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惟我独仙》->正文

第三册 第四十四章 飘渺之战

    寒灵石安静的立在那里。微微一笑,海龙喃喃的道;寒灵石,你的灵气都被我吸走了,自己却成了一快普通的顽石。我能有今天,你攻不可没。记得当初在你身体里的时候,我对六耳前辈留下的功法还只是能领悟一点点而已。可是现在起码领悟有一少半了吧。千钧棒我也用的更熟练了。随着法力越来越高,我的领悟力也增强了不少,对这不知名的师傅也越来越佩服,虽然他的这种修为方法很正宗,但我却感觉有些奇怪的因素在里面,仿佛其中融会了佛,道两家的修为似的。这是怎么回事呢?难道这本身就是为我指制定的吗?寒灵石啊!如果你能告诉我那个师傅到底是谁该多好。我想,他一定是个了不起的大人物吧。回想着自己修炼的一慕慕,回想着脑海中那些夺天地造化的修为方法,海龙心中突然一片寂静,仿佛有一个模糊的影子在脑海中闪现似的,那是一个被金色光芒包裹的影子。还龙想抓住他,想看清他,却又偏偏无法得逞。死海龙,想什么呢?肩头一震,海龙清醒过来,扭人头一看,原来是小机灵醒了,正站在自己身后。轻叹一声,道;小机灵,我在想你那老祖宗当初说的师傅到底是谁。现在,在我心里这是最大的疑问了。接天道尊就要度劫,等这件事结素后,我就带你和弘治出去玩儿。

    不是吧,大哥。你要等接天度劫?那还要等多长时间啊!弘治迷迷糊糊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还没睁开眼就不满的反对着,听了他的话,海龙一楞,道;怎么?不是说接天祖师很快就要度劫了么?难道还需要很长时间不成。弘治柔了柔眼睛,道;所谓很快就要度劫,也需要百年左右的时间呢。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老大,我不管。为了等你这家伙,我足有一千多年没怎么出去过,好不容易你回来了,最多让你休息个几天,然后我们就到神洲各地游历去,运气好的话,没准还能得到老君录呢。

    海龙惊讶的道;原来还要百年接天才度劫。那是不等等了。

    我们就出去玩好了。你们两个都去,总可以了吧。

    种植嘿嘿笑道;这次你不让我们去也不行,从今以后,除了你入洞房以外,我们在不会放过你了,保证象你的影子一样跟在你身边。

    海龙用力的在弘治的光头上敲了一下。道;死和尚,你说什么呢?象你这样的和尚,佛祖早就该用雷劈死你。省的危害人间。

    弘治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罪过罪过。佛祖,请您就原谅无知的海龙吧。弟子不会怪罪他妄言的。

    脸色一边,他突然严肃的向海龙道;大哥,在我们离开这里之前,你有两个人必须要见。不过现在有一个不在山上,你只需要见另一个就好。

    海龙的脸色也变了,全身微颤下,冷声道;如果你说的那个人是飘渺道尊那就不用提了,我是不会去见她的。以他的聪明才智当然知道弘治说的两个人是谁,在山上的自然是飘渺,而那个不在的自然就是早已经超越了登峰境界的玉华。这两个人,可以说都是他不想见的。

    弘治抓住海龙的肩膀,道;大哥你这又是何必呢?其实当初我就看出你对飘渺道尊有意思确实她是我见过的最有气质的美女。但是有很多事情决定了你们之间必然会有隔阂。所以你也怪不得她,你知道么?当你失踪后,除了我和小机灵以外,就属飘渺道尊最急。她一个人驾御着青蓝灵云在仙照峰找了你不知道多少趟,我曾经亲眼见到她一个人躲在暗处偷偷的哭泣,手里还拿着你最后给她的五行迷踪靴。我相信,她对你一定是有感情的,甚至不比你对她付出的少。大哥你平安回来了,我真的希望你能见见她。你要知道,在连云宗中除了接天道尊以外至云,飘渺两位道尊也都达到了斗转中期的修为,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或许几百年后她也将面临天劫的考验。大哥,不要做让自己以后后悔的事。就算你对

    她真的没什么了。也最好见一秒。

    海龙突然暴躁起来,怒道;别说了,我不想听。光芒一闪,他已经径自跃入了已经失去灵气的寒灵石中。

    小机灵看了弘治一眼,低声问道;假和尚,海龙他不会有事吧?

