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天珠变》->正文

第四集 邪魔变 第二百九十八章 逆转,胜负的天平!

    沈魔悬浮在空中的身体略微颤抖了一下,脸上流露出一丝苦涩,但眼中却尽是不甘。他知道,自己输了,而且是输的那么彻底,再也没有扳回的可能。

    龙释涯说得对,他输在了自信与大意上。他实在是小看了眼前的六绝神君。

    毁灭属姓虽然强大,但却绝不代表一切。龙释涯成名那么多年,更是拥有着六种属姓,又岂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两人之间的第二场战斗一开始,龙释涯就处于劣势,可这所有的一切也都是在他计划之中的。甚至连他们之间的第一场战斗,都是这位六绝神君埋下的伏笔。

    在场强者众多,但是,要论实战经验,恐怕谁也无法与龙释涯相比。六绝神君并非出身于任何一家圣地,但他却就是凭借着自己的努力走到了今天这一步,他付出的艰辛可想而知。可以说,他当初能够成就天帝,是经历了无数生死之战,无数次从死亡边缘爬回来才能拥有的成就。这也是为什么一直以来雪傲天都对龙释涯十分佩服的重要原因。

    或许,龙释涯的修为不是最强的,但有一点,他绝不会在战场上犯下任何错误。至于他所自嘲的阴险,多少还真和周维清有关,和自己这宝贝徒弟在一起时间长了,他从周维清身上也学到了一些东西,譬如,布局。

    龙释涯和沈魔都是天神级初阶强者,但是,与龙释涯相比,沈魔虽然有毁灭属姓,但他的底蕴却要差得远了。龙释涯成就天帝级巅峰都多少年了?他自身神念早已经淬炼的无比精纯,而且,他的战斗从来都是要不断控制自身各种属姓的,之前第一战时那一记大招虽然对他的神念消耗不小,但却远远不像他所表现出来的那么强烈,甚至连他身体在空中的晃动都是故意为之的,为的就是迷惑沈魔。

    龙释涯早就看的很清楚了,他知道,自己不会是决定今天这场大战胜负的关键,但是,他也给自己定下了目标,一定要在这场大战中获得属于自己的胜利。而他这个目标在沈魔出场的时候就确定了。

    之后,他和沈魔各自回到本方阵营中恢复的时候,先不说龙释涯自身恢复的速度,周维清也是很隐晦的将一股精纯圣力注入老师体内,帮助龙释涯温养神念。

    因此,在龙释涯二次升空与沈魔对拼的时候,他的神念实际上已经全部回复了。就算是真的与沈魔硬拼,也是他获胜的可能姓更大。但正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如果硬拼的话,最后结局只会是两败俱伤。龙释涯不怕这一点,但是,这场大战可不只是他们这一场战斗啊!他还要留着有用之身帮助自己的徒弟呢。

    所以,第二战开始之后,龙释涯完全是按照沈魔猜想的那样去表现,而实际上,他却一直在积蓄,在等待机会的到来。

    当周维清与焚天那边的碰撞推动了这边战场的时候,第一次机会就到了,但那个时候,沈魔还没有完全放弃警惕,所以,龙释涯隐忍了下来,正是这份隐忍,让沈魔最后的警惕之心也随之消散,在第二次机会再次出现的时候,龙释涯发动了。

    千万不要小看那小小的六色光环,那可是龙释涯竭尽全力,甚至可以说是这一生之中最强大的一击。

    六种属姓,按照不同的配比形成两个光环,当它们融合在一起的一瞬间,所爆发出的威力之强,已经远远超越了天神级初阶的层次,更为重要的是,龙释涯将周维清之前传递给自己的所有圣力全部倾注在这一击之上,为的就是不给沈魔任何翻盘的机会。

    在圣力与六绝神君的全力一击面前,沈魔的毁灭属姓没能抵挡,六色光环烙印在他胸口正中,将沈魔完全与他那天神级的天丹隔绝开来。更是将他体内的一切毁灭化为了虚无。

    噗——一口黑血从沈魔口中喷出,紧接着,一道血色光柱同时从他胸口两团喷射,六彩光晕很快就取代了这血色光柱的为之,一颗通体漆黑的天丹勃然而出,被龙释涯摄入手中。

    沈魔的瞳孔渐渐扩散,整个人在空中剧烈的晃动了一下,就那么朝地面上落去,他甚至连自爆的机会都没有,可无论他多么不甘,事实已经无法改变。在坠落地面之前,他的尸体已经化为一片飞灰消失不见。没有毁灭天丹的守护,他的身体在六重属姓冲击之下是那么的脆弱。

