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惟我独仙》->正文

第三册 第四十五章 我妻飘渺

    木屋中陷入了沉寂,海龙就那么愣愣的站在那里,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曾经是那么渴望得到的美好,竟然会如此轻易的放在自己面前,一千多年前在接天峰顶第一次见到飘渺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在他内心深处,飘渺的地位是无人可以动摇的,即使是天琴也要逊之一二。看着飘渺那任君采撷的样子,海龙的心热了,他那曾经因为屡次遭受打击而千疮百孔的心热了,心中的情感澎湃而出,海龙猛的上前一步,双手紧紧抓住飘渺的肩头,他在声音有些颤抖,却又充满了期待,活络的心刺激着他的神经,“你,你说的是真的么?”

    飘渺眼中晶莹的泪珠环绕,她轻轻的点了点头,用自己的法力震开海龙的双手,缓缓依

    偎入他那宽阔的怀抱中,双手搂住他的熊腰,喃喃的道:“泷龙,现在的飘渺再也顾不得什么了,失去你的时候,我才明白,爱对我来说是多么重要,它超过了我对修炼的追求和执着。我以前真的好傻,从今以后,我再不是什么道尊,也不是你的祖师,我只想做你的妻,永远做你的妻,就算无法度劫,我也在所不惜。”三百年的委屈,三百年的困扰,忍耐了三百年的感情,在这一刻如火山般,完全爆发了。

    海龙紧紧的搂着飘渺的娇躯,在这个时候,他感觉一切是那么的不真实,宛如虚幻一般,在这一刻,他似乎已经升入了天堂,再没有什么能够同现在的美妙相比。飘渺的爱,深深的温暖了他的心,以前的种种全都消失了,历经千年,他终于得到了自己最想得到的,埋内心深处的爱恋重新破土而出。低下头,找到那两片温软而湿润的唇,他深深的,深深的吻了下去。

    天旋地转。两颗彼此相爱的心紧紧的纠缠在一起,海龙不断的索取着飘渺唇间的甜美,贪婪的吸吮着飘渺的爱。一圈淡淡的白色光晕同时从他们身体中散发出来,陷入迷醉中的他们都没有感觉到,自己灵台处的人丹正在缓缓上升,一会儿的工夫,竟然已经升到了唇间,白光骤然大盛。他们的心彼此交融了,这一刻再无他彼此,在那柔和的白色光芒包裹下,飘渺和海龙同时进入了一个虚无的境界。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两人渐渐清醒,他们吃惊的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竟然已经躺在了那长并不宽的木床上,飘渺的娇躯紧紧的依偎在海龙怀中,而海龙的大手还在她的衣襟内作祟。飘渺羞涩的将头埋入了海龙的怀中,低声道:“龙,你现在刚入不坠境界,还不适合。不适合破体求欢,饶了飘渺吧。等你进入了大道中期后,飘渺什么都依你。我是你的妻,我的一切都是你的。”

    海龙紧紧的搂住飘渺,心中充满了柔情,抚摩着她那墨绿色的长发,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闻着她身体发出的淡淡清香。他们的人丹依然在不断的交流着,在这温柔的气氛下,在屋顶宝石柔各光芒的照射中,两人带着满足渐渐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黎明,远处天边出现了一抹红光,云雾时不时的遮挡住它,但是,云雾却无法阻止黎明朝阳的升起……

    接天峰,接天宫中。接天道尊正在潜修,突然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缓缓睁开了双眼,淡然道:“三妹来了吧?进来。”

    身影一闪,飘渺道尊飘身来到接天道尊身前,施礼道:“见过宗主。”

    接天道尊微微一笑,道:“我们师兄妹这么多年了,现在又没有小辈在,你还这么多礼就太见外了。师妹,看你心事重重的,是不是有事?”

    飘渺道尊点了点头,深吸口气,道:“师兄,有件事我要告诉你,海龙,海龙他回来了。”

    接天道尊眼中一亮,道:“他回来了?太好了,你有没有问他,这三百年都去了什么地方。这小子被六耳前辈看中,以后前途无量啊!”

