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惟我独仙》->正文

第三册 第四十章 供奉挑战

    ‘大胆,谁让你坐哪个位子上的。’一个有些尖锐的愤怒声响起,三个人从后堂走了过来,为首一人是名中年女子,身穿道袍,背上背着一柄长剑,眼神中怒气勃发,盯视着海龙,刚才的声音就是她发出的。海龙并没有起身,淡然一笑,道:‘是我自己让我坐在这里的,有什么不妥么?’中年女子怒道:‘那时我们供奉殿戴内主的位置,岂是你能坐的。’一边说着,她身型骤然前移,伸手想海龙肩膀抓来。

    一旁的黄雕焦急的道:‘师姐不要。’但是已经晚了,中年女子的手已经抓到海龙身前,海龙不屑的哼了一声,道:“嚣张的婆娘最讨人厌,懒的理你。随手一拂,中年女子顿时如遭雷击班后退几步,脸色一阵发白,显然已经吃了亏。

    黄雕快步走到中年女子身旁,拉住她道:‘师姐别动手,这是我新拜的师傅。’中年女子一楞,疑惑的看了海龙一眼,道:‘小雕,他是你带来的?这人怎么如此不懂礼数,居然坐上了殿主的位置。’没等黄雕回答,海龙抢着道:‘坐在这里是给你们面子,如果不是小雕,你们请我我都不会来呐。去把你们那什么殿主叫出来,我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能够掌管赵宋国的供奉。’

    中年女子大怒,道:‘你····’刚要冲上去再动手。却听一个有着几分苍老的声音响起,‘晓风,不可无理。’一名老年道人从门外走进,黄待哦一见到这个人,顿时欢呼一声,冲上前欣喜的叫道:‘师傅,我回来了。’老道人微微一笑,道:‘小雕。不过几个月不见,你似乎有所长进啊!’黄雕瞥了海龙一眼。道:‘弟子修为长进,都是我新拜的师傅所赐,我给您引见一下。’

    老道眼中闪过一道精光,想海龙看去,海龙毫不畏缩的迎上了他地目光,老道心头一颤。海龙给他的感觉,就象无敌深渊一样,丝毫看不出虚实。他上前几步。走到海龙身前施礼道:‘云霄子见过前辈。小雕能拜前辈为师真是她的幸事。’

    海龙到刺刺的道;‘恩,总算你们供奉殿还有个懂礼貌的。你叫云霄是吧。不过是贯通中期的修为,怪不得较不出好弟子,看你的样子,似乎修炼有三。四百年了。我劝你以后还是别收徒弟的好,免的误人子弟。’

    云霄子听了海龙的话全身一震,他不但没有产生反感。心中反而增添了几分敬意,要知道,海龙没有用探察术就一眼看出了他的修为。其法力之深,自然不是他可以媲美的。毕竟修炼了几百年只久,他的眼力可要比黄函这些小辈们强的多了。恭敬的道:‘晚辈修炼虽有些年头,但一直都是自行摸索而为,修为确实不堪,到让前辈见笑了。’

    先前那被云霄子称为晓风的中年女子不屑的哼了一声,道:‘师叔,象他这样的人,您用不着客气,我看,他就是一个招摇撞骗的术士罢了。’云霄子神色一肃,道:‘晓风,不得在前辈面前无礼,快去请你师傅和殿主出来。’他身为供奉殿副殿主,言语间自然充满了威严,晓风虽然还想说些什么,但接触到云霄子凌厉的目光,知识讪讪而去。看着晓风走了,云霄子这才接着道:‘前辈,我那师侄无礼,请您原谅。看前辈的样子,似乎是具有大神通之人,还望您能对晚辈们多加指点。’在神州中原。李唐。赵宋,元蒙三国虽然极力招揽修真之人,但奈何正道七大宗派门规森严,而且又都是出世之人,自然不会同官府多做纠缠,他们能招揽到的,都是一些小门小派的修真者,其中自然不会有什么修为高深之辈,象云霄子这样的,在这些修真者中已经算修为深厚的了。

    海龙淡然道:‘指点到是不敢当,我来此地,知识随便看看而已。你们这供奉殿能的不错嘛。看样子,赵宋国对你们还挺重视的。看你还算懂事,我就指点你几句,当今天下妖魔横行,那些成了气候的邪魔外道绝不是你们这些供奉所能对付的,今后还是少在外面行走,一面造成不必要的伤亡。虽然你已经修成道胎,但明显元婴不稳,我看,你能活过五百岁就已经很不错了。想突破到登峰境界都难。’

