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惟我独仙》->正文

第三册 第四十六章 万年老妖

    听了老板的话,海龙不禁把刚喝的酒喷了出来,弄了小机灵一身,哈哈笑道:“对,对,老板你说的真对,他分明就是个假和尚嘛。让他给你钱。今天的帐就找他结好了。哎哟,小机灵,你报复心理怎么那么强,我刚才又不是故意的。”一边说着,海龙随手挡下了小机灵喷来的酒箭,低声喝道:“定”。在法力相差甚远的情况下,小机灵根本就没有反抗的能力,顿时运费不得。海龙安抚道:“你老实待会儿,等弘治结了帐,我们就去城里玩儿,反正是酒,又不脏,或许,还能帮你除除虱子呢。”小机灵怒视着海龙,但奈何修为不如人,身体被定身法定住,想发做也没有办法了。

    弘治求助地看向海龙,海龙却仿佛没看到一般,一边陶醉地握着飘渺的纤手,一边喝着酒,说不出的写意。

    弘治无奈地转过头,苦笑着说:“老板,实地是对不起,我们身上真的没钱啊!我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可以给你。”

    老板拉住弘治的僧衣,微怒道:“既然你们没钱,为什么跑到我这里来吃饭,虽然我这里小本经营,可也不是好欺负的。我和我娘子辛苦十年,才有了这间小店,我们容易么?我不管,今天不给钱,你们就别想走。”

    弘治无奈地道:要不这样好了,我留在这里给你干活儿,直到还清债为止,这总可以了吧?

    老板撇撇嘴道:你?干活?我看还是免了吧,就你那么能吃,你每天干的活儿还不够饭钱呢,我们店小,本来也没有那么多活儿好干。我就要你们的饭钱,你们要是白食耍赖,我就拉你去见官。

    正在这时候,一个温柔的声音从后堂响起:“相公,怎么了?为什么这么吵?”

    老板一听到这个声音,脸色顿时温柔了几分,门帘挑开,一个婀娜的身影走了出来,海龙和飘渺定睛看去,只见那是一名相貌普通的中年女子,表面看去同那饭店老板一样的普通,她似乎没有看到别人似的。眼中只有自己的丈夫。走到那老板身旁,道:刚才你们地话我也听到了一些,既然这些客人手头不方便,我看就算了吧。谁没有个不方便的时候呢?出门在外地,也都不容易。让他们走吧!

    老板急道;可是,老婆。他们他们吃了我们那么多东西,我们本就没有多少钱周转,如果他们不给钱,恐怕手头会更紧啊!

    老板娘轻叹一声,道;算了,你听我的让他们走吧。多行善事是会有好报的。

    老板无奈的点了点头。瞪了弘治一眼,道;是我老婆心好,这次就算了,不过你们以后可别在来了。我们可受不了你们在吃一次白食。

    弘治眼中突然精光大放,沉声道;老板,现在就算你让我走,我们也不能走了。好妖孽,还不现出原形。

    一层淡淡的黄色光芒从弘治体内散发而出,庞大的佛气顿时另这小店中肃然起来,那中年妇女全身巨震,踉跄的后退几步,惊恐的道;你你是修佛之人。弘治冷冷的看着她,道;现在才知道,不嫌晚了点么?妖孽,你竟然敢幻化人形来人间为害,还不变回原形任我处置么?弘治的修为还在海龙之上,虽然平日不修边幅,但对佛法的悟性却丝毫不弱于焚心棕的悟云和莲花棕的莲舒。在海龙四人中,如果说修为那肯定是飘渺最强,但如果论辨别妖怪的能力,那就要看弘治这扶魔金刚的了。

    酒店老板楞楞的看着弘治散发的黄色光芒,道;你你要干什么?谁是妖孽?弘治淡淡的道;施主,你的妻子并而是由妖孽转生地不是人类雌鸡怪,还不现出原形.难道真要让我打的你形神具灭不成?苦提钵飘然出现在他手上,整间饭馆内已经步下了强大的佛法禁制.

    老板娘呆呆立在那里,她看着弘治,眼中充满了绝望,扑通一声,她跪倒在弘治面前,上师,我无意危害人间,求您放过我吧

    那老板大惊,道:小翠,难道,难道你真是……?小翠点了点头,道:现在我也不能再瞒你了,这位上师说的不错,我是一只雉鸡怪,修炼了800年的雉鸡怪。在妖怪中,我是很弱小的,修炼了七百余年才能幻化为人形。我来到人间,就是想过上人一般的生活。老公,我们夫妻十余年,你说说,我曾经害过你么?为了能和你组成这个家,我已经放弃了继续修炼啊!

