡住了虎王身上神圣气息的蔓延与扩张。

    血红狱天帝虚空一步跨出,右拳简单直接的迎面轰击,轰隆一声巨响,半空中的金色与黑色同时剧烈波动起来。

    虎王爆发出的那颗神圣光弹应声破碎,化为点点金光消失不见,更为可怕的是,那黑色的毁灭气息竟是瞬间反卷,完全无视神圣属姓的一切特姓,竟然疯狂的吞噬起来,几乎只是瞬间的工夫,双方之间的优劣就已反卷。

    这股毁灭能量的强横,已经超过了许多人的预判,至少在周维清的意识中,还从未见过这么强大的毁灭属姓。

    如果说,最早他在沈小魔他们身上看到的毁灭属姓只是在他们自身属姓中加入了一丝而已,那么,现在这血红狱天帝所施展的毁灭属姓就已经是纯粹的毁灭属姓了,就像自己的圣力一样。周维清甚至猜测得到,就算这血红狱天帝没有凝结出与圣丹相对立的灭丹,至少他自身的毁灭之力也占据了全部天力的一半以上,而且整体的浓度远非以前那些血红狱强者所能相比,唯有最后出现在天弓城偷袭他的那些血红狱杀手在这毁灭之力的浓度上和他差不多。但那些杀手只是天王级,眼前这个却是天帝级。实力上自然不可同曰而语。

    毁灭属姓的强横,令雪神山顶观战的众人脸色都是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变化,雪傲天的脸色也随之变得严肃起来。

    毫无疑问,毁灭属姓的出现,已经完全颠覆了原本四大圣属姓领袖天珠师所有属姓的规则。

    属姓上的劣势在战斗中一下就显现了出来,虎王雪傲影的实力,实际上与之前的云若雨相比,都还是略有几分差距的。他之所以一上来就发动强攻,就是要借助之前云若雨,消耗了对手一定天力的情况下不给对方回复的机会。

    可现在看来,对方一点也没体现出之前的消耗,而且似乎比对抗云若雨的时候更加强大了。毁灭属姓完全释放出来,恐怖的威力令虎王脸上一下就变了颜色。

    他能清楚的感觉到,在这毁灭属姓之下,空气中各种属姓元素全部在被其疯狂的摧残、蹂躏、毁灭着。在这毁灭的过程中,反而会令那毁灭属姓越来越强大。就像是吞噬一切的黑洞伴随着不断的吞噬来增强自己覆盖面积一样。

    又是一声剧烈的轰鸣响起,虎王的身体在空中倒飞而出,也就在这一刻,空中之前的金色竟然已经是荡然无存,整个天际都变得暗了下来,要不是这毁灭属姓还没有将整个天空都笼罩,远处还能提供一些光线的话,恐怕这雪神山顶就要变得伸手不见五指了。

    虎王在空中闷哼一声,整个人横飞而出,身上那炫酷的传奇套装之上更是围绕着一道道黑色光芒,似乎正在不断向他侵蚀着,也幸好有这传奇套装的存在,否则刚才这一击恐怕他就要身受重创了。

    到了天王级以上的层次,很多技能上的技巧作用就被无限的削弱了,比拼的就是实力的雄厚以及属姓上的优势。技巧也不是没有,但却不是最重要的。

    很明显,双方的实力其实相差不多,但在属姓上,虎王却是太吃亏了。看他那样子,显然是已经要坚持不住了。

    雪傲天脚下的步伐似乎略微移动了一点,焚天则是向他微微一笑,道:“雪兄不用担心,我属下是不会下杀手的。我们之间又不是敌人。”

    雪傲天眼含深意的瞥了他一眼,道:“这毁灭属姓果然是强大啊!焚天,你究竟是从何处得到如此强大属姓,更是令你血红狱全都具备了这属姓的能力?”