    飘渺道尊轻叹一声,道:“他没告诉我这三百年去了什么地方,我也没问,师兄,我要告诉你的是,我已经决定了,要做海龙的妻子。”

    接天道尊全身剧震,失声道:“什么?师妹,你是不是糊涂了,你别忘了,你现在已经是斗转中期的修为,应该将身心全放在度劫的准备上。此时你要和海龙结合成道侣,这怎么可以。不但会影响你的修为,而且,而且……,总之,我不能同意。”

    飘渺道尊淡然一笑,道:“师兄,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知道,你一直对我很好,可是,感情这种事有时候是不由得自己的。当我第一次见到海龙时,他还只不过是个孩子,但是,那时我就对他有着一种莫名的感觉,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决定是否正确,但是,我意已绝。就算以后不能度劫,我也无怨无悔。你还记得海龙送我仙器时的样子么?在那时,我就已经不可自拔的爱上了他。后来,他失踪了,我真的好后悔,后悔没有答应他,大师兄,对不起,我决定的事是不会改变。”说着,飘渺缓缓的跪到在地。

    接天道尊身上长袍不断的波动着,他眼中闪烁着复杂的情感,早在他和飘渺刚进入连云宗不久时,他就深深的喜欢上了这个师妹,但是,飘渺对谁都那么冷淡,始终不加以辞色。再加上师长们对结合道侣的反对,所以他只能将这份爱放在心里。此时,自己眼看就要度劫了,飘渺却将这个消息告诉自己,他的心又怎么能平静呢?时间并不是能冲淡一切的。真正的爱不可能忘却。深深的叹息一声,他道:“师妹,其实我早就知道,你的心已经不属于自己了。这几百年来你是怎么过的我都清晰的看着,既然你已经选择了,那我也不多说什么。祝福你们。”

    泪水顺着飘渺的面庞滑落,她知道,接天道尊是真心对她好的。但是,她的心已经给了海龙。缓缓站起身,飘渺低着头说:“对不起,师兄,我要走了,等你度劫的时候,不论我身在何方,一定会赶回来帮你。对不起,师兄。”

    清晨,弘治和小机灵焦急的等待着,海龙足足去了一晚,直到现在还没有回来,阴影笼罩在他们心头,两人都阴沉着脸,谁也不说话,就那么对坐着。海龙毕竟是有“前科”的,他们怎么能不担心呢?何况,昨天晚上海龙走的时候,气色并不是很好。

    小机灵猛的站了起来,怒道:“不等了,我要去飘渺峰找海龙这混蛋,去了一晚还不回来。这混蛋,真是气死我了。”

    弘治皱眉道:“小机灵,你冷静点,再等一会儿吧。”

    小机灵怒道:“冷静?我怎么冷静。这混蛋好不容易回来了,才一天,就又跟我们玩失踪。要是让我找到他,看我怎么收拾他。”

    “是谁要收拾我啊!真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我到要看看,你这死猴子要怎么收拾我。”金光一闪,海龙骤然出现在小机灵身旁。一殷掐住它的脖子,不让它逃跑。小机灵色厉内荏的道:“我,我就要收拾你怎么样?你小子一走就是一晚上,难道不知道别人会担心你么?”说完,他下意识的闭上眼睛,等待海龙用熟悉的手法敲它的头,出奇的,意料中的打击并没有来到,脖子上一轻,论坛它已经被放在地上。

    海龙赔笑的站在弘治和小机灵面前,道:“让你们担心,真是不好意思。我实在是有事走不开啊!就原谅我这一回吧。”

    弘治嘿嘿一笑,道:“大哥,看你气色红润,印堂红光闪烁,定然是有好事发生了。快说说,让我们也替你高兴高兴。”

    海龙笑道:“还是小治了解我,确实是好事,我已经决定了,咱们现在就出发,到神州去寻找老君录的下落,顺便也玩个痛快。这回你们满意了吧。不过,我们多了一个同伴。”小机灵一愣,道:“多了个同伴?是谁?”弘治似乎已经想到了什么,怪异的看着海龙不吭声。

    “是我。”青光一闪,一身灰色长袍的飘渺出现在小机灵面前,微微一笑,道:“欢迎么?”

    在飘渺那倾城的笑容中,小机灵顿时一阵口干舌燥,赶忙道:“欢迎,欢迎,有飘渺道尊同往,我们怎么能不欢迎呢?”

    海龙凑到飘渺身旁,嘿嘿笑道:“还有件事要告诉你们,以后不要叫她道尊了,要叫大嫂,知道了么?”论坛

    弘治和小机灵同时失声道:“什么?大嫂?”

    飘渺俏脸羞红,低下了头。海龙得意的搂住她的柳腰,傲然道:“没错,就是大嫂。飘渺已经是我老婆了。难道不是你们大嫂么?”

    弘治和小机灵面面相觑,虽然弘治已经猜到了一些,但他也没料到海龙和飘渺居然发展的这么快,短短一晚,竟然已经……

    “大哥,这不是真的吧,我是不是在做梦?飘渺道尊肯嫁给你?这不可能吧?”