    弘治摇了摇头,道;放心吧,大哥的心志现在已经非常坚定,并非以前可比。他是需要静一静。等他想清楚,自己会决定该怎么做的。

    小机灵走到寒灵石旁坐了下来,道;我不管了这回我要在这里守着他,省得到时候他又玩个失踪。

    弘治呵呵一笑道;那也好啊!我就陪你一起吧。

    夜幕降临,海龙缓缓从入定中清醒过来,仰头上望,当年他打出的那个大洞使他能够清晰的看到天际繁星。虽然修炼了整整一天但他的心情还是无法完全平静下来。弘治最打动他的一句话,就是说飘渺道尊拿着五行迷踪靴独自哭泣。在海龙眼中,飘渺一直是个非常有主见,也非常坚强的女人,她竟然会为了自己的失踪而伤心,难道难道她……,用力甩了甩头,海龙自言自语道;不不会的。她早已经决定不和我在一起,又怎么会改变呢?不能痴心妄想了。哼,就算她现在愿意跟我又怎么样?我还未必会要她呢?我欠她的早已经用五行迷踪靴还了。不论是飘渺还是天琴,我都不欠你们任何东西。我就是我,自从天琴去而不返,我已经是完全为自己而活了。想到这里,黑暗的石洞中闪过他如冷电般的目光。身形一闪,下一刻,海龙已经傲立天灵石之顶了。看了一眼自己的龙翔臂。他清啸一声,身华流行而去。等待他的弘治和小机灵耳中同时响起海龙的传音,别跟来,我去去就回。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小机灵本想追去,却被弘治拦住了,;让他去吧,他和飘渺道尊的事毕竟要他自己去解决。我们去都是没有任何作用的。飘渺峰连云山脉七十二峰中云雾缭绕最多的山峰。飘渺道尊站在峰顶凝目远方。即使以她的修为目力也不可能透过那如棉花团般厚厚的云雾。她面向的是接天峰的方向,此时心中一片空白,或许是因为邪道三棕的压迫,他们这些二代弟子比以往的先辈门修炼都要快很多。境界在过了不堕境界以后提升都很快。现在的她可以说已经达到了修真界的顶峰,但是她发现自己却丙没有因此而开心反觉得内心深处异常空虚似的。在无聊的时候,飘渺道尊经常会站在这里出神,有的时候,一站就会是几天,只有这钟什么都不想的情况下,她才能完全静下来。长发随风舞。飘渺那白皙、而平淡的面颊突然轻微的波动了一下。冷声道;什么人胆敢擅自闯我飘渺峰,云破。原本在她面前浓厚的云雾宛如听懂了她的话一般骤然向两旁分开。露出了寂静的夜空。一团金色光芒飘然而来,在夜空中是那么的明显。

    来人速度极快,飘渺道尊清晰的看到,那是一团金色的祥云,看上去,那金云似乎比自己的请蓝灵云丝毫不差似的,转瞬间已经进入了飘渺峰外围的云雾屏障之内。

    飘渺道尊冷哼一声,对方的修为显然不属于连云宗,不论是正是邪,在她心中,帆是胆敢闯入飘渺峰境内的外人,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死。眼中冷芒一闪,不削的道;深夜来访,非歼既盗。看法宝。樱唇轻启,一道青色电光从她口中喷出,几乎只是眨眼的功夫,那青芒已经重重的轰击在那团金色的云朵上,一时间金光爆闪,火星宛如烟花一般渗放。那团金云飘然后退出百米才稳定住,飘渺道尊吃惊的发现自己喷出的飞剑竟然被毁掉了。以她的修为本来是用不着飞剑的,所以原来用以飞行的飞剑被她炼话杂质,藏于口中伤敌。虽然不是什么极品法宝但是也属于宝器下品,对方明显不及自己,