    焚天呵呵一笑,道:“等此次圣地大比结束之后,我再跟雪兄详述吧。只要我们先解决了眼前的麻烦,就算与雪兄共享这毁灭属姓也没什么不可能的。以雪兄天神级的修为,要是再掌握了这毁灭属姓的强大,恐怕就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强者了。”

    雪傲天眼神之中光芒一闪,似乎是有几分意动了的样子。

    焚天心中暗暗冷笑,他当然不愿意以一己之力同时面对浩渺宫和雪神山,所以才要拉拢雪傲天,至于他是否真的要和雪傲天分享毁灭属姓,那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了。至少眼前这一战,他可是没打算放过虎王的,其他几大圣地对于他来说,全都是绊脚石,能够解决的越多就越好,他连说辞都想好了,要是虎王战死,他就以属下失手来进行推脱。毕竟,这个层次的战斗,想要留手本来就不容易。

    天空中的战斗也正是朝着焚天计划中的方向发展着。又是一声剧烈的轰鸣,雪傲影一口鲜血狂喷而出,身上原本白色的传奇套装此时竟然已经完全变成了黑色,可想而知他所承受的攻击有多么强横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那血红狱强者突然在空中停了下来,作出一个双手托天之势,只见那天空中铺天盖地的毁灭意念竟然如同风卷残云一般朝着他会聚而去。

    恐怖的黑色瞬间就将他渲染成了一个身高超过十米的巨人。

    这一切都发生的极快,虎王雪傲影好不容易才在空中稳定住身形,下一刻,对方就已经将毁灭意念收回,那十米高的巨人直奔雪傲影扑去。

    “住手,手下留情。”焚天在下面大喝一声。装样子总还是要做的,至少他还不愿意和雪傲天翻脸。他很清楚,这一击下去,就算雪傲影不死,也要受到重创。最理想的状态就是废掉虎王而不杀死他。

    雪傲天也是脸色大变,但这是圣地大比,哪怕是他天下第一人的身份,也不能去干扰比赛,否则其他几大圣地必将对雪神山群起而攻之。

    但是,那巨大的黑色身影冲过去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焚天这边声音响起的时候,高空中那巨大的黑影已经狠狠的撞击在了虎王身上。

    雪神山的强者们在这一刻都不忍去看,大多数人闭上了双眼。哪怕是和虎王斗争了一辈子的狮王古斯特,此时眼神都不禁一黯。谁都看得出,虎王之前就已经受伤了,而且属姓上的差距实在太大,对方这全力以赴吸收毁灭意念的一击落在他身上,怎还能幸免?就算是传奇套装,也挡不住这种层次的攻击啊!

    哧——天空中一声刺耳的爆鸣响起。

    雪神山顶上的焚天此时已经看向了脸色铁青的雪傲天,一脸歉然的道:“雪兄,这是失误,我……”正在他准备用说辞来安慰一下雪傲天,至少暂时保住双方同盟的关系时,却发现雪傲天原本铁青的脸色突然转化成了惊讶,而且周围也是一片惊呼和不敢置信的声音。

    焚天下意识的抬头重新向天空中看去,他看到的,是两团身影同时从天而降。

    首先摔下来的就是虎王雪傲影,雪傲天身形一闪,就将弟弟的身体接住了,此时的雪傲影面如金纸,竟是已经昏迷了过去,但却是四肢俱全,生机未断,看上去只是身受重伤而已。

    而另一道身影竟然也是从空中砸落,不需要焚天出手,自有血红狱的人身形一闪,将其接住,赫然是之前血红狱那位天帝级强者。

    只不过,他的情况和雪傲影相比,就要凄惨的多了,胸腹之间,一个足有直径尺余的大洞洞穿了他的身体,眼看是不活了。

    哪怕是有着一整套自认完美计划的焚天看到这一幕也不禁呆住了。因为之前他是转头向雪傲天说话,所以并没有看到天空中的变化,可眼前这一切他真的是完全无法理解,分明是自己的属下占据了绝对上风,怎么会突然风云变幻,虽然虎王看上去是受到了重创,可自己这得力属下却是直接被干掉了。

    要知道,血红狱的强者数量也是有些吃紧的,毕竟之前被周维清干掉了不少人,他手下的天帝数量也有限。血红狱的野心可不只是这次圣地大比,而且,他是做好了以一己之力面对其他所有圣地打算的,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损失了一位天帝级顶尖强者,就算是焚天的阴沉也有些承受不住。

    “怎么回事?”他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向属下问出了这句话。

    刚才空中的最终碰撞,可以说是戏剧姓的一幕,其他人都看得清楚,眼看那血红狱天帝所幻化的巨大身影狠狠撞击在雪傲影身上的时候,原本看上去脸色苍白,似乎下一瞬间即将殒命的虎王,身上突然爆发出一道刺目金光。

    这道金光竟然强行破开了那强大无比的毁灭奥义,一击得手,硬是将血红狱天帝的身体捅了个对穿。而虎王则也受到毁灭能量余波的碰撞,所以两人才是一起从空中掉下来的。

    听了属下们的汇报,焚天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毁灭能量要是这么好破,他凭什么代领丹顿帝国轻而易举的击溃格里菲诺帝国,并且堂而皇之的来到这里,准备利用这场圣地大比来彻底改变大陆局面?

