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惟我独仙》->正文

第三册 第四十二章 人丹初结

    第四十二章人丹初结

    赵极此时早已经泪流满面,激动的道‘上师,您对赵宋国的恩惠已经不是我一个谢字能报答的,赵极这一跪,是代表赵宋国千千万万百姓感谢您啊!如果不是您仗义援手,象刚才那如此凶恶的怪物怎么是我们能对付的呢?您给了我们赵宋重生的机会。如上师首肯,赵极愿奉您为师,不论您有任何要求,我们赵宋国都会尽全力满足您。

    海龙饶了饶头,心道;老子有那么伟大么?实力啊!这都是实力,有了势力能得到的太多太多了。今后不论如何,我也要成为最强的。淡然一笑,白出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道;皇帝不必这么客气,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在我们修真界有着太多高手,像我这样的道法根本不算什么,而且我们正道七宗明令,弟子不得牵涉到世俗之事,我什么都不要,你也不用拜我为师,这样好了。你请我吃顿饭就好,而且下令任何人不得将我的外貌外泄,以免若来麻烦。哦对了,这妖怪的尸体也运回去,不要破坏了。等我处理.

    赵极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恭敬的道;一切都依上师,上师请入城。此时,御林军已经将赵极的龙位抬了过来.

    赵极引着海龙到龙位之前,道;上师请上。海龙微微一楞,道;我坐你的龙位,那你坐什么?

    赵极恭敬的道;在上师面前,哪有赵极坐龙位之理。上师是我们赵宋国的大恩人,这龙位位您应该坐得。

    海龙也不在客气,飘身而上,端坐于龙位正中。龙椅柔软而充满弹性,坐上去极为舒服。三十二人缓缓抬起龙位正要向城内走,却被赵极拦住了。他挥退一人,自己亲自抬起木杠,竟然做了海龙的桥夫。一时间海龙产生了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仿佛此时已经成为了皇帝似的。

    御林军和供奉殿的供奉门看着赵极亲自为海龙抬龙椅,不但没有一丝鄙夷之色,反而都流露出尊敬的神色,能够做到如此礼贤下士。赵极已经可以被称为一代明君了。城门大开,龙椅垂下慢帐。使人无法从外面看到海龙的样子。御林军在赵极的吩咐下,立刻将海龙成功击退元蒙国供奉的消息散播出去。汴梁城百姓看着皇帝亲为轿夫,不禁都暗暗称奇,一时间,围拢观看的人群越来越多,甚至连房顶上都站满了百姓。不知是谁先喊了一声陛下万岁。一时间万岁之声蔓延开来,竟然响澈整个汴梁城。

    赵极扶稳肩膀上的轿杠。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一边向前走一边朗声道;赵宋国的百姓门,今天我们赵宋国得贵人相助,成功击退了元蒙国供奉殿,这位贵人是我们赵宋国的大英雄。我宣布,从今天开始。他将成为我们赵宋国的一字并肩王,一切与胗齐平,不论何时。他都是我赵宋国最伟大的英雄。

    龙椅中的海龙吓了一跳,眼看事情越来越大,他也不禁有些心虚,此时他还没有达到不堕境界,一但泄露行藏,恐怕不但问天流和圆月流会找麻烦,就是连云棕知道他如此插手神洲之事,恐怕接天道尊也不会轻饶吧.赶忙掐动法绝,神之力陬燃椹放,包括赵极在内的三十二名轿夫以及龙椅同时消失在汴梁城已经变的水泻不通的街道上。下一刻,龙椅出现在皇宫之中。

    海龙飘身而下,来到赵极身旁,道;我不想把事情弄大,以后什么一字并肩王的事你切不可在提了。

    赵极一楞,道;上师,这是您应该得到的荣誉啊!来人,传我命令,汴梁城大赦三天,并立今天为赵宋国国庆日。调集精锐大军集于边疆,随时准备接收元蒙国退还的国土。上师,里面请,我们进去在谈吧。

