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惟我独仙》->正文

第三册 第六十七章 海龙重生

    虽然对方说话很不客气,但海龙却能清晰地感觉到他对自己发自内心的关怀,他本就是聪明人,经过自己这未曾谋面的师傅指点,脑中顿时豁然开朗。恭敬地道:“师傅,谢谢您。弟子今后绝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哦,对了,师傅您说我现在不配做您的徒弟,那我要什么时候才配呢?”

    尖锐的声音道:“等你能够凭借自己的力量发挥出乾坤一掷的威力,就算你勉强合格吧。记住,千钧棒法是我以前最强大的攻敌手段,如果你能将它修炼到最高境界,那么,你自己所说的惟我独仙的程度就有可能达到,我们能否真正成为师徒,就要看你自己的努力了。我提醒你,因为你修炼了我的功法,在你达到劫成境界之时,等待你的将是最高的九重天劫,仙帝老儿不会让你轻易成仙的,言尽于此,今后会变成什么样,就要看你自己的了。”

    海龙还想说什么突然感觉到全身一热,眼前顿时变成了一片模糊,隐约间,他看到一条悠长的金色身影出现在自己面前,冲自己点了点头,他刚想睁大眼睛看清那人的形貌,光芒一闪,他已经再次失去了知觉。

    飘渺等人焦急地等待着,复活的弘治秀膝坐在自己的佛座莲上不断地吟唱着什么,金十四,索托和魔哈三人都站在原地,不敢移动分毫,大罗金仙是一个什么概念他们都清楚,即使在仙界,那也会是一方的至尊啊!身为南疆一方之主,他们三个在上万年的生命中都做过不少恶事,现在一个个都心怀忐忑,惟恐被那尖锐声音的主人责罚。

    光芒一闪,空中的金色光团突然分裂成两个部分,尖锐的声音从其中一个部分响起。“嗯,应该没问题了。南疆那几个小子,你们放心,这一界我不会过问太多,不过,我要提醒你们的是。以你们现在的水平,恐怕天劫不久就将降临到你们身上。六重天劫的威力,恐怕不是你们现在所能想像的。我看你们的脑子也都有问题,在现在的情况下还有工夫去管世俗之事么?以后想对付我徒弟的时候,就看看这个。”光芒一闪,海龙的千钧棒凭空飞起,“乾——坤——收——束——”先前那巨大的金色棒次出现,带着无比强大的威势,骤然轰向羌族神崇山峻岭。天空中如白昼般亮了起来。没有任何声音,光芒一现即隐。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但是,当光芒完全黯淡焉,所有人恐惧地发现,那原本高达千米,方圆数十里的巨大山峰正中央,多出了一个直径达五百米的大洞。那个大洞完全贯穿了整个山峰,一切都是无声无息中完成的。

    金十四三人面面相觑,身上的衣襟同时被冷汗湿透了。以前他们还报有一丝侥幸,但今天听了这大罗金仙的话,再看到这如此强大的仙法,他们心中除了恐惧还是恐惧。

    尖锐的声音转向红龙和三头虬蛟,道:“以后你们就跟着我那傻徒弟吧。俺不是小气的人,就送你们一人一点东西吧。”两点金芒电射而出,分别没入了红龙的能量体和三头虬蛟主头的顶门,这一龙一蛟全身剧烈地痉挛起来,三头虬蛟毕竟是洪荒兽,自身潜力的不断波动顿时吓得它匍匐在地不敢动弹。红龙是仙兽,自然明白那金光代表的是什么,大喜道:“谢谢您的恩赐。今后我们必然会保护好您的徒弟。”

    “嗯,只要你明白我的用心就好。跟着海龙,对你们只有好处。俺要回去了。”金光一闪,飘渺,和小机灵同时感觉到全身一,体内所受到的创伤和消耗的潜力竟然在瞬间中完全恢复了。那团金光已经消失了,只剩下另外一团还悬浮在半空中。

    红龙向三头虬蛟吼叫了几声,似乎在向他说着什么,三头虬蛟迷你的蛇头连点,突然仰天怒吼一声,身体骤然变大,一股沛然强大的能量以它为中心向四周散发。旁边的飘渺三人顿时被送出了数百米之外。三头虬蛟展现出它原有的形态,整个身体盘踞在那团金光之下,它那三颗蛇头已经发生了变化,主头上原本被海龙打碎的角恢复正常,而其它两颗蛇头和整个身体上的鳞片都闪烁着金属光泽。

    看到三头虬蛟的原型,金十四的身体剧烈地颤抖了一下,他的本体乃多目蛇,比起三头虬蛟来至少低了一个层次,面对已经接近完成体的三头虬蛟,他心中产生了天生的恐惧,身体缩成一团,在原地瑟瑟发抖。