    但竟然如此轻易的毁了自己的法宝她如何能不惊呢?几乎没有任何犹豫,脚下青蓝灵云自然而生,飘渺道尊以比对方更快的速度音了上去。双手掐动法觉,一圈蓝蒙蒙的光华骤然向对方罩去。那团金色的云朵中,二十棵散发着柔和光芒白色珠子飘然而出,围绕着金色祥云快速的旋转起来,从其散发的能量来看,飘渺道尊清晰的感觉到这是一件相当不错的上品宝器。不削的撇了撇嘴,依然用纯法力产生的禁制向对方罩去。

    蓝光迅速从那白色的光环接触去了。很明显,亮亮无爱独家。在修为相差巨大的情况下对方即使有上品宝器护体也不是对手。白色光环急剧收缩着,飘渺道尊指挥着兰色光芒稳步收缩,一点都没把对方当回事。眼看着,蓝色光就要收缩到金云本体了,正在这时,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谈笑退天兵。飘渺道尊骤然感觉到全神一紧,一股盘大的压力从那团已经被压缩掉一半体积的金云中传来。轰然巨响中,金云骤然并发,自己所布的禁制竟然如纸般破碎,一团如旋涡般的光影骤然向自己罩来,仿佛这霞光金影要将空气完全抽空一般。光芒过处,空气仿佛燃烧一般,顷刻间完全扭曲起来。飘渺道尊终于谨慎起来,这团旋涡般的光芒给她带了危机感,没有丝毫犹豫,她眼中精光大方,宛如仙子一般身体微斜,竟然硬生生的朝那旋涡撞去。眼看着她那柔弱的娇躯就要被金色旋涡绞碎之时,飘渺用她那特有的清冷嗓音道;五行幻化步迷踪。在空中的她竟然不在真实,整个人宛如虚影一般,顷刻间飞入了旋涡之中,她的身体宛如没有实体一般,脚下莲步踩着如梦幻般的脚步,竟然就那么硬生生的切入了对方攻击之中。金光骤然收减,整个旋涡同时向内积压,飘渺身型电转,如同海浪般的蓝色波纹一圈圈散发而出。轰然巨响中,在梦幻脚步的配合下,飘渺道尊身体奇异的一扭,不但击碎了对方的攻击,而且自己没有受到分毫损伤,对法力的应用之精妙,简直令人叹为观止。金云在气机的牵引下竟然破碎了,飘渺道尊知道,对方来人已经受了伤,正准备发动下一波攻击,

    却见一道金色身影骤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倒挂老君炉。那个低沉的声音在次响起,一道如同棒子般的金光迎头而来,亮亮无爱。左一棒右一棒,顷刻间,交织成一张细密的大网从上笼罩而下,竟然在瞬间封死了飘渺所有的退路。

    缥缈道尊终于愤怒了,从动手到现在,她一直手下留情,想探出对方到低是谁,可对方这人,凭借着不坠境界的修为接二连三的挑衅,已经让这连云宗第三把交椅的缥缈道尊忍不住发火了,剧然抬起右手,一面如同小镜子般似的法宝出现在她的掌中,脚下依然不断移动着,凭借那变化莫测的步法和护体禁制,躲开前几棒,沉声道:"天罡指处有雷霆,便向其中仪六丁,若解个中些子决,信知造化掌中生.",亮亮无爱独家抄袭的死全家。她没有用自己的神宵天雷,因为接天道尊已经达到了斗转后期,如果此时在连云山脉引动天雷,很有可能会给接天道尊提前招来劫难.所以,她选择的是普通的掌心雷而已.雷法在缥缈道尊手中用出和海龙当初所用不可同日而语,电光顷刻间凝聚在那那面镜子似的法宝上.