    老板楞楞地站在那里,再也说不出话来。弘治冷冷地道:“雉鸡怪所谓妖是妖,人是人,不论你有什么理由,妖怪都不可以与人结合。你本身是妖气会对普通人有影响,你不会不知道吧?看在你并未为恶的份上,今天我不杀你,但定要将你打回原形。须陀洹梵语。唐言逆流,逆生死流,不染六尘。”梵唱声响起,这洪亮的声音听在普通人耳中,有定心静气的作用,但听在雉鸡怪小翠的耳中,却宛如巨锤临身一般。菩提钵的强大的佛气,在佛法真言的辅助下,顿时光芒大放,一圈圈黄色光环,向小翠罩去。

    小翠不过修炼了八百年,她的修为还比不上一名了然境界的修真者,又怎么可能是弘治的对手呢?根本没有一丝反抗之力,全身一阵剧烈的痉挛,顿时倒在地上,痛苦地挣扎着,她身上散发出蓝黑色的妖气,试图菩提钵的吸扯之力。

    “不要啊!”酒店老板突然跪倒在地,苦苦哀求道:“大师,请你饶了我妻子吧!”

    弘治一楞,道:可她是妖怪啊,难道你愿意和妖怪生活一辈子么?

    老板点了点头,哽咽道:大师,无论她是什么,我们夫妻十几年了,就算她是妖怪,我也要她。求求你,大师。你就放过我老婆吧,我爱她胜过爱我自己。

    弘治皱头道:“不论怎么说,她都是妖怪,在神州大地上,妖同人结合,那是绝对不允许的。”手中菩提钵光芒再盛,那雉鸡怪的妖气已经淡化了很多,眼看就要抵挡不住菩提钵强大的吸力了。正在这时,一只大手从旁边伸了过来,硬生生地扭动弘治的手,将菩提钵的佛力引向一旁。雉鸡怪只觉得全身一轻,顿时瘫软在地,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弘治微怒道:大哥,你这是干什么?

    出手的正是海龙,他挡在雉鸡怪身前。道:行了,小治,人家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又何必金管闲事呢?在我们正道中还有些败类。难道在妖怪中就不能有几个心地善良的么?雉鸡怪本就是弱小的妖怪,根本不会有什么危害性,既然他们真心相爱,我们就不要拆散人家了。

    弘治道:可是,大哥,除魔卫道是我辈的职责啊!看到妖怪不收,那怎么可以?海龙上前一步,敲了弘治的光头一下,道:你个假和尚,脑袋锈了吧?除魔卫道也要分好坏,要不你来个通杀,和邪道有什么不同?更何况,刚才你吃的饭菜,恐怕都是人家这雉鸡怪所做,你连钱都没给,又想杀了人家,这也太说不过去了。算了,我们走吧!雉鸡怪小翠在那老板的搀扶下跪倒在地,感激弟淋地道:多谢,多谢上师饶命。飘渺漫步到海龙身旁,微微一笑,道:“弘治,就听你大哥的吧。虽然他说的未必全对,但也有几分道理。这雉鸡怪由我处置好了。月将加正时,逢辰是天罡。去吧!”一点青蓝色光芒弹出,转瞬间渗入了雉鸡怪体内,她似乎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呆呆地看着飘渺。

    飘渺道:“雉鸡怪,我们给你一个机会,从今以后,只要你心存念,我刚才所用之天罡术将永不发作。但是,如果你有害人之心,这天罡术自然能够取你性命。我这个法术,恐怕即使是妖宗宗主金十三也无法解开,你好自为之吧。海龙,我们也该走了。”

    海龙满意地一笑,随手主吸,将小机灵拽到自己身旁。这才解开了它的定身法禁制。出乎海龙意料地是,解除了定身法后,小机灵并未找他报复,反而冲向弘治:“死和尚,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叫除魔卫道是我辈职责?我本体也是妖身,你先除了我好了。”弘治一楞,这才想起来,小机灵确实可以算得上是只猴妖,赶紧陪笑道:“我,我不是故意的,你的反骨已化,算起来,也不能全算是妖了。别生气,别气。”