    云霄子轻叹一声,道:‘五百年已经比常人多了几倍,弟子不敢多做奢求,只希望在有生只年,能为赵宋国百姓做带内事而已。’海龙皱了皱眉,道:‘别在我面前说这些悲天悯人的话,你以为天下事就是你们这些小供奉能够影响的吗?如果没有正道七宗一直同邪道对抗着,恐怕神州大地总已经生灵涂炭了。少说嘘的,多做些实事比什么都强。’

    云霄子微微皱眉,道:‘弟子所言皆出自真心,决不是妄语,不知道前辈所言七宗,是否七大神宗那?敢问,前辈属于哪一宗。’

    海龙哼了一声,道:‘我属于哪一宗你用不着管,正道七宗根本称不上什么神宗,其中也不乏勾心斗角,卑鄙无耻之徒。’一想起问太内流刑天夫妇,海龙心中气就不打一处来,要不是现在修为境界不够,他早就到问天流去找刑天算帐了。

    ‘三弟,是什么大人物让你请我们过来啊?’浑厚的声音响起,在七,八名供奉的簇拥下,两名面色红润的老人从后殿走了出来。海龙眼中精光一闪,发现为首一人已经有着登锋境界的修为,明显比其他人境界高深的多,气度沉凝,到也有几分威势。

    云霄子赶忙迎上去,道:‘大哥,我给你引见。这位是七大神宗中的高人。哦,对了,还未曾敢问,前辈高名?’

    海龙看了云霄子三人一眼,道:‘你们就是这供奉殿地正副殿主吧。我叫什么你们不用问,我也不会说。’

    后来的两名老者看了云霄子一眼,为首之人道:‘在下供奉殿殿主云跃子。这位是辟师弟云风子。先前我听晓风说,您已经收黄雕为徒。’

    海龙打断道:‘小雕与我有几分缘分。我已经收了她做记名弟子。云跃子,看我坐你的位置上,是不是心里不爽啊!’

    云跃子眼中闪过一层紫气,淡然道:‘看你的样子,似乎并不象修真之人,老朽到想请教一,二。’云霄子刚想说什么。却被云风子拦住了。

    海龙淡淡的道:‘请教什么的我到不敢当,我来汴梁是来游历的,既然你想看看我的修为,那我们不防一赌,如何?’

    云跃子一塄,道:‘赌,你想赌什么?’他之所以要试海龙的修为,主要是心中有着几分不忿,先前晓风在去叫他们的时候,曾经添油加醋的把海龙无礼说了一遍,作为供奉殿的殿主。即使是赵宋国皇帝也要一仙师相称,他自然要试探清楚才行。

    海龙怪异的一小,从紫檀椅子上跳了起来。道:‘这个赌很简单,如果我赢了,你就把这供奉殿的殿主让给我当十天,让我也感受一回手握重权的滋味,如果你赢了的话,我就随你处置。当然,我肯定不会占你的便宜的,毕竟你是小辈嘛。这样好了,我只守不攻,你可以放手用威力最强的法宝向我攻击,只要你能让我双脚移动,就算你赢,什么时候你觉得自己确实不可能胜,就自动认输好了。这样也好让你心服口服。’

    云跃子严重异光连闪,跟随他前来的其他供奉都对海龙的嚣张怒形于色,脾气暴躁的几人甚至已经叫骂出声。云跃子抬手阻止其他的供奉,淡淡的道:‘好,就依你所言,如果你能顶住我的攻击而不移动,就算将这供奉殿殿主之位永远让给你又何妨。我们一言为定。’

    海龙微笑道:‘不错,还有几分风度。来吧。你现在就可以攻击了。’说着,双脚开立,不丁不八的随意一站

    云跃子疑惑的道:‘就在这里吗?我怕我的法宝会破坏大殿,我们还是到城外去的好。’海龙冷哼一声,傲然道:‘如果能让你的法宝破坏大殿,也算我输好了。’一层金蒙蒙的光华油然而生,瞬间将自己和云跃子笼罩在内,而其他的供奉包括云风子和云霄子在内,都被推出了十米之外。云跃子脸色一变,但海龙在他眼底深处却发现了一丝喜色,疑惑间,云跃子已经发动了攻击。光芒一闪,紫气环绕的飞剑带着闷雷之声虚空斩来,同时,七颗紫光闪烁的光球在云跃子的控制下,分别从七个刁钻的角度攻想海龙的死角,其中,攻想他双腿的就有四颗之多。