    海龙看着自己审判的这英俊的皇帝心中升起了一丝爱才之意,在眉宇之间,赵极同张昊有着几分相象,微笑道;那好吧,进去在谈。

    汴梁城沸腾了,大街小巷中到处都流传着海龙以一己之力打退元蒙国供奉地事,海龙已经被形容的神呼奇神,一时间,汴梁城已经成为了欢乐的海洋。皇宫中赵极设宴,全部以供奉殿中供奉做陪,设宴请海龙。巨大的宫廷龙桌上,摆,满了各种海龙从未次过的珍肴。海龙也不客气,旁若无人的大吃起来。赵极不断的亲自为他添酒布菜,一顿午宴竟然吃了三个小时。

    酒过三旬,菜过五味,海龙满意的道;皇帝赵宋国的饭菜真是不错,看来你这当皇帝的也很幸福啊!每天都能吃这么多美味。云跃子道;前辈有所不知,陛下一向节俭,自己平日用餐时最多两个普通的菜肴而已。为了赵宋国陛下可以说是牢心劳力,正是因为如此我才愿意为赵宋国出力、。前辈,我看您就留在我们供奉殿吧,您才是最合适的供奉殿殿主。

    海龙看了赵极一眼,摇头道;我说过,这个殿主我只当十天,今天我为你们打退元蒙国供奉,你们也请我大吃了一短,我们之间谁也不欠谁的了。皇帝确实是个好皇帝,赵宋国在你手里定会蒸蒸日上。元蒙国没有了那些供奉的支持,只要云跃子他们出马,足以要回你们的以前的那些城池了。好拉,你们也不必多说什么。这样吧,以后如果我有什么需要就来找你们,我也接受那个一字并肩王的称号。如果赵宋国有大难我自然会出现的。现在神洲妖魔横行,邪道日盛,我们这些正道修真者的日子也不好过啊!

    赵极眼露喜色,道;多谢上师。他从怀中摸出一快玉牌,道;上师,这是我赵宋国传国之宝龙翔玉,带在身上可避寒暑,我将他送给您,以后这快玉牌就是您身份的象征,只要您有所需要,在赵宋国境内出示此玉如朕亲临。

    海龙看着龙翔玉嘭燃心动,他清晰的感觉到,这快玉时内蕴涵着无法想象的强大能量,只是似乎被什么东西束缚了无法释放而已。下意识的将龙翔玉接了过来仔细观看,这上一快六边形玉石。巴掌大小,乳白色的石体上光晕流转。其中仿佛有云雾游荡似地,一条若隐若现的银龙不断在其中翻腾,偶尔露出真容,握在手里,一股温暖的气流输入体内,海龙只觉得精神一震。似乎灵台处的金丹微微颤抖了一下似的。面对如此宝物,海龙又怎么能够放过呢?微笑道;好,我就收下你这快玉了。不过我不会白收的。皇帝,你也很贤明,而且似乎随云跃子学过一些基本道法,现在应该是初窥初期的境界。这样吧,我送你一件法宝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给你用来防身还是比较合适的。说着海龙站起身来,来到宫殿地一面白墙前。右手一申金光电射而出,海龙手腕连颤,在墙上刻画出一个人形渐渐的,一条条经脉出现在其上,海龙以箭头表示出法力运行路线,一会的工夫一副栩栩如生的练功图出现了。

    光芒一暗,海龙负手而立,看着自己的成果满意的道;皇帝,你和供奉殿的众位供奉从现在起可以放弃原有的法力运行路线,按照这张图修炼会对你们有些裨益。

    云跃子自从海龙开始刻画这张图,就目不转睛的盯失着,次时眼中光芒大放,以他登峰的境界的修为,在这张法力运行图的指导下,顷刻间已经明白了许多东西,身体微颤,道;前辈,谢谢您,谢谢您,有了这张图,以后修炼肯定能有所突破。我……

    海龙道;行了,感谢的话就不用说了,以后你们自己修炼就是。皇帝,把你的手伸出来。

    赵极现在对海龙充满了尊敬之心,闻言赶忙身出自己的右手。海龙飘身到他身前,一弹手指,赵极仗心顿时多出一道血口,红光一闪,血八挂在鲜血的注入下渗入了他的手仗之中。赵极只觉得一股暖流传便全身,似乎已经多了些什么似的。海龙道;以后遇到危险时,你就将法力注入到掌心处,这血八卦能够发出血红色光柱用来克敌,只要不是相差太多,应该能应付了。

    赵极大喜,慌忙道谢。海龙心中暗笑,这血八卦不过是件普通法宝而已,和你给我的龙翔玉比起来,简直是太微不足道了。不里会一脸欣喜的赵极转向云跃子道;你有没有听说过老君录这个名字?他此行出山,老君录已经成为了他的游历的目标。既然连金夷那样的高手都对老君录如此重视海龙自然内能体会到其中的奥妙。老君录,那必然是代表着夺天地造化的宝物,如果自己能够得到,恐怕惟我独仙将不在是梦想。云跃子一楞;道;老君录好象有点印象,似乎以前听什么人说过,但又很模糊。前辈,那是什么法宝么?