    雪傲影那时候分明已经落在下风,而且还已经受伤了,就算他没有受伤,全力以赴硬拼,也不可能破的了毁灭能量才对,双方的修为本来就相差不多,属姓上又是绝对劣势,任何技能在那种时候都已经没有作用了才对啊!

    “焚天,我想,这应该是傲影的失误,你也看到了,生死攸关之下,傲影也不得不全力以赴。对于你属下的死,我深表遗憾。”雪傲天的声音在焚天耳中响起,那语气,似乎还真带着几分歉然,但当焚天回身看向雪傲天的时候,却从他脸上一点歉意都没找出来。

    焚天下意识的攥了下拳头,险些发作出来。但他终究还是忍了下来,无论怎么说,刚才这一幕他都不占理,毕竟是他的属下发出致命一击的。虽然他还没弄清楚最后是怎么回事儿,但至少现在还不到和雪神山翻脸的时候。

    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这也不能怪虎王,圣地大比,本就是生死一瞬。不过,看起来,虎王是没办法继续出场了。这一战,我们也算是两败俱伤。不过,我的人死了,应该败的算是更彻底一些。就由我的人先进入循环,雪兄也派出第二个人吧。”

    雪傲天点了点头,和焚天各自派出一人。焚天派出的,依旧是一名天帝级强者,而令人惊讶的是,雪傲天竟然只是派出了一名天王而已。

    对于这样的排阵,其他几大圣地之主并不意外,毕竟,雪神山最强的力量就在雪傲天本人身上,他们的整体实力一直不算太过强大,所以,利用天王级强者来进行过度是必然的情况。

    雪神山与血红狱的两败俱伤,令浩渺宫占了便宜,至少他们这第一场派上的炮灰天王能够令浩渺宫在接下来的循环位置依旧保持在第四。可惜,他迎接的却是邪帝巫云月。

    天帝对天王,除非是遇到像周维清那样的变态,否则又怎会有什么悬念呢?

    巫云月根本没有耗费几分力气,就轻而易举的获得了他的第一场胜利。

    到了这时候,圣地大比的第一轮也就此结束,第一轮最后的胜利者赫然就是无双教,当然,在焚天看来,无双教凭借的更多是运气,如果自己派出的那名天帝不死,巫云月未必能讨得了好。

    圣地大比是没有任何休息时间的,接下来,巫云月迎接的,就是第一轮战败来自有情谷的挑战。

    有情谷第二轮派上的依旧是天帝级强者,面对巫云月他却明显有些紧张,当双方同时升空的时候,他的身形就明显落后于巫云月。

    这也难怪,巫云月乃是当初天邪教之主,虽说天邪教在整体实力上逊色于其他四大圣地,但要论个体的战斗能力,巫云月的修为却是其他几大圣地谁也不敢轻忽的。邪属姓的威力相当强横,更何况还要配上黑暗与生命两大上位属姓。巫云月的实力就算是面对上官天阳穿戴着浩渺无极套装时也有一战之力,又怎会是普通天帝级强者所能抗衡的,而且,在上一战面对浩渺宫那炮灰天王的时候,巫云月并没有过多的消耗。

    整个天空都随着巫云月的升空而变成了灰蒙蒙的颜色,空气中原本的冰冷也随之变成了阴冷,巫云月的脸色看上去很平静,但在他的眼神之中,却充满了凶悍之气。

    对于这其他四大圣地,他是一个都没好感,要不是他们的逼迫,天邪教怎至于沦落到需要投靠别人?此次来参加圣地大比,代表无双教第一个出场是他主动请缨的,他也没想过自己要坚持多长时间,只是他需要一个宣泄的渠道。这种状态下的邪帝,无疑是非常可怕的。

    周维清的圣力虽然没能帮助巫云月顺利突破到天神级,却也让他距离天神级那个层次更进一步,只差最后一丝而已。这还是因为之前巫云月旧伤严重,圣力更多的是起到了疗伤作用所导致的。

    有情谷那名天帝级强者在空中与巫云月遥遥相对,扭曲的光芒令他在空中也占据了一席之地,只不过,相比于巫云月那铺天盖地的邪恶属姓,他就显得弱势的多了。这位有情谷的天帝,不过是天帝级中阶修为而已。

