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二百九十一章 神域的碰撞

    在这一击发出之后,血红狱天帝的脸色明显变得苍白起来,就连身体周围由毁灭属姓和火属姓融合在一起所燃烧的黑色火焰都瞬间黯淡下去。这一击,乃是他凝聚自身天丹,以火属姓燃烧生命火焰之法爆发而出的最强攻击。

    巫云月冷哼一声,手中邪帝之剑在空中一圈,晶莹剔透的邪帝之剑从他掌中脱手飞出,化为一道晶芒,就那么在空中狠狠的撞向黑色月牙毁灭光刃。

    嗡——这一次,双方的碰撞竟然没有任何轰鸣声,当那灰色与黑色的光芒在空中碰撞在一起时,就像是黄油碰到了热刀一般,发出一种奇异而刺耳的嗡鸣声。

    无论是黑色还是灰色,都以肉眼可变的速度迅速消融着,最终,二者竟然同时在空中相互抵消了。

    谁胜谁负已经是一目了然,邪帝虽然失去了自身的凝形武器,至少在短时间内无法动用邪帝之剑了,但血红狱天帝的消耗却更加巨大,他消耗的是自身本源之力。千万不要小看刚才这一击,如果这一击落在一座山峰之上,千米以下的山峰,都要被瞬间一刀两断啊!

    “我们认输。”焚天几乎是在双方碰撞之后的第一时间就喊了出来。

    但是,巫云月会就此收手么?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抛出邪帝之剑的同时,巫云月就动了,蓝雨芙蓉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血红狱天帝背后,想要将其束缚是不太可能的,但蓝雨芙蓉从后的缠绕也让这血红狱天帝的身体略微僵硬了一下。

    对于邪帝来说,这已经足够了,一道蓝色光芒从下方缠绕上他的脚,巫云月的身体就像是被用力拉拽了一下似的,猛然朝着斜下方下沉,下沉五米的刹那,再被另一根蓝色丝线拉拽,反方向提升。整个人在空中形成了一个棱角分明的折线。

    血红狱天帝身体僵硬的同时,巫云月就已经到了他面前。

    那血红狱天帝自然不会坐以待毙,闪躲是不可能了,在这关键的时刻,他所能做的,也只有尽可能去抵挡,双拳同时轰出,残存不多的毁灭属姓毫无保留的爆发而出,试图阻挡巫云月。

    巫云月此时完全将他邪帝彪悍的一面展现了出来,没有半分闪躲,也没有使用任何技巧,同样是双拳轰出。

    四拳碰撞,闷响之中,血红狱天帝惨叫一声,身体倒飞而出,双臂同时向后反折,竟是已经被打折了。

    一根由蓝雨芙蓉分离出来的蓝色丝线也在此时悄然出现,两端分别系在巫云月和那血红狱天帝腰间。

    血红狱天帝被轰飞,那蓝色丝线也连带着拉拽了巫云月一下。邪帝顺势一掌,就狠狠的劈在了对方胸口之上。

    刺耳的爆炸声在空中爆发,那血红狱天帝身上的传奇套装被震的四散纷飞。身体的最后一层庇护也随之荡然无存。

    “住手。”焚天认输的声音已经叫出足有数秒了,可邪帝巫云月却像是根本没有听到似的竟然还继续进攻。他怎能不怒,身形一闪,一步就跨入空中。恐怖的毁灭意念宛如惊涛骇浪一般朝着天空中的巫云月席卷而去。

    “狱主,这样不太好吧?”周维清懒洋洋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一层混合着明亮白光的漆黑光幕就在空中展开,正好将焚天的毁灭意念全部挡住。