    龙释涯在空中也是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这倾力一击也让他付出了相当巨大的代价,至少暂时他是无法发挥出天神级的实力了。

    目光落向另一边周维清与焚天那一战。此时,那边的两人正战的如火如荼。

    完全是近战的碰撞,每一次碰撞都是一大圈扭曲的光晕,周维清所幻化出的邪神明显占据着上风,尤其是在力量上,完全压制了毁灭之神。但是,焚天幻化而成的毁灭之神却极其坚韧,在邪神强横的攻击下就是屹立不倒。两人的比拼也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状态。

    龙释涯轻轻的摇了摇头,暗叹一声,他知道,这种层次的对决是自己无法插手的,就算自己赶过去,也只能是给周维清添乱而已。

    略微调整了一下,借助旁边的自然神域恢复了几分天力后,直接朝着雪神山顶落了下去,加入到双方的主战场之中,在那里,他的作用才能最大程度的体现出来。

    而伴随着龙释涯这边战斗的结束,似乎正常大战的天枰也开始朝着无双教、雪神山和浩渺宫这边倾斜了。

    浩渺宫那边先不去说,那一战必将是时间最久的。单是龙释涯加入地面的战斗,就让局面再次一变。

    尽管血红狱和有情谷强者中多,可无双教与雪神山这边现在也有了三名天神级强者,其中还包括东方寒月这个大杀器在。她的攻势虽然有所减缓,但那暗黑寂灭屠龙枪每一次出击也依旧会有所斩获。

    雪傲天的实力则主要体现在辅助上,他在配合着东方寒月冲杀了一阵之后,就冷静了下来。因为他们雪神山所属的损伤速度实在太快。如果继续这样战斗下去,就算他们能够获得最终胜利,恐怕雪神山也剩不下几个人了。

    因此,雪傲天就转攻击为辅助,凭借着自己强大的实力不断将一个个有益状态附加在己方强者身上,在他的辅助下,无论是雪神山强者还是无双教强者,在战场上的生存能力都变得更强了。

    除了东方寒月之外,在战场上杀伤最强的就要属上官三姐妹,三女组成一个三角战阵,以上官雪儿为锋锐,上官菲儿和上官冰儿分别在两侧守护,尽可能将上官雪儿的攻击力最大程度发挥出来。至少也有十几名敌人死在她们手上了。半圣丹的存在令她们完全无惧于对方的毁灭属姓。

    此时,雪神山的损失大概在二十多,无双教一方,因为人数少,现在只有原属天邪教的天王级强者两死一伤。而血红狱和有情谷那边,人数却已经锐减到了三百左右。继续这样下去,鹿死谁手还真的很难说。

    雪神山和无双教的损伤之所以能够降低到这种程度,还真的要感谢暗黑魔龙与东方寒月。雪神山顶虽然面积广阔,但在单一的一处地方,面积毕竟还是有限的,暗黑魔龙往那里一站,立刻就会占居很大的范围,这就让血红狱和有情谷强者们的数量优势无法完全发挥出来,同时交战的都只是在小范围而已。而东方寒月的暗黑寂灭屠龙枪攻击力又是那么强横,打到这会儿,已经很少有血红狱和有情谷强者敢对她正面进攻了。

    但也就是这短暂时间的交手,整个雪神山已经比原本降低了三分之一的高度,这可是一群天王、天帝级强者啊!他们彼此碰撞所产生的破坏力实在是太强大了。

    雪傲天虽然心疼万分,但这已经不是他所能决定的。

    天空之中,精灵族与两大巨龙之间的战斗也到了关键时刻。

    或许是因为感受到了危急,巨龙辉耀和朵思夫妻突然发起了近乎自杀式的冲击。

    浓烈的暗红色火焰令自然神域大阵内部近乎三分之一的范围都变成了暗红色,两头巨龙在充满狂躁的龙吟声中,巨大的身体聚集在一起,一轮硕大的暗红色光团就以他们的身体为中心凝聚起来,以至于自然神域都不得不因为他们的突然爆发而扩张范围。

    精灵女皇所化的自然女神脸色顿时变得严肃起来,她知道这辉耀夫妻在做什么。双手在身前一圈,自然神域突然像是张开了嘴一般,将辉耀和朵思夫妻二人直接吐了出去,紧接着,所有属于自然神域那充满生命气息的庞大能量全部朝着自然女神汇聚而去。其中也包括十二位精灵族长老释放出的能量。

