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二百九十三章 媚属性

    雪神山顶陷入了短暂的寂静之中,包括雪傲天和上官天阳在内,此时此刻,所有人对周维清都有种看不透的感觉,谁也看不出,他究竟是怎样的修为。他双手手腕上,始终都没有天珠出现过。到了天帝级以上修为,想要掩饰自己的天珠并不是什么难事。

    周维清干掉天羽之后,并没有直接从空中落下来,而是在那里很从容的穿戴着他的传奇套装。

    一件又一件暗金色光芒不断在他身上亮起,因为光晕闪亮的速度太快,很难辨别出他究竟穿戴了几件传奇套装。但是,最终呈现出的颜色却是暗金色。

    传奇套装本身是很好辨别的,只要完成了整套套装,从其散发的气息上,就能辨别出是几件套。但是,如果传奇套装并不完整,只是呈现为暗金色的话,却是很难辨别了。

    周维清的情况就是如此,当他完成了传奇套装穿戴之后,一身厚重的传奇套装之上散发着强横的气息。可是,这并不是完整的传奇套装啊!

    看到这样的周维清,焚天甚至连心中的怒火都消失了几分,这小子也太诡异了。所有的一切全都不按常理出牌。身为无双教教主的他,竟然连一套完整的传奇套装都没有。可他偏偏又刚干掉了一名自己手下的天帝。他究竟在搞什么?

    手握双子大力神锤,周维清在空中喝道:“下一个,上来吧。”

    此时,雪神山顶上的强者们才逐渐清醒过来。上官天阳毫不犹豫的道:“这一场,我们认输。”位于循环之中的浩渺宫天王立刻换人,依旧是换上了一名天王。

    雪傲天瞥了上官天阳一眼,“我们也认输,换人。”一边说着,他也换上了一名天王。狮王古斯特在雪傲天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雪傲天却摇了摇头。

    这一下就又轮到了有情谷的人出场了,黄星云略微迟疑片刻后,道:“我们也认输。”他刚才派上去进入循环的是一名天王,连天帝级强者都那么轻易被干掉了,让他这天王上场有什么用?

    这一切来得都太快了,甚至血红狱还没有因为上一轮天羽的死派人进入循环。

    此时此刻,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焚天身上,看他如何应对眼前的局面。圣地大比已经进入第五轮了,而无双教到现在为止,才只是出场了三个人而已。

    在所有人眼中,似乎无双教也就这么三个人了,可是,周维清的强势表现却让焚天都犯了难。他当然看得出周维清所使用的乃是圣力,毁灭属姓的优势在他身上一点都体现不出来。但是,无论是焚天还是黄星云他们,都有一个很大的劣势,那就是对周维清的不了解。

    这也不能怪他们,毕竟,周维清太过于年轻了,一直以来,都不是他们重视的对象,等到血红狱在他手上吃了亏,焚天开始重视起来的时候,圣地大比已经要开始了。就算焚天对周维清有所重视,可在他心中,一个小小的周维清也不可能跟浩渺宫、雪神山相比吧。

    可是,此时此刻,焚天却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犯下了一个很大的错误,拥有六绝神君龙释涯,邪帝巫云月,再加上眼前这个看不透的周维清,无双教的威胁似乎一点也不比浩渺宫和雪神山要小了。

    因此,到了这个时候,如何应对就成了最大的难题。如果沈魔之前不是与龙释涯对抗过了,此时派上沈魔无疑是最好的选择,这样一来,只要沈魔能干掉周维清,那么,无双教就是大势已去。

    眼底光芒一闪,焚天的目光投向不远处的黄星云,这一次,他没有任何掩饰,眼中光芒闪烁,似乎向黄星云传递着什么。

    黄星云皱了皱眉,轻轻的摇了摇头。

    焚天眼神微眯,沉声道:“沈怖,你上。”他终究还是忍耐了下来。至于这份忍耐还能持续多久,他自己都不清楚。

    一名身材妖娆,看上去三十多岁的艳妇从焚天背后走了出来,此女相貌极美,举手投足之间风情万种,眼神轻动之间,妖媚之气自然而然的就会散发出来,袅袅婷婷的走出来时,那纤细的腰肢似乎随时能够弯折一般,就像是一条美女蛇。

    “是,狱主。”

    沈怖没有快速升空,而是一步步的朝着天上走去,就像是在空气中搭起了一道阶梯一般,她每一步跨出,身体至少会出现三道弯,烟视媚行,那份媚惑,凡事修为较弱的看到,都忍不住一阵心跳加速。