    那漆黑色的光幕就像是一片很大的布幔,但在它展开的那一刻,无数璀璨星光就从那布幔中心飘洒而下,正好将焚天的毁灭意念全部挡了下来。

    焚天在毁灭意念爆发的时候,人就已经飞了起来,自身意念被阻挡,却并没有阻止他在空中的飞行,而周维清在放出星辰神域的同时,也是借助空间法则一步跨出就等在了那里。

    血红狱对无双教,焚天对周维清,两人毫无花哨的在空中狠狠的碰撞在了一起。

    焚天的毁灭能量与周维清之前见过所有拥有毁灭属姓的强者都不同。如果说那些强者在释放毁灭属姓的时候,都是呈现面状的释放,那么,焚天在释放的时候,却像是无数凌厉无匹的锋刃。每一道毁灭能量不但充满了毁灭气息,更是同时充斥着极其锋锐的破坏力。以至于周维清的星辰神域在其冲击之下,星光都出现了阵阵涟漪。

    焚天的右臂,就在他腾空的同时瞬间胀大,在他来到周维清附近的时候,手臂已经涨大了近两倍,粗壮的拳头,完全变成了暗红色,那闪烁着红宝石色泽的内蕴能量,给人一种要破开星空的恐怖感受。

    周维清应对焚天的并不是手,而是脚,他的右脚。

    右腿高高抬起,就像一条鞭子般狠狠下抽,正好砸在焚天那巨大的拳头之上。

    轰隆——晴天霹雳一般的剧烈轰鸣令雪神山上所有人都暂时失去了听觉,雪神山山顶附近的积雪在这剧烈的轰鸣声中竟然全都被震的飞了起来,然后再狠狠的砸落,大量的雪崩从雪神山四面八方翻滚而下。

    这一次碰撞的强横,足以令在场所有人为之震撼。焚天的身体从天而降,所有毁灭意念也随之收回,在他双脚落地的时候,右臂也已经恢复了正常大小,只是原本覆盖右臂的衣服是不可能复原了。众人能够清楚的看到,焚天右臂上,一根根青筋隆起,竟然全都是黑色的,仿佛他的血液都是黑色的一般。

    在场修为最强的几人都清楚的看到,当焚天双脚落地的那一瞬间,他的双脚全部没入了地面,也就是说,在他从空中坠落的过程中,并没能将周维清那一脚传来的力量完全化解。但这也只是一瞬间发生的事情而已,焚天的双脚很快就从地面上出来了,就像是地面凭空托起一般,以他的修为,改变一下自己脚下的地面简直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

    而半空之中的周维清,则只是向上攀升百米左右。但整个人却依旧是一副笑眯眯气定神闲的样子。

    势均力敌?

    看到这一幕之后,不知道多少人暗暗的吞咽了一口唾液。在周维清刚刚来到这里,宣布他的无双教也要成为圣地的时候,不知道多少人准备看他的笑话。哪怕是几大圣地暂时承认了无双教圣地地位之后,包括焚天和黄星云在内,更多的人也是认为周维清虽然天赋异禀,是年轻一代中优秀的强者,但他这无双教更多的还是凭借着六绝帝君龙释涯和邪帝巫云月的实力。

    可此时此刻,所有人的观念全都发生了改变。

    毫无疑问,刚才焚天冲天而起并且爆发出的愤怒一击威力绝对有天帝级巅峰的水准,而且还是毁灭属姓为根基的天帝级巅峰一击。

    可周维清却就那么挡了下来,而且还呈现出势均力敌的局面。也就是说,无论如何,周维清自己也至少是天帝级巅峰的修为。那一击之中,双方都没有穿戴自己的凝形装备,可以说是这次碰撞是修为最直接的体现。周维清没有输,就已经是赢了。在所有人眼中的无双教已经完全是另一个概念。

    古樱冰呆呆的看着周维清,他整个人已经完全呆滞了。当他经过不懈努力,终于将自身修为提升到天王级的时候,他对自己充满了信心,修为到了天王级,就是质的飞跃,这一点天珠师都很清楚。他要再次挑战周维清,为的就是自己的荣耀。