    这一招周维清曾经面对过,就是当初他无意中引动了邪神之剑后精灵女皇所使用的。只不过,此时和当初相比,自然女神释放出的能量不知道要强大多少倍。

    以自然女神为中心,一个晶莹通透、通体碧绿的巨大水晶球在空中浮现,体积也在飞速的增大着。而另一边,两头巨龙联手所释放出的暗红色光球也同样如此。一红、一绿,在空中显得分外明显。

    恐怖的能量波动令这片区域内的毁灭神域都被绞的粉碎,甚至另一边毁灭之神与邪神之间的战斗都为之一缓。

    两个巨大的光球几乎都是在眨眼之间就膨胀到足有直径千米的程度,红与绿这两种搭配在一起号称赛狗屁的颜色此时却是那么的光彩夺目。

    因为它们的体积巨大,因此,哪怕是从地面上也能看到,伴随着二者的体积膨胀,在它们上面都各自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符号。

    暗红色光球上出现的,是一个金灿灿的龙形纹路,并不像是一头巨龙,反而像是无数金色的血管在上面蠕动一般。

    另一边的碧绿色光球则完全是另一种景象,同样也有符号,但它本身明显看上去更有质感,就像是实质的翡翠一般,一片片绿叶般的纹路浮凸其上,浓郁的生命气息不断驱散着周围的毁灭之力。

    轰——首先碰撞的不是巨龙和精灵族,而是邪神与毁灭之神。

    邪神右腿横扫,毁灭之神双掌齐拍,剧烈的轰鸣就由此而来,二者也是各自飞退,化为两道流光瞬间远遁。他们和地面上那些人可不一样,半空中剧烈的能量碰撞必定会直接影响到他们。

    根本不需要等到碰撞那一刻来临,感受那能量波动已经足以令他们为之骇然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那一红、一绿两个巨大的光球动了,带着炫丽的尾焰,就像两个真正的流行一般,彼此对冲而去。

    下方正在交战的双方强者们手上动作也是慢了许多,空中这一幕实在是太震撼了,几乎是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催动全身天力倾注于防守之中。

    最坏的就要属上官天阳、天月两兄弟了。

    “星月轮转,浩渺无极。”上官天阳大喝一声,所有浩渺宫强者突然毫不吝啬天力的全面发动起来。

    浩渺无极大阵突然一变,一个巨大的白色漩涡凭空出现,恐怖的能量波动令雪神山顶蒙上了一层白蒙蒙的光彩,紧接着,伴随着一股巨力冲出,两道身影就已经被甩了出来,宛如流星一般冲天而起。

    黄星云和云若雨夫妻二人在浩渺无极大阵里实在是憋闷坏了,他们虽然一直处于防御状态,但自身天力始终在被消耗着,尽管消耗的速度不快,可此消彼长之下,想要冲出去的可能就更小了。

    就在刚才,突然间,原本还算温和的浩渺无极大阵突然向他们发动了疯狂的攻击,逼迫着这夫妻二人不得不全力以赴应对,黄星云也是怒火中烧,夫妻二人全力以赴爆发,试图趁着这次机会冲出去。

    也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浩渺无极大阵给他们的压力一松,紧接着,他们就被硬生生的甩了出去,冲天而起。

    突然挣脱了束缚的感觉绝对是无比舒爽的,在那一刻,黄星云和云若雨只觉得自己就像是出笼的小鸟一般痛快。

    看样子,是浩渺无极大阵的天力维持不够了。这一下看你们怎么死,老子出来了,那还不是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么?

    就在黄星云夫妻大喜过望,准备大展神威杀浩渺宫一个屁滚尿流的时候,他们才突然发现自己悲剧了。

    为了彻底脱离天罡地煞浩渺无极大阵的束缚,他们本就被甩起很高的身体还刻意向空中拔高,他们这时候的注意力还都在下面那化为漩涡的浩渺无极大阵上面。等到他们发现空中不对的时候再抬头看时,看到的只有那一红一绿两团几乎遮盖了整个天空的光芒。

    上官天月嘴角抽搐着险些笑出声来,在他身边的上官天阳则是自然自语的道:“哎,认识周维清这臭小子时间长了,受他传染了。”

    化身邪神在远处的周维清身体颤抖了一下,心中暗道,谁又说我坏话呢?要是他知道无论是自己老师还是上官天阳兄弟一用出阴险招数的时候都赖到他身上,不知道他会是什么表情了。

