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惟我独仙》->正文

第三册 第二十一章 邪恶尸鬼(上)

    西域地广人稀,进入这里,海龙才明白自己是多么幼稚。在中原的时候,他曾经以为,只要进入了西域境内,必然能找到那个生他养他的小村。但是,到了这里,他知道自己错了。西域的地界之大,疆域之辽阔,丝毫不差于中原。而且这里人烟稀少,大部分人都像他当初所在村落那样,对于外面的世界根本没什么了解。在中原的时候他还可以问路,可到了这里,却只能靠自己摸索。三天,已经足足三天了,西域高原仿佛没有边际似的,他现在都不清楚,自己是距离连云山越来越近还是更远。在这片广阔的高原上,他感觉到自己是那么的渺小。

    阳光毒辣的照射着大地,因为地处高原,白天的时候,空气异常灼热,如果不是海龙有了一定的法力,或许他早已经被太阳晒伤了。从乾坤戒中取出水袋喝了一口,海龙遥望着远方,心中暗暗叫苦。他已经先后遇到四、五个村落或者部落了,但打听的结果却是,根本没有人知道连云山这个地方。现在已经深入西域高原,虽然能够辨别东南西北,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走下去了。

    正在海龙迷惘之时,一个人影进入了他的视线之内,那人正缓慢的前进着,每走出几步必然会摔一个跟头,但是,他马上又会爬起来继续前进,似乎有什么执念支撑着他的身体似的。在这片空旷的大地上骤然见到人影,海龙不禁心中一喜,身形飘起,朝那人迎了上去。离的近了,他看清了那人的样貌,那是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样子极为狼狈,一头乱蓬蓬如杂草般的头发遮住了面庞,身上的衣服就如海龙在遇到玉华姐妹时那样褴褛的变成了一条条。裸露在外的双手上全是被晒伤的痕迹,皮肤宛如枯树一样干燥的裂出了一条条细纹。

    飘身来到那中年人身前,海龙问道:“大叔,你这是怎么了?”中年人的样子已经激发了他的恻隐之心。

    中年人听到人声,猛的抬起头,海龙看到他的样子,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这中年人的脸上布满了烂疮,那干涩的黄褐色痕迹看起来异常恶心。他那双浑浊的眼睛中毫无神采,当他看到海龙的时候,突然厉声大喝道:“滚,快滚开,离我远点。”

    海龙一楞,下意识退后几步,试探着问道:“大叔,你这是怎么了?我有什么可以帮你的么?我这里有水,也有食物。”

    中年人的身体颤抖了起来,颤巍巍的用他那嘶哑的声音喊道:“不,不,快滚开,快,离我远一点,我不需要你帮助。快滚开。”他的声音中充满了凄凉,看着他如此凄惨的景况,海龙不禁想起了自己以前被人压迫的遭遇,再也顾不得忌讳身么,大踏步走到中年人身前,伸手向他抓去。中年人仿佛看到了什么恐怖事物一般,身体猛的后退,但他显然已经非常虚弱了,一个趔趄,顿时摔倒在地,海龙这一抓也自然落空了。

    “别碰我,离我远点,难道你想死么?”中年人的声音越发凄厉了。

    海龙疑惑的道:“大叔,我没有恶意,我只是想帮助你而已啊!在这片广阔的土地上,如果你再继续走下去,会死的。”

    中年人眼中流露出一丝凄凉,喃喃的说道:“死,是啊!死,我就是想死啊!你快离我远点吧。我中了尸毒,有很强的传染力,我不能害了你。如果被感染了,你也会变成像我这样的。别管我,赶快离开这里。”

    “尸毒?尸体上的毒么?大叔,你能不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说不定我能救的了你,我不过去,就在这里听。给,你先喝点水。放心吧,这水袋就送给你了,同样的我还有许多,你不必介意。”说着,他将自己的水袋扔了过去。

    或许是感受到海龙发自内心的真诚,中年人似乎平静了许多,他确实渴了,一把抓起水袋,咕噜咕噜的喝了起来,半袋子水很快进了他的肚子。喘息声渐渐平稳,中年人又向后挪了几下身体,有些感激的看了海龙一眼,道:“年轻人,谢谢你。你是好人。”

    海龙第一次听到有人称自己是好人,心中顿时升起一丝奇异的感觉,他本来并不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但之前被中年人勾起了回忆,所以才下定决心要帮助他。微微一笑,道:“大叔,告诉我是怎么回事。我可不是普通人哦,说不定,我真的能帮上你。”为了显示自己的强大,海龙左手一挥,用血八卦发出一道红色的能量,顿时在旁边不远处的地面上炸出一两尺深的浅坑。

    中年人惊讶的看着海龙,道:“你,你这是?好吧,反正我也快死了,就说出来给你听好了。不过,你要答应我,听完我的故事后,立刻用你刚才发出的光芒把我打到那坑里,然后用土把我埋掉,如果可能的话,最好用火先烧了我的身体。”

    从中年人的语气中,海龙听出了他对尸毒的恐惧,不置可否的道:“你先把你的事说出来,然后我自然会帮你。”