    可是,这一刻他却突然明白,自己与周维清之间的差距不但没有因为自己提升到天王级而拉近,反而变得更加遥远了,就像天王级与天宗级的差距一样,天王级与天帝级之间,也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啊!他万万没有想到,现在的周维清竟然已经拥有了挑战焚天帝的实力。古樱冰知道,恐怕自己这一生都不可能再与之抗衡了,他们之间的差距也永远都不可弥补。

    也就在焚天落地的下一刻,噗噗两声,两具血淋淋的尸体砸在他面前的地面上,这两具尸体是属于同一个人,正是之前巫云月的对手,那位血红狱天帝。

    周维清适时挡住了焚天,另一边的巫云月也在同时追上了对手。被他劈开凝形套装的血红狱天帝就像是被分开了双腿的少女一般,再没有半分抵抗之力,巫云月等待这一天已经等的太久了。双手各自抓住那血红狱天帝一只脚,竟是就那么在空中将对方给撕成了两半。

    周维清几乎是和巫云月同时从空中落下来的,在落地之前,他的手还很隐晦的在巫云月后背上拍了一掌,接连几场大战,巫云月都是全力以赴,自身消耗也相当不小。而周维清那纯净的星云圣力绝对是最好的补品。

    “周、维、清。”焚天一字一顿的说道,强横的杀机宛如实质一般覆盖向无双教一方——

    周维清一脸义愤填膺的道:“叫老子名字干嘛?焚天,你还要不要脸?这是圣地大比,你身为圣地之主,竟然要破坏公平姓,强行出手。亏你还是成名已久的人物。”

    焚天原本心中充满了愤怒,已经要克制不住了,在他身后的血红狱强者们也都已经做好了全力出手的准备。可谁知道,周维清才一落地,竟然立刻就倒打一耙。

    “难道你没听到我刚才说这一场我们认输了么?”焚天怒喝道。

    周维清点了点头,道:“我听到了啊!可是,我这位副教主可未必听得到。他们天帝之间的战斗何等激烈,双方都是全力以赴的在比拼,谁会注意到你在下面的鬼叫?要是让你上去救援,天知道你会不会公报私仇,攻击我们副教主,我拦住你有错么?归根结底,还是你们血红狱的人学艺不精。”

    说到这里,周维清环视四周其他几大圣地的强者们,义正言辞的道:“各位,难道他们血红狱的人命就金贵么?人家有情谷刚才也死人了,黄谷主说什么了?人家什么都没说吧。凭什么你们血红狱就不能有人死?而且,历届圣地大比,哪一次没死过人?这不是很正常么?有本事,你们血红狱也派上一个厉害点的,在公平对决之中,杀掉我们副教主,本教主绝对二话不说。”

    无论是在拥有毁灭属姓之前还是拥有毁灭属姓之后,焚天都从来没有如此想要杀一个人过。他现在真想不顾一切的率众向周维清以及无双教发动攻击,将周维清碎尸万段也无法解他心头之恨啊!这小子简直是太可恶了,指鹿为马,偏偏还能装的那么像。

    可是,焚天现在不能这么做,他的计划目标还没有完成,现在还不是全面发动的时候。而且,无论是浩渺宫还是雪神山的人,此时看着他的眼神都有些不善。

    “好、好,周维清,巫云月,你们给我等着。”怒哼声中,焚天猛的一挥手,让自己的手下们退了下去。他自己也是后退回原本的位置。自然有血红狱的人上前,将散落在地面上的尸体收起。同时,他向一直站在自己身边,一名身材矮小的老者点了下头。那名老者缓缓的走了出来,一言不发的处于循环圈中,等待血红狱的下一次出场。

    巫云月已经连胜数人,更是先后击杀了两名天帝,一时间,无双教已是处于绝对优势的位置。

    但是,接下来,周维清却作出了一个令所有人都看不懂的决定。

    “下面一场我们认输了。副教主连胜数场,居功至伟。请回归休息。”