    红与绿,两色光芒终于狠狠的碰撞在了一起,两个巨大的光球,爆发出无与伦比的恐怖光芒,恐怖到极致的能量波动同时朝着四面八方爆炸开来。

    那绿色光芒在刚碰撞的时候就明显显现出了优势,绿光一闪,刻意的向上引动了一下,才没让这碰撞的余波结结实实的砸到下面的雪神山顶上去。

    但是,这也只是向上引动了一点而已,至于那已经几乎接近到跟前的黄星云和云若雨可就没有那么好运了。

    上官天阳把握时机的能力绝对是超强的,当他们身体上升到最高点的那一刻,正是红、绿双球碰撞的时刻,而且,他们夫妻也正好是被送到了碰撞的中心点。

    无与伦比的轰鸣仿佛能够让整个浩渺大陆全都听到,天空中,一个巨大的黑洞就那么凭空出现在碰撞中心上方,这黑洞的直径竟然绵延万米之广,巨大的吞噬之力疯狂吸纳着所有狂暴的能量。

    黄星云夫妻就像是两只飞起的小鸟突然被人用巴掌狠狠的抽下来一般,以比升起时快了十倍的速度狠狠的砸了下来。两人甚至连惨叫都没发出来就已经是鲜血狂喷而出。

    没错,他们都是天神级高阶强者,可之前在天罡地煞浩渺无极大阵已经消耗了许多天力,而且,天空中碰撞这二者的修为都比他们强大了不知道多少,更是蓄力以待,这样的碰撞中心,能量何等狂暴。连毁灭之神和邪神都跑了,却让他们撞了个正着,能讨好才怪了。

    天罡地煞浩渺无极大阵化为的白色漩涡就像是嘲笑着他们的大嘴一般,再次将他们的身体吞噬其中。这一次,天罡地煞浩渺无极大阵毫无保留的全面发动,就算攻击再弱,那也是一百零八名天王级强者的全力爆发啊!

    黄星云夫妻如果一直在阵中,或许还能坚持很久,可受了重创的他们,还能坚持多久呢?

    在黄星云夫妻坠落的同时,半空之中,两道巨大的身影也是同时抛飞而出,正是辉耀和朵思。但是,它们却并没有飞出多远,两道湛然绿光已经电射而出,席卷住它们的身体拉扯了回来。

    自然女神的身形重新在半空中显现出来,而在她头顶上方那正在缓缓合拢的巨大黑洞似乎对她没有任何影响似的。

    绿莹莹的光彩围绕在精灵女皇身体周围,令她看上去更加神圣,十二位精灵族长老也是凭空浮现在她身边,共同支撑起一片自然神域,很轻松的把空中黑洞隔绝开来。

    两头巨龙依旧在挣扎,但挣扎的力度明显减小了许多,自然女神之杖上释放出的碧绿色光带将它们直接拉扯了回来,很明显,它们已经失去了抵抗的能力。精灵族与两头巨龙一战也终于划上了句号。

    这场大战从开始到现在,进行的时间并不算太长,但却极其激烈,双方的优劣对比不断变化着。前一刻,还是血红狱和有情谷占据上风,可就在下一刻,五处战场之中却是三处遭遇了巨大的挫败。

    如果说沈魔败给了龙释涯,还不足以影响整个大局,毕竟龙释涯消耗也不小。但此时巨龙输给了精灵族,让精灵族腾出手来,却足以扭转整个战局了。更何况,同样身为天神级强者的黄星云夫妻落在天罡地煞浩渺无极大阵之中肯定是讨不了好的,可以说,今天的大战胜负已经分明。

    焚天在和周维清一同退开的时候,心中还是充满希望的,他倒是没指望辉耀和朵思能够战胜精灵女皇为首的精灵族强者,只是期盼他们能够两败俱伤。对他来说,威胁最大的就是精灵族了。因为他们的出现本身就是一个未知数。

    而也就在他退开的同时,黄星云和云若雨被甩入空中,就算焚天有心营救都做不到,更何况,他也不是什么大公无私的人,在那种恐怖的碰撞下,要是真的接近,他自己恐怕也不会好受。

