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惟我独仙》->正文

第二册 第十四章 七宗聚会(上)

    邢天脸色微变,扫视了海龙一眼,道:“敝宗之事在下自会处理,连云宗教的徒弟都这么没规矩么?”

    海龙大怒,刚想反驳,却被止水道尊按住了肩膀,耳边传音声响起,“同这种人没必要一般见识,就当是狗吠好了。”

    海龙心中一惊,扭头向止水道尊看去,他从未想到过,像狗吠这样粗鄙的字眼会从止水道尊口中说出,显然她对于邢天极为不屑。

    飘渺道尊依旧脸带微笑,“对不起邢天道兄,回去后我必好好教训小徒。”

    悟云宗主看看邢天又看看飘渺道尊,心中暗自摇头,走到最后那名女子身旁,道:“这位是莲花宗莲舒宗主。”

    海龙三人目光转到莲舒宗主身上,看到她,海龙不由得全身一震,先前莲舒宗主一直低着头,虽然身上散发出不一般的气质,但海龙并没有太注意,此时离的近了,他才看清这莲舒宗主的容貌。她并不像梵心宗主悟云那样身着袈裟,也没有剃度。身上穿着一件白色长袍,一头墨绿色的青丝飘洒在背后,白皙的肌肤上透露出莹润的光泽,脸上流露恬然之色,她散发出的气质虽然不像飘渺道尊那般如空山灵雨似的脱俗,但却给人一种不可亵渎的圣洁感,宛如天界降临的圣女一般。

    莲舒轻移一步,俏脸上充满了恭敬之色,躬身道:“见过两位真人。”飘渺道尊一楞,赶忙扶住她的肩膀,道:“我们怎么经的起宗主如此大礼。真实折杀我了。”

    其余众人也都楞了一下,莲舒是第一个来到梵心宗的,其他各宗派代表前来时,她也只不过是微微颔首而已,此时却对飘渺、止水两位道尊恭敬行礼,顿时给人一种怪异的感觉,五照仙的木松不禁冷哼一声,显然对莲舒有所不满。

    莲舒圣洁的面庞上挂起一丝微笑,道:“飘渺真人,不知道您是否还记得我。一千七百年前,在巴雨山下,你救了一名溺水的女孩儿,并赐她食物、赐她钱财,使她能够继续生存下去。后来这个女孩儿投入了莲花宗门下,正是今日的莲舒。飘渺真人的大恩,莲舒没有一刻敢忘,虽然勤修佛法,但当初飘渺真人脸上流露出的善意笑容,始终深深的烙印在莲舒心中。一千七百年过去了,岁月并未在真人脸上留下任何痕迹,您的容貌仍如往昔一般。刚才,在看到真人脸挂笑容时,我就已经认出了您的身份,没想到,事隔一千七百年,我终于又见到了您,这一礼和您当初的救命之恩相比,已经是太轻了。如今后真人有需要莲舒帮忙之事,只需一纸灵扎,莲舒必以最快速度赶往。”

    听了莲花宗宗主莲舒的话,大厅中顿时静了下来。除了已经猜到一些的童鹤、紫鹤还有知道真相的悟云宗主以外,其他四宗中人没有一个人看出飘渺道尊有着一千七百年以上的道行。他们心中不由得对飘渺、止水二人重新估量起来。五照仙的木松、问天流的邢天,脸色都变得极为阴沉,纷纷皱起了眉头,将目光集中到飘渺道尊身上。

    飘渺道尊眼中流露出一丝喜色,仔细的打量着莲舒,微笑道:“小妹妹,原来是你啊!当年一别,没想到再见之日你竟然已经成为了一宗之主,我还真是没认出来啊!你长大了,比当初还要漂亮的多。当初之事你不必太记挂于心,拯救苍生乃我辈使命,无意中为之而已。”

    悟云宗主微笑道:“师妹,真是恭喜你了。飘渺真人,真没想到,你竟然就是师妹念念不忘的恩人。你可知道,正是由于你当初的善举,才使莲花宗得到了一位优秀的宗主。莲舒师妹与我佛极为有缘,短短一千七百年,她已经成功的进入了相当于你们不坠的大圆满之境,乃莲花宗奇才。后得老宗主看重,于隐修之前传于宗主之位。在莲舒师妹的整顿下,现在莲花宗已经和以往大为不同了。这都是真人当日种下之因啊!”