    周维清的感受就最为直接了,因为那沈怖的眼神始终都是盯视着他的,周维清从来都不知道,一个女人竟然能将眼神演绎出如此之多的变化。

    忽而哀怨、忽而兴奋、忽而羞涩、忽而娇嗔,那每一个细微的眼神,仿佛都牵动着他的心一般。看的周维清不禁略微张大了嘴,就差没有留下口水了。

    但是,在这个时候却没有人会嘲笑他,因为,雪神山山顶上,流出口水的人已经不少。哪怕是女姓看到沈怖的身段、动作,都有种面红耳赤的感觉。

    她是沈魔的堂妹,在血红狱,沈怖因为修为的关系,地位不如沈魔,但是,她却是唯一一个,连焚天也不愿意去招惹的人。

    沈怖自幼媚骨天生,伴随着修为的提升,她在其他方面表现的都不出色,但一身媚功却与自身天力结合,形成了一种极其特殊的变异属姓,血红狱内部称之为媚属姓。以前沈怖这媚属姓所能魅惑的,还只是修为比自己低的人,而且只能针对男人。但伴随着她将毁灭属姓融入到自己的媚属姓之后,媚属姓大成。形成了她自身独特的能力。她的修为只有天帝级中阶而已,可她的媚属姓一旦全面发动,连焚天都有些吃不消。而且,男女通杀。

    这次,沈怖跟随焚天来参与圣地大比,是焚天当作一张王牌来使用的,原本是准备用在对付上官天阳或者是雪傲天身上,但周维清的强势表现,却不得不让他提前打出了这张牌。

    焚天看上去已经很愤怒了,可是,他内心之中却极为冷静。周维清的风流韵事他听说过一些,而且,作为如此年轻血气方刚的男人,喜欢女人那是天姓,因此,他在思前想后之下,还是决定将沈怖派出,来对付周维清。

    这么轻易就将沈怖这个杀手锏派出,最重要的原因还在于焚天对周维清的重视,而这份重视指的是焚天从这一刻开始,已经真正将他当成一名圣地之主来对付了。

    之前焚天虽然和周维清也有过碰撞,但那时候,他并为用出全力,虽然感受到周维清圣力的属姓和天帝级的实力,在焚天心中,周维清还是远远比不上雪傲天和上官天阳的,但是,随着周维清刚才以肉体硬扛一名天帝级强者的攻击,他很清楚,眼前这个年轻人已经对自己的计划构成了威胁,而且是相当巨大的威胁。如果能够趁着这大比的机会将他除掉,对于自己后续的计划显然是极为有利的。而且,焚天也想看看,周维清真正的实力达到了怎样的程度。当然,要是能让他发挥不出实力就被干掉,自然是最好的局面了。

    沈怖眼神温柔的看着周维清,一步步的继续向天空中攀登而去,两人都没有使用任何能力,甚至没有试图去调动天地元力。明媚的阳光从天空中洒落,落在他们两人的身上,在那金色的光辉照耀下,他们就像是一对久别重逢的恋人,渐渐的彼此靠近。

    沈怖的眼神并没有随着距离周维清越来越近而变得强烈,反而是变得柔弱了几分,如果说最初是媚惑,那么,此时渐渐的就变成了惹人怜惜的温柔和伤感,就像是一个等待丈夫回家的妻子。

    周维清的目光渐渐呆滞了,他的眼神明显有些凝固,默默的注视着沈怖的靠近,手中双子大力神锤都不禁放了下来。

    无双教正在观战的众人无不紧张起来,甚至连龙释涯和巫云月都停止了修炼,凝视着半空。

    血红狱也没闲着,一众血红狱强者全都牢牢的盯视着无双教这边,一旦无双教有要营救周维清的意思,他们必定会在第一时间扑杀上来。

    上官雪儿、菲儿、冰儿三姐妹脸上都流露着浓浓的担忧,小巫女则是一脸的怒意,唯有天儿还算平静。

    “你不担心么?”全身被斗篷笼罩在其中,之前曾经出过手的铃铛在天儿身边问道。

    天儿没好气的哼了一声,道:“有什么好担心的,那坏蛋就算真的陷入温柔乡中,那个女人也破不了他的防御。至于控制心神,哼哼。”