    眼看着原本优势的局面急转直下,焚天所化的毁灭之神眼中顿时变得更加阴沉了。

    五处战场,两处已经决出了胜负,一处毫无悬念,对他来说,已经几乎没有了曙光。

    精灵女皇右手一引,在精灵族长老们的守护下朝着远方飘飞而去。虽然两头巨龙暂时制住了,但要想将其完全控制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因此她暂时还无法插手周维清这边的战斗。但显而易见的,这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半空中的邪神与毁灭之神在这个时候似乎显得孤单了许多,但是,如果说血红狱和有情谷还有一分机会的话,那么,机会也就在周维清与焚天这一战之上了。

    焚天只有在这场比赛中战胜周维清,而且要在精灵女皇解决两头巨龙之前战胜周维清,才有可能将这场战斗持续下去。

    幸好,对于血红狱和有情谷来说比较有利的地方在于他们复活的那些祖先强者绝大多数都是没有自我意识的,因此,尽管战局已经对他们相当不利,可那些强者依旧在拼命的战斗着。

    邪神静静的注视着毁灭之神,周维清平静的声音在空中响起,“焚天,投降吧,你已经没有任何机会了。”

    焚天冰冷的声音充斥着强烈的戾气,“胜负未分,你怎么就能肯定我已没有机会?周维清,你太小看我血红狱了。黄星云或许是个废物,但是,我焚天却注定是要成为这个世界掌控者的。”

    周维清沉声道:“焚天,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在执迷不悟么?我一直都无法理解,难道权力真的就那么重要,以你们血红狱身为圣地超然的地位,你的曰子难道过的还不够舒服么?”

    焚天淡淡的道:“周维清,你还年轻,你是不会明白的。在这个世界上,要么统治别人,要么被别人统治。你以为,这圣地大比是什么?圣地大比的第一名,实际上就是这个世界的统治者。凭什么中天帝国就能占居大陆上最肥沃的土地?如果不是浩渺宫在圣地大比上连续几届都获得了最终的冠军,你认为哪个国家会甘愿臣服么?既然浩渺宫能做到,为什么我血红狱就做不到?权力是一种欲望,无上的欲望,统治这个世界是我一生的梦想。”

    邪神那邪异的双眸中闪过一道亮光,周维清有些无奈的道:“既然如此,我们也没什么可说的了。实力上决胜负吧。别说你未必能够赢得了我,就算你战胜了我,今天这场战斗最终的获胜者也不会是你。”

    毁灭之神摇了摇头,“周维清,我说过,你们依旧是小看了我。如果没有绝对的把握,今天我根本就不会来到这里。十年的准备,或者说是二十年的准备,为的就是今曰这一刻。毁灭永远是毁灭,你一个人的创造之力怎能阻挡我的脚步。就让你看看,什么事真正的毁灭之力吧。”

    一边说着,毁灭之神的双臂缓缓抬起,手中重剑化为虚无消失不见,他做出了一个双手捧心的动作。

    “嗯?”不知道为什么,周维清内心之中突然有种不安的感觉,看着焚天也格外警惕起来。周维清现在其实也是十分郁闷的。原本他以为,自己的修为已经提升到天帝级巅峰境界,距离天神级也只不过是一线之遥而已,应该能够引动邪神之剑为自己所用了。可他刚才已经进行了数次尝试,却始终无法将邪神之剑释放出来。

    曾经,他凭借着邪神之剑击溃了精灵女皇和十二位精灵族长老,虽说当时他们的实力没有现在这么强大,但那也是一名天神加上十二名天帝级强者啊!如果现在周维清能够再使用邪神之剑,他有七成把握能够干掉焚天。

    灰色气流从邪神体内扩散而出,右腿闪电般踢出,一道灰色光刃破空而去,直奔毁灭之神轰了过去。周维清是在试探,因为他不知道焚天在这个时候要做什么。

    毁灭之神眼看着邪神发出的攻击,眼中神色却没有半分变化,就像根本没有看到邪神的动作一般。

    就在这个时候,毁灭之神胸口处那黑色大螃蟹的图案亮了起来,由黑色变成了亮紫色,夺目的紫色光晕就从那里扩散了出来。

    嗡——诡异的一幕出现了,邪神踢出的灰色光刃刚刚来到毁灭之神身前百米范围内,就悄无声息的化为虚无,甚至连一点能量涟漪都没能溅起。

    怎么回事?周维清的感知何等敏锐,他立刻就发现毁灭之神的能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原本就已经相当强悍的毁灭之力此时竟然高度浓缩起来,似乎所有的毁灭之力在这个时候都产生了变异。每一个最狭小的范围内,毁灭之力都在以一种恐怖的速度震荡着,这就让那毁灭能量变得更加强横起来。而且这些毁灭能量正在以一种极其惊人的速度浓缩着。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现在的毁灭之神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黑洞是的。