    红龙冷冷地看了金十四三人一眼,道:“在海龙没有完全恢复之前,如果谁敢靠近这里千米之内,别怪我们手下无情。”

    魔哈低着头,道:“是,请前辈放心,我一定约束自己的族人不靠近这里半步,如果您有什么需要,尽管要求,我一定尽量满足。”

    红龙满意地点了点头,全身红光收敛,就那么钻入了空中的金色光团之中。

    魔哈在金十四身上拍了一掌,凭借他精湛的潜力帮金十四恢复了人形,只是现在金十四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魔哈叹息一声,只得亲自将他抗在自己肩膀上,向索托使了个眼色,腾空而起,朝那多出一个大洞的神山飞去。后世,这座羌族神山改名为仙环山,成为了整个南疆最奇异的一道风景。

    飘渺看着三头虬蛟盘踞的蛇阵,再看看空中那团金色的光芒,冰冷的心又热了起来。海龙没死,他不会死了,对于她来说,再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了。经历了短暂的死别,此时飘渺的心已经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她的内心中除了海龙再装不下其他,她下定决心,只要海龙复活,就算付出一切代价,自己也要留在他身边,和他重归于好。失去过,才知道爱是这么的重要。

    止水心中的兴奋丝毫不在飘渺之下,美眸一瞬不瞬地看着空中的金色光团,她此时已经明白,自己现在不但不恨这个轻薄过自己的海龙,反而产生了一丝微妙的情感。他一一举一动,都牵动着自己的心。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了,羌族神山后已经成为了整个南疆的禁地,魔哈、索托和乌拉三位大神亲自坐镇。带领自己手下高手在后山外围布下一层层防御禁制,惟恐出现一丝意外,他们都明白,如果大罗金仙的弟子出了事,恐怕不但是他们,就连他们的族人也会受到牵连。

    七七四十九天后。

    弘治搂着小机灵地肩膀,注视着空中的光团。“喂,我说小猴子,把你的猴儿酒给我点喝吧。我知道你那里还有两葫芦。”

    小机灵有些心疼地道:“一共就剩两葫芦了,省着点吧。”

    弘治嘿嘿一笑道:“我不管。当初虽然我死掉了,但灵魂却没有那么快散,你说的话我可听得清清楚楚,是你自己说的,只要我能活过来,猴儿酒管够,难道你想反悔不成。”

    小机灵哼了一声,道“:你就会利用我这颗善良的心,给你就是了。”说着,不知它从什么地方变出两个葫芦扔向空中。

    弘治欣喜地高高跃起,眼看葫芦就要到手了,突然,光芒一闪,两个葫芦竟然少了一个戏谑的声音响起,“好啊!弘治,你小子是不是想趁我不在,把小机灵的酒都榨干啊!喝酒怎么能少得了我呢?”

    弘治接过另一个酒葫芦,呆呆地漂浮在半空之中,喃喃地道:“老,老大,你醒了。”

    是的,海龙已经醒过来了,空中那原本的金色光团消失,赤裸着身体的海龙漂浮在弘治身前,虽然他没有穿衣服,但身上的金色光芒却成为了最好的屏障。从外面,根本无法看到他的本体。

    青光一闪,金色的光芒消失了,海龙身上已经多了一件当初他储存在乾坤戒中的长袍。他的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黑色的眼眸多了一层莹润的光芒。手里拿着那个消失的葫芦,正微笑地看着弘治。

    两人都经历了由死到生的过程就那么在空中对视着,谁也不说话,但他们心中的情感却不断地升华着。几乎是同时的,两条身影在空中融合,海龙和弘治紧紧搂住对方和身体,浑厚的兄弟之情在他们心间流淌,这对经历了生死考验的好兄弟,感情更近了一步。

    同时松手,同时推开对方,两人哽咽着道:“你个老玻璃,我可不喜欢男色。”他们笑了,带着眼泪笑,了此时此刻,他们的心再无分彼此,能为对方而付出生命,即使亲兄弟也未必能做得到啊!