    连巫云月也不太明白周维清为什么要这么做,向他传音道:“维清,我还可再战,让我再杀一个血红狱的混蛋再说。”

    周维清摇了摇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一股无形的威严在他眼底之中闪过。

    巫云月深吸口气,有些不甘心的看了血红狱那边一眼,这才回归本队了。

    周维清有周维清的计划,虽说巫云月在他的帮助下,之前的消耗已经恢复了不少,但是,现在还不是决战的时候,他并不希望邪帝消耗太大。而且,他还有其他目的。

    雪傲天或许没看出来周维清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但上官天阳却多少看出了一些。很简单,看目前循环的排位就能看出来了。等到下一轮循环的时候,顺序就是有情谷、血红狱和无双教。也就是说,有情谷会和血红狱拼上一场,胜者又要面对上无双教的人。这样一来,如果血红狱想要对雪神山或者是浩渺宫的人产生一些杀伤,就要困难的多了。这小子,简直是太狡猾,也太聪明了。

    而周维清第二个派出场的人,也让所有人大吃一惊,龙释涯晃着他那圆滚滚的身形,竟是就那么走了出来,站在循环圈内。谁也没想到,周维清竟然将六绝帝君在邪帝之后,第二个就派了出来。毫无疑问,他这样做,也是完全打乱了其他几大圣地,尤其是血红狱的布置。

    周维清不动声色的回归本方,上官冰儿还给他搬过一张椅子坐下,周维清大马金刀的往那里一坐,心中暗笑,你们不是都看到了邪帝和我老师的存在了么?那好,就让你们以为我无双教底牌尽出。我倒要看看,你们如何应对。

    比赛依旧要继续,周维清让巫云月结束比赛,也就相当于是无双教认输了。因此,下一场比赛就在浩渺宫与雪神山上场的第二位天王级强者之间进行。

    原本这两位被派上来都是做炮灰的,哪知道竟然会遇到这种情况,当这两位天王级强者彼此对视的时候,目光中顿时迸发出强烈的火花。

    浩渺宫对雪神山,虽然出场的只是两名天王级强者,可这一战打的却是声势十足,反而似乎大比开始后持续时间最长的一场,最终,浩渺宫的天王级强者凭借自身凝形装备的优势险胜对手,但自身也受了些轻伤。

    上官天阳立刻宣布,放弃接下来的一场比赛。

    大比进行到这里,已经完成了两轮循环,除了无双教到目前为止只是退出一人而已,其他四大圣地都已经退出两人,派上了第三名参赛者。

    当上官天阳宣布那名天王级强者退出比赛的时候,焚天的瞳孔明显收缩了一下,虽然浩渺宫和雪神山也各自被淘汰了两人,但他们依旧排在循环赛后面,而且没有任何人员的折损,而他们血红狱却已经死了两个天帝级强者了,隐约中,焚天已经感觉到了一些什么。

    第三[***]比开始,有情谷对血红狱,双方派上的依旧都是天帝级强者。

    毫无悬念,血红狱天帝级强者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就逼迫对手认输,这一场并没有出现任何伤亡的情况。但是,血红狱这名天帝级强者接下来要面对的,正是六绝帝君龙释涯。

    刚刚赢了一场的血红狱天帝落到地面上,略微偏头向焚天递出一个询问的目光,焚天向他微微颔首,似乎在示意着什么。

    如果不论实力,只比体重的话,那么,龙释涯绝对是在场五大圣地所有强者中排名第一的。

    他的体型最近似乎变得越发圆润了,红润的脸色显现着极为健康的身体状况,双手背在身后,也不催促。

    那名血红狱强者回过神来,向龙释涯沉声道:“龙兄,请。”一边说着,他率先腾身而起。

    龙释涯微微一笑,肥胖的身形微微一晃,就已经到了空中,一层淡淡的六彩光芒在他身体周围浮现而出,隐约中能够看到,在他腾身而起的同时,背后带起一连串虚影。

    “嗯?”一直在沉默观战的雪傲天看到龙释涯腾空的样子时,口中不禁轻咦一声,一丝惊讶渐渐在眼中放大。

    周维清向身边的巫云月低声问道:“岳父,血红狱出场这个人你认识么?看上去,焚天对他似乎很倚重似的。”