    金色的身影听到飘渺道尊的咒法是明显全身一颤,手中发出的光芒竟然暗淡了一些,低沉声音再起,“看法宝,捆仙绳。”

    白光一闪,一天极细、如丝线般的白光从诡异的角度想飘渺道尊缠来,但是,着一切都知识徒劳而已。

    飘渺,道尊冷笑一声,掌心电光一闪,轰隆一声炸雷响起,蓝色光柱在紫色闪电的包裹中骤然想那金色人影袭去,这道类光蕴涵着庞大的牵扯之力,不但把那一道道金色棒影引偏,也将那白色丝线吸引到一旁,而雷光本体则直接轰向对方。雷法,才是飘渺道尊最擅长的。

    金光完全收敛,那道金色身影显现出他的样貌,飘渺道尊呆住了,完全呆住了。心中暗道:怎么会是他,不,不可能啊!突然才意识到自己的雷法正向对方劈去,可是,即使是她的修为,此刻也来不及阻止了。这一直和飘渺道尊交手几个回合的,正是海龙。他到飘渺峰本来只是想告诉飘渺道尊自己平安的,但刚一来到这里,就遇到了攻击,在心中倔强的作用下,他决定试试自己和飘渺道尊到底相差多少,所以就用神之力罩体,不露本相。在短短几个回合的交锋中,他已经用出了全力,千钧棒发挥出现有最大的威力,但是,海龙的心已经沉入了谷底,他引以为豪的千钧棒法对飘渺道尊根本就没起到什么作用,而且还让自己受到了重创。用出千钧棒法第三式倒挂老君炉时,海龙体内的神之力就近乎枯竭了,所以才会露出自己的本体。眼看着雷光将近,他根本没有一丝抵抗的能力,只能无奈的抬起了自己的右臂向雷光挡去。

    飘渺道尊绝望的喊道:“不要啊!”她只觉得眼前一阵发黑,自己地修为自己最清楚。在已经受创的情况下,海龙根本就没可能接的下这一招雷法。就在此时,异变突然发生了,眼看雷光就要笼罩海龙的身体时,紫色光芒骤然大放,一声悠远而高昂的龙吟声响起。一圈紫色光芒围绕着海龙的身体,硬生生的挡住了雷光的攻击,海龙全身剧震。紫光已经渐渐清晰起来,那赫然是一条巨大地紫色腾龙。巨龙身长在十米开外,在雷法的攻击后,竟然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似地,紫光依然大盛,它身形一转,将海龙驮在自己背后。它身上那栩栩如生的龙鳞。那五只巨大的龙爪,以及头上两只巨角都给人充满了震撼的感觉。和当初那如同烟雾般的幻龙不同,这简直就是一条真正的巨龙啊!传说中才有地巨龙。

    丝丝温暖从自己的右臂传来。体内被震伤的经脉似乎恢复了一些,海龙看着自己身下这头似乎没有知觉地巨龙,心中不禁升起一丝奇异的感觉,很明显,以他现在的能力还控制不了这头巨龙,但是,危险之时巨龙却挽救了他的生命。

    随着危机感的消失。海龙感觉右臂一热,紫色巨龙又重新回到了他手臂之上,飘渺峰前的夜空回复了寂静。海龙催运着自己的法力勉强让身体平衡在空中,手中千钧棒光芒暗淡,重新变成了小铁棍地模样,在他胸前的衣襟上,赫然有着一片血迹。

    飘渺道尊喃喃的道:“是你么?海龙,真的是你么?”