    一声嘶吼声响起,三头虬蛟突然从下方冒了出来,他的那颗主头托起了海龙,另两颗头分别托起弘治和小机灵,在海龙金丹重塑,魂魄重聚的这四十九天中,它已经充分地体会到海龙师傅所赠那一点金光的作用。那是最为纯净的仙灵源泉之力,有了这种力量,它不但修炼起来要容易得多,最可贵的,就是再没有天劫之累了。它现在,已经心悦诚服地愿意为海龙所用,因为它明白,只要跟着海龙,将来所能得到的将会更多。

    海龙打开葫芦盖,咕嘟咕嘟连喝几口美酒,大呼痛快。转手将葫芦扔给小机灵,道:“喝,咱们兄弟好好过把瘾。这次既然没死,以后我就再不会犯同样的错误了。”

    两道青蓝色光芒亮起,飘渺和止水强行抵制着内心的激动,飘飞到海龙面前,看到他们的出现,海龙脸色不由得沉了下去。

    飘渺低头道:“龙,别生我气了,好么?那天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动手打你。原谅我吧,今后,我保证不会再有同样的情况出现,给我一次机会,好么?”

    弘治和小机灵停下灌酒的动作,呆呆地看着卑躬屈膝的飘渺,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毕竟他们并不知道海龙和飘渺之间发生了什么。

    海龙淡然道:“师姐这说的是什么话,我是你的师弟,你教训我也是应该的。何况,那件事确实是我不对,以后如果两位师姐想教训我的话,随时欢迎。”

    飘渺凄然道:“龙,你真的不肯原谅我么?”

    海龙深吸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心情保持平静,道:“飘渺,其实我们之间根本不存在谁原谅谁的问题,在止水师姐这件事上,我们保持的观点是不一样的。站在你的立场上看你没有错。同样,站在我自己的立场上看,我也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是的,我伤害止水师姐的行为是有些过分了,但是,你为了这件事打我,却让我无法承受。在我心中,你一直是最重要的人。你的不理解,让我非常难过。我看这样吧,现在我已经不象先前那么冲动了,我们彼此都需要冷静冷静。如果我们的性情真的不合适在一起,勉强也不会有幸福的,不是么?别哭了,放心,至少我现在不会再排斥你了。”说着,他飘飞到飘渺身前,温柔地擦也脸上的泪水,“给我点时间,也给你自己点时间,我们都需要冷静而清醒地想清楚,好么?”

    飘渺愣愣地看着海龙,轻轻地点了点头,低声道:“只要你不离开我,其他的一切我都可以同意,其实,在你碎丹时,我就已经想清楚了一切。在我心里,你是最重要的,甚至要超过我的生命。如果你真的死,了我也绝对不会独活,我知道那天对你你的伤害很深,我也并不奢望你能立刻恢复以前对我的感觉。只要你让我陪伴在你身边,就足够了。”

    海龙的心震撼了,深深地震撼了,如果说他不爱飘渺,那是不可能的。因为爱得深,所以才会伤得深。在这里,当着弘治、小机灵和止水的面,她竟然说出如此深情的话,海龙的心剧烈地颤抖起来两人之间的矛盾说白了只是理念和处世的方法不一样而已。并不是感情上的问题。此时飘渺作出了如此让步,海龙还能说什么呢?缓缓搂住飘渺的娇躯,柔声道:“那天我也不对,我不该那么冲动,如果弘治死了,或许我真的不会原谅你,也不会原谅我自己。可是,现在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我还见到,哦,不,听到了师傅的声音,我根本没理由再对你有什么不满。我相信,随着我们相处的时间加长,我们在性格和处世上的不同一定会慢慢地相互融合,飘渺,你还愿意做我的妻子么?”

    泪水顺着飘渺的面庞流淌而下,她猛地搂住海龙的脖子,不断地点头,“愿意,我永远永远都愿意啊!”海龙紧紧地搂着飘渺的娇躯,虽然此时他还不能说已经恢复了以前对飘渺的感觉,但至少,他现在的心情是无比愉悦的。

    止水看着相拥中的海龙夫妻,心中泛起一阵淡淡的酸意,她已经暗暗决定,等此次离开南疆之后,一定不会再跟他们在一起了。因为她知道,如果再和海龙相处下去,说不定自己真的会陷进去,甚至不可自拔。

    弘治灌了一口猴儿酒,向小机灵道:“看来,这回是雨过天晴了。我说海龙老大,你就别再亲亲我我的了。南疆这鬼地方我可是呆够了。那几个南疆巨头已经决定停止对中原的一切进犯。咱们也可以回去了吧。好怀念中原的美食啊!尤其是玉华的素斋。”

    放松双手,海龙轻揽着飘渺的腰,道:“死弘治,你就会打扰我的情绪。南疆那群家伙怎么样了?还有那个乌拉,他胆敢对我老婆有非分之想,我可饶不了他。”

    弘治失笑道:“那个乌拉啊!我看你还是算了吧。那天你师傅可把他给吓坏了,恐怕现在还浑身颤抖着呢。何况杀我的那些老家伙也都让你给灭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海龙此时心情极好。道:“既然你都不追究了,那就算了。咱们是该离开这里了,只是不知道应该去哪里才好。”