    中年人拉下自己的头发,挡住那恐怖的面容,沙哑的道:“我叫沙司,本是距离这里几十里外中一个小部落的人。我们在这西域高原上以放牧为生,虽然生活贫苦,但我们却过的很快乐。我有一个美丽的妻子,两个儿子一个二十三岁,一个十七岁。他们都是我最大的骄傲。但是,我们一家幸福的生活却在几天前毁了。那天,我的大儿子不知道为什么,放牧到很晚才回来,回来的时候,他脸上都是灰青色的。当时我以为他是累了,也没有太在意。回来以后,他一直都痴痴傻傻的,没有吃饭就去休息了。可怕的事在半夜发生了,一声惨叫把我从睡梦中惊醒,那惨叫是从我两个儿子的帐篷中传出来的,我和妻子慌忙赶了过去。我看到了恐怖的一幕,我大儿子用力抓住小儿子的身体,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长出了獠牙,用力咬在弟弟的喉咙上,他脸上的皮肤已经溃烂了,不断滴落着黄色的液体,被他咬了的小儿子在我赶到之时已经断气了。我当时大为惊恐,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而妻子则大声喊着救命。大儿子站在那里,呆滞的看着我一动不动。在妻子的呼喊下,酋长和部落中的人都赶了过来,酋长是见多识广的,他一看到我大儿子的模样,就知道他中了尸毒。尸毒是极为恐怖的,他有传染的特性。我们部落中,大家之间的关系都非常好,谁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件事。妻子爱子心切,冲入了帐篷中声泪俱下的呼唤着大儿子的名字。突然,我大儿子猛的扑向他妈妈,根本没有人来的急阻拦,他就已经咬上了妻子的咽喉。我的心碎了,在那一刻,我的心碎了。我是那么的痛苦,我的家,我的家啊!我知道,一切都完了。我抄起一根木棍,用力的向大儿子打去,希望他能放开我妻子,在争斗的过程中,大儿子在我手上咬了一口,而妻子,则已经断气了。我以前练过一些把势,还有些力气,用出全部能耐,才好不容易将大儿子捆住。我知道,如果让他在疯狂下去,恐怕整个部落都要毁在他手中。此时,小儿子死去的身体也开始了抽搐,似乎马上就要变成僵尸了。为了部落,我只能有一个选择。我用力咬着牙,将两个儿子和妻子捆在一起。并亲手点燃了他们的尸体,要知道,对付僵尸,最好的办法就是将他们的身体彻底毁灭。大火吞噬了我所有的亲人,我的牙已经咬出了血,我的全身都在不断的抽搐,我的心在滴血啊!直到此刻,我才发现了自己手上被咬的伤口,我知道,自己也染上了尸毒,为了不连累大家,我想冲入火海之中,和我的亲人一起去。但是,大家却不让我去死,用力的拉着我。酋长也安慰我,说只被咬了一点,未必会有事。但是,我知道他只是在安慰我而已。尸毒只要沾染一点,立刻就会传遍全身,虽然我没死,我还有神志,但我身上的尸毒是不可能驱除的了。第二天,我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跑了出来,我只想跑的远远的,我不想连累任何人啊!我好恨,好恨那个咬死我大儿子的僵尸,是他毁了我们一家,我已经出来三天了,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还没有死,年轻人,杀了我,快杀了我吧。我好痛苦,帮我结束生命吧。”

    海龙眼中冷芒连闪,沉声道:“在你们村落周围有僵尸么?会不会是尸鬼。如果是普通的僵尸,你的大儿子被咬死后,根本不可能回到部落中。一定是尸鬼。哼,我跟你回部落,一定帮你杀了那个尸鬼报仇。”在连云山的时候,海龙曾经听灵玉子说过尸鬼的事。所谓尸鬼,其实本身是人,但他们为了追求法力修为,而用特定的方法将自己变成了如僵尸般的生物,只不过,他们是拥有智慧的。对于尸鬼而言,活人的生气和僵尸手下是他们的凭借,这种邪恶的修炼者,即使是邪道中人也不齿与之为武,修炼尸鬼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在短短几十年间达到不弱的修为。只有最为邪恶的人,才会选择这种修炼法门,一旦尸鬼的修为高深到一定程度,必然会引起生灵涂炭,尸毒的传播,很有可能会给普通人带来毁灭性的灾难。沙司的故事另海龙心中充满了愤怒,不计后果的答应替他报仇,此时,他根本没有考虑自己的修为够不够同尸鬼对抗。

    沙司楞了一下,喃喃的道:“不,我不能回去,我现在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要是回去,会把尸毒传染给大家的。我不能回去。谢谢你,年轻人,如果可能的话,你帮我报仇就行了。你从这里一直往西走就能看到我们的部落,你说的尸鬼,有可能就在附近吧。”说完,他猛的抓起地上一块尖锐的石头,用力刺进了自己的咽喉之中。黄绿色的液体从伤口中流出,生命一点一点快速的脱离着沙司的身体。沙司看着海龙,虽然即将离开这个世界,但是得到了海龙的承诺,他眼中流露着满足的神色。有了报仇的希望,他再没什么遗憾了。身体轰然倒地,他去了。

    海龙木然站在那里,其实,刚才他有足够的时间阻止沙司,但是他并没有那么做。沙司的身体已经完全被尸毒侵蚀了,即使是接天道尊在此,也未必能救的了他。而且,他活过来又能怎么样呢?最珍爱的亲人都死了,与其让他一个人孤独的活着,还不如让他们在地下相见的好。

上一页 《惟我独仙》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