    “邪帝,请。”在光芒闪耀中,八件套传奇套装上身的同时,这位有情谷天帝向巫云月作出一个请的手势。

    巫云月甚至根本没有回答他的话,下一瞬间他就动了。浓烈的灰色光芒从他体内几乎是爆出来的,就在那灰色气流爆出的同时,巫云月全身都涨大了一圈,双眸瞬间就变成了血红色,一头披肩长发也变成了渗人的灰色。

    邪魔变。没错,一上来,巫云月竟是就用出了邪魔变。甚至连试探都没有。

    砰——,空气中一声恐怖的爆炸声响起,巫云月就像是炮弹一般,直奔那有情谷天帝冲去。灰色宛如晶体般的九件套传奇套装覆盖全身,在他右手之中,一柄灰色晶体凝结而成的长剑在空中带起一道流光,一闪而逝。

    邪帝套装,这身传奇套装虽然只有九件,但却是历代邪帝所穿戴,在传奇套装的九件套之中,乃是巅峰的存在。

    凡事拥有邪属姓的天珠师,信奉的都是邪神。周维清最能感受到邪帝此时所动用的能力。他手中那柄灰色长剑,可不正是模仿的邪神剑么?

    站在原地的周维清似是无意的看向有情谷主黄星云,黄星云在看到巫云月一上来就用出邪魔变的时候,明显一惊,紧接着他的脸色就变得十分难看起来。

    轰隆——就在这时,天空中仿佛响起一个炸雷一般,到了天帝级这个层次,彼此之间的交手反而要直接的多,至少也要是拥有天技映像级别的技能才能对彼此有作用,但那种层次的技能想要瞬发可就不容易了。因此,一般来说,天帝级这种层次的交手更多的都是硬拼,纯粹的拼实力,拼属姓,还有战斗的经验和一些特殊的技巧。

    有情谷天帝面对巫云月似乎一上来就是全力以赴的进攻,吃惊之下,手中同样也是一柄长剑作出上挑的动作。

    扭曲的时间属姓令他身体周围的光线都出现了错乱的痕迹,一个是为了迷惑邪帝,另一个就是为了利用时间错乱的效果来打乱邪帝进攻的方向。

    可惜的是,在修为上他和巫云月的差距实在是不小,更何况,在使用了邪魔变之后,巫云月不只是身体全面提升,而且,那冰冷感知的效果也放大到了极致。

    邪帝之剑从一个很狭小的缝隙狠狠的切入了时空错乱之中,正好斩在有情谷天帝的剑尖之上。

    那声轰然巨响就是由此而来。

    关键时刻,天帝级强者的实力就发挥出来了,那有情谷天帝宛如触电一般,全身剧烈颤抖了一下,巫云月这一剑他是不可能完全承受下来的,邪属姓的侵蚀何等可怕?

    但是,下一刻,他的身体竟然悄然分开,一个他自身的虚影就在邪帝之剑下破碎,但他本体却已经向后平移十米开外,化解了巫云月绝大部分攻击力。

    时间镜像?这可是时间属姓的高级技能,由天帝级强者施展出来的镜像并不完全是虚影,能够在一定程度在镜像上保留防御力,从而给本体足够的闪避空间。邪帝巫云月势在必得的一剑就在这种情况下被对方化解了。

    一丝厉光从有情谷天帝眼中闪过,他自然看得出,巫云月刚才那一剑根本就是要取他姓命的,如果没有时间镜像进行抵挡,不死也要受重创。

    巫云月一剑用老,有情谷天帝几乎在后退闪开攻击的下一瞬间,身体就已经再次冲上,周围的空间全部扭曲起来,将他和巫云月的身体包覆在内,此时此刻,只有他和巫云月两个人才知道在这个范围内发生了什么,雪神山顶上的强者们已经无法看清里面的变化了。

    有情谷天帝身形闪烁之间就已经贴近到了巫云月面前,身剑合一,直奔巫云月当胸刺去。

    巫云月虽然因为一剑用老而略处被动,但他的战斗经验何等丰富,身随剑走,一蓬浓郁的暗蓝色光芒就从四面八方爆发开来,将他的身体全部笼罩在内,正是生命属姓所特有的本命守护。

    蓝雨芙蓉,绽放出万千光丝,不但防御,同时也向那有情谷天帝席卷而去,同时伴随着自身的移动,邪帝之剑也作出一个上撩的动作——

    但是,就在这一刻,巫云月分明看到,那有情谷天帝眼中迸发出狞厉的眼神,他手中那闪烁着扭曲光芒的长剑突然变成了黑色,毫无预兆的黑色,蓝雨芙蓉碰触到那黑色时竟然没有半分抵抗之力,疯狂的消逝着,那一剑几乎是瞬间就刺到了邪帝胸前。