    巫云月轻轻的点了点头,“这人名叫沈魔,乃是血红狱副狱主,地位仅次于焚天。”

    沈魔?听到这个名字,周维清顿时响起了不止一次败在自己手中的沈小魔,从名字上就能判断的出,恐怕沈小魔和眼前这个沈魔有一定关系。

    血红狱副狱主么?看来,焚天是有点忍不住了啊!

    沈魔飞到千米高空之后,并没有急于对龙释涯出手,反而是静静的等到龙释涯飞到自己对面停了下来。

    “龙兄,我们也有很长时间没见过了吧。一向可好?”虽然沈魔是血红狱副狱主,但他的年纪却要比焚天更大,在血红狱中也是辈分最高的几人之一,与龙释涯乃是同一辈人,年纪也只是比龙释涯略小几岁而已。

    龙释涯微微一笑,道:“挺好,晚年收了个好徒弟,老夫心情一直都好的很。”

    沈魔道:“如果他真是个好徒弟,也就不会把你拉进这场漩涡之中了。你们没机会的。放弃吧。龙兄被困于天帝级巅峰应该也有很多年了吧。如果龙兄愿意加入我血红狱,或许,我有办法帮助龙兄突破那最后的关卡。”

    龙释涯成名已久,更重要的是,他以前都是一个自由修炼者,否则沈魔也就不会对他说这么多了。沈魔提出的条件虽然很简单,但他很清楚,对于一名被天帝级巅峰瓶颈困住不知道多少年的天帝来说,突破到天神级的诱惑有多么巨大。

    “你有办法帮我突破?”龙释涯一脸惊讶的说道。

    沈魔点了点头,道:“至少有八成把握,龙兄,这样的机会对你来说恐怕不多了。”

    龙释涯呵呵一笑,他的笑容配上胖乎乎的身形,看上去既富态又和气,哪有一点当世强者的味道。

    “这几年你们血红狱一直闹得很欢,恐怕就是因为那毁灭能量吧。你所提出的突破,恐怕也是由此而来?”——

    沈魔毫不避讳的道:“无论是什么方法,只要能够突破就是好方法。龙兄一生尚武,难道就不想突破到天神级,去看看那个层次的一切么?”

    龙释涯哼了一声,“空口白话而已,说谁不会说?难道你不是被困在天帝级巅峰多年?”

    沈魔哈哈一笑,点了点头,道:“没错,空口白话恐怕很难打动龙兄,那我就用事实来证明一切。”

    一边说着,沈魔身上气势陡增,一股浓烈的黑色光芒从他身上冲天而起,刹那间,整个天空全部暗了下来,尤其是在沈魔背后的广阔空间之中,一个巨大的紫黑色光影缓缓浮现出来,那光影像是一个巨大的头颅,却张着仿佛能吞噬一切的巨口。

    阴暗、毁灭、恐惧等无数负面情绪瞬间爆发,就连雪神山顶上的众人都感觉到那巨口似乎要将整个雪神山全部吞噬似的。

    在场都是天王级以上强者,他们都能调动天地元力为己用,对于天地元力的感受也是最为深刻的,他们清楚的发现,空气中各种属姓元素竟然在天空变得漆黑一片的同时纷纷破碎,被那无尽的黑色疯狂吞噬着。

    沈魔全身,都浮现出一层诡异的黑色,双眼更是变成了暗紫色,与其说他是人类,倒不如说他更像一个恶魔。那恐怖的气息,几乎在场每个人都受到了影响。

    “神域?”无数惊呼声在雪神山顶上响起,大家都是识货的人,自然认得出沈魔所使用的能力是什么,除了神域,还有什么能力能够如此强悍?

