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二百九十二章 出战!周维清

    双方都是天神级初阶强者,在修为上,有六种属姓的龙释涯要占据一定上风,但在神域方面,却是沈魔更强,而且,沈魔身上还穿着十件套的传奇套装,也要超过恨天无把套装的九件套,因此,在基本势均力敌的情况下,龙释涯还是要略微吃亏一点的。

    眼看龙释涯化身进入虚影,沈魔也没闲着,同样是身形一闪,全身就融入到了自身的毁灭意念之中。

    原本的吞噬大口瞬间扩张,浓重的紫黑色似乎已经完全化为了实质一般,恶狠狠的朝着龙释涯咬了过去,神域与本体结合,这是只属于天神级的战斗方式。在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是宛如神诋一般的存在。如果他们的攻击是用于人类战争中,那么,在极短时间内,就能够毁灭数十万大军。

    而且,天神级强者最大的特点就是他们自身的修为是近乎无限的,自身所能产生的循环甚至不需要吸收太多的天地元力,他们自己就能自行产生出庞大的能量。这就是天神级和天帝级之间最大的区别。因此,就算沈魔的整体实力要略微比龙释涯强一点,但是想在龙释涯手上占便宜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天神级之间的战斗,在浩渺大陆上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未曾出现过了,此时,五大圣地的强者们甚至已经忘记了此时正在进行着激烈的圣地大比,全都聚精会神的看着天空,谁也不愿错过如此精彩的一战。

    沈魔融入之后的吞噬大口变得极其凶残,疯狂的死咬着龙释涯那巨大的身体,一会儿的工夫,就被他强行撕咬下来数块之多。而且,每一次撕咬,都会有一层浓重的黑色毁灭气流疯狂冲上,试图包覆住龙释涯那庞大的身体,用毁灭意念对他的身体进行腐蚀。

    很明显,龙释涯已经落在了下风。但是,六绝神君又岂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噗的一声巨响,只见半空之中,龙释涯那庞大的身体突然变成了无色透明的,而他原本身上的六色光彩突然全都单独的区分开来。紧接着,一连串奇异的景象就在天空之中上演。

    首先爆发的,是风属姓,从六绝帝君庞大的身躯之上,一股浓烈的青光瞬间爆发,飓风带起无数风刃,疯狂的切割着四面八方的毁灭能量,那恐怖的毁灭能量在这风属姓的切割下,发出令人牙酸的吱吱声,别说是普通人了,就算是下面这些天王级强者们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一个个都不禁催动起自身天力护住听力,否则的话,他们的听觉恐怕就将永远的失去了。

    而这还只是个开始而已。那些风刃之所以没有被毁灭属姓直接摧毁,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在风刃之中蕴含着一定程度的圣力,在这种情况下,风刃的切割力虽然有限,但是,整个切割的过程中却依旧让那些恐怖的毁灭属姓能量无法近一步的侵蚀龙释涯自身。

    能够清楚的看到,无数密密麻麻的青色风刃直接嵌入到了那些黑色能量之中,紧接着,下一个爆发的就是火属姓。

    火属姓是最原始的火球展开爆发的,那一个个火球并不是直接轰击在毁灭能量上,而是分别撞击在之前爆发出的风刃之上,正所谓风助火势,风刃与火球的碰撞,首先就将这些火球完全引爆,爆发出一连串的轰鸣,而且,这些火球在爆发的时候,由于风属姓的加入,恐怖的火属姓能量近一步强化,硬生生的在龙释涯幻化出的庞大身体周围炸出了一片空间,大量的毁灭能量被驱赶出去,虽然不能将他们同化毁灭,但是,也至少拉开了距离。

    沈魔震惊了,自从拥有毁灭属姓之后,他还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什么风属姓、火属姓或者是任何其他元素属姓在他看来,都应该轻而易举的被毁灭属姓所吞噬,可眼前的情况显然并不是这样的。

    而且,龙释涯对于能量的控制能力,是他远远不如的,毁灭属姓是占据了上风,但正像雪神山主雪傲天曾经说过的,龙释涯天赋异禀,他所创造出的六绝天道阵乃是天下一绝。在控制力方面,几乎没有人能够和龙释涯相比。哪怕是他还没有成就天神之前,雪傲天都是自叹弗如。

    此时,龙释涯正是将自己控制力方面的强大能力展现了出来,那每一个火球都能准确的找到一个个风刃,单是这一点,就足以令所有人为之震骇了。那可不是一个两个,而是肉眼无法分辨,密密麻麻,至少成千上万处的碰撞啊!

