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惟我独仙》->正文

第一册 第七章 肆虐狂吃(上)

    海龙的身体状况很好,一切机能都很正常,只是体内的法力已经消耗殆尽,精神力损失过大,再加受了些惊吓,所以才会昏迷的。只要好好休息一晚就会没事了。道明本性善良,对自己的每一个弟子都非常重视。只是他向来最好面子,脾气又不太好,所以才给人一种很严厉的感觉。他刚想用自己的法力帮助海龙恢复之时,突然灵台一动,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猛的睁开眼睛,道明喃喃的道:“这个老六,怎么现在这时候进入胎成境界。此时心神不稳,危险性会很大。”赶忙将自己精纯法力输入海龙体内一道,转身出了石屋。

    道修子走后,灵智子和灵原子也先后离开回去闭关修炼了。而其余的四代弟子只得心神不宁的回到了摩云坪木屋外。灵通子因为心中的担忧使他精神有些紊乱,突然,他感觉到自己全身一震,体内的法力疯狂的向灵台处聚集着,似乎已经脱离了自己控制似的。心中一凛,难道是因为道心失守走火入魔不成。来不及返回自己的房间,灵通子赶忙席地而坐,勉力集中自己的精神力,试图去控制自己的法力。他的变化顿时引起了其他几人的注意。灵云子看着灵通子体外剧烈波动的青光,失声道:“不好,师弟现在要进入道胎境界了。快,我们一起为他护法,以防外魔入侵。”

    “你们闪开,围在外围。”道明真人低沉的声音响起,青光一闪,他那臃肿的身影已经出现在灵通子背后,澎湃的法力激荡而出,道明利用自己精纯的修为,瞬间束缚住了灵通子紊乱的法力。“心守灵台,心神归一,沉意念于气海,顺法力于自然。”

    听到师傅的声音,灵通子从心理上就平静了不少,在道明真人那庞大的法力约束下,他身体周围的能量波动渐渐稳定下来。胎成需要经历一个过程,这个过程往往要持续三天左右。为了帮助自己弟子度过这修真难关,道明真人不敢有须臾远离。

    三天的时间虽然不长,但也足够有些人做很多事情了。当灵通子进入胎成境界的第二天时,在道明真人临走时输入的法力帮助下,海龙渐渐从昏睡中清醒过来。伸展着有些虚弱的身体,他模糊的神志渐渐清晰,之前发生的一切不断在他脑海中回想着。

    “啊!是小铁棍救了我。它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威力呢?”海龙并不知道当时天石真人已经有了收回攻击的想法,对于这位祖师和自己的师祖道明真人已经产生了强烈的怨气。取出小铁棍,海龙恨恨的道:“天石还有道明,你们这两个老混蛋,竟然想打我,你们等着,等我法力高强起来,一定不会让你们好过的。咦?这是什么地方?难道我被他们关起来了么?”海龙四下看去,只见周围空荡荡的,除了自己所在的床以外再没有任何装饰,就连自己房间中那种最简陋的木桌都没有。发现这些,更坚定了他认为这里是监牢的感觉。

    从床上跳下来,海龙身体一晃,只觉得自己全身绵软无力,原本体内的那股热流只有一丝微微的暖意,扭动了几下身体,不由得有些不适应这种虚弱的感觉。四下看看,他突然发现墙上那唯一的小窗户竟然没有封闭,看上去,那大小足以让他的身体钻出去了。挠了挠头,海龙自言自语道:“难道是那些老家伙失误么?怎么连窗户都不封上。这石门看上去很厚似的,窗户是我唯一的出路了。我先积攒点体力,然后在跑出去。师傅们啊!你们为什么不来救救我。难道你们就看着我被那老混蛋囚禁么?看来一切都要靠我自己了。就算关在这里又怎么样,等我修炼成仙,凡是你们那些对我不好的人,我都让你们变成我脚下之臣,天上地下,惟我独仙。”

    发完誓,海龙愤愤的一脚向身旁石门踢去。“哎呦,疼死我了。咦,门怎么没锁着。”那看上去厚实的石门在他的一脚下竟然敞开了。带着一些疑惑,海龙小心的凑到门边,先向外看了看,见并没有人迹,这才从石屋中钻了出来。虽然只来过这里一回,但是他曾经在这个地方得到了“痰盂”的道号,自然一眼就认出了这是师祖道明真人潜修之地。挠了挠头,海龙疑惑的道:“怎么到这里来了?恩,一定是道明那老家伙为了报复我,把我抓来这里准备慢慢整治我。不行,我必须快跑,否则,那老家伙一定会玩儿死我的。”刚要起步,海龙突然想起,这摩云峰顶是根本没有下山之路的,四面八方全是悬崖峭壁,更何况,在整片连云山脉外围还有强大的禁制,以他现在的情况,根本不可能闯的出去。一咬牙,海龙自言自语的道:“天无绝人之路,我就不信连一条下通的山道都没有。”想到这里,他飞快的跑出摩云洞府,开始寻觅自己的逃生之路。

    两个小时后,身上衣服已经被汗水浸透的海龙回到了摩云洞府中,山风吹拂,他不禁机灵灵打了个冷战。几乎仔细寻找了摩云峰顶的每一个角落,海龙已经完全灰心了。根本没有一处地方能够下峰,这摩云峰四面八方的山壁异常陡峭,如刀削斧凿一般。

