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惟我独仙》->正文

第三册 第七十章 重遇众师

    妖宗。

    金十三拍案而起,怒道:“你说什么?十四他不来了?连云宗,又是连云宗捣乱。你说的那些是真的么?连魔哈和索托那对冤家都……”

    黑风无奈的点了点头,道:“宗主,确实是真的,而且,两位大神都称那看不清的金光为大罗金仙。”

    金十三眼中寒光流转,渐渐冷静下来。从现在的各种情况看,都对自己不利,看来,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只有同邪宗、魔宗合作,才能更好的生存下去。深深的叹了口气,道:“好了,你下去被,这件事我会考虑的。没有了南疆的支持,一切就只能依靠我们自己了。”

    由于不能用武器,所以伤者虽多,但死亡的却极少,拼斗逐渐进入了白热化的状态,已经有一多半人被淘汰出局,现在场地中只剩下不到一百人还在继续拼斗着,其中不乏南疆其他族的勇士。由于他们都是各族族长带来的精锐,所以大多占据了争夺的上风。

    正在这时,一声清朗的长啸响起,一条人影飞快的从角落中蹿了出来,此人速度极快,眨眼间已经冲到了拼斗的人群之中,身形电转,几乎几个起落已经冲到了最里圈,凡是他经过的地方,人影一条条抛跌而出,手下竟无一合之将。他并没有什么固定的招式,但力量却大的出奇,只要是碰到他的身体,没有任何人能够幸免。“啊——”嘹亮的大吼声中,一切都恢复了平静,场地里除了这最后出现的人以外,其他人全部瘫倒在地。此人冷冷的扫视了一周目瞪口呆的十女,淡然道:“现在,你们都是我的了。”

    全场一片寂静,此人的强悍,已经震慑了南疆各族族人的心。他,正是海龙。羌族老者皱眉走出,深深的看了海龙一眼,道:“你是彝族人?”海龙点了点头,道:“不错,我是彝族海龙,这些女人现在都可以是我的了吧。”

    老者道:“小伙子,做人要留点余地,你一下弄回去十个美女,自己受的了么?”

    海龙淡然道:“受得了受不了是我自己的事。我一切都按照抢亲规定而来,美女们,请到彝族那边集合。”

    在十名少女眼中,此时的海龙是那么的威武,南疆向来是一个以力为尊的世界,只要你足够强大,就可以在这里得到想要的一切。十名少女低着头,径自走向海龙所指的方向。海龙冷然一笑,看向老者道:“您现在可以请上下一组美女了。”

    老者皱眉道:“下面的抢亲会你还要参加么?”

    海龙点头道:“有什么不可以么?在南疆,好象还没有谁规定娶多少妻子的吧。难道羌族舍不得美女了么?”

    老者眼中寒光大放,道:“好,彝族的小子,记住你说过的话。第二组,上。”

    第二组十名美女走了出来。海龙就那么站在篝火旁,他对这些普通的庸脂俗粉一点兴趣都没有,他出来,无非就是捣乱的。由于海龙之前强悍的表现,这次羌族出来参加抢亲的青年少了许多,只有那些对自己有绝对信心的人才敢出来参加。这次他们并没有相互动手,而是围成一个半圆,缓缓向海龙靠近。海龙双手背后站在那里,冷冷的看着逐渐接近自己的人群,心中如古井不波般平静。

    不知道是谁先喊了一声:“冲啊!”近百名羌族勇士同时向海龙冲了过来。海龙嘴角流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重重的踏前一步,大喝道:“滚。”一股无形的气流弥漫而出,以半圆弧之态向四周弥漫而去。轰然巨响中,冲上的人群嘎然而止,仅百条人影如天女散花般向四周跌了出去,落在地面上顿时激起一片尘土。海龙大喝道:“来啊!还有谁敢跟老子争?”

    彝族中依然在吃东西的弘治和小机灵面面相觑。弘治喃喃的道:“大哥他不是疯了吧。他要这么多女人干什么?难道不怕大嫂生气么?”

    小机灵无奈的耸耸肩,道:“我怎么知道?他要疯,就让他疯好了。”

    第二组十名美女步了前面的后尘,也到了彝族这边集合。她们的眼神都有些茫然,谁能想到情况会演变成这样呢?现在她们也只得按照抢亲的规矩来做了。就这样,在海龙强横的表现下,一组又一组美女被他“抢”下,到第二十组美女的时候,已经没有人敢出来和他抢了。

    那羌族老者眼中充满了愤怒,正在他犹豫抢亲会还要不要再继续下去的时候,一个娇媚的声音从篝火北边响起,“好工夫,真是好工夫啊!奴家手痒了,想请这位彝族大哥赐教一、二。”话音一落,一道香风飘落,海龙身前十米外多了一个火红色的身影。