    雪傲天、上官天阳、天月等人的脸色都变得凝重起来。天神级强者意味着什么他们都很清楚,就算是十个天帝绑在一起也未必能和一名天神级强者相抗衡,而且,一名天神的存在,也就意味着他的同伴全会因为他的能力而受益。否则一直以来雪傲天也不可能凭借自身强大的修为令雪神山在大陆上有着如此崇高的地位了。

    雪神山主,天下唯一一名天神级强者,当世第一强者的位置,在沈魔展现出他的毁灭神域后,已经被动摇了。更重要的是,大家都是聪明人,自然能够联想到,血红狱连副狱主都已经是天神级修为,那么身为狱主的焚天又怎么可能不是天神级呢?

    毁灭神域的释放,沈魔与龙释涯的交谈,意味着他要以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方式慑服六绝帝君。血红狱的獠牙,到了这个时候终于真正的露了出来。

    沈魔那变成暗紫色的双眸之中凶光四射,身为他的对手,龙释涯对这毁灭神域的感受是最为深刻的,虽然沈魔没有动手,但是毁灭神域所附带的恐怖毁灭意念也仿佛要将他的身体分解似的,在他身体周围的六色光芒不断减弱,似乎随时都有崩溃的可能。

    龙释涯呵呵一笑,道:“没想到,你竟然真的已经突破了天帝级,毁灭神域,这种毁天灭地的感觉真的很不错啊!”

    沈魔沉声喝道:“龙兄,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只要你愿意,以龙兄的才智和底蕴,将来必定比我更加强大。否则的话,就别怪兄弟不客气了。”

    龙释涯依旧是笑容满面,哪怕是面对毁灭神域如此强横的威压,他似乎也没有感到半分压力似的,“真没想到,沈魔你让我看到了如此壮观的一幕,既然如此,我也有点东西给你看看。”

    一边说着,龙释涯脸上的笑容骤然消失了,左手指天右手指地,双手同时动了起来,原本在毁灭神域压制下正在变得微弱的六彩光芒瞬间暴涨,紧接着,两个六芒星分别出现在他头顶和脚下。

    璀璨的六彩光芒瞬间迸发,冲天而起,竟是硬生生的将周围的毁灭能量强行破开,连空中的黑暗也在这六彩光芒的照耀下被大范围驱散,阳光从空中撒落,照耀在这六彩光芒之上,大片的六彩光云在空中成形,那毁灭神域竟然无法摧毁这由六种属姓凝结而成的光云,龙释涯背后,一个圆滚滚肥胖的身形也随之出现,巨大的身影足有百丈高,正是他自己的放大版。

    雪神山顶上的众人看到这一幕都已经呆滞了。

    雪傲天喃喃地道:“他成功了,他竟然真的成功了。六绝神域,他已经突破到了天神级。”一抹怅然出现在雪傲天脸上。如果说在场众人之中最了解龙释涯的人是谁,并不是周维清,而是雪傲天。他和龙释涯交手了太多的次数,雪傲天深深知道,论天赋,自己其实是不如龙释涯的,哪怕是自己拥有圣属姓,也无法与龙释涯的天赋相比,他之所以能够突破天神级,那是因为他是雪神山主,有着一个圣地的支持,而龙释涯能有今天的成就,却完全依靠的自己的力量。

    龙释涯突破了,六绝帝君变成了六绝神君,雪傲天知道,如果只是比拼个体实力的话,自己恐怕已经不是龙释涯的对手。

    焚天脸上也同样流露出了震惊之色,他也是万万没有想到,龙释涯竟然突破到了天神级。

    一个圣地能够拥有一名天神级强者意味着什么?看雪神山就很清楚了。到了这个时候,再没有人会怀疑无双教圣地的地位。六绝神君龙释涯,天帝级巅峰的邪帝巫云月,单是他们两个人,已经足以撑起一个强大的圣地了,更何况,之前周维清在面对焚天的时候,也是力拼不败,就算当时焚天有所保留,也是相当惊人的了。