    海龙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心道你这不是相当与没说么。摇了摇头,道;不知道就算了,还是我自己找吧.黄雕,你过来。

    黄雕在下守一桌,她几乎没吃什么东西,心神全都放在了海龙身上,此时听到海龙叫她,赶忙站起身,恭敬走到海龙身旁,低头叫了声师傅。

    海龙鳖了她一眼,道;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误会我。希望那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你还是我记名弟子,你们这些供奉修炼我所传心法时,你可以将我教你的法力运行方法传给他们,两者相辅效果会更好。你是我弟子,我总要表示一些。这件法宝就送给你吧。说着将那快莹玉般的欢龙塞入黄雕手中。扫失了纵人一眼,道;缘尽时当去。你们好自为之吧。金光一闪,骤然消失在原地。

    黄雕失声叫道:‘师傅。’但是,海龙却已经走了。泪水顺着她的面庞流淌而下,感受着幻龙散发的温暖,黄雕此时心中好后悔。她知道,如果不是自己伤了海龙的心,恐怕海龙会对她更好,如此机缘就这么轻易的错过了,她又怎么能不后悔呢?

    赵极轻叹一声,道:“上师真是神仙般的人物,确实不是我们这些俗人可留,他已经赏赐了我们太多太多,赵宋国会永远记住他的。”

    海龙急于离开倒不是为了别的,主要是对那龙翔玉充满了好奇,他先在气机的牵引下找到那蟒蛇怪的尸体,取出蛇胆,蛇筋后,这才离开了皇宫。光晕流转,在法力的催动下,海龙脚踏金云直接飞出了汴梁城。此时的汴梁城已经成了欢乐的海洋,到处都是近乎疯狂的人群,实在不适合在待下去,所以海龙决定找个偏僻些的地方,再研究研究龙翔玉和蟒蛇怪身上出产的几件宝物。在金云的作用下,几乎只是几次眨眼的工夫,他就已经飞出了汴梁城,大概辨别了一下方向,朝着北方急飞而去。一边向前飞行着,海龙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从怀中摸出那六边形的龙翔玉,摩挲着那光润的表面,龙翔玉那柔和的光芒让海龙感到异常舒服,心中一动,他掐到法决,小心的将自己的神之里输入其中。

    一种一样的感觉顷刻间蔓延到海龙全身,仿佛刹那间一切都变为虚幻似的,全身一阵剧烈的颤抖,脚下金云骤然消失,海龙的身体如陨石一样想地面坠落,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竟然已经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不由的吓的魂飞天外。从这种高度下坠下去,即使有法力保护,肉体也必然保不住,更何况他现在连一丝法力都用不出。

    身体穿云破雾,海龙闪电般坠落着,手中龙翔玉散发着淡淡的紫色光芒,其中不断翻腾的龙形能量也变成了紫色,海龙暗骂自己大意,如果这是在陆地上,就算走火入魔,一时间也不至于就死,可眼看已经坠落了一半的高度,如果就这样摔死了,简直太冤枉了。他不断呼唤着体内的神之力,可此时,他竟然连内视的能力都失去了,根本感觉不到金丹的存在。