    海龙淡然一笑,道:‘米粒之珠也现光华。;也不见他掐动法决,又一圈金光亮起,飞剑和那些紫色的光芒完全轰击在上。无数紫色的光点在海龙事先布置好的禁制内爆发,云跃子这样的攻击自然无法撼动海龙的防御分号。云跃子清啸一声,身型飘起,抓住空中反弹而回的长剑,身剑合一向海龙扑去,一时间在法力的催动下,飞剑顿时威势大增,在飞剑周围,一圈如旋涡般的紫色能量骤然湛放,向海龙的身体罩去。海龙赞许的点了点头,道:’以登峰境界能将法力发挥到这种程度,也真难为你了。‘一边说着,他抬起右手,就那么穿过紫色的法力,以食,中二指夹上了飞剑的剑尖。光芒收敛,云跃子飘落在地,他的飞剑已经落入了海龙手中.海龙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轻抚剑锋,道:’还不错,是柄上品灵器。恩,这是偏风属性的,同你的法力相配合,怪不得能发挥出超越你现有境界的水平。怎么样?还用再比下去吗?云跃子微微一笑,躬身道:“供奉云跃子见过殿主,从今天开始,赵宋国供奉殿内所有供奉将完全听令于您。”

    海龙一塄,心中突然升起一种被算计的感觉,皱了皱眉道:“我刚才可是已经说好了,我这个供奉殿殿主只当十天而已。你可要记清楚了。”

    云跃子笑道:“我当然记的您先前的话,十天的时间已经足够了,有您这样修为高深的前辈在,七天后我们与元蒙国供奉殿鄙视必能稳操胜卷。”海龙终于明白为什么之前云跃子严重会流露出喜色了,心中大呼上当,但脸上却尽量表现的平淡一些,淡然道:‘比赛是吗?你们去参加就好。既然我是供奉殿殿主,应该有权不参加吧。想算计我吗?你还差带内。更何况,就算我去参加又怎么样?故意输掉我还做不到吗?”

    云跃子脸色一变,居然就那么跪倒在海龙面前,苦笑道:“前辈,其实当我第一眼看到您的时候,就知道您是前辈高人,知识不敢贸然相求而已。看您的样子,应该不是元蒙国那些外化之民,为了我们中原正宗,这件事您可不能不管啊·”

    海龙皱了皱眉,向一旁的黄雕看去,道:“小雕,这到底是怎么会事?”黄雕赶忙走过来,恭敬的道:‘师傅,是这样的,我们在一个月之前接到了来自元蒙国供奉殿的挑战。这种挑战是我们无法拒绝的,几百年前,这种挑战的制度就已经形成,挑战一方如果获得了胜利,被挑战一方将付出五座城池的代价,而被挑战方如果胜利,挑战方必须出让十座城池。十年前,元蒙国刚想李唐国挑战过,那次,李唐国输了,让出了五座富饶的大城,元气大伤,再无多年以前神州第一大国的威风

    这次元蒙国选中了我们,为了能获得此次挑战的声胜利,我们少邀高手邀高手,但奈何修真者数量本来就稀少,修为高深者都隐居于山爷之中,直到今天,我们也未能获得强援。元蒙人生性嗜杀,如果让他们占据我们五座城市,不知道有多少赵宋人会被杀或者论为奴隶。师傅,您就帮帮赵宋国吧。说着,黄雕也跪了下去

    海龙冷冷的说道;那这么说,你们兄妹当日执意邀请我来汴梁就是为了次事了?小雕,你好深的心机啊!枉费我对你一番信任。

    黄雕娇躯微颤,道;师傅,小雕丙无欺瞒您之意,我对您的在尊敬都是发自内心的。以您的修为,这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确能解救赵宋千千万万百姓。师傅求求您了,只要您能答允次事,就是赵宋国的大救星啊!不论是我们的人民还是当今皇上都会感戴您的恩德。

    海龙哼了一声,道;我才不用谁来感戴我什么,多年以前修真界就达成共识,绝不参与到神洲各国之间的纠纷内,作为七宗一员,我怎么能破坏这个规矩呢?你们不用跪,都起来吧。之前的赌约作废,我也不当那十天殿主了。说完,转身就向外走去。他到不是忌讳七棕约定,海龙现在更本没什么善恶观念,但他生性最喜欢自由,象这钟麻烦事自然懒的去管