    飘渺抬起头,道:“我们要赶快回连云宗,在你修炼这段时间里,我收到了大师兄的灵札,不知道为什么,他的修为突然进步神速,听说马上就要突破斗转后期即将度劫了。”

    海龙眼中一亮,道:“度劫么?接天宗主对我还算不错,我们是应该回去帮他。这么多年了,希望他能成为咱们连云宗继连云祖师后第二个升仙的人吧。我也想感受一下天劫的威力呢。”

    飘渺微笑道:“你啊!有的时候,我感觉你真象个孩子,对什么事情都那么好奇。也许有的人会觉得你很狡诈,其实不然,我也是现在才算多了解你一些。虽然活了一千多年,但你还是有一颗童心。谁要是对你好一点,你永远都不会忘记人家的好。但谁如果欺负了你,或者是你不喜欢他,你都会想办法去报复。你真的很好哄,有的时候,只需要几句好话就能得到你的真心。”

    海龙挠了挠了头,笑道:“或许吧,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性格很怪,你做我的老婆真是难为你了。不怕大家笑话有的时候我心里会偷偷地把你当成母亲似的看待。毕竟,我从小是孤儿,在接触的女性中,你最符合我心中的母亲形象了。”

    飘渺柔声道:“妻子也好,母亲也好。龙,我永远都会守护在你身旁。

    海龙的表情严肃起来,深深地看着飘渺,道:“你也永远是我心中最重要的女人。”

    小机灵笑道:“俺的猴心要受不了了,赶快走吧。去和彝族那些家伙打过招呼后,咱们就返回连云山脉,俺家里还有上百个老婆等着俺临幸呢。嘿嘿。”

    弘治没好气地道:“你这个滥交的色猴儿,小心哪天弄得你精尽人亡。”

    止水俏脸羞红地嗔道:“你们说话注意点行不行,弘治,亏你还是修佛之人呢。要是悟云宗主看到你的样子,恐怕非被气死不可。”

    海龙心中响起三头的声音,“海龙小子,我把你醒来的事已经告诉那条金目蛇了,他们这就过来,你放心,只要有我在,南疆还人能伤得了你。”

    海龙笑道:“好啊!三头大哥,以后可就要多麻烦你了。在小弟还没有修道成仙之前,就要靠你来保护我的安全。”在听了那没见过面的师傅教诲后,海龙心中的想法改变了很多,什么荣誉,尊严,那算个屁啊!一切都没有生命重要。从复活的那一刻起,他已经决定,今后不论遇到什么事,都要保护好自己的生命,绝不会再轻言生死了。

    众人飘落地面,海龙将三头虬蛟重新收回到自己的乾坤戒中,这才顺着当初来时的方向朝羌族部落走去。

    刚刚走出没多远,在就要进入树木之时,三条虚幻般的人影出现了。海龙心中一凛,停下脚步向那三个人影看去。人影渐渐清晰,正是乌拉,索托和魔哈。直到看见海龙活生生地站在面前,这三位大神才真正相信一个碎丹之人居然可以复活。三人对视一眼,心中对海龙那神秘的师傅再添几分恐惧。

    海龙嘴角流露出一丝讥讽的笑意道:“怎么,三位还想拦着我们么?”

    乌拉赶忙道:“不,我们没有拦着各位的意思,只是听蛇神大人传音说你醒了特地来看看,你现在还好吧。”

    看着乌拉那小心翼翼的样子,海龙心中突然有种想放声大笑的感觉,他当然知道,乌拉会变成这样子,都是因为自己那无比强大的师傅。由于弘治没死,此时海龙对乌拉并没有过多的恨意,淡然道:“只要你不来抢我老婆,我自然会很好。几位大神,我们想去和彝族打个招呼。确实,我们并不属于南疆。所以,和彝族打过招呼后会立刻返回神州中原。”

    乌拉三人似乎同时松了口气似的,魔哈道:“众位也不必急着走,我看这样吧,小兄弟你身体才刚刚恢复,今天就留一天,也让我们尽尽地主之谊。明天一早,你们再启程上路,如何。”

    海龙和飘渺对视一眼,刚要拒绝,却听弘治道:“那个什么大神,你们羌族的烤肉味道不错,如果有提供的话,我们倒可以考虑留一天。哦对了,最好还有美酒。”

    魔哈微笑道:“这你们可以放心,只要是我们南疆的风味,只要你们有吃喝的欲望,我一定会满足你们的。”

    海龙苦笑地看着弘治,经历了生离死别之后,他实在不忍心拒绝弘治的意思,只得无奈地点了点头,道:“那好吧。请三位带路。”