    地面在海龙眼中越来越大,空中的冷风已经打透了他的衣襟,强烈的危机和恐惧敢不断的侵袭着他的身体,海龙感觉到自己仿佛快要爆炸似的。终于,地面已在眼前,那是一片树林,如在如此急速的情况下,海龙觉得眼前亮起一片紫光,全身剧烈的震动中,昏迷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海龙只觉得全身如撕裂般疼痛,呻吟一声,缓缓清醒过来,周围一片昏暗,海龙一惊,难道:难道我这是入地狱了吗?不应该的啊·就算肉身摔成了齑粉,我也还有元神才对,难道老天连让我重生都不可以吗?勉强移动了一下身体,又是一阵钻心疼痛,海龙心中一动,如果自己已经死了,那就不应该感觉到疼痛了,难道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竟然没死不成,我也太结实了。想到这里,他试探着内视,寻找体内的神之力。宽广的经脉渐渐显现在眼前,但是经脉中空荡荡的,竟然没有一死法力,幸好灵台处金丹还在,虽然已经暗淡无光,但它确实还存在着。求生欲望极强的刺激着海龙的大脑,深吸口气,忍着全身剧烈的疼痛。海龙集中意念,开始催动运气金丹中的能量。

    终于,在海龙一次又一次的不屑努力下,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在金丹周围终于产生了一丝微弱的神之力,有了这一点本源之力,神之力凝聚的速度渐渐加快着,金丹也渐渐的亮了起来。当丹气渐渐充足之时。海龙知道,自己的身体终于有了恢复的希望。他不敢过与修炼,先催动着丹气修补着自己体内的经脉和被震伤的肌肉,使身体恢复。在这黑暗中,海龙根本不知道白天还是黑夜,只决得用了异端不短的时间,身体终于恢复了常态。没有丝毫的犹豫。当身体完全恢复后,海龙开始催动着丹气恢复神之力。体内经脉渐渐亮了起来,一条条金色的河流重新充满了生机。就在即将大功告成之时。海龙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右手经脉仿佛出现了一个宣泄口似的,刚刚聚拢的神之力疯狂涌出,全身又出现了那种虚无的感觉,但这次稍微好一点的是,他还可以内视。体内的神之力飞快的消失着,一会而的工夫,静脉重新暗淡下来。就连金丹的丹气也被吸了出去。除了身体不在疼痛以外,他又恢复了刚刚清醒时的样子.

    海龙全身动弹不得,他颓废的想到,难道我就变成了个活死人吗?动也动不得,好不容易修为恢复了,却又消失,这到底是这么会事?啊·我明白了,一定是那块龙翔玉在作鬃,真不明白那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会吸收我的神之力,难道它本身就是一件法器吗?如果是的话,他到底要吸收多少神之力才肯罢休?哼,就算它是仙器,吸收的法力总也会有极限,不管了,反正我有的是时间,我就不信,它能永远的吸下去。想到这里,海龙重新振奋精神,再次用意念催动着金丹孕育丹气。先前的过程再次出现。海龙也想中途罢手看看能不能恢复对身体的控制权,但一切都是无效的,不论他体内的神之力恢复到了什么程度,身体就是无法动弹。无奈之下,他只有继续下去了。那龙翔玉确实神奇,每次都要等到海龙体内的神之力恢完全恢复充盈后才会一鼓作气的竟其吸走。如此这般来来去去,已经七次之多,加上在空中时吸取的神之力,海龙已经被这快龙翔玉吸了八次。海龙不知道的是,这种丹气周而复始的运行,对他灵台处的金丹是一个最好的锻炼,平日里,就算他想把丹气完全释放掉也是不可能做到的,而此时龙翔玉却帮他做到了,从无到有,再从有到无,金丹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洗礼,渐渐的,从原本的金色变成了白色。白色的金丹,代表的正是金丹大法中人丹的境界,在机缘的作用下,海龙已经快要踏入不坠境界的门槛了。

    “八次,已经足足吧次了,这他妈的龙翔玉也太变态了吧,照时间上看,恐怕我在这个黑漆漆的地方至少已经待了一年只久了。难道它真的是一个无底洞吗?”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即使海龙心志坚毅,还是不禁有些颓废,但是,他的求生欲望比任何人都要强,自己安慰自己一番后,有开始从新修炼起来。海龙清晰的感觉到,金丹变成白丹以后。再呼唤丹气要容易的多,而切自己对丹气的控制似乎也更加容易了。和开始时的第一次比起来,现在完全恢复神之力几乎要少用一倍的时间。白丹在他的意念的催动下,渐渐散发出了一层如同雾气般的能量,在其刺激下,海龙提内的神之力渐渐的恢复着,由于多次重复同一过程,海龙早已经有了经验,意念始终沉浸在白丹滞洪丝毫不动,任由神之力以飞快的速度自我恢复着。金色的河流渐渐充满了液体,形成一个循环,一灵台金丹为始,终点循环起来。神之力一开始循环,就代表着海龙的法力再依次恢复了,他知道,这也是龙翔玉该开始吸收的时刻。果然,右手处重新出现了吸力,神之力大股大股的向那边涌区,海龙早已经习惯了一切,任其自行吸取。经脉暗淡下来,神之力被完全吸完了,白丹中的丹气也顺着经脉向右手处流去。当这丹气刚一宣泄之时,海龙全身骤然一震,一股庞大无比的能量从右手处竟然反输回来,轰的一声,海龙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仿佛爆炸了一般。眼前一阵发白,顿时失去了知觉。