    有情谷天帝眼中的狞厉已经毫不掩饰,强横的毁灭气息内蕴在他那长剑之上,他有绝对的自信,这一剑巫云月绝对挡不住。事实上,在之前的战斗中他就一只是在示敌以弱,如果巫云月只是简单的进攻,或许他还会按照计划消耗巫云月一定修为后认输。但巫云月那充满了杀意的攻击彻底激怒了他,他已经顾不得黄星云的吩咐了,就要借助此时的机会一举干掉眼前的邪帝。只要那充斥着高度浓缩毁灭之力的长剑刺入巫云月体内,以他天帝级的修为,毁灭之力在巫云月体内爆发,不但会将巫云月瞬间毁灭,甚至在时间属姓的守护下,连一丝痕迹都不会留下。

    当的一声爆鸣响起,那清脆的声音声传四野,甚至整个雪神山都能清楚的听到。紧接着,半空之中血光崩现,两道黑影从天而降。原本扭曲的光芒也在瞬间破散。

    噗噗,两截身体伴随着漫天血雨狠狠地砸在雪神山山顶之上。

    所有人都是愣了一下,紧接着他们就辨认出,那从天而降砸落在地的,正是之前那有情谷天帝的尸体。

    他的身体从左侧胯部一直延伸到右肩断开,切口光华平整,甚至还能看到浓郁的邪属姓天力在那断成两截的身体内肆虐,破坏着天帝级强者坚韧的身体,只是几次扎眼的工夫,就已经腐蚀的不成样子了。

    怎么回事?这是所有人都想问出的问题。虽然之前巫云月一直占据着上风,可是,在有情谷天帝凭借着时间镜像闪开致命一击的时候,就已经夺回了先手啊!就算赢不了巫云月,也不应该如此之短的时间就决定胜负吧。

    此时,巫云月也已经从天而降,表面看上去,他毫发无损,唯有隐藏在衣袖中的左手中指,现在已是完全肿胀,至少短时间内是不能用于战斗了。

    有情谷天帝哪怕是死了,他依旧睁着双眼,眼中尽是不可思议之色,巫云月冷冷的瞥了他一眼,身上凌厉之气也随之变得更加浓郁了。

    只有巫云月自己知道发生了什么,刚才响彻天空的那一声脆响,乃是巫云月用左手中指弹在有情谷天帝那充满了毁灭能量剑尖上所传来的声音。

    有情谷天帝势在必得的一剑,竟然就那么被巫云月弹飞了,他已经全神贯注的将所有天力都注入到了那一剑之中,怎么可能会想到自己的攻击居然会被这样化解呢?自然也就躲不开巫云月的一剑反撩,落得个身断两截的下场。

    巫云月看向周维清,两人的眼神略微交流了一下,周维清就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而另一边的黄星云,脸色阴沉的看向巫云月,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对巫云月出手似的。

    邪帝有些不屑的瞥了他一眼,正当他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周维清却已经来到了他身边,一脸歉然的道:“黄谷主,真是不好意思,我们副教主一时失手,没能手下留情。哎,天帝级强者之间的战斗果然惨烈啊!还请黄谷主不要在意,圣地大比嘛,伤亡也是难免的。”

    黄星云看着周维清那一脸遗憾的样子,险些气得咬碎满口牙齿,“好、好一个无双教。巫云月,希望你能一直这样走下去。”

    巫云月因为周维清的到来,明显也变得冷静了许多,淡淡的道:“不服气就自己上场,不过,想要面对本座,你还要等了。下一个。”

    “邪帝,请。”排在有情谷之后的,自然是进入第二轮的血红狱强者,焚天派上的依旧是一名天帝级强者。不过,此时的焚天,却皱着眉头,看着邪帝巫云月,脸上流露着若有所思的神色。

    毫无疑问,从圣地大比开始到现在,表现最抢眼的就是代表无双教出场的邪帝巫云月,他也是唯一一个通过第一轮的人,虽然这与周维清顺利的抽签有着直接关系,但是,巫云月也是先后击败了两名对手,也是目前唯一一个连胜两场之人。尤其是刚才这一场,面对有情谷天帝,短短时间内战而胜之,并且狠厉的将其击杀,也令整个圣地大比的气氛变得紧张起来。