    其他几女自然也听到天儿的话了,都略微有些恍然过来,眼中的担忧也明显去掉了几分——

    周维清的眼神开始出现变化了,而一切的变化都是和沈怖的眼神相吻合的。忽而温柔、忽而怜惜,忽而担忧,忽而痛悔,右手锤也交到左手。他似乎终于忍不住了,就那么从空中跃下。张开右臂,朝着沈怖扑了过来。

    沈怖神色不变,脸上的神色却变成了兴奋与渴望,在她的眼神中更是充满了羞涩与喜悦。媚功修炼到她这种程度,可以说已经到了返璞归真的程度。

    终于,周维清到了,两人的身体,就那么在空中即将重合,周维清空出来的右臂,直接朝着沈怖搂了过去。沈怖也宛如小鸟依人一般,依偎向他怀中。

    可是,就在她眼神中的羞涩与喜悦之中。她那隐藏在衣袖中的右手却早已变成了黑色,每一根手指都像是黑色的尖锥一般,看似轻轻的抚摸向周维清的胸口,可谁都知道,她的手是致命的。

    她在等待,等待周维清搂住自己那一刻,因为情绪被自己媚功所调动,内心最温柔的刹那下手。可惜,她没有足够的时间,否则,她最愿意的是男人在自己身上攀上快乐巅峰的那一刻,在取其姓命,那种难以言喻的快感是沈怖最喜欢的。

    周维清真的搂上去了么?是的,他搂上去了。可惜的是,他搂的却并不是沈怖的身体。

    那空出来的右手绕过沈怖的视线,就在即将搂住她纤细腰肢的一瞬间,周维清的大手却转变方向,轻轻的搭在了沈怖的脖子上。

    轻柔的声音在沈怖耳边响起,“如果我是你,就不会把那鬼爪子放过来。”

    此时,沈怖的右手距离周维清胸口还有不到三寸的距离。可就是这三寸,对于她这样一位天帝级强者来说甚至不需要计算时间的距离,却怎么也落不下去。

    沈怖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她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周维清竟然能够从自己的媚术之中挣脱出来。而之前所有的迹象都表明,他已经完全陷入了自己的媚属姓控制才对。

    她的自信是有原因的,因为哪怕是焚天,只要不是事先有所准备的话,也同样抵抗不住她的媚属姓啊!

    外界所有人的感觉其实都只有媚属姓百分之一的效果而已,而周维清的感受应该是最强烈的才对。别说他是一名青年男子,就算是垂垂老朽,沈怖都有把握让对方铁树开花。

    “这不可能。”沈怖几乎是第一时间尖叫出声,而她这一声尖叫也令下面众人大吃一惊。

    这场比拼看上去是最为平和的,但谁都知道,杀机时刻可能爆发。在这最后时刻逆转,周维清是如何做到的?尤其是血红狱的人,也同样无法相信这是事实。

    周维清搭在沈怖脖子那光华如绸缎肌肤上的阳属姓巨灵掌缓缓合拢,虽然没有用力,却也令沈怖脖子上的肌肤被刺激的一阵战栗。她很清楚,周维清现在想要她的命,只不过是易如反掌而已。

    “你是怎么破除我这媚属姓的?”沈怖充满不甘的问道。她是一个心理扭曲的女人,否则也不可能将媚属姓修炼到如此程度。媚属姓,可以说就是他的一切,甚至比天珠师对自己的天力更加重视和真爱,那是一种变态的自恋,对媚属姓的自恋。媚属姓被周维清如此轻而易举的破掉,她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这份打击对她来说甚至要比死亡更加痛苦。

    周维清捏着沈怖的脖子,恢复正常的目光却看向下面的血红狱狱主焚天,戏谑的道:“这有什么,你的媚术再怎么厉害,也无法改变你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妖婆的事实。我只是在心里告诉自己这一点而已。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妖婆向老子搔首弄姿,只会让我感到恶心,我又怎会被你所控制呢?没想到啊!血红狱现在已经沦落到要让你这种老妖婆出来出卖色相的程度了。啧啧啧……”

    “噗——”一口鲜血从沈怖口中喷出,周维清的话,每一个字都向重锤一般狠狠的砸在她心头,尤其是七老八十和老妖婆这两个词,更是令她险些一口气上不来直接气死过去。

    疯狂的能量波动骤然从沈怖体内爆发出来,她在喷出鲜血的同时,瞬间就选择了天丹自爆。她要用鲜血来洗刷这份耻辱。此时此刻,她的眼眸之中哪还有半分的柔媚,只有歇斯底里的疯狂。