    海龙心中一动,知道终于有高手出来了,只是他没想到出来的竟然是一名少女。此女身材很高,几乎和海龙齐平,穿着红色的连衣短裙,脚踏一双红色的长筒皮靴,一头垂到膝盖的红色长发飘散在背后,正似笑非笑的看着海龙。看到这个女孩子,海龙心中不由一震,此女虽然远没有飘渺的气质,但是却充满了一种野性美,微黑的肌肤在篝火的映衬下显得极为光润,微笑中露出洁白的贝齿,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正好奇的看着自己。海龙淡淡的道:“姑娘,你似乎不是参加抢亲会的女孩子吧。”

    少女点了点头,道:“我是苗族人,你可以叫我苗苗,我是因为看到你身手高强,才出来和你玩儿玩儿。怎么?你怕了么?”

    海龙哈哈大笑,“怕?我会怕?在我心里,从来就没有这个字。既然姑娘愿意讨教,我奉陪。”

    少女嘻嘻一笑,道:“放心,我可不是故意来捣乱的,如果你能赢的了我,我就也嫁给你好了。”

    海龙知道,这少女在苗族中必然有着极高的地位,她一出现,那羌族老者已经退到一旁,一副看好戏的样子。淡然道:“出手吧。”

    苗苗也不客气,全身轻飘飘的向海龙移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她手上已经多了一条三丈长的鞭子,鞭子是粉红色的,上面布满了倒刺。手一抖,那条鞭子带着呜呜的呼啸声,扭曲的向海龙缠来。如果被这歹毒的武器缠住,恐怕不死也要脱层皮。

    海龙轻喝道:“秋露海棠,出鞘。”蓝光一闪,秋露海棠剑带着数尺长的光芒迎空布下一层厚实的光幕。下意识的用出此剑,海龙顿时全身一震,昨天自己怎么忘记把这秋露海棠还给飘渺了?心神一分,秋露海棠的威势顿时弱了几分。苗苗看到眼前的光幕顿时流露出惊讶的神色,手中长鞭一抖,顿时绷的笔直,以一点向光幕刺来。海龙在大意之下,威势已弱,而且苗苗这条鞭子乃南疆一件异宝,在尖啸声中顿时穿透光幕向海龙肩头点来。感受到刺肌的尖风,海龙这才清醒过来,身形一转,赶忙向一旁闪去。谁知那鞭子宛如活了一般,就那么轻巧的一转,虽然海龙躲闪的极快,但肩头还是被鞭梢蹭了一下。一阵麻痹顷刻间传入手臂,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整个半边身子都沉了似的。

    少女得理不让,长鞭展开,带起粉红色的光芒顿时向海龙发动了如同狂风暴雨般的攻势。海龙知道鞭子上有毒,那麻痹感快速的向全身蔓延,没有丝毫的犹豫,他不敢再藏拙,大喝一声,催动灵台处的人丹,刹那间爆发出了神之力的法力。整个身体如同太阳般亮起,金色光焰顷刻间将他完全包裹在内,海龙掐动法决,接连弹出三道金光,顿时将长鞭逼退,在神之力的作用下,入体的毒素顿时被炼化了。到了不坠境界以后,毒对于修真者来说只是个笑话。海龙喝道:“万剑飞升,降妖伏魔。”他用的,正是连云宗万剑决。金光骤然闪亮,无数蓝色的光影密布于空中,如飞蝗一般向少女苗苗攒射而去。

    苗苗流露出凝重的神色,娇喝一声,全身腾起粉红色的光芒,长鞭如涟漪般卷起,将自己的身体护得水泻不通。挡下了海龙一波又一波的攻击。通过接连几次的试探,海龙已经发现少女隐藏的实力已经超越了脱胎的境界,也就是说,面前这个苗苗,至少也应该有千岁以上了。虽然对方修为不如自己,但那条长鞭却是一件威力极大的法宝。秋露海棠剑已经是上品宝器了,但和对方长鞭的接触中却完全处于下风,几乎平衡了两人之间的法力差距。由此可见,那必然是一件仙器级的法宝。

    如果此时海龙有捆仙绳在手,凭借高于对方的法力自然可以轻易取胜,但他现在法宝少的可怜,只能凭借道法和自身修为同对方硬拼了。海龙脸上升起一片肃然之色,双脚一错,身形刹那间变得虚幻起来,秋露海棠剑飞于身侧,海龙的身形变得异常飘逸,如同幻影般向苗苗而去。

    苗苗眼中寒光一闪,轻喝一声:“破。”手中长鞭如蛟龙出海般带起一层层波浪,破去攻势已过的万剑决,揉身而上,长鞭不断幻化,在海龙面前,竟然出现了一朵朵鲜红的玫瑰花,那看似绚丽的花朵中充满了死亡的力量,从四面八方向海龙围来。