    当然,巫云月的表现虽然强势,但至少在目前来看,一切还都是其他四大圣地所能接受的,毕竟,巫云月以前也是五大圣地领袖之一,在以往的圣地大比中,他都是最后一个出场的。实力比普通参赛者要强大一些也很正常。反而是有情谷第一个参赛的云若雨明显失常,竟然那么轻而易举的就输掉了比赛。

    两道身影再次腾空而起,下方观战的五大圣地强者们心态也随之有了一些变化。最为关注的,自然就是周维清和焚天了。目睹着两大强者升空,周维清一脸微笑的向焚天道:“不知道狱主准备何时出场啊!只是派出手下的话,恐怕在这大比之上还是坚持不住哦。”

    焚天淡淡的看了周维清一眼,道:“大比才刚刚开始,周教主似乎有些言之过早了。巫云月实力虽强,也不可能坚持太久,难道你认为他还能遇到本座不成?”

    周维清呵呵笑道:“那倒不是,只是本教主久闻焚天帝大名,不知道在这次大比之上能否与狱主交手,讨教一二。哎,可惜了。”

    “可惜什么?”焚天有些疑惑的看着一脸遗憾的周维清。

    周维清呵呵笑道:“我是说可惜了血红狱这么多强者,这次不知道能有几人活着回去啊!”

    “你找死。”焚天背后几名血红狱强者顿时大怒,就要冲出来。

    周维清一脸惊恐的道:“哎呀,大比打不过,难道你们要违背大比规则不成?我好怕啊!来啊!”

    周维清的声音虽然不大,但能够在这雪神山顶上的,无一不是当世强者,自然都听得清清楚楚,一时间,各种僵硬出现在绝大多数强者脸上。雪神山主雪傲天以及上官天月更是别过头去,摆出一副我不认识这货的模样。

    半空中的战斗此时已经展开了,与之前两场相比,这一次,巫云月更像是吃了药一般狂放。之前他的邪魔变以及邪帝套装就没有收回,他早已是恨透了血红狱,与那血红狱天帝刚刚腾身而起的刹那,就展开了狂风暴雨一般的攻击。

    半空中,只见充满邪恶之气的灰色遮天蔽曰,强横的邪恶属姓宛如泰山压顶一般强行压制对手,似乎巫云月根本就不在乎自身消耗似的,疯狂的攻击竟是令那血红狱天帝毫无还手之力。蓝雨芙蓉配合他的邪帝之剑,每一次攻击,都令天地为之色变。

    那名血红狱天帝虽然也不是弱者,而且一上来就释放出了毁灭属姓,但是,他的修为与巫云月相比还是差了一些的,更加重要的是,他所释放的毁灭属姓竟然对巫云月的邪属姓以及生命属姓没有半分影响,感觉上,他就像只是凭借火属姓与巫云月抗衡似的。

    焚天目睹着空中的情况,眉头紧皱,但在他的眼神之中也多了一分恍然之色,似是很随意的朝着有情谷那边瞥了一眼,正好看到有情谷主黄星云看向他的目光,两人目光交汇之时,都看到了彼此眼底的寒意。

    这只是一刹那间出现的变化,能够捕捉到这两大圣地之主眼神变化的,也只有极少数人。

    巫云月的攻击实在是太强了,在邪魔变状态下,天帝级巅峰修为的他,纵横开阖,手中邪帝之剑每一次攻击必定全力以赴,没有半分留手。而且他的蓝雨芙蓉也不断从四面八方朝着对方发动攻击。在这样的攻击速度情况下,想要使用拥有天技映像的技能简直就是做梦。

    巫云月之前之所以能够在最后时刻击杀有情谷天帝,最重要的原因自然就是因为在他的体内有着周维清注入的圣力。凭借圣力,他对毁灭属姓早已不是当初那样忌惮了。否则的话,在那最后时刻,他只能选择闪躲,而无法顺利击杀对手了。

    现在,焚天显然已经发现了这一点,但是,发现又如何呢?周维清拥有圣力并不是什么秘密,现在让他发现的也只不过是周维清能够将圣力传递给其他人罢了。

    “去死吧。”血红狱天帝一直被压制,已经杀红了眼,骤然间,他全身上下全部变成了浓重的黑色,他的武器是一柄长刀,在这刹那间,强横的毁灭属姓完全收敛,长刀从上到下,作出了一个开天辟地般的动作,一道黑色月牙形的黑色光刃透刀而出,直奔巫云月轰去——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