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惟我独仙》->正文

第二册 第十六章 智灭魔尊(下)

    海龙没有再说话,径自走到火堆旁,将已经烤熟的那条鱼递给了“白岩”,自己则拿起另一条专注的烤了起来。一会儿的工夫,烤鱼的香味开始在空气中弥漫。海龙将烤好的鱼拿起来,先吹了吹上面的热气,然后才小心的吃了起来。他吃的很认真,几乎没有放过鱼上每一丝嫩肉。如此这般,他一共烤了八条鱼,其中一半给了“白岩”,另一半则进了自己的肚子。拍拍自己的肚子,海龙微微一笑,道:“谢谢您,前辈,我已经吃饱了,做个饱死鬼总比饿死鬼强的多。您动手吧,我绝不反抗。”说着,缓缓闭上了眼睛。

    白岩早就有些不耐烦了,还好那四条鱼满足了他不少口腹之欲,这才隐忍下来,看着海龙恬然的样子,他站起身,“小子,下地狱以后记着是谁杀了你,老子叫魔奎。”信手一掌向海龙头顶拍来。在他心中,海龙只不过是一个刚到伏虎初期的弱小修真着,杀他和捻死一只蚂蚁没什么两样。闪烁着青黑色光芒的大手轻飘飘的印了下去。

    海龙闭着眼睛,他清晰的感觉到死亡正不断的向自己靠近,突然,他眼前一亮,虽然合着双目,但他却清晰的看到了“白岩”手掌落下的轨迹。全身已经被“白岩”释放的邪力完全笼罩住,他根本连一个手指都动不了。但是,海龙心中却没有了惧怕,感受着头顶上传来的压迫越来越大,“看着”那巨大手掌下挥的轨迹,他轻声道:“千钧。”

    异变骤然而升,海龙全身一轻,压力不见了。千万条金光骤然从他怀中亮起,无可抵御的庞大能量骤然迸发,此时,“白岩”的大手距离海龙的头顶只不过还有三寸距离。

    “轰——”突如其来的变化使“白岩”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机会,轰然巨响中,他那庞大的身体像垃圾一样被轰的飞了出去。他毕竟是魔宗中的魔尊,就在金光临体的刹那,勉强催动了自己携带的一件护身法器。但是,那由小铁棍幻化出的金光真的那么好对付么?“白岩”不是天石道尊。他的修为远不能和天石道尊相比,而且又是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况下遇袭,并没有像天石那样强力的法宝抵御,他的结果可想而知。

    海龙在轻唤出“千钧”两个字的同时,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全身释放出大量的热力,那并不是自己的法力,而是一种不知明的力量。无数金光从自己怀中的小铁棍中涌出,其威力之大,甚至更胜上次。海龙不知道的是,小铁棍之所以发挥出更大的威力,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他在梵心宗吸收了大量佛气的缘故。

    漫天血雨飘洒而下,落在地面上发出如同细雨入土的声音,所有的压力都消失了。海龙抹了把头上的冷汗站了起来。小铁棍上依旧不断传来阵阵热力,使他感觉到异常舒服。之前,他之所以要求吃鱼,最主要的,就是为了平静自己的心,将所有的心神都放在烤鱼、吃鱼上,才能让他的心神不露出破绽。他成功了,凭借自己的聪慧成功了。

    海龙没有跑,他知道,如果“白岩”还有再战之力,就算自己跑,也躲不过他的追杀。反之,如果他已经失去了攻击的能力,即使自己不跑,他也拿自己没办法。小心翼翼的,他一步步向落在三十米外的“白岩”走去。当他看到“白岩”的形象时不由得吃了一惊。

    这已经不再是白岩了,而变成了真正的魔奎,小铁棍的一击,彻底粉碎了他的伪装。海龙面前的是一名老年人,绿色而卷曲的长发看上去甚为诡异。脸上虽然皱纹密布,但却充满了凶厉之色,他胸口塌陷,胸前的衣襟已经破烂的如同筛子一般,上面粘满了浓稠的鲜血,身上不断闪烁着不稳定的黑紫色光芒。

    魔奎在梵心宗与止水道尊对敌的时候虽然以遁术逃走,但也受到了一定的创伤。他万万没有想到海龙竟然能够发出如此强力的攻击,那金色的光芒中充满了另他恐惧的气息,和自己体内魔气完全相克的混合能量不断的在体内肆虐着。他体内的魔气在那混合能量的作用下不断冰消瓦解,如果他比现在低一个境界,在刚才那一击时,早已经肉体被毁了。虽然凭借一口元气暂时保住了性命,但他的胸骨已经碎成了齑粉,内腑也受到了重创。此时的他,就想刚见他的海龙时一样,根本连动都动不了。只能拼命的催动体内魔气同入侵的混合能量抗衡着。

    海龙谨慎的站在距离魔奎三米外的地方,看着他嘴角处不断渗出的鲜血,胆子逐渐大了起来,嘿嘿一笑,道:“老小子,你不是很牛么?还是载在小爷手中。他妈的,幸亏小爷机警,否则,今天真的要会在你这老王八手里了。”

    魔奎恨恨的瞪着海龙,嘶哑着道:“你,咳……,你好……卑鄙,堂堂正……道竟然……会有你这……样的……弟子。竟然……扮猪……吃老虎……坑我,真没……想到,终……日打……燕,竟然……让燕哚了……眼。”