    海龙哼了一声,道:“有什么不可能的,我现在也是二代弟子,我们同辈,结合成道侣是很正常的事。羡慕吧。可惜你是和尚啊!哈哈。”

    飘渺看着海龙那得意忘形的样子,心中不禁升起一片柔情,此时的海龙又恢复了欢乐,似乎已经回到了千年多前时的样子。微笑道:“真没想到,当初在接天峰上你说的话竟然会变成现实。我们修真之人结合很简单,只需要师长一句话就可以了,刚才我已经去了接天峰向宗主师兄禀告了这件事,他已经同意了。从现在开始,我和海龙已经是正式的道侣。海龙送我的五行迷踪靴就是聘礼。”

    海龙紧紧抓住飘渺的手,道:“你永远是我的妻子,你放心,我对你的爱永远不变。我爱你,飘渺,永远爱你。”

    弘治突然猛烈的咳嗽起来,引得刚刚确定关系的海龙和飘渺愕然相望,弘治有些嫉妒的道:“我说大哥,大嫂,你们可以注意点影响啊!我和小机灵都是孤家寡人,你们要老这么刺激我,说不定我一着急,还俗了呢。”

    海龙哈哈笑道:“你呀,还不还俗还不是一样,除了没破色戒以外,其他的你什么没干?哪儿像个修佛之人。”

    飘渺微笑道:“好了,咱们走吧。据我门下弟子前些天传回来的消息,老君录曾经在李唐国现身,我们到那里去找找,说不定会有什么收获。”小机灵眨了眨眼睛,凑到飘渺身旁道:“大嫂,我修为差,你那么厉害,就带着我吧。”

    没等飘渺回话,海龙已经一脚将小机灵踢到弘治怀里,笑骂道:“你个死猴子,少来,让小治带着你。想占我老婆便宜,没门。”

    小机灵想发作,但看着海龙一脸凶神恶煞的样子只得无奈的道:“死海龙,你占有欲太强了吧,我又没说要抢你老婆。”

    弘治敲了小机灵一下,道:“行了,别乱说了。终于可以出去了,你就安静点吧。我可是在山上闷坏了。走啦。”光芒一闪,他已经拉着小机灵飞身上了一朵黄色祥云。海龙和飘渺相视一笑,金光亮起,在海龙的法力作用下,他们追了上去。昨天晚上的人丹交流中,海龙的伤竟然不治而愈,而且功力也恢复了七成,一觉醒来时,修为竟然已经恢复了。虽然他和飘渺的修为都没有增加什么,但两人都感觉到了多了点东西。

    一边向李唐国方向飞着,飘渺道:“龙,现在你可以告诉我,当初是怎么事了吧.到底是谁害的你?”

    海龙眼中流露出一丝愤恨的光芒,道:“还能有谁,就是问天流的刑天和圆月流的玄雨那两个混蛋,……”当下,他将那天发生的一切说了一遍.飘渺的神情随着海龙的回忆而不断的波动,当她听到海龙自己碎丹救天琴时,不禁惊啊出声.

    “……就是这样了,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死.为了报仇,我没有出山,就在那山洞里修炼了三百年,知道最近过离开.不坠境界是我回来强刚刚达到的.咦,飘渺,你怎么了?”海龙吃惊的发现,飘渺全身散发着森然的杀机,那庞大的气势竟然压的他有些喘不过气来.从认识飘渺以来,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她有这种表情.

    飘渺冷冷的说道:“刑天,玄雨,你们一定会为你们曾经做过的事付出代价.龙,答应我,让我去为你去报仇吧,我现在就杀上问天流去.”

    海龙吓了一跳,赶忙搂住她的娇躯,道:“傻丫头,你怎么比我还冒失.这么多年都过去了,报仇的事不急,更何况,杀了他们未必就是最好的惩罚办法.别气了,气坏了身体可不好.”

    飘渺突然正色道:“海龙,我现在已经是你的妻子了,他们如此伤害你,我怎么能不生气呢.答应我,不论你用什么方法向他们报复,一定要有我在旁边.”海龙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你是关心我.放心吧,到时我一定带上你,看看是他们这对道侣厉害,还是我们更强.”

    飘渺的神色这才缓和下来,道:“按你所说,当时你碎丹救天琴.根本没有可能活下来的.难道是有高人相救么?可是,在我们这一界,即使是修为像接天师兄那样的高手,也没可能帮你金丹重结的.”