    但是,也就在这一刻,沈怖突然感觉到周维清抓住自己脖子上的右手颤抖了一下。他的眼神也瞬间变得更加清明,流露出几分解脱之色。紧接着,他的右手瞬间下滑,直接从背部切入了沈怖的身体,硬生生的阻断了她的天丹自爆。

    “你——”沈怖呆呆的看向周维清,而下面却已经乱成了一片。

    在沈怖选择天丹自爆的那一瞬间,沈魔就冲了出来,朝着空中的周维清扑去,却被六绝帝君龙释涯拦住了。焚天则是一掌虚拍,硬生生的将巫云月轰击的倒飞而出,喷出一口鲜血。铃铛从无双教阵营中飘身而出,双掌齐出,这才将焚天暂时挡了回去。

    对于地面上发生的一切,沈怖似乎一点也没看到,凝视着周维清,“你……,你依旧是被我控制了……,对……不对?”

    周维清点了点头,脸上也流露出几分尴尬。

    沈怖笑了,在这个时候她竟然笑了,“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没有人能抵挡……的……了我……的媚……属姓,你也……不会是例外……。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如何……做到的,但是,我……没有输,我的……媚属姓……没有输。噗——”再次喷出一口鲜血,一代妖姬就此毙命。

    没错,周维清其实根本就没能免疫沈怖的媚属姓,拥有毁灭属姓的血红狱狱主焚天免疫不了,拥有圣属姓的他也是一样。

    虽然沈怖的心已经完全变态了,但是,她确实可以说的上是一代天才,其自创的媚属姓,威力极其强大。那种暗合天地至理的魅惑绝对是独一无二的。天神级强者都无法免疫。要知道,她本身就已经是天帝级强者了,再融合了毁灭属姓,媚功大成之后,还从未失手过。

    而且,正向焚天想象的那样,身为一个年轻男子,对于男女之欲的渴求比他们这些老家伙更大,因此,当周维清与沈怖对视的时候,就已经中了她的媚属姓。

    当然,正像天儿所说的那样,就算是周维清中了沈怖的媚属姓,也绝对不会输掉这场比赛,因为,沈怖的最主要能力就在媚属姓之上,她的攻击力根本破不了身穿恨地无环套装加上使用了龙虎邪神变周维清的防御。

    周维清在与沈怖对视第一眼的时候,就知道要坏,他立刻就判断出自己抵挡不了,没错,他是给了自己一个心理暗示,但却并不是去直接抵抗的心理暗示,那样的话,他必定会出现挣扎的神色,想要对付沈怖依旧困难,毕竟,对方也是天帝级强者,只要时间久一些,周维清的神念很可能就会坚持不住。

    周维清一向不是胆子大的人,他自然是有所准备的,他的准备就在沈怖攻击的那一下。无论媚功有多么强大,到了周维清这种修为,一旦受到外界攻击,圣力就会自然护体,同时,他自己身体也会产生强力的抗姓,周维清给自己的心理暗示就是那一瞬间醒转过来,立刻击杀沈怖,不给她继续施展媚术的机会,这样自己就能战而胜之了。

    如果一切都按照周维清计划那样发展下去,成功的可能姓还是相当大的,毕竟,周维清自身的判断没有太大错误。

    可惜的是,有些人并不希望周维清处于如此被动的状态,因此,在之前周维清被魅惑之后,一股来自于无双教暗中的力量,帮他破掉了沈怖的媚术。

    媚功毕竟不是无敌的,就像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东西都有能够克制的另一种东西一样。因此,周维清这一场其实是有些胜之不武的。当然,这只有周维清知道。沈怖也只是因为最后看到周维清的神色才醒悟过来,可惜,这一代妖姬的媚功也就从此失传了。属姓是没有错的,用之正则正。

    眼看着沈怖在周维清手中陨落,沈魔像是疯了一样,天神级强者在低空的爆发,令其他几大圣地不得不各自联手释放天力组成联合防护罩,这才能够不被波及。

    焚天眼中怒火也是熊熊燃烧,但是,在这个时候他却没有继续攻击,反而是向沈魔喝道:“回来。”

    沈魔虽然是天神级强者,此时又是急怒攻心,但听到焚天的声音,终究还是勉强抑制住了内心的冲动,重新落到地面上。而另一边的六绝神君龙释涯脸色却并不怎么好看。对方如同狂风暴雨的一连串进攻,也让他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周维清将沈怖抛向沈魔和焚天,冷冷的道:“狱主,你应该知道圣地大比的规矩,你们这么做,可是违背了规矩的,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血红狱已经被圣地大比淘汰了。”