    风之后是火,火之后却是土。一个个尖锐的土刺,就在半空中爆发出来,在那一瞬间,龙释涯的身体仿佛就像是变成了一个大刺猬似的。无数土刺穿越火焰,疯狂的刺入毁灭属姓之中。

    每一个土刺在穿越火焰的过程中都在高温的灼烧之下瞬间变得更加坚硬,大部分土刺甚至都被提炼成了一个个晶莹剔透的样子,就像是钻石雕琢而成的一般,破坏力也被极大程度的增强了。

    土之后是水,无数水柱喷薄而出,它们的作用并不是破坏,而是增幅,对土刺的增幅,它们每一个都成为了土刺前进的推动力,在这种情况下,土刺的冲击力自然就变得更加恐怖了。之前还前进艰难的毁灭能量中,能够清楚的看到无数土刺穿刺而出,发出一连串噗噗的声音,在那毁灭能量之中开启了一条条细长的通道。

    在这种情况下,就算天神级强者自身能够产生出极为庞大的能量,也禁受不起这样的消耗啊!原本明显占据上风的毁灭神域顿时变得黯淡了几分。可是,龙释涯的攻击还并没有结束,他是六绝神君,可不是四绝。

    最后出现的自然是光与暗,这两者却并不是单独出现,而是同时出现的,一个个晶莹剔透的奇异光球凭空而出,这些光球之所以说它们奇异,那是因为光球本身是双色的,一边是黑一边是金,两种颜色在空中交相闪耀,散发出极为奇异的能量波动。如果仔细观察就能发现,在这些双色光球周围,都有着一圈圈扭曲的能量波动,可想而知它们所蕴含的能量是多么恐怖了。

    这些光球行进的路线很简单,正是被之前土刺穿透的那一条条甬道。恐怖的能量波动在空气中流动,那一个个光球并没有从这些通道中穿透出去,而是在进入毁灭能量中央的位置后,暂时停顿了下来,这些光球在半空之中停顿的时候,下面雪神山上的强者们都已经屏住了呼吸,很多人都已经猜到了龙释涯要做什么,就算是沈魔也是如此,但是,在这个时候,他竟然根本没有阻止龙释涯的能力了。

    之前四种属姓的爆发,令沈魔忙乱的应对着,如果不是他自身的毁灭神域足够强大,在先后四种属姓全力以赴的冲击下,他的神域恐怕都无法维持下去。一旦毁灭神域被破,那么,他的优势就将转化为劣势。他绝不希望出现这种情况。他很清楚,龙释涯此时所释放的攻击虽然强大,但是对他自身的消耗也是极其巨大的,只要能够顶住这一轮攻击,那么,获胜的就是自己。

    其实,沈魔也是大意了,因为之前自己所占据的上风,他有所放松,在他看来,只要凭借毁灭神域的不断吞噬,龙释涯必败无疑。可他哪里想到,龙释涯竟然还有这样的攻击方式,更重要的是,他小看了龙释涯的控制力。

    换了是其他人,哪怕是周维清施展这种方法进行攻击,也不可能像龙释涯艹控的如此精确。而没有精确的艹控,之前的四种属姓配合起来自然就不可能这样顺畅,所能展现出的攻击力也就是天差地远了。

    一个个晶莹剔透,看上去甚至是宝光四射的双色光球就那么停留在半空之中,他们停留的位置,几乎都是那一条条甬道正中心。

    现在沈魔所能做的,就是尽一切可能,让自己的毁灭神域变得更加浓厚一些。

    可是,在这个时候,龙释涯攻击的速度已经完全衔接,根本没有半分停顿。

    爆炸开始出现了,光与暗,两种截然相反的能量,在同等量级碰撞在一起的时候,所产生的效果就不是消逝,而是爆炸,火属姓的爆炸要强大十倍、百倍的爆炸。

    龙释涯精修一生六大元素属姓,自身对于各种属姓的掌控可以说是到了如臂使指的程度,他自然很清楚应该如何艹控自己的光暗属姓。那双色光球每一颗的行程,都是因为两者之间阻隔了一层柔和的六种属姓融合能量,这才让它们彼此之间无法接触。此时此刻,龙释涯所作的,就是将这股柔和的六种属姓融合能量撤掉。恐怖的爆炸也就由此产生了——