    海龙微笑道:“这个我早已经想过了,或许,是六耳前辈知道我有难,特地下凡来救我吧.要不就是我那没见过面的师傅.也只有他们有可能拥有如此大的神通了.”

    飘渺低下头,道:“龙.天琴一直没有回去看你,你是不是很失望?”

    海龙轻叹道:“是有些失望,为了她我付出了生命,她却连看都不来看看我的’身体’,这确实有点太说不过去了.飘渺,我承认,我也很喜欢天琴.

    尤其喜欢听她的理事会怕和歌声.我不想骗你什么,这些都是实话.直到现在,我还记得她最后唱起的那首歌.”

    飘渺轻轻摇头,道:“我怎么会怪你呢?当初,是我把你推到了天琴身边.即使她现在再出现,只要你愿意接受,我什么意见都没有.”

    海龙苦笑道:“接受?没什么好接受的了.她既然已经这么绝情,我们之间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吧.我现在有你,就已经很满足了.”

    飘渺道:“海龙,其实你不应该什么都往坏处想.如果天琴真的像你所说那样绝情.那她大可以回到千惠谷去,只要她不承认和你在一起的事.又有谁能怪她什么呢?如果我猜的不错,现在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她像你一样,觅地潜修,正在修炼中.而另一种,就是她遇到了什么危险,生命消失,再无法出现了.”

    听了飘渺的话,海龙沉吟起来,是啊!一直以来,自己都在往坏处想,如果像飘渺说的这样,那自己可真是错怪天琴了.难道又是刑天夫妻出手将她害了么?不,一定不会的,天琴很聪明,有了前车之鉴后,应该不会轻易落入任何圈套.那现在可能性最大的,就是她也觅地潜修去了.甩了甩头,道:“老婆,我们不说这些了.不论天琴如何,毕竟我已经娶你为妻,一切的事,就以后再说吧.”

    飘渺靠上海龙的肩膀,道:“龙,有件事我要先提醒你.我现在已经是斗转后期了,到了我这种程度,就算自己不刻意修炼,五百年内,也必然会达到斗转后期的境界,到那时,恐怕我就要面临天劫了.不论是升仙还是魂飞魄散,你都要答应我,一定好好保重自己.”

    海龙全身一震,低头看向飘渺,毅然道:“等你度劫的时候,我一定会帮你的.要么,我们同时魂飞魄散,要么,你成功登入仙界,再没有第三种可能,如果你升上了仙界,可一定要等着我啊!不论是人是仙,我都不会舍弃你的.”

    飘渺似乎并没有在意海龙地话,喃喃的道:“其实,自从六耳前辈看中你之后,我就知道你今后必非池中之物.现在我选择和你在一起,根本就没有过多的奢望,我甚至不在乎天长地久,只要能在我度劫这前,时刻陪伴在你身旁,我就满足了.龙,你不用想的太多,度劫的事就那时再说吧.你知道么?虽然这次你回来,我们在一起相处还不到二十四小时,但我地心真的感觉很充实,也很满足,这就足够了.”

    海龙挠了挠头,道:“没想到你想的这么开,比我强多了.”

    飘渺微微一笑,道:“我都活了三千多年,还有什么想不开的呢?与其沉浸在对未来的恐惧中,还不如现在享受快乐.不要计较其他,我们只有现在,来,吻我吧.人丹交汇的感觉真的很好.这,或许就是精神层面的爱恋.”

    海龙轻吻上飘渺的唇,不知道为什么,飘渺的洒脱让他心中产生了一种不详的预感,似乎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就要失去这至爱地女子一般.

    ……

    最近这段时间,神州大地风起云涌.赵宋国供奉殿竟然击败了元蒙国供奉殿,在神州掀起了轩然大波,一时间,李唐,赵宋二国,在自己供奉殿的支持下,率领大军,纷纷收复失地,而元蒙国也没有抵抗什么,连他们王牌铁骑都没有出现,就那么轻易的将两国以前的土地还给了他们.由于这些土寺和城市被元蒙国侵略多年,早已经变得满目苍夷,为了能让那些原本两国的国民过上好日子,李唐,赵宋二国不得不暂放弃东侵,将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对这些城市的重建之中.

    李唐国,天禄城,地处接近西陲边疆的一座小城.虽然城市规模不大,但这里却非常繁华,一些西域商人经常会用特产来换取李唐国的盛产的丝绸和工艺品,绸缎,也成为这座城市中商人们最喜欢的东西.不论是买家还是卖家,对这种比布要华丽的多的东西,都充满了”感情”.