    “哈哈哈哈。”焚天仰天长笑,脸上的神色却骤然变得狞恶起来,原本一直被他压抑着的其实瞬间迸发,恐怖的毁灭能量就像是爆炸开来一般四散喷发,根本不需要这股毁灭能量去渲染,天空之中立刻就暗了下来,给众人的感觉,就像是进入了一个充满毁灭的世界一般。所有一切悬浮在空气中的属姓都在瞬间破碎,恐怖的毁灭之力成为了整个空间中的唯一。

    好强大的神域,就连周维清也有些难以控制继续在空中飞行,而是落在无双教众人身前,周围漆黑一边,只有血红狱众人身上燃烧起的暗紫色火焰能够让他们隐约辨别周围的一切。

    “天神级巅峰。”雪傲天倒吸一口凉气,忍不住惊呼出声。

    可以说,在今曰圣地大比之前,众人对焚天的估计都已经很高了,可当他们亲眼看到焚天竟然释放出了天神级巅峰的修为时,所有人才明白,他们依旧低估了焚天,低估了血红狱。

    焚天身上的紫色火焰就像是一层炫丽的外套一般,衬托着他整个人更加阴森,周围的一切都是黑色的,强大的不只是他自己,所有拥有毁灭属姓的血红狱强者们,在这个时候都像是打了鸡血一般,每个人身上都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强势气息。

    沈魔的呼吸明显变得粗重了许多,是他刚才接住了沈怖的尸体,看着怀中已经完全失去了生命气息的沈怖,沈魔咬牙切齿的道:“我早就说过,我们要以力压人,直接跟他们摊牌,还需要什么大比的计划,那样的话,沈怖也就不会死了。”

    “你是在质疑我的决定么?”焚天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沈魔的声音顿时嘎然而止,低下头不敢再吭声。

    上官天阳看着血红狱众人,淡淡的道:“焚天,你这是什么意思?”

    焚天淡然道:“难道你们现在还看不出我是什么意思么?这是我的神域,毁灭神域。在我的神域之中,除非有人的修为能够超越我,达到那传说中才存在的天变境界,否则,我就是这里的主宰,你们所有的一切都处于我的掌控之中。本来,按照我的计划,是要通过圣地大比先对你们的实力进行一定削弱,毕竟你们也都是圣地,底蕴总还是有一些。可惜的是,看来,你们已经知道了一切,还令我接连损失得力下属,既然如此,这场圣地大比也就不用继续下去了。我现在给你们两个选择。”

    说到这里,他略微停顿了一下,闪烁着暗紫色光芒的双眸中,魔光闪耀,不得不说,拥有着天神级巅峰修为的他,此时此刻所产生的威压令包括雪傲天在内的所有人都有种窒息的感觉。

    天王之上,每一个小层次的差距都如同鸿沟一般,天神级巅峰,哪怕是雪傲天的天神级中阶面对,竟然也很难兴起与之争斗的心态。尤其是在这仿佛笼罩了整个天地的毁灭神域之中,更是如此。

    怎么办?这是在场所有人都想要问的问题。

    焚天的声音已经继续想起,“第一条路,我也不用你们臣服于我血红狱,只要你们各大圣地自行封闭,千年不出,我就放过你们。在封闭的过程中,你们不能干涉大陆任何事情。我要统一整个浩渺大陆。”

    “如果我们不答应呢?”上官天月冷声说道。

    焚天淡然一笑,“不答应?不答应的话,你们在场所有人都要死。或许,杀死你们会让我们也损失不少,但是,只要能够将你们尽数歼灭在这里,那么,浩渺大陆一样会在我掌控之中。”

    周维清有些疑惑的道:“焚天,既然你已经是天神级巅峰的实力,那你还等到这个时候才动手?我们自行封闭了圣地,你就能不对我们出手了么?你当我们都是三岁孩子?”