    “他X的,道明这老家伙为什么非要住在这么个绝户地方,难道我只能跳峰自杀么?不,我还要修炼成仙,怎么能这么轻易的死呢?哼,道明,你不是想杀我么?就算死,我也不会让你痛快的。”在气怒交加的情况下,海龙开始迁怒于摩云洞府中种植的花草。这些花草无一例外,全是灵气勃勃的上品,只是年头都还没到而已。海龙的方法很简单,他将体内不多的一丝法力运在脚上,快速的在花草中践踏起来,只不过半个小时的工夫,石屋前这些吸收天地灵气长成的至宝们就已经变得一片狼籍。

    看着自己的成果,海龙哈哈大笑起来,“道明,我气死你,我气死你。你不是想杀我么?我先杀了你这些花草。”折腾了半天,他也已经有些累了,扭头转回石屋之中,摸了摸咕咕乱叫的肚皮,一屁股坐在床上。现在的海龙,心中很乱。他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对死亡不可能没有恐惧,想起道明愤怒时的样子,心中不禁一阵发寒,暗想,那胖子肯定不会放过自己,更别说修炼成仙了。海龙横躺在床上心潮起伏。突然,他发现在床角出有一个奇怪的突起,似乎是金属作成的,在这空旷的石室中显得异常突兀。下意识的翻了个身,海龙用手够到金属突起,一股奇异的感觉留入体内,在那金属的突起中,似乎蕴涵着同自己体内法力同源的能量。意念自然而动,丹田升起一股微弱的热气,顺经脉而上,穿过胸膛流入手臂,从他中指处进入了金属之内。仿佛引起了共鸣似的,金属微微的震颤起来,海龙吃惊的发现,自己所在的石床竟然开始移动,朝石门的方向移动。在惊吓之中,他赶忙从床上跳了下来,在石床移开的地方露出一个一米见方的缺口,一道石制的楼梯向地下延伸而去。海龙定睛看去,那楼梯下方似乎有着些许光亮似的。

    犹豫了一下,海龙还是决定下去探险,心想,或许在这里自己还能找到些吃的呢。楼梯很结实,似乎是在原有岩石的基础上雕刻而成的,走下二十一级台阶,海龙进入了一间空旷的石室。这里大约有十几平米大小,石室墙壁上镶嵌着一颗拳头大小的宝石,上面流转着白色的光芒,正是这间石室中的光源。在石室的四周,全是由多宝阁组成,木盒、玉盒、瓷瓶等不同的器皿平静的躺在那里,正中央的位置悬挂着一幅画,画上是一名如同道尊装束的老人,老人背后闪耀着一个七彩光环,右手持蓝光闪烁的宝剑,左手托着一个玉钵,仙风道骨,宛如神仙降临一般。老人周围云雾缭绕,七彩祥云似乎在烘托着他的身体似的。一切都是那么栩栩如生,宛如真实一般,一切布置都是那么古香古色,给人一种沉静的感觉。整间石室内没有一丝霉气,反而有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味道。

    心中一动,海龙突然想起上次小机灵受伤时灵玉子对他说的话,所有成熟的仙草都被道明真人收藏着。看样子就应该是这里了。一咬牙,海龙心道,反正道明真人也不会放过自己了,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总也是个死字,还不如吃仙草撑死的好。想到这里,他随手拿起一个玉盒轻轻打开,一股比五品紫芝更加浓郁的香味顿时弥漫在整间石室之中,激发的海龙饥饿感顿时大升。玉盒中盛放的是一株看上去如同白玉般的人参,人参体积并不大,但须穗众多,最奇特的是,它的本体竟然如同人形一般,在人参的正中央,一缕鲜红的纹路从头延伸到脚,宛如血丝一般。海龙扭头看了一眼自己来时的入口,一把抓起盒中玉参,三口两口的塞进了自己嘴里。玉参入口即化,一股甘甜的味道滋润着海龙的味觉。

    “真好吃,一定是不错的好东西。道明那老家伙,到是真的收藏了不少宝贝。哼,我吃,我吃,我要让他心疼死。”一边喃喃的念叨着,海龙开始了他的扫荡行动,可怜道明真人数百年收藏的珍惜药草和丹药,都被他一股脑的吞入了腹中。

    终于,在海龙不懈的努力下,接近三十种灵丹妙药全进了他的肚子,瓷瓶、玉盒被他扔的到处都是。

    拍拍自己饱涨的小腹,海龙打了一个清香四溢的饱嗝,一屁股坐在石室的角落中。小腹中不断升腾起阵阵炙热之气,烫的他全身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嘿嘿一笑,海龙喃喃的自言自语道:“看来真是赚到了,竟然连一种毒药都没有。好舒服的感觉。说不定,吃了这么多好东西,我一觉醒来就能成仙呢。道明,你个老东西,你可别着急回来啊!等小爷成了仙,有你好看的。”像道明真人这种修仙之人,又怎么会储备毒药呢。这间石室中全是他辛苦收藏的宝物,其中一些更是长辈们赏赐的,道明一直都没舍得吃,准备将这些药草合药,或许是上天之意,却完全便宜了海龙。有些疲倦的他渐渐进入了梦乡之中,而他体内的各种灵药也开始渐渐产生了效果。

    道明真人长出口气,缓缓收回了自己的法力。用衣袖擦掉额头上的汗水,微笑的看着身前打坐的六弟子灵通。经过三天的努力,灵通子终于结成了道胎,成功的进入了胎成之境。作为师长,还有什么比看着自己弟子成长更开心的呢?扭头冲灵云子道:“好好看护你六师弟,千万不要打扰他,他道胎已成,再过七天之后自然就会醒转过来。灵芝子,你们几个小的也要努力了。十年之内,必须都要达到至少胎成的境界。”

    众四代弟子感受着道明真人的关怀,同时恭敬的答道:“是,师傅。”

上一页 《惟我独仙》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