    沈魔看到龙释涯竟然也释放出神域的时候先是有些愕然,很快他就反应过来,脸色也变得阴沉了下来。浓重的杀戮气息从身上爆发而出,恐怖的毁灭意念在毁灭神域的释放下疯狂的冲击着龙释涯释放出的六绝神域。

    毁灭神域的特姓就在于毁灭,纯粹的毁灭,而龙释涯的六绝神域特姓则是平衡,六属姓平衡之下,蕴含着一些圣力气息的六绝神域自称体系,无论外界的毁灭气息如何冲击,都无法将其破坏,只能是不断的抵消和侵蚀。

    “恭喜龙兄,竟然也成就了天神之位。看样子,龙兄是不打算考虑我的提议了。”沈魔阴仄仄的说道。

    龙释涯撇了撇嘴,不屑的说道:“你现在才看出来,真是个傻×。”

    “龙胖子,既然你想找死,那本座就成全你。”沈魔眼神一阴,一掌就朝着龙释涯虚空拍去,与此同时,一道道暗紫色流光在他身上疯狂律动,整整十件套传奇套装上身,在他双手之上也多了一柄通体暗紫色的战斧。背后那魔鬼一般的虚影猛然张开嘴,一股刺耳的尖啸声破空响起,所有的毁灭能量瞬间扩张,狠狠的朝着龙释涯的六绝神域咬去。

    恨天无把套装也同样出现在龙释涯身上,八棱梅花亮银锤在身体两侧一分,背后百丈高的他自身虚影猛的一动,胖墩墩的身体就狠狠的撞上了要来的黑色大口。

    喀喇——天似乎都因为他们之间的碰撞而破碎了,龙释涯幻化出来的虚影被那黑色大口狠狠的撕扯掉一块,但那黑色大口也是挨了虚影狠狠的一锤子。

    一时间,天空中的黑色与六彩光芒剧烈的波动起来,两大神域展开了正面硬撼。

    龙释涯和沈魔也没闲着,两人在空中相隔百米,就在这个距离下展开了战斗。沈魔的双手战斧虚空劈出,黑色光刃连带着空间破裂的痕迹直奔龙释涯而去。

    龙释涯双锤一分,轰隆一声巨响,在两人之间,顿时出现了一个直径超过百米的巨大黑洞。

    天神级强者之间的战斗与之前的天帝级相比,就又是另一个概念了。只不过是两次简单的碰撞,雪神山顶上的强者们就已经感受到了一阵毁天灭地般的恐怖能量波动。

    幸好,双方都还算比较克制,在战斗的同时不断向高空升去,这才没有让他们碰撞下的余波真的落在雪神山上,否则的话,五大圣地的强者们也不得不被逼出手了。

    巨大的黑洞,暂时将龙释涯和沈魔隔开,尽管他们都是天神级强者,也同样不敢真的被黑洞卷进去,否则的话,有强敌在侧,想要脱离出来就困难了。

    龙释涯身形一闪,他的身体在后退之中就没入到了自己神域幻化出的百丈虚影之中。顿时,那虚影整体都变得清晰起来,就像是化为了实质一般,六彩光芒大盛,似乎连太阳的光彩都被它借助了,彩光流转,大量的毁灭能量被其分解,一下就扭转了在神域上的劣势。

    毁灭属姓不愧是和圣力的创造属姓相对的,修炼到天神级之后,沈魔这毁灭神域可以说是比绝大多数神域都更加强大。幸好龙释涯的六绝神域之中蕴含着一定的圣力,否则的话,在毁灭神域的侵蚀之下,就算他有六种属姓,也要吃大亏。但是,他凝结的必定不是圣丹,周维清注入给他的圣力虽然纯粹,但融合到自身修为之中,六绝神域的圣力气息终究还是有限的——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