    在乌拉三人的带领下,三人终于又回到了那羌族最大的部落。那天的事情结束后,为了不再惹怒海龙等人,魔哈早已经将彝族众人般到了羌族最好的住宅内。一到了这住宅前,海龙就愣住了,在那数百平米的院子中,莺莺燕燕地竟然有数十名美女在相互嬉戏着。海龙刚想问,却听乌拉说道::“小兄弟,这些都是你那天抢亲得来的美女,二百个,一名都不少。魔哈大哥已经通过过她们的家属了,只要你愿意,随时可以把她们带走。”

    海龙扭头看向飘渺,飘渺并没有说什么,也没有流露出责怪他的神色,但是,在她眼底深处却划过一丝黯然仅仅是这丝黯然,就令海龙心头一紧,苦笑道:“那天我完全是想捣乱而已,我看,你们还是放她们回去吧。我的名字叫海龙,你们不要老叫我什么那个小兄弟听起来怪别扭的。、”

    魔哈笑道:“好,海龙兄弟,这些可都是我们羌族和其他南疆各族的美女,你真的不考虑一下么?她们都有着我们南疆最优秀的血统。”

    海龙心中一动,道:“最优秀的血统么?那就留下吧。”搂紧脸色瞬间变得苍白的飘渺,接着道“虽然我不能要这些美女,但让她们去彝族是一个不错的做法。毕竟我们能来到这里都要感谢彝族。三位大神,以后你们可要多关照一些他们啊!彝族在弱了,可千万别被你们三族灭了才好。”

    魔哈微笑道:“这些好说,我会吩咐下去的。以后彝族就是我们羌族的盟友。海龙兄弟,那天经过尊师的指点我们已经幡然醒悟,以前的一切种种都是因为我们太放不开了,等你们走后,我们三个就将一起闭关,希望能联合人之力共抗天劫,六重天劫,毕竟是恐怖的。”

    海龙惊讶地道:“天劫还可以三个人一起接么?”

    索托道:“这是我们南疆的一种秘法,毕竟我们三个的修炼法门很接近,而且都属于类似于修魔的类型,在联合修炼中,可以将三人的元神联为一体,如果能够成功地以三人之力抗劫,那成功的可能性就会大增。毕竟,在这一界,还没有谁敢说自己以一人之力能够对抗六重天劫的。走,咱们进去吧。”

    一边说着,众人踏入了这个临时围起来的院落。一进门,那些美貌少女顿时发现了海龙的存在,但有乌拉三人在,她们又怎么敢放肆呢?一个个恭敬地退到一旁,但仅是她们眼角的余光,就令海龙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那些目光,是异常灼热的。

    “啊!你们终于回来了。”日耪族长看着走进自己刻意的海龙等人,顿时大喜。

    海龙微笑道:“族长,让佻担心了。”

    日耪笑着说:“担心倒是没有,魔哈大神告诉我们,你们不打不相识,已经成为朋友了。只是,你抢回来的那些少女,实在是魅力太大,弄得我的族人一个个神魂颠倒的。”

    海龙道:“这件事我正想和你说,这些少女,你就全带回彝族吧。三位大神已经都同意了,这些美女都有着最优秀的血统,我想,彝族和她们结亲,后代一定会强大起来的,当然,我们也不能勉强,如果她们不愿意的话,就让她们各自回家好了。”

    日耪苦笑道:“这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啊!这些姑娘自从那天看了你的英姿以后,一个个都对你充满了幻想,就算你现在让她们全都嫁给你,恐怕也不会有人说不。“

    海龙尴尬地道:”我可不要这么多老婆,和女人打交道这种事我最怕了。魔哈大神,这件事就麻烦你了。随便你怎么处理吧,只要不让那些姑娘来缠我就好。”

    魔哈微微一笑道“以后你就以大哥称呼我吧。你放心,这种小事我一定会处理好。”直到很久以后,海龙才知道,魔哈所谓的处理方法,就是先将这些姑娘都关起来,等彝族众人回去后,再让人将她们全都送过去。并且下了严令,让她们终身不得踏出彝族一步,否则,不光她们,就连她们的亲人也将受到最严厉的惩罚。就算不考虑自己,也要考虑家人,这些漂亮的女孩子们只得无奈地留在了弱小的彝族中,海龙之所以成为彝族后来供奉的大神,这些美女起到了不小的作用。她们和彝族最优秀战士结合后,为彝族的下一代,带来了优秀的人才。在羌族的支持下,彝族逐渐发展成为南疆举足轻重的大族。

上一页 《惟我独仙》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