    美味酒楼,一个不算豪华的小店,由于是上午,生意很冷清,只有一桌客人.大口的咀嚼和吞咽声不断传来,美味酒楼老板看着这桌客人,心中不禁暗道.难道他们是恶死鬼脱胎的不成?竟然这么能吃,除了那个看不到脸的女子以外,其他三个人竟然吃了普通人三倍的饭菜,最奇特的是,那个和尚竟然也喝酒吃肉,一点出家人的样子都没有.真是荒唐.

    这桌客人,自然是海龙四人.刚一进入李唐国境内,弘治就迫不及待的要求先大吃一顿再说,海龙和小机灵也都是美食的歼灭者,自然欣然同意.而飘渺则没有任何意见.海龙去哪里,她自然会跟在哪里.

    为了掩人耳目,小机灵穿上了当初六耳猕猴留下的大斗篷,这件斗篷,海龙一直都当宝贝似的收藏在乾坤戒中,而飘渺容貌实在太美,海龙又不想让她变换成别的样子,一进城,就给她买了顶带面纱地斗笠.布袍,斗笠将飘渺那绝世姿容包裹起来,就像名普通女子一般.而海龙自己则只是稍微改变了一下形象,让自己显得胖了几圈,立时就和原来有了很大的差别,恐怕刑天站在他对面,也无法认的出了.

    一进城,弘治根本等不及找家像样点的酒楼就钻进了这里,要了一大桌子菜,两人一猴就开始海吃起来.飘渺偶尔会吃上一小口,大部分经历,都用来帮海龙夹菜了.他们中,就以海龙吃的最多.

    眼看食物就要被扫荡干净了,海龙突然意识到什么,低声向飘渺道:“老婆,你身上有钱没有?”

    飘渺一楞,道:“我们是修真之人,要那些俗物何用.”

    海龙苦笑道:“难道你不知道吃饭是要给钱地么?”

    飘渺摇了摇头,道:“以前我和止水在外面行走游历时,不论吃些什么,都没人管我们要过钱啊!”

    海龙一楞,瞬间省悟过来,道:“那是因为你们太美了,那些饭店的老板都不好意思管你们要.可我们就不一样了,吃了这么多东西,要是不给钱,恐怕就要在这里做苦工了.以我们这样的修为,总不能耍赖吧.”

    弘治的声音传来,“大哥,你就放心吃吧.大不了呆会儿用法术变出个金银来,别告诉我你不会哦.”

    海龙没好气的瞪了弘治一眼,道:“你懂个屁,用法力变出来的东西是无法维持太长时间的.我们总不能让人家老板亏本吧.”

    弘治咦了一声,嘿嘿笑道:“老大,这可不像你风格,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的.”

    海龙狠狠的瞪了弘治一眼,道;“你个混蛋,乱说什么东西,找我揍你是不是.”

    弘治瞥了飘渺一眼,赶忙道:“是我不对,是我不对,总行了吧.以后当着大嫂,我绝不揭你老底就是.”

    海龙怒道:“你……”飘渺拦住海龙的手,柔声道:“好拉,别闹了,快想办法吧.不论你以前什么样子,我都不会在乎的.”

    海龙得意地向弘治比了比中指,道:“死小治,你敢糗我,今天这顿饭你处理了.”

    “我,我?大哥,你不会这么残忍吧.”弘治的脸立刻垮了下一,一脸可怜的样子看着海龙.

    海龙哼了一声,道:“少废话,谁让你非要来吃饭的.既然是你提议的,自然应该你来解决.以前你吃我的次数可不少哦.请次客也是应该的.”看着他们笑闹的样子,飘渺不由得微微一笑,跟着海龙的时候,她总是那么开心,在她眼中,无论海龙做什么,似乎都是对的.

    弘治无奈的站起身,向那老板走去,他嘴上的滑腻全都消失了,脸上也没了嬉闹之色,走到老板跟前,宝相庄严的道;“阿弥陀佛,施主,小僧有礼了.”老板看上去三十多岁,身材中等,容貌普通,人到是很和气,赶忙道:“大师别客气,还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说.”

    ~~

    弘治这还是第一次面对如此尴尬的场面,无奈的挠了挠头,道:“施主,贫僧想和你打个商量.是这样的,小僧会做法,可以保证今后你这座酒店可以不被邪恶之气入侵.而我们身上没带钱,你看,能不能用做法来抵消今天的饭钱呢?”

上一页 《惟我独仙》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