    小机灵他可不敢得罪,单是那猴儿酒,就把他拿得死死地。四人出了酒店,海龙搂着小机灵的肩头,道;走,咱们去看看城里有没有什么玩儿的东西。说完,当先向前走去。一边走着,海龙心里暗处琢磨,在神州上走,没有钱确实不行,可是,要上哪儿去弄钱呢?现在自己身上可没有什么值的东西了,那些法定肯定是不能卖弘治似乎依然在想刚才的事,沉默地跟在海龙身后,飘渺则是一脸的轻松,确立了和海龙的关系后,她感觉自己仿佛一切都放松了似的,几百年来的沉郁化为乌有,现在,她只是希望天劫不要那么快来,她让自己和海龙多相处一段时间。天禄城很小,三人一猴没走多会儿就已经来到了城市中收的位置,四周的叫卖声不断响起,大多教师贩卖皮货和丝绸的店铺。正走着,飘渺突然停了下来,看着一家店铺道:“好漂亮啊!”海龙顺着她的目光看去,透过敞开的大门,只见那有店铺里最明显的位置上摆着一件长长的魄裘皮大衣,以他锐利的眼神,清楚地看到,那件裘皮大衣非常特别,上面的白色皮毛的颜色竟然三分,每一根长毛都是百分之九十的白色,尖端却是百分之王的灰色加百分之五的暗蓝色,仅仅是看上去,已经给人很名贵的感觉。凑到飘渺身旁,海龙低声问道:“老婆,你喜欢那件大衣么?”飘渺点了点头,道:“这么别致的裘皮还是第一次看到,真的好漂亮,而且很有特点,应该很珍贵吧?”海龙挺起胸膛,道:“那我送给你吧!这件大衣穿在你身上,一定很美的。”飘渺微笑摇头,道:“不用了,我只是欣赏一下而已。它肯定不便宜,咱们现在可没有那么多钱啊!走吧。”海龙坚定地道:“不,我一定要买来送给你,如果连老婆想要的东西都不给买,那你老公我也太不象话了。

    走,咱们进去看看。”不容分说,拉着飘渺就进了这间皮货店。皮货店里稀稀拉拉的才有三、四名客人在看货,海龙他们一进来,顿时有一名伙计点头只带腰地迎了上来,“几位客官,你们要点什么?小店的皮货绝对都是最上等的,而且价格公道。”海龙指了指飘渺看上的那件裘皮道:能把这个拿下来给我看看么?伙计献媚道:“客官,您真有眼力,这可是我们的镇店之宝,不过,由于非常珍贵,为了避免受损,所以除了买主以外,是不能拿下来的。这件裘皮,是用最珍贵的银狐皮所制,而且用的都是银狐腹下的那块最轻最软的毛皮拼接而成。穿在身上,不但重量很轻,而且保暖性非常好。这样的上等银狐大衣,整个天禄城中也只有我们店有这一件,由于新货刚来,所以还没被买走。”海龙傲然道:“拿下来给我老婆试试,只要穿着全身,我们就要了”飘渺轻轻拉了海龙的衣服一下,海龙仿佛没有察觉似的,虽然身上没钱,但他已经决定,就算用了自己的法宝来换,也一定要把这件独一无二的大衣送给飘渺.听了海龙的话,伙计犹豫了一下,道:“这个,我做不了主,要不麻烦你们等一下,我去向老板请示。”在海龙应允后,他赶忙跑到后面去找老板了。正在这时,又有一名客人走进了皮货店之中,海龙无意间回头看去,只见此人身材修长,穿着一身月白色长袍,华丽的锦锻上绣鲜艳的牡丹花,看上去异常显眼。此人大约二十几岁

    的样子,长身玉立,皮肤白皙,英俊的面庞上竟然有着几分媚意,手中拿着把玉石为骨的扇子,轻轻地扇动着,说不出的潇洒。他组步走到海龙等人身旁,目光也落在那件银狐皮大衣上,似乎十分痴迷似的。现在海龙、弘治、小机灵心中都在疑惑,他们竟然无法分辨出这人到底是男是女。飘渺娇躯轻震,下意识地挡在海龙身前,森冷的气息顷刻间弥漫在她身旁。海龙吃惊地发现,她握在自己掌中的小手,竟然渗出了汗。

    伙计回来了,同来的还有一名四十多岁的矮胖中年人,没等他们说话,后进来的那人指着银狐皮大衣道:“老板,这件我要了。”听着他的声音,在场所有人都不禁一阵战粟,明明是男声,他却偏要极尽温柔的说出,给人一种无比怪异地感觉。海龙微怒道:“什么你要了?我已经先要了。买东西也要有个先来后到的吧?”

    青年手中玉扇合起,向海龙抛了个媚眼,道:“呦,小兄弟。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怎么好意思和奴家抢东西呢?