    莲舒道:“师兄谬赞了,飘渺真人,等盛会之后有空,定要到我们莲花宗做客,莲舒必倒履相迎。”

    木松沉声道:“悟云宗主,今日好象不应该是叙旧之期吧,既然人已经到齐了,我看,您可以开始了。”

    莲舒仿佛没听到木松之话似的,引着飘渺、止水、海龙三人坐到她原来的位置处,而她则退于下首,眼神的波动显示着她因激动而不稳的情绪。

    悟云坐到上首位上,道:“首先,悟云要感谢各位同道的前来,使我们梵心宗棚壁生辉。此次召集各宗实是不得以而为之。神州大地自千年前正邪一战以来平静了很长时间,但是,近百年以来,原本被我们打压后隐没于暗处的邪宗、魔宗、妖宗又再次现身,而且行为极其猖獗。神州大地已经有多起妖魔肆虐之事,对于他们的这种挑衅行为我们绝不能置之不理,更不能让他们继续使大陆上生灵涂炭。我决定,梵心宗自我以下,所有入门百年的弟子全部下山降妖伏魔,希望各位同道能与以支持。只有我们正义的力量结合在一起,才能给那些妖魔以沉痛的打击。”

    千惠谷童鹤真人道:“宗主所言极是,千惠谷必全力支持。我建议,我们荡魔的力量不宜过于分散,可由各宗派联合起来组成几个分队,于神州大地上搜寻魔宗,一有发现,立即毫不留情的与以铲除。”

    飘渺道尊道:“童鹤道友,不知贵宗门下是否有一位名叫白岩的弟子?”

    童鹤一楞,道:“有,白岩乃是我师侄,师从敝谷掌门白鹤道尊。难道真人见过他么?他现在应该就在神州大地上游历着。”

    飘渺真人轻叹一声,将上山时与那化身为白岩之妖魔搏斗之事说了一遍,“……由于悟云宗主的到来,才将那妖人吓退。”

    童鹤眉头紧锁,道:“白岩乃是我宗后辈弟子中最出色的一位,难道他出事了不成?悟云宗主,实在不好意思,我想让紫鹤师弟下山去寻找白岩的下落,以免他被妖魔所乘。”

    悟云点了点头道:“还请紫鹤道兄一切小心,那妖人身上肯定有正宗法器,能够隐藏自身气息,可千万不要上当才好。”

    紫鹤真人道:“宗主请放心,我们千惠谷自有识别本派门人之法。各位宗主、道友,紫鹤先告辞了。飘渺真人,谢谢您的及时提醒。”说完,他快步走出大门,催动着一柄紫色飞剑腾空而起,顺着山道朝外而去。

    悟云轻叹一声,道:“邪道三宗诡变之处极多,我们还要多加防范才好。希望不要是道消魔长啊!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童鹤道兄所言与我不谋而合,如果各宗联合起来,必能互补,或可收奇效。其他各宗以为老衲建议如何。”

    木松道:“悟云宗主的建议可取,我认为可以将各宗人手分为五队分别由我五照仙五位宗主统帅,比能消灭妖魔铲除邪恶。”他这话一出,顿时引起了问天流和圆月流的不满,邢天道:“木松宗主,我觉得这统帅人之应从长计议才好。当以有德者居之,如全由五照仙宗统帅,恐怕不妥吧。”木松眼中寒芒一闪,道:“有何不妥,我五照仙宗乃正道六宗之首,负责统帅全局也是应该的。”