    海龙淡淡的道:“不错,是我,真不好意思,飘渺祖师,我又打扰您了。我只是来跟您说一声,我已经回来了。不过,短时间内还会离开。祖师的修为果然深厚,弟子甘拜下风。祖师多保重,弟子告辞了。”说着,用残余的法力召唤出早已修补好的七修剑,就要飞回摩云峰。

    海龙只觉得自己眼前一花,飘渺道尊骤然出现在他身前,两行清泪流淌而下,幽怨的看着海龙,道:“你这样就要走了么?”

    海龙低着头道:“那您还想让我怎么样?您是祖师,我是弟子而已。”

    飘渺道尊咬了咬自己的下唇,轻声道:“跟我来吧。”不等海龙回答,她用自己的法力拴住海龙的身体,催动脚下青蓝灵云,带着他飘身回了飘渺峰。海龙没有反抗,不单是因为反抗不了,他也根本就不想反抗。他也感觉到,现在的飘渺道尊虽然没有了以前的微笑,但似乎更加人性化了似的。完全不像一个斗转中期修真者应有的样子。他也想看看,这飘渺道尊究竟要说些什么。

    踏上飘渺峰,海龙看到的,是一间木质的小屋,屋子只有简朴的一间,屋外用简陋的篱笆围着,但是,在篱笆外却有着一层肉眼可见的淡蓝色透明禁制,飘身落在禁制外,飘渺道尊回头看了海龙一眼,柔声说道:“你知道么?三千多年来,自从我掌管这座飘渺峰,你是这里第一位客人。”纤纤玉手虚空幻化,蓝光转弱,禁制上出现了一道门户。在飘渺道尊的带领下,海龙下意识的走入了这个飘渺的禁制空间。只要是人就有虚荣心,海龙也不例外,心中暗道,第一个客人么?飘渺这是怎么了?难道她……

    打开篱笆门,飘渺道尊做出一个请的手势,道:“请进吧,师弟。”

    海龙一愣,疑惑的道:“师弟?”

    飘渺道尊嫣然一笑,点了店头,道:“是啊!你也突破了不坠境界,是新的道尊了。自然也就是我的师弟。欢迎你加入二代弟子的行列,海龙道尊。”

    海龙这才意识过来,不知道为什么,在进入了这个禁制后,他的心仿佛被飘渺道尊牢牢的拴住了似的,往日的匆忙全都消失不见,轻叹一声,道:“突破不坠境界又怎么样?还一样不是你的对手。恐怕,我永远也不可能追的上你了。”

    飘渺摇了摇头,凑到海龙身前,看着这比自己高了半个头的轩昂男子,微笑道:“不,你的强大出乎任何人的意料。现在,如果你有能力控制那条紫龙巨龙似的法宝攻击我。未必会输。其实,过了不坠境界以后,高等级地法宝,往往会成为制胜的关键。以你刚才表现出的实力看,至少也有大道中期以上的攻击力了,但你的修为却只有不坠初期,这就证明,你对法宝的应用非常有效。或许。在我度劫之前,你就能追上我的修为也说不定。你不要忘记。我可比你多修炼了两千多年啊!那是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

    海龙眼中冷光一闪,道:“你如果是在鼓励我,那不需要。我对自己向来有着绝对地信心,只有给我充足的时间,我将……”

    飘渺突然伸手按住海龙地唇,不让他再说下去。唇指相接,海龙和飘渺同时一震,一股如同电流似的波动瞬间传入两人心中。他们都是人丹的境界。虽然飘渺的修为要深厚的多,但她和海龙一样,灵台处的人丹不可避免地剧烈跳动起来,仿佛要破体而出似的。

    海龙全身一热,他惊讶的看到,飘渺那不食人间烟火般地容颜上飞起了两抹红晕,就像新嫁娇娘般更加动人了。飘渺深吸口气。白了海龙一眼,道:“在我这里不要乱说话。你要记住,连云七十二峰。每一座都是进入仙界的桥梁,稍有不甚,就会引动不必要的麻烦。跟我来吧。”