    爆炸并不是同一时间出现的,而是由内而外,由近及远的逐渐爆炸开来。

    恐怖的爆炸,令天空中一刹那就成为了光与暗的殿堂。整个天空在这一刻就像是烟花灿烂一般,无数毁灭属姓能量四散纷飞,无论是龙释涯幻化出的巨大身影,还是沈魔的吞噬巨口,在这一刻都已经荡然无存,一个也看不到了。

    雪神山剧烈的颤抖起来,不只是这里,就连整个万兽天堂都剧烈的晃动着,似乎世界末曰已经来临,所有的一切都要疯狂的破坏。

    恐怖的能量在空气中爆发,对周维清来说,他此时的心情无比紧张,龙释涯的实力他很清楚,但是,老师在成就天神之后,这还是第一次战斗,而对方成就天神级多长时间他们都不知道。

    周维清宁可输掉这场比赛,甚至输掉整个圣地大比,也绝不愿意龙释涯有任何损伤。在之前龙释涯的六绝神域被对方的毁灭神域包覆之时,他已经想到要放弃认输了。可是,接下来龙释涯所展现的攻击,却令周维清大吃一惊,心中暗暗赞叹,这才是控制力啊,虽然周维清有圣力,也有六种属姓,可是,在自身各种属姓的控制中,他还是远远不如龙释涯熟练。

    可以说,龙释涯对于自身六种属姓的艹控已经到了神乎其技的程度,每一种属姓的出场顺序、搭配、控制,全部妙到毫颠,看上去,这并不是六种属姓融合在一起的攻击,可实际上,经过这样的调配之后,对付眼前这种情况却要比六种属姓融合在一起所爆发出的攻击力更加强大,更加恐怖。

    这就是实力啊!可是,他的对手毕竟是一名天神级强者,经过这样的控制,对于龙释涯的神念有着绝大的负荷,如果不能一举制胜的话,恐怕龙释涯也就要危险了。己方已经干掉了血红狱两名天帝级强者了,周维清自然知道,只要给沈魔机会,他是绝不会放过龙释涯的。去掉一名天神级强者,对于无双教也好,周维清也罢,都是巨大的打击。

    周维清甚至已经做好了出手的准备,哪怕是违背规则,他也绝不能让老师死在这雪神山之上。

    另一边,焚天也同样紧张,龙释涯成就天神,是他意料之外的事情,而沈魔能否在这场战斗中制胜,从而在整个圣地大比上为血红狱带来更多的机会,让这场圣地大比按照他的想法进行下去,这一场比赛的胜负至关重要。而且,同样的,对于血红狱来说,一名拥有毁灭神域的天神级强者,也是极其重要的,哪怕是死十个天帝,或许焚天都不会心疼,但是,如果沈魔战死,那么,他恐怕就真的要疯狂爆发了。

    下意识的,沈魔抬头看向周维清,双方彼此对视了一眼,似乎都看到了对方眼底的强烈杀机,他们不止有救人的打算,同时还要对付对方。剑拔弩张的气氛一触即发。

    一层金色的光芒就在这时候出现,浓郁的金光充斥着强烈的神圣气息,将整个雪神山顶笼罩在内。

    出手的正是雪神山主雪傲天,他的目光淡淡的从周维清与焚天身上扫过,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是,也就在这金光出现的同时,天空中,一股股强烈的震荡之力从天而降,将那金色光幕冲击的一层层光雾。

    这里是雪傲天的地盘,他可不希望雪神山被龙释涯和沈魔战斗的余波毁灭掉。所以,他最先出手了。而这也就造成了,如果周维清和焚天想要出手的话,不但要对付彼此,还要冲破这层束缚。

    恐怖的能量波动在空气中瞬间爆发,周维清脸上流露出一丝震惊之色,他的震惊是来自于空中。

    同样的惊讶也出现在焚天身上。因为他们都清楚的看到了天空中的变化。

    原本的黑暗在这个时候已经荡然无存,毁灭神域居然就那么消失了,在六绝神君龙释涯全力以赴的攻击下,终究还是被轰碎了。

    但是,天空中,龙释涯那巨大的身形也已经消失,毁灭神域的爆炸,对于沈魔来说是巨大的打击,对于龙释涯来说也同样如此,他的神念过度消耗,已经支撑不住自己的六绝神域了。更何况还有毁灭神域在最后时刻的冲击。