    悟云宗主道:“两位不需争执,这统帅一事可以稍后再议,我们先要订下荡魔之期才好。还有,木松宗主,我们正派并非六宗,应该是七宗才对。您刚才口误了。”

    木松冷哼一声,道:“我并没有口误,像有些小宗小派,实力薄弱,完全可以忽略不计,我五照仙宗同意此次的行动。”

    悟云刚想说什么,莲花宗宗主莲舒却先开口了,她淡然道:“五照仙的实力就一定很强么?难道木松宗主自认为在修为上能够超过悟云宗主?我们正道七宗中并没有什么小门小派,如果五照仙这样没有合作的诚意,我看,还不如不要参加的好。”

    木松大怒,道:“莲舒,你是什么意思?我所说的小宗小派可并不是指你们莲花宗。这种降妖伏魔的大事,我五照仙宗身为众宗之首,怎么能不参加。悟云宗主确实修为高深,但论综合实力还是我们五照仙要强一些吧。我说的都是事实,怎么会没有诚意呢?请你慎言。”

    悟云轻叹一声,道:“两位宗主请息怒,现在妖魔横行猖獗,我们绝不能自行乱了阵脚,由谁统帅本是无所谓的事。我们七宗也确实没什么小门小派,飘渺真人,您有什么意见么?”

    飘渺道尊微微一笑,道:“一切由悟云宗主做主,我们连云宗没有意见,不过我们确实是木松宗主所说的小门小派,像这种大事还是不参加的好,以免到时候出了什么纰漏受到各位所在的大宗派埋怨。我们此来只是想看看邪道究竟猖獗到什么程度,悟云宗主,您能不能介绍一下。”

    悟云深深的看了飘渺道尊一眼,道:“真人何须客气,连云宗乃我正道支柱,荡魔行动自然要有你们参加才好。至于邪道势力,我就简单说一下吧。通过各位宗主带来的消息,以及我们梵心宗自行收集到的情况来看。现在那些邪魔歪道极为猖狂。邪道三宗分别是魔宗、妖宗、邪宗。他们所修炼的功法各有各的特点。最为可怕的,就是他们都有一种可以刺激人潜力,使其短时间内修为大增的邪法,正是通过这种邪法,才使他们能够在短时间内恢复元气。这次我们的荡魔行动一定要本着除恶务尽的原则,绝不能像上次那样,给他们以死灰复燃的机会。邪道三宗中向来以魔宗为主,邪、妖二宗次之。魔宗宗主戾天经过千年的潜修,必然已经提升到了更高的境界。不久前,我总弟子曾经擒拿到一名魔宗门人,据那魔宗之人透露,戾天的魔功已经大成,修为达到了魔宗有史以来前所未有的地步。将是我正道最大的威胁。魔宗弟子极多,其中不乏高手,虽然他们都是人修炼而成的,但他们已经泯灭了人类善良的心性,完全堕落入魔道。其中达到道隆以上境界的魔尊足有二十余人,再加上大量的魔宗弟子,将非常难以对付。邪宗宗主东雷也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人物。千年前的正邪大战时,老衲曾有三名师弟死于此人手下,此人的邪功另辟稀境,极尽诡辩之能事,非常不好对付,手下的四大邪王也都是实力非凡的人物,虽然总体实力比不上魔宗,但也拥有着足以威胁到我们的实力。邪道三宗中妖宗虽然不是最强大的,但却是最可怕的,他们完全是由各种邪恶妖物组成,虽然前代妖王死与我正道之手,但据说他们新推选出的妖王竟然是一头修炼达万年的妖怪,具体是由何修炼而成,我也不太清楚。虽然妖物修炼不像我们人类这么容易,但能修炼万年,恐怕它已经接近度劫之期了。这妖王的修为绝对不会在魔宗戾天之下。从总体实力上来看,自然是我正道占据优势,但这些妖魔鬼怪都隐藏于暗处,一旦发动偷袭,恐怕也会让我们非常头疼。我知道的就这些了,各位还有需要不成的么?”

上一页 《惟我独仙》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