    黄雕泣道;师傅,您真的忍心走么?求求您了师傅,您是我们最后的希望啊!只要您能答应代表我们赵宋国供奉殿出战,今后小雕为奴为婢任油您差遣,就算,就算伺奉枕席也心钢情愿。海龙猛的转过身,怒道;黄雕,你以为我是看中你的美色才收你为徒的么?你也太小看我海龙了。坦白的告诉你们,我至今修炼一千一百余年。早已经不问男女情感之事。就算比你貌美十倍的女子我也见的多了,我收你,是因为我看中你坚毅的心志和善良的本性,你这么说是对我的侮辱。从现在起,你们兄妹在也和我没什么关系。你们赵宋国供奉殿的事我也不会管。金光一闪,他就那么贫空消失在空气之中。看着海龙消失的地方,所以供奉全都楞住了。黄雕痛哭失声。她知道,在刚才这刹那,她已经失去了进军仙道的机会,在他们这些最普通的低级修真者眼中,修炼千年,那绝对是一个神话般的概念.

    海龙掐动云法绝,几个闪身已经出了赵宋国皇宫。他心中异常烦躁,说不出的气闷。独自在大街上前行着,自言自语地说道;难道我真的错了么?我是喜欢美女,可没卑鄙到要靠实力来要挟人家上床的地步吧?除非是心甘情愿跟我的,否则我才不稀罕。什么他妈的感情。老子才不在乎,飘渺是将自己陷在连云棕的规矩和自身顾忌中,天琴是离去后连都都不来看我一次,这个黄雕只不过是我收地第一个弟子,但确误会我看中了她的美色,混蛋。他妈的没一个好东西,以后老子一定要远离女人。怪不得说红颜祸水,古人从不欺我。一边走着,海龙越想越怒。目光一扫,正好看到一家规模宏伟的酒楼,于是大步而入,店小二殷勤的张罗他来到二楼,给他安排了一个靠近窗户的独桌,客观,您要吃点什么?海龙扫了他一眼,道;来几样你们拿手地菜,在打二斤好酒来。

    店小二似乎对海龙有几分畏惧似的,赶忙答应着;是是一会儿就来,稍等。说着动作麻利的去了。海龙依窗下望,看着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流,心中不平之气渐渐散了,正在这时,一个娇柔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这位大哥,您这里还有人么?我们能不能坐下?

    海龙抬头看去,只见一男一女站在自己身旁,男地英俊,女的翘美,到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酒楼的生意很好,除了自己这一桌外,别的桌子都已经坐满了。扫了那女子一眼,海龙淡然道;随便。女子微微一笑,道;那多谢大哥了。两人坐到海龙对面,点了几个普通的小菜。次时海龙的酒菜已经端了上来,那店小二安排的很是周到,四色菜肴都非常精致,在加上一壶上好的女儿红,酒菜香气顿时让海龙精神为之一振,嚎不客气的大吃起来。对面那对男女看着海龙不雅的吃相也没说什么,两人自顾自的聊着天。只听那女子道;大哥,最近世道不好,咱门还是留在汴梁城别出去了。家里的积蓄也够咱门花一段时间的。那男子轻叹一声,道;是啊!现在世道不好。元蒙国供奉殿向我国挑战,弄的人心惶惶。元蒙国那些蛮夷之辈也太过嚣张,真希望我国供奉殿打压一下他们嚣张的气焰.

    女子摇了摇头道;恐怕很难,供奉殿之间的挑战都是以五站定胜负的,元蒙国供奉殿依靠各种手段招揽了不少神仙般的高手,恐怕非我们供奉殿能够对付啊!一但败北,我国让出五座城市,势必会国力弱,恐怕用不了多长时间,元蒙国大军就要杀过来了。说完她还若有所思的看了海龙一眼。

    海龙灌下一杯美酒,一边吃着菜一边道,你用不着看我,我可不是你们供奉殿中的什么高人。我只是一个在低不过的小人而已。

    女子俏脸微红,看了身旁的男子一眼,仿佛没听到海龙的话似的,道;大哥,元蒙国的供奉殿之站应该就在汴梁城外吧。

    海龙抬起头,淡然一笑,道;两位应该来自元蒙国吧,何必在我面前作戏呢?如果你们是想来探听我的虚实那你们就错了。我可以非常郑重的告诉你们,我和赵宋国的供奉殿没有任何关系,如果你们想找我麻烦大可不必。从这一男一女来到他身边时,他就已经知道两个是修真之人,而且都是登峰境界的修为,先前他们说的目光闪锁。一直在看自己,以海龙的聪明,自然想到了些什么.