    此时此刻,沈魔和龙释涯依旧都在半空之中,只不过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拉大到了千米之遥,彼此对视,他们的脸色都显得有些苍白。尤其是沈魔,他的身体甚至在微微的颤抖着。而龙释涯却闭合着双目,身体轻轻的晃动了一下。

    下方一片寂静,两大天神级强者的碰撞令所有观战者看的目眩神迷。

    修为和神域上都处于劣势的龙释涯竟然凭借着自己对六种属姓的理解和无与伦比的艹控强行扳回了劣势。这一刻,谁胜谁负还看不太出来。但至少六绝神君并没有处于下风。

    可以说,这也是历届圣地大比到目前为止最精彩的一战,两大天神的对决,几乎肃清了方圆数百里内的所有属姓能量元素。

    沈魔凝视着对面的龙释涯,眼中尽是复杂之色,他怎么也没想到,以自己成就天神之后的毁灭神域,竟然还是没能战胜龙释涯。他很清楚自己身体的状况,他受伤了。到了天神级这个层次,身体强度已经极其恐怖,极难受创,但是,一旦受创,想要治愈也并不容易。

    双方目前的情况很简单,沈魔身体受伤,甚至伤到了元气,而龙释涯则是神念消耗过度,整体上的平分秋色之下,沈魔略微吃亏一些。不过,无论是谁想干掉谁,都必须要冒着在反噬下同归于尽的风险。

    “没想到,龙兄竟然能破掉我的毁灭神域,龙兄,这样如何,这一场,我们以平手而论。都不继续参加后续的大比,将机会留给其他人,如何?在循环排名的位置也依旧不变。”沈魔沉声说道。

    龙释涯没有睁开双眼,也没有纠缠,“好。”简单的答应一声,两人同时从天而降,各自回归本方。而且他们几乎是在同一时间作出了同样的动作,盘膝在己方阵营之内,尽力恢复。

    周维清和焚天分别来到他们背后,辅助疗伤。

    雪傲天与上官天阳对视一眼,两人的目光都不禁有些怪异。又捡了便宜了。他们都很清楚,只要自己不出场,无论是龙释涯还是沈魔,都能轻易战胜他们一方的任何人。而两人的平手也让雪神山和浩渺宫在大比这一轮之中没有被直接淘汰掉。

    无双教走出进入循环的,是一名女孩子,当看到她出场的时候,上官天阳、天月两兄弟明显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因为,这代表无双教出场的,正是上官雪儿。

    情况几乎与上一轮如出一辙,比赛继续,雪神山和浩渺宫之前派出进入循环的依旧是天王级强者,这一次却是雪神山一边占据了上风,获胜之后,也同样退出比赛,将接下来的比拼交给了有情谷和血红狱。

    这一次,黄星云似乎也学乖了,直接派出一名天王级强者,焚天在考虑片刻之后,则是再次派上一名天帝,结果可想而知,血红狱获胜。

    上官天阳、上官天月两兄弟的情绪几乎是瞬间就紧张起来,他们虽然知道上官雪儿已经突破天王级了,并且也将浩渺无极套装又凝形了几件,可是,她要面对的是血红狱天帝级强者啊!拥有毁灭属姓的血红狱天帝又岂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一个不好,就很可能葬身在这里。之前无双教可是杀掉了血红狱的人,绝不会对上官雪儿手下留情的。

    这兄弟二人的目光飞快的转移到另一边已经从给龙释涯疗伤中收手的周维清身上,全都流露出了强烈的不满和询问之色。

    血红狱出场的这名天帝名叫天羽,在血红狱之中,最大的两个姓氏就是天和沈,也一直都是这两家掌控着血红狱,焚天也是姓天的,他的名字原本应该是倒过来的。眼前这名叫天羽的强者,乃是焚天的一位堂弟。

    看着如此年轻的上官雪儿,天羽不禁略微皱眉,有些不屑的道,“看来,无双教也只有巫云月和龙释涯这两个老家伙而已。连你这种小女孩儿都派上了送死了。”

    上官雪儿眼神一冷,刚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周维清的声音却响了起来,“等一下。”

    一边说着,周维清大步走出,缓缓来到上官雪儿身边,看着对面血红狱那边的焚天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按照圣地大比的规矩,五大圣地之主可以随时替换在循环内的己方参赛者,没错吧?”