    海龙冷哼一声,自从修真以来,他的心一直处于压抑之中,随便一个修真者都比自己强的感觉另他心中非常不舒服,此时利用种种机缘另一个比自己强大的多的敌人倒在自己面前,他心中的畅快根本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一边向魔奎靠近着,一边道:“正道怎么了?魔道又怎么了,我才不管是什么道,只要能让敌人屈服在自己脚下就是最好的。我是卑鄙了,可是如果我不卑鄙就只有死在你这老王八手里,刚才你说什么来着,要断我的五肢是吧。我怎么说也是正道弟子,绝对不会这么做的。”用力在魔奎腿上踢了一脚,魔奎顿时惨哼一声,体内那些无法控制的气流更加澎湃了,接连喷出几口鲜血。

    “小,小……子,我们打……个商量……如何,今天……你放我……一马,以后我……绝不追……究你今……天的……行为,我堂……堂……魔尊,绝对……说话算……数。”他见海龙的话有所缓和,心中顿时升起了生的希望。

    海龙挠了挠头,道:“放过你?你觉得现实么?仙女姐姐曾经说过,除恶需务尽,我为什么要放过你呢?不错,我是说了不断你五肢,我只要断你一肢就行了。你个老玻璃,去死吧。”说着,他猛的抬起脚,用力向魔奎裆部踹去。

    “啊——”魔奎在剧烈的疼痛中,七窍同时喷出鲜血。海龙虽然修为不高,但这蓄满力的一脚也将他那坑害了无数妇女的命根踩了个稀烂。再也顾不上去阻挡体内的气流,魔奎疼的全身剧烈痉挛起来。

    海龙这毕竟还是第一次对付敌人,看着魔奎七窍出血的惨烈样子微微皱眉,心跳骤然加快了不少。“他妈的,你个老魔头,去死吧。”为了不在看到魔奎,他闭着眼,咬牙将法力全部催运到手上,红色的血八卦顿时光芒大放,一道直径接近一尺的螺旋状红色光芒顷刻间冲想魔奎那已经没有任何防御力量的胸膛。

    血光蹦现,魔奎胸口被炸出一个硕大的血洞,他的身体被震出去足有十米之远。

    海龙睁开眼睛向魔奎看去,只见他那双凶光闪烁的双眼已经没有了神采,变成一片灰白之色,鲜血染红了地面的黄土,内脏正不断从胸口那恐怖的大洞中流出。嘴唇不断的嗡动着,他那无神的眼睛中充满了怨毒。

    海龙感觉到自己的胃里一阵翻涌,再也忍耐不住,顿时大吐特吐起来。

    虽然海龙用血八卦的一击彻底灭绝了魔奎生的希望,但胸口那个大洞成了小铁棍输入他体内混合能量的宣泄口。在临死之前,魔奎终于恢复了一丝行动之力。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他骤然咬断了自己的舌头。大蓬紫黑色的光芒骤然大盛。

    海龙刚吐完腹中吃下去的鱼肉就发现了魔奎的变化,看着那如同厉鬼般的模样,他顿时向后退去。魔奎的身体直挺挺的飘了起来,无比怨恨的声音宛如从天际传来一般,“小子,你等着,当我借尸重生之后,定要让你尝尽人间至苦。天魔解体,爆——”

    “轰——”那漂浮在半空之中的身体骤然炸成了一团血雾,无数血滴向海龙罩来,可惜此时魔奎已经没什么法力了,那喷涌而至的血液都被星蓝铠上散发的蓝色光芒挡在体外。一颗黑紫色的圆球在数样诡异物品的围绕下以极快的速度飘飞而起,朝远方飞去。魔宗的天魔解体和正道的兵解效果差不多,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为了防止被海龙打的形神俱灭,魔奎毅然选择了这个方法。他的修为确实强大,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依然能够将自己几件威力最强的法宝用元神吸附在身体周围。

    海龙心中一动,顿时想起当初飘渺道尊消灭三眼妖的情形,赶忙挥手用血八卦发出一道红色的光芒朝魔奎的元神撞去。血八卦的威力毕竟有限,虽然准确的命中了元神,但却只是炸碎了一件没有法力保护的魔器而已。魔奎的元神成功远遁而去。海龙耳边,不断回响着魔奎自爆前那充满怨恨的声音。

    “真是大意了,竟然让这老王八跑了。他妈的,杀人一点都不好玩儿,简直恶心死了。杀就杀了吧,反正止水那婆娘说除恶就是行善,我也没做错什么。不行,我要赶快跑,否则魔奎那家伙随便找一个同伴过来,我可没有小铁棍护身了。”想到这里,海龙四下看看,辨别了一下方向,飘身而起,朝北方奔去。

    “咦。”身影一闪,海龙去而复返,落在刚才魔奎倒地的地方。他是因为被地面上一块镜子似的东西吸引才返回的。蹲下身,他发现,那是一块近乎盔甲上护心镜似的东西。银色的镜面上光晕流转,给人一种全身舒适的感觉。

    海龙小心的从怀中掏出小铁棍,试探着去碰触那面镜子,当小铁棍进入银色光芒范围之时,叮的一声,那银色的护心镜竟然吸附在其上。一股温和的能量顺着小铁棍传入了海龙体内,他那因为杀人而加快的心跳顿时平和下来,胸腹间流转着一丝温暖。

    “这是什么东西,从魔奎身上掉下来的,难道是魔器不成?不,不对,如果是魔器的话怎么会有这么舒服的能量,小铁棍也应该排斥它。哦,对了,止水和仙女姐姐曾经说过,在魔奎身上有一件我们正道的法器,而且还应该是不错的法器,难道就是它么?我的运气也太好了吧。不管了,先拿上再说,等以后回到连云宗再问怪前辈好了。”想到这里他一把抓住护心镜,将其塞入了自己怀中。

上一页 《惟我独仙》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