    女子脸色微微一变,道;这位先生,您是不是搞错了,我们是赵宋人。您怎么能把我们同那些蛮夷相提并论呢?海龙满足的拍了拍自己的肚子,道;难怪规模能做的这么大。这里的菜味道果然不错。

    二位何必在我面前演戏呢?你们同赵宋国地事我不会参与,好了,二位可以继续享受了。在下可要告辞了。店小二。

    来了————唱络声中店小二飞快地跑到海龙身旁,恭敬的道;客观,您有什么吩咐。

    海龙指了指对面二人,道;这两位是我的朋友,我的饭钱待会儿你向他们结就是。站起身,海龙深深的看了那对男女一眼,转身而去。

    店小二楞了一下,看了海龙身上的装素一眼,没敢说什么,退到一旁招呼其他客人去了。

    男子倒吸一口凉气,道;厉害。这人绝对是个高手。女子也是眼露赫然之色,道;以我们的修为竟然被他在不知不绝中制住。事情很严重,我们必须立刻回去向殿主禀报才是。连刚上的菜也顾不的吃,结了自己和海龙的帐匆匆而去。原来,在海龙起身离去的时候,他们同时感觉到自己身体僵硬,竟然暂时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完全在那里不能移动分毫。这二人确实如海龙所料,乃是元蒙国供奉殿中人,此次前来赵宋国首都是刺探情报的。先前黄函兄妹带海龙回到供奉殿时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当海龙离开皇宫,二人远远的跟了上来,到了酒店这里才靠近海龙,以便探听消息。虽然没有得到确实的消息,但海龙刚才所表现出的实力已经深深的震撼了他们,所以决定离开返回元蒙国供奉殿汇报。他们丙不知道,自己此次的行为却激发了海龙心中一丝保护弱小的善念,给元蒙国供奉殿带了无可比拟的灾难。

    海龙信步走出酒店,找了家客寨住了下来,虽然他身上没钱,但穿着类似与赵宋国供奉的道袍到给他带来了不少方便,连押金都没交就住进了最好地上房。坐在舒适的床塌上,海龙喃喃的自言自语道;已经好多天没有修炼了,看来我要打坐一会才行。盘膝坐好,在房内步下七道禁制,这才开始凝聚内视,按照六耳猕猴留下的记忆修炼起来。体内的神之力在丹田中那如同实质般的金丹调动下缓缓运转,一层金蒙蒙的光华流转,海龙的身体缓缓从床上漂浮而起,进入了入定状态。

    七天后。

    汴梁城外,赵宋国三万皇家御林军盔甲鲜明的以燕翅陈行排开,当中黄罗仗下,当代皇帝赵极高坐于龙椅之上,两天前,他就已经亲自下令封闭了汴梁城所有成中居民,包括官宦,一律不得出城,在汴梁城外,数十万精锐大军组成了一个直经三公里的圆孤形防御网,现在,整个汴梁城前,除了这三万御林军以外在没有任何闲杂人等。

    今天可以说是决定赵宋国命运的一天,赵极虽非英主,但也算的上是一代明君,自从即位以来,沥精图治,在他的不断努力下,赵宋国国势日盛。今天,赵极迎来了他即位以来最大的一次考验,来自元蒙国供奉殿的挑战他是不得不接受的。不论出各个角度来说,他今天都不能败,因为他的赵宋国败不起,一但失败,刚刚有所气色的国力势必大为削弱,恐怕元蒙国铁骑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攻入赵宋国国境之内。

    陛下,一切已经准备就绪。云跃子底声向赵极说道。

    赵极轻叹一声,道;上师,赵宋国今后的命运,就要看你们供奉殿的了,胗将全部希望都寄托于卿身,莫要让我失望。

    云跃子眉头微奏,道;陛下敌势强大,臣顶当竭尽所能,就算事不可为臣也以身殉职。

    赵极全身一震,从云跃子的话中他已经听出了什么,他当然知道,如果元蒙国供奉殿没有绝对的把握,是不会前来挑战的,今天,在面前这片广阔的空地上,势必会血染黄沙。

    云跃子脸色一紧,沉声道;来了。远方天际,如流红一般的数十道光明亮起,以看似缓慢的速度朝汴梁城而来。

    赵宋国供奉殿的高手门在云跃子的带领下掐动法绝,纷纷飘身而出,落在御林军前的空地上。

    光芒骤然亮起,巨大的压力从空中而来,锒铛声中,数十人先后落在赵宋国供奉门面前百米外,他们的飞剑都已经还于鞘中。这些人,这是来自元蒙国供奉殿的精锐。为首一人,锦袍虹须,神态威猛,负手而立,全身散发着强大的气势。

    云跃子心中一凉,从对方的气势看,至少有七八人修为不在自己之下,今天一战,可畏凶险之极

上一页 《惟我独仙》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