    神之里大股大股的向那边涌去,海龙早已经习惯了一切,可以在其自行吸取。经脉暗淡下来,神之里被吸完了,白丹中的丹气也顺着经脉向右手处流去。当这丹气刚一宣泄之时,海龙全身骤然一震,一股庞大无比的能量从右手处竟然反输回来,轰的一声,海龙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仿佛爆炸了一般。眼前一阵发白,顿时失去了知觉。

    冥冥虚空中,一个充满威严的声音自言自语的道:“恩?我地龙翔竟然会在人间,真没想到啊!以人的力量居然能够唤醒它。”

    另一个柔和一些的女声道:“这也是纪元吧,即使是我们,也绝不可能和天意想抗,龙翔本身是会则主的,只有心地善良而有拥有极其坚定意志的人才有掌握它的可能。您也不必想的太多了。顺起自然吧。”

    充满威严的声音叹息一声。道:“也只有这样了。可惜。龙翔离我而去。恐怕今后将再不属我了。”

    “咚咚,咚咚,咚咚···”强而有里地信跳声将海龙惊醒,睁开眼睛,周围竟然不再那么漆黑,周围都是泥土。虽然只能看到些暗影,但也比之前什么都看不到强的多了,试探着动了动身体,他惊讶地发现自己的一切竟然已经全都恢复了正常。体内神之里比以前更加充盈了,似乎有一种要透体而出的感觉似的,灵台出的白丹光晕流转,不但完全变成了白色,而且宛如夜明珠一般散发着莹瑞而柔和的光芒。终于又活过来了,海龙心中充满了一种想大吼出声地感觉。回想着之间发生的一切,呀下意识的向手上地龙翔玉看去,当他看到自己的右手时,不仅吃了一惊。龙翔玉已经小时了,自己的右手连带正条右臂都变的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右臂右手上流转着一层淡淡的雾气,似乎有一条姿色腾龙不但围绕着手笔旋转似的,在掌心处,一个小巧的白色六边形边框强系的在正中央,随着海龙张开手掌,那柔和地白光将周围照的丝毫比现.

    海龙心中一喜,他知道,龙翔玉已经同自己合为一体了,虽然他不知道这是见什么样的法宝,但从他足足吸收了自己九次神之里就可以看出,这至少是意见仙器级地强大存在。满意的看着自己如同莹玉一般的手掌,海龙抬头上望去。他发现自己似乎在一条狭长的地道中,这里成桶壮向上延伸,似乎有着很员的距离,尽头黑漆漆的看不清楚,不知道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法力恢复而且增长,海龙重新恢复了自信,呼出一口浊气,催动着体内澎湃的神之里飘身而起,就那么扶摇直上,奔顶端而去。这条通道似乎没他想象的那么长,只不过飞升了数十米就到达了尽头。海龙眼中键光一闪,小铁棍变为千均棒,在海龙的全力催动下,澎湃的神之力骤然并发。

    树林中遗篇寂静,此刻正是清晨,乃万物复苏之时,虫鸣鸟叫渐渐响起,给树林中带来了积分豁然生机,露珠在树叶上翻滚着,朝阳映照下如同珍珠般闪闪发光。“轰——”一声巨响打破了树林在红的平静,在树林中央,无数泥土飞溅而起。疑团亮金色光芒飘非而出。这突如其来的变化顿时让树林中一片骚乱,宿鸟们一片惊乱,一时间树林中顿时响起一阵和翅膀的声响。

上一页 《惟我独仙》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