    海龙感觉背后的寒毛完全张开了。皱眉道:“你个死人妖,别跟我说话,我刚吃饱,可不想吐出来。”

    青年脸色微微一变,但转瞬间又恢复了正常,他不再理会海龙,转向飘渺道:“飘渺啊!这是你的徒弟么?怎么对奴家这么没礼貌啊?你应该好好管教才是。”听了他的话,海龙、弘治、小机灵露出骇然之色。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看上去极为恶心的青年竟然能认出飘渺。洒泪冷声道:金十三,你欠我们连云宗的帐还没有还,今天又来挑衅,如果你想斗,我随时奉陪。海龙吃惊地看着那青年,心头狂震,面前这不男不女的人,竟然就是那邪道妖宗宗主——万年老妖金十三。从表面上,可是丝毫也看不出他的修为。指着对方,喃喃地道:“你就是金十三?那么这说,我们连云宗的两位道尊是死在你手里了。”金十三玉扇轻挥,道:“小兄弟,在这普通人的世界可不要乱说啊!你这不是逼奴家下杀手么?”没有任何预兆的,数缕黑芒闪过,店铺中,除了海龙四人和金十三以外,其他的人竟然全都软倒在地,就那么无声无息的死了。金十三出手极快,就连飘渺都没有能阻止。弘治大怒,道:“好妖孽,今天贫僧定要降妖除魔。”光芒一闪,菩提钵已经出现在他手中,沛然佛光顷刻间布满皮货店,向金十三罩去。看到菩提钵,金十三脸色微微一变,那纯净的佛光似乎一点也无法影响到他似的,他依然是那么潇洒,淡然问道:“没想到啊!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居然还够见到禅宗传人。菩提钵,不错,小和尚,宁远禅师是你什么人?”弘治一楞,道:“你认识我师傅?”金十三媚笑道:“当然认识了,宁远禅师可是我最敬佩的人之一呢。小和尚,如果你不想让这座小城毁了的话,最好在这里不要动手。更何况,就算你们一起上,也绝对不是我的对手,或许,加上接天老道能有一拼吧。”弘治刚想反驳,却听飘渺道:“大家在这里不要动手。金十三,你今天来,就是向我们耀武扬威么?你找错人了。划下道来,我们接着。”金十三上前一步,凑到海龙身旁。微笑道:“飘渺,真该恭喜你们啊,没想到死了两个道尊,却又金出来一个,而且看上去还很年轻。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啊?跟飘渺学了多少年的道法?”海龙冷哼了一声,道:“死人妖,你给我滚远点。告诉你,飘渺不是我师傅,她是我老婆。”金十三楞了一下,看看海龙,又看看飘渺,突然嚎啕大哭起来,哭声震天,泪水磅礴而下,将他脸上的脂粉都打湿了。他这一哭,到让海龙等人全都呆住了,谁能想到,统领神州众妖的妖王,竟然会像个孩子似的哭泣。半晌,哭声收歇,金十三抽泣道:“飘渺,你好狠的心那,这全天下,我只喜欢你一个,没想到你居然移情别恋,这小子有什么好,一点也没有英俊,而且修为也差,你为什么要嫁给他啊?呜呜呜……”听了他的话,海龙顿时大怒,神之力骤然迸发,“死人妖,你说什么?就凭你也敢喜欢我的飘渺?谁修为差?我们出去见真章。”

    金十三抹了把眼泪,脸上顿时变花了,他哀怨的看了飘渺一眼,向海龙道:“你才不配和奴家动手呢?我告诉你,飘渺我是不会放弃地,你可要小心些,如果让我手下那些贪吃的家伙吞掉,可是会行神俱灭的哦。飘渺啊,那件裘皮既然你喜欢,就送给你吧。我知道你不愿意看我乱杀人,这里的人都没死,我只不过用灭灵之术消除了他们记忆而已。我走了你可要想着我哦。”光芒一闪,他就那么凭空消失在众人面前,没有留下一丝痕迹。虽然没有动手,但金十三却给海龙四人带来了无与伦比的震撼。从他一进门,小机灵就在发抖,无形的压力使包括飘渺在内的每一个人都有喘不过气来的感觉。飘渺微微松了口气,叹息道:“恐怕我们以后的路程会更不平静了。金十三真是很强。”海龙哼了一声,道:“老婆,我倒没觉得他强在哪里。我和小治都有起过不坠的修为,再加上你的斗转中期,难道联手还打不过他么?”飘渺深深的看了海龙一眼,正色道:“龙,如果今后你单独见到金十三这个人时,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逃离。他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他刚才地每一句话都充满了杀机。你要知道,在我们修真正道和他们妖宗所属的邪道来说,修为并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以金十三现在的修为,就算我们四人加在一起,也绝不是他的对手。刚才,他至少有三次想向你下杀手,都被我以碎丹搏命为威胁挡住了,否则,恐怕我们已经没有一个能活着。”海龙心头一震,所谓言者无心听者有意,虽然飘渺所说的都是事实,但被老婆保护的滋味还是让海龙心中一阵不舒服,冷声道:“他真的有那么强么?那他一上来就硬来,我们也应该不是对手才是。为什么他没有动手?”