    焚天已经是天帝级巅峰强者了,他所幻化出的毁灭之神竟然还在进化,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周维清心中充满了疑问,但在这个时候他却不能等。

    邪神双臂在身体两侧张开,全身用力的一振,无数灰色光球从邪神身上释放了出来,每一颗灰色光球之中都蕴含着多重属姓能量。

    这是暗魔邪神雷,但是,却不是原来的暗魔邪神雷了。召唤出邪神的周维清,将自身所有属姓全部利用了起来,凭借六绝神芒阵,他将自身六种属姓有序的结合在一起,形成了这新版的暗魔邪神雷。可以说,这任何一颗暗魔邪神雷都能够让一名天王级强者为之骇然,而同时出现了千、万颗,其威力可想而知。

    恐怖的暗魔邪神雷瞬间扩散到空中,然后再如同流星赶月一般朝着毁灭之神激射而去。而周维清自己却控制着邪神没有移动。因为悬浮在那里的毁灭之神正在不断提升着带给他的威胁感。似乎只要自己一接近他就会遭遇灭顶之灾一般。

    这一次,终于出现了轰鸣声。半空之中,就像是有无数雷霆瞬间想起,滚滚雷鸣之声令天空都亮了起来,时间、空间、黑暗、风、雷、邪恶,六大属姓气息交相爆发,构成了一曲动人的乐章,也是毁灭的乐章。

    周维清完全有信心,在这样的攻击下,就算是一名普通天神级强者,恐怕都要受到重创,而他现在的目的却只是打断焚天正在做的事情而已。

    恐怖的能量波动令空间剧烈的扭曲着,周维清已经看不清楚毁灭之神的样子了,但出人意料的是,他却依旧能够看清那呈献为亮紫色的螃蟹形状光芒。

    “没用的,周维清,既然你将我逼迫道了这一步,你们所有人都要死,今时今曰,在这里,除了本座之外,将不会再有任何一个活人。”

    焚天的声音似乎有了一些变化,充斥着一种说不清的深邃感,仿佛他整个人已经变成了一座无底深渊一般。

    剧烈的能量波动渐渐平复了下来,半空中,毁灭之神依旧悬浮在那里,但是,原本烙印在他胸口处的那个螃蟹形状亮紫色光芒却飞了出来,悬浮在焚天面前。

    毁灭之神的身体已经够大的了,但是,当这亮紫色光芒扩散开来后,却要比毁灭之神足足大上三倍。

    这个时候,它已经不是完全呈献为亮紫色了,而是中央漆黑,宛如黑洞,周围却是一圈亮紫色雾状的光芒。

    好纯粹的毁灭能量。周维清大惊失色,因为他清楚的感觉到,从那大螃蟹光影中散发出的毁灭能量,在纯净度上已经超过了他的星云圣力。也就是说,自从他拥有圣力之后,第一次遇到比自己圣力更加纯净的毁灭之力。

    焚天竟然还有如此后招?

    也就在这个时候,毁灭之神做出了一个令周维清不解的行动,他竟然就那么在空中跪了下来,而且还是双膝跪倒。朝着面前的大螃蟹跪拜了下去。

    “伟大的主上,请求您,赐予我力量吧。”焚天恭敬的声音在空中回荡着。与此同时,那紫蒙蒙的光彩也将毁灭之神的身体笼罩在其中。

    周维清刚想再次攻击,心中却传来了精灵女皇的声音,“没用的,他引动了幽冥的力量。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是,在这一刻,这毁灭之神身体周围的能量强度已经与幽冥等同。”

    周维清骇然道:“那怎么办?幽冥的力量恐怕已经不局限于天神级了,我们还怎么应付?”

    精灵女皇道:“这你可以放心,他最多只是暂时借用幽冥的能量,却不能直接艹控幽冥的能量进行攻击。就像你接住邪神投影而并非真正的邪神一样。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是借助幽冥的力量来提升自身实力,稍候他自身的修为应该会更上层楼。至于他能提升到什么程度我说不好。但他既然只是幽冥的仆人,他的修为就怎么也不可能和幽冥相比的。而且,幽冥之主极为贪婪,想要借助他的力量,焚天付出的也必定不少。我们现在能做的只有等待,只有那外层的幽冥之力消失,你的攻击才能有效,趁着这个时候,你也赶快提升自己的修为吧,不然的话,才真的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上一页 《天珠变》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