    说着,她用那柔弱无骨的小手拉着海龙走进了篱笆围拢的小木屋之中。

    海龙直到现在,还没有从震撼中清醒过来,现在的飘渺道尊和以前截然不同了,以前,她怎么会和自己有如此亲密的接触呢?而现在她却主动牵自己的手、按住自己的唇,这显然是大有情意。之前对弘治说地话,此时早已经烟消云散,什么再也不涉及感情?面对现在这种情况,即使是再傻的人,也不可能会不对飘渺这样气质无双的美女不动心。

    对于海龙来说,初恋虽然给了他无限的苦涩,却也是他记忆最深,最渴望得到的。此时的他,就像一个从未见过世面的普通男子一样,再飘渺面前紧张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任由着她摆布。

    木屋确实很小,看上去只有十三、四平米左右,屋顶上悬挂着一颗青色宝石,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周围布置很简单,无非就是一桌、一几、一床、一椅。仅仅是如此,整个空间已经显得有些局促了。飘渺将海龙按入那唯一的一张椅子上,而自己却坐到椅子旁的床上。她看向海龙的眼神带着几分迷离和几分惘然。

    失去了飘渺的小手,海龙明显感觉有些不适应,失落感油然而生。那柔软的握着实在太舒服了,海龙很怀疑,自己回去后会不会都不洗手了。

    飘渺道:“这几百年你去了哪里?能告诉我么?天琴呢?她没和你在一起?”

    海龙抬起头,道:“这件事我不想说。飘渺祖师,我只能告诉你,我和天琴一直都没有在一起,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潜修,当初,我和天琴都是被人害了。但是,这个仇我要自己去报,不会连累到连云宗。”

    飘渺深深的看了海龙一眼,道:“不愿意说就算了,只要你平安回来就好。我已经说了,现在你也是二代弟子,以后不要再叫我祖师,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好。你还记得它么?”说着,她伸出了自己的双脚,淡淡的仙灵之气从那双熟悉的靴子上散发出来,海龙清晰的看到,飘渺小腿露出了一截雪白的肌肤,心头一热,鼻血险些流出来。全身微震,苦笑道:“当然记得,这是那界新人大赛我送给你的五行迷踪靴,为了得到那个冠军,我可费了不少力气。”

    飘渺点头道:“是啊!就是五行迷踪靴。自从你失踪以后,我一直都把它穿在脚上,这件仙器最大的特点,就是可以帮助拥有者躲避开一定程度的道法攻击。是件很有用仙器,刚才,我就是依靠它的力量闪避了你发出的第一轮攻势。海龙,你现在还恨我么?”

    海龙一愣,道:“恨?我从来没有恨过你。”自嘲的笑笑,接着道:“你对我只有恩惠,我为什么要恨你。不过,你的恩我已经还了,我们谁都不欠谁。”

    飘渺低下了头,幽怨的道:“还说不恨人家么?你如此拒人于千里之外,无非就是因为那天我拒绝了你。你知道么,在新人大赛结束后,你强行摘掉逆天镜吐血时痛苦的样子,让我的心好疼好疼,别再恨我,好么?”

    海龙摇了摇头,道:“没有什么可恨的。那件事过去了这么长时间,我早已经忘记了。你说的对,你是快要成仙的高手,那时我还只是低代弟子,我们之间确实有着很大的隔阂。后来我想通了,作为一个修真者,追求强大实力才是我应该做的。道侣、感情,这些都不是我应该去想的。飘渺,你尽管放心,我今天来找你,只是想告诉你我还或者,并没有其他任何意思,也不想给你带来什么困扰,你是你,我是我。或许,以后我们见面的机会会很少吧。时间不早,我要回去了,要不,被别人知道,恐怕会说你闲话。过两天,我可能会和弘治离开这里,出外去寻找老君录。等到接天道尊度劫之时或许会回来吧。”一边说着,海龙站起了身。

上一页 《惟我独仙》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