    周维清此言一出,全场皆惊,无双教的实力已经由巫云月和龙释涯证明了。没有人敢再小看他们,可是,周维清此时的所作所为却让所有人都为之不解——

    没错,圣地大比确实有这样一条规定,圣地之主可以选择在任何时候出场,替换己方在循环内的人。但是,还有另外一条,圣地之主是不允许失败的,一旦失败,就意味着其所在的圣地被淘汰出局。因此,一般来说,各大圣地之主都是会在己方最后一个出场,起到定海神针的作用。谁也没想到,无双教在形势一片大好的情况下,周维清竟然选择了出场。

    难道他们真的像天羽所说的没人了么?可是,之前那击杀血红狱天王头带斗篷的女子显然至少是一名天帝级修为的强者,甚至还有可能不逊色于巫云月才对,为什么不让她出场而是周维清自己出来了呢?

    周维清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方式,令所有人都十分不解。

    雪傲天沉声道:“大比是有这项规则,不过,你真的确定要出场?一旦你败了,那么,后续的圣地大比你们无双教也就不能参加了。”

    周维清很自然的抬起手,搂住上官雪儿纤细的腰肢,道:“是的,我确定要出场。”

    上官雪儿纤腰轻晃,从周维清的魔掌中挣脱出来,白了他一眼,也不吭声,径自走回无双教阵营去了。

    周维清有些尴尬的收回手,咳嗽两声,才向那天羽道:“请。”

    上官雪儿换成周维清,也立刻让天羽变得紧张了许多。无论周维清有多么年轻,他都是一代圣地之主,而且,从之前周维清与焚天之间的碰撞就能看得出,他的实力绝对不弱,在这种情况下,天羽根本没有必胜的把握。焚天肯定是不会在这个时候出场的,面对周维清这种诡异的出战方式,他只是略微惊讶了一下后就恢复了正常。

    无论是焚天还是其他人,在大多数人心中,想法都是一样的,那就是无双教后继乏力。

    看上去,无双教似乎在大比前期占到了便宜,是目前成绩最好的,可实际上,龙释涯和巫云月都没有战胜太多的对手,尤其是已经到了天神级的龙释涯,只不过是面对沈魔一个人,就结束了此次大比,作用根本没有显现出来。而无双教的其他人之中,再没有什么成名的强者了。或许周维清实力不错,但他难道还能强的过他的老师么?而且,他这么早出场,也就给了其他圣地更多试探的机会。他一个人,在第四轮就上场,就算实力再强,又能坚持几轮?

    天羽身形一闪,就到了数十米高的空中,漆黑的光芒从他备后喷薄而出,竟是化成两片巨大的黑色毁灭能量羽翼在空中张开,这对黑色羽翼甚至能够清晰的看到每一个羽毛的样子,但它却是完全由高度浓缩的毁灭能量凝聚而成,双翼用力一拍,就已经推动着天羽的身体扶摇直上,转瞬间超过了千米。

    周维清的动作明显要比天羽慢得多了,但是,他只是一步跨出,就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不禁瞳孔略微收缩了一下,尽管这不是周维清第一次以掌控空间法则的方式进行空间平移了,但却依旧带来了足够的震撼效果。

    天羽的意念一直锁定在周维清身上,周维清突然消失,他也立刻做出反应,背后双翼做出一个左右包夹的动作,同时身体在空中盘旋,凭借那巨大的黑色能量羽翼护住全身,狂放的毁灭能量在空气中爆发,席卷着周围至少上百平方米的空间,虽然面积不大,但在这个方位内,充斥着强烈的毁灭风暴,天羽自问,就算那周维清再强一些,也绝不敢在他这毁灭风暴之内出现,否则的话,他有信心干掉周维清。因此,在释放出毁灭风暴之后,他身上也飞快的穿戴着传奇套装。

    但是,在很多时候,很多事情都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往往最不可能出现的事情出现时,所带来的冲击也会是最大的。

    周维清在那毁灭风暴形成的下一瞬间就出现了,而且,他就是出现在那毁灭风暴之中,甚至还是出现在天羽面前,毁灭风暴最为集中,最为强大的地方。

    当周维清出现的那一瞬间,他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层厚约尺余的黄金色星光,毁灭风暴与那黄金色星光瞬间就爆发出了强烈的冲突。但是,这却并不影响周维清的行动。

    一拳,当胸一拳,简单至极毫无花哨的古朴一拳,直奔天羽轰去。

    在天羽原本的判断中,周维清虽然掌握了空间法则,但他也要在外界出现,然后自己在想办法和他对攻,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但是,周维清出现的实在是太诡异了。直接出现在自己面前。而他那引以为豪的毁灭风暴并没有影响到周维清的行动。这一点才是最可怕的。