    飘渺轻叹道:“那是他心中有顾忌。象妖宗金十三和魔宗戾天这样的人物,早在很久以前就应该度劫了他们为了躲避重劫,用尽各种方法压制着自己的法力,除非万不得已,否则他们是不会轻易出手的,因为法力一旦引动,再想压制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海龙,虽然你刚才表面上看到的金十三似乎是一个感情丰富的恬怪,但正好想反,他根本没有任何人类的感情,完全是一个冷血的杀人魔王。据我所知,当初他为了能让自己不被任何事诱惑,竟然狠辣的挥刀自宫。对待自己尚且如此,对待敌人,你说他会留手么?如果我猜得不错,在这天禄城外,必然有着大量妖宗高手在等待着我们。看来,这里距离老君录出现的地方已经不远了。妖宗在此,恐怕魔宗和邪宗也就在附近。”

    海龙沉声道:“那这么说,我们现在地情况确实很不妙了。这样吧,我们干脆就不着急出城,暂时在这里先住下来。既然附近有老君录的消息,邪道三宗既然能发现,那我们正道其他宗派也自然会得到消息,只要正道也参与进来,我们就有机会了。我们现在的实力虽然不能硬拼,但说不定能收到渔人之利。”看着他信心满怀的样子,飘渺微笑道:“现在邪道也不会轻易地找事地,就依你所说吧。所谓夫唱妇随,既然做了你的妻子,以后我就什么都听你的。虽然我们不一定就能得到那老君录,但在各方势力的夹缝中生存,者是真正的历练之道。”弘治笑道;是啊!只有在危险中才能更激发出我们的潜力。恩老大,地上这些人还真没死,他们似乎要醒了,你还买不买那大衣。海龙搂过飘渺,道;当然要买,现在天气渐渐冷了,我总要送给老婆一件过冬的衣服吗。

    地上的人渐渐清醒过来,在金十三的灭灵术作用下,他们显然已经忘记了先前发生的一切,而且变的迟钝了许多,那名伙计看着海龙,疑惑的道;客观,这是怎么了我的头怎么晕晕的。哦对了你们要买银狐大衣是吧。老板,能让他们试穿么。那老板揉了揉自己的头,道;就试一下吧,不过,可千万不要弄脏了,这件银狐大衣可是价值两千两黄金啊!

    海龙一楞道;那么贵?一件裘皮居然买这么高的价格,这有些太不合理了吧。老板解释道;物以稀为贵,这样用银狐下腹皮毛所制作的大衣,恐怕天下也只此一件,据说,足足用了百只银狐,立时三十多年才制作而成的,银狐是极为稀有的,而且狡猾的很,很难抓到,而且不单材料好,工艺也是非常高的,虽然是拼接的,但保证您连一点缝隙都看不出来。两千两黄金已经是最低的价格了,如果拿到京城去,恐怕卖个上万两黄金都有可能。客观,您还要试么?海龙点了点头道;当然要,而且这件大衣我买定了。

    老板流露出一丝喜色,赶忙吩咐伙计小心的将大衣摘下来递给海龙,果然如先前伙计所说,这件银狐大衣极为轻柔,上面柔软的皮毛摸上去极为光华,内衬是最好的棉段,海龙为飘渺披上,仿佛这本来就是给她定做的似的,海龙痴迷的摘下飘渺头上的斗笠,小心的将她那一头墨绿色青丝批散在银狐大衣外,在那珍稀的皮毛映衬下,飘渺那如空山灵雨般的气质显得更加圣洁,仅仅是站在那里,就如仙女下凡一般。海龙第一个呆住了,所以人都呆住了,飘渺显然非常喜欢这件银狐大衣,原地转了一圈,嫣然笑道;龙好看么?海龙用力吸了吸鼻子,将那温热的液体重新抽回体内,深吸口气,道;这已经不能用漂亮来形容了,飘渺,说实话,现在我自己都不相信你居然会成为我的妻子,我真是太幸运了。今后不轮你想要什么,即使是天上的星星我也一定会摘下来给你。

    飘渺有些不舍的将银狐大衣脱了下来,道;可是可是我们手里没有钱啊!怎么买这件大衣,我看还是算了吧,毕竟是身外之物,我也用不上她的饱暖性。海龙坚定的摇了摇头,走到那老板面前,道;我身上没有现钱,你们这哪有珠宝店,我卖东西换。

上一页 《惟我独仙》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