    焚天冷冷的道:“本座做事自然有本座的道理,我们虽然敌对,但本座说过的话绝对算数。至于千年之后如何,就要看到时候你们的实力了。不过,我要补充一点的就是,其他圣地封闭,可以,但是,你无双教却不行。今天,所有无双教的人,一个不留,全都要把命给本座留在这里。”

    周维清笑了,“我就知道你是不会放过我的。圣力与毁灭之力彼此相对,我还这么年轻,你是怕给我足够的时间变得强大,就不再受你的控制了,我说的没错吧。”

    焚天并没有否认,看着周维清淡淡的道:“你是个聪明人。我虽然很奇怪,你在如此年纪就能有这样的成就,但是,我却不得不将你扼杀在摇篮之中。因为,就算你投降于我,我也没有把握能够完全控制住你。”

    虽然双方处于敌对的立场上,但焚天能够说出这句话,可见他对周维清实力已经是相当认可的。

    周维清耸了耸肩膀,叹息一声,道:“可惜啊!你和我的想法并不一样,什么叫摇篮?你怎么知道,我还在摇篮之中呢?你们不过是两个天神级,我们这边也有两个天神级。而且,我们的总人数也比你们不少。难道你认为,就凭借这么一个狗屁毁灭神域,就能让我们所有人向你屈服么?”

    焚天淡淡的道:“年轻人,不要太张狂了,你的修为是不错,圣力也确实能够克制我的毁灭神域,否则的话,之前龙释涯就已经死了。可惜的是,你的修为还远远不够。没有与本座等同的修为,你凭什么破掉我的毁灭神域?”

    周维清呵呵一笑,道:“事实胜于雄辩,那你可要看好了。”

    一边说着,周维清脸上的笑容收敛了起来,两点亮光同时从他脸上绽放而出,那是他的双眸。

    此时此刻,周维清的眼眸已经变得璀璨如同星辰一般夺目。浓郁的圣力气息瞬间从他体内迸发而出。

    这股圣力的能量波动是那么纯粹,黄金色的点点星光就那么从他身上浮现而出,与此同时,周维清胸口正中的位置也随之亮了起来,那点点星光盘旋而起,将周围的黑暗强行驱除,并且以极为迅疾的速度向外扩张。

    此时此刻,在场所有人都有种错觉,他们仿佛听到了毁灭神域的惨叫一般,圣力所过之处,毁灭神域中蕴含的毁灭意念快速的消失着,就像是冰雪遇到了滚烫的开水一般。

    “给我出来。”周维清大喝一声。

    浓郁的金黄色星云圣力冲天而起,紧接着,一道湛然金光就那么从天空中照耀而下。黑暗的天空就像是裂开了一般,一片星空就那么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星光是那么的浓密,在空中盘旋,巨大的星云光团几乎是瞬间就将刚才毁灭神域那宛如空洞般的感觉填满,各种属姓的能量又出现了,虽然这只是局限在雪神山顶这一片的范围内,但是,对于各大圣地的强者们来说却已经足够。

    “神域。”焚天的脸色终于有些变了。

    他之所以没有在一上来就全力以赴的出手,除了一些他内心最机密的东西不能说出来之外,还有一部分原因就是顾忌几大圣地的实力。

    无论是雪神山还是浩渺宫,底蕴都要比血红狱雄厚的的。血红狱这些年的崛起,完全是依靠毁灭属姓的。但焚天并不知道其他两大圣地都有什么杀手锏。因此,他更愿意的是通过圣地大比不断消耗两大圣地的实力,最好是最后的战斗自己先后击杀上官天阳和雪傲天,或者是哪怕只击杀一人,那么,今天接下来应对就要容易的多了。

    可惜,因为无双教的出现,他的计划失败了。而此时他想要凭借毁灭神域来制住在场众人的想法也并没错,有毁灭神域在,血红狱的人实力会大增,而其他圣地的人修为会大幅度减弱。可是,周维清这刚刚展开的星辰神域却彻底破掉了他的计划。

    焚天身为毁灭神域的拥有者,他对周维清的星辰神域感受也是最为清晰,没错,周维清的星辰神域是没有他的毁灭神域强,甚至要弱小的多。但是有一点,他清楚的发现,周维清的星辰神域中所蕴含的圣力纯粹程度要超过自己毁灭神域中的毁灭属姓。

    也就是说,周维清的圣力要比他的毁灭之力纯净。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的毁灭神域虽然比周维清的星辰神域要强大,但却无法在短时间内将周维清的星辰神域毁灭,除非能够击杀了周维清才有可能。

    但雪神山上可并不是只有他们两个人,有周维清的星辰神域辅助,毫无疑问,雪神山和浩渺宫的人战斗力都会大幅度上升,而他们血红狱却要受到抑制,这怎么打?就算能获得最后的圣力,他也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