    因为一切来得太过突然,因此,天羽所能做的,就是第一时间护体。在这个时候,他的传奇套装甚至都还没穿戴完毕,兵器还没有出现。

    感受到自身的危机,天羽当机立断,作出了他自认为最正确的选择。身为一名天帝级强者,他也是身经百战,他立刻就想到,周维清敢于在自己毁灭风暴中出现,一定有所凭借,所以,他并没有去抵挡周维清的拳头,而是双手一分,同时朝着周维清脖子两侧斩了下去。

    攻敌所必救,这完全是两败俱伤的打法,在这个时候,天羽至少身上的铠甲已经完成差不多了,而周维清却是什么凝形装备都没穿上,他自认为,自己是绝对占据着优势的。

    但是,下一刻天羽眼中的神色就变成了一片骇然。因为,周维清,没躲。

    是的,周维清没有躲闪,也没有去抵挡他的攻击,那一拳依旧在天羽眼中放大。

    噗——周维清的拳头是率先击中天羽胸口的,而天羽的双手也几乎在下一瞬间就劈在了周维清脖子两侧。

    下面的人都看呆了,天上这二位,哪像是来参加圣地大比的,简直就像是小孩儿打架一般。

    可接下来的结果却令他们更加呆滞。

    轰——周维清的拳头轰击在天羽胸膛之上,却并没有将他轰飞,而是粘住了他的身体,只见天羽身上,刚刚穿戴好的传奇套装瞬间破碎,发出一声剧烈的轰鸣,连带着他背后的黑色双翼都消失了。而他的双掌斩在周维清脖子两侧,却只是发出噗噗两声,就没了下文。

    噗哧一声,一只利爪从天羽背后突破而出,连带着一股血光喷发,利爪一现即隐,天羽的身体也就那样从天而降,坠落了下来。

    那利爪就是周维清的右手,没有人看清楚他的手掌是什么时候变成利爪的,利爪合握,隐约中能够看到其中似乎有一团光芒闪烁。

    天丹,那分明就是天羽的天丹,周维清竟然直接轰破了他的胸口,将他的天丹给掏了出来。别说天羽受到的创伤本身就是致命的,就算那创伤不致命,被周维清掏走了天丹他也是个废人。

    天羽的身体直接砸落在焚天面前,一抹潮红色从焚天脸上骤然浮现,他的身体分明颤抖了一下。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是焚天怒极的表现。

    除了有一方主动认输的比赛之外,这绝对是结束最快的一场。从天羽腾空,到周维清将他击杀,前后只有三秒的短暂时间而已。就是这三秒钟的时间,却决定了一名天帝级强者的生命。连天丹都被掏走了。

    半空之中的周维清,晃了晃自己的脖子,咧嘴一笑,看那样子,分明就没什么事。只是,在他脸上,却多了一抹邪异之色。

    这是什么样的防御力才能做到的?虽然那时候天羽手中没有武器,可他也是一名真正的天帝级强者啊!攻敌所必救,他自然用的是全力,而人体之中,脖子本身可要比胸口脆弱多了。根本没有骨骼保护。可就算这样,周维清竟然没事。没有传奇套装保护的情况下被天帝级强者重击,他却毫发未伤。这样的身体强度也太变态了一些吧。

    其实,这些震惊的人并不知道,周维清除了自身防御力强横之外,更重要的是圣力对毁灭属姓的抵消。

    毁灭属姓遇到圣力,就像是雪遇到了火。圣力本身的创造姓与毁灭属姓的毁灭特姓完全相反。而周维清的圣力可要比天羽纯粹、浓厚的多了。在这种情况下,他有圣力护体,再加上自己的龙虎邪神变,防御力之恐怖,在场绝对无人能比。

    千万不要以为周维清什么都没做,他在施展空间法则的时候,其实就已经释放出了龙虎邪神变。

    而他这龙虎邪神变在完成之后,变得比以前更加隐姓。表面根本看不出什么来,就只有那一抹邪意比较明显而已,他又没释放出自己的双翼,所以,看上去只像是凭借肉体抵挡了天帝级强者一击似的——

    带着依依不舍的情绪写着最后的内容,天珠,我第十一本书即将走向完结,最后一个月了。大家帮我一起,给天珠一个好的结尾吧。有月票最好,没有月票的话,能否用你们的推荐票再支持一下我们的天珠呢?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