    海龙嘴角带起一丝轻笑,身形依然潇洒,不断的向苗苗靠近着,那些绚丽的玫瑰花只要一接近到他身体旁,他就会奇异的一滑,在密集的花朵中,竟然没有受到任何损伤。正所谓万花丛中过,片缕不沾身。海龙所用的,是他在突破不坠境界后,从六耳猕猴留给他的心法中领悟的逍遥游。这是一种神奇的步法,虽然海龙只是刚刚入门,却已经发挥出了意想不到的威力。同飘渺的五行迷踪步有异曲同工之妙。

    苗苗流露出惊骇的神色,她怎么也没想到,面前这看上去并不起眼的青年居然有如此高深的道法,她的玫瑰鞭出可谓无往不利,可此时已经用出了最得意的玫瑰勾魂,却没有任何效果。一咬牙,她喃喃的念叨了几句什么,手中玫瑰鞭剧颤,就在海龙眼看要冲到她眼前之时,所有的玫瑰花完全爆发了,每一朵都变幻成万千花瓣,几乎将海龙周围所有的空间完全封锁,那带着强大法力、如同利刃一般的花瓣顷刻间席卷了海龙的身体。弘治和小机灵再也顾不上吃东西了,两人全都站了起来,惊啊出声,此时再想援手,已经来不及了。

    苗苗流露出一丝得意,笑道:“任你再怎么厉害,也比不过我的玫瑰鞭吧。啊!这怎么可能?”她突然发现,面前那密集的花瓣突然快速的旋转起来,而且这些完全由自己法力凝结成的花瓣竟然已经失去了自己的控制,旋转越来越快,刹那间已经变成了一条花瓣组成的旋龙。海龙清冷的声音响起,“苗苗小姐,恐怕你输了。”旋龙花瓣骤然燃烧起来,转瞬间已经变成了金色的火焰。海龙缓步从火焰中走了出来。蓝光一闪,锋锐的秋露海棠已经搭在了苗苗的肩膀上。苗苗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海龙,她怎么也无法相信,自己最强的攻击竟然就这么轻易被破了。

    海龙指了指彝族众人所在的方向,道:“现在,你也可以过去了,那里有二百个姐妹等着你。”

    苗苗完全不顾脖子上的剑,踉跄的后退几步,花容失色道:“不,不可能。没有人能破掉我玫瑰花雨的。你,你是怎么作到的?”

    海龙淡淡的道:“小姐,希望你能遵守自己的诺言。”

    苗苗银牙紧咬,道:“我说过的话向来算数,不过,你要告诉我,刚才你用的是什么法术。彝族什么时候出了你这样的高手。”

    海龙微微一笑,道:“告诉你无所谓,我刚才用的是逍遥游中的逍遥旋天舞,是卸力的一种法门。破你这种幻术攻击最为合适了。彝族本就是一个强大而神秘的民族,只是一些俗人不知道而已。我最近刚刚出关,不能再看着我们彝族被其他南疆种族欺负了,今天,我就是要证明这一切。我能告诉你的就这么多了,现在,你应该履行自己的诺言了吧。”

    苗苗微微皱眉,她突然发现,自己面前的海龙是那么的高大,比起自己族里那些外表英俊身材高大的青年来,他似乎充满了内涵。难道,难道他就是自己一直找的人么?想到这里,她不禁俏脸微红,快步向自己苗族所在地跑去。

    海龙并没有计较她不遵守诺言,淡然道:“如果没有漂亮的小姐赐教,那请上下一组美女吧。”

    羌族老者无奈的走了出来,海龙刚才的表现已经深深的震撼了他的心,他清楚的知道,以自己的修为,最多和苗苗在伯仲之间,但苗苗的玫瑰鞭却是他无法对付的。眼前这个神秘的彝族少年,恐怕也只有族中长老才能抗衡了。现在,当着南疆各族的面,他自然不能违反抢亲会的规则。恨恨的看了海龙一眼,挥手示意道:“最后一组少女,上。”

    甬道中,最后十名少女走了出来,海龙原本平淡的脸色变了,因为,他在这群少女中,赫然发现了飘渺和止水。飘渺低着头,看也不看自己。而止水却流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深吸口气,平复内心有些紊乱的情绪,海龙淡淡的道:“有没有谁下场赐教,如果没有的话,那这十个女孩儿也是我的了。”

    飘渺此时内心复杂以及,海龙之前的表现全看在她眼中。她的心好疼,她怎么也不明白,为什么海龙会这么做。已经有二百名少女被他收归名下,他这是要报复自己么?海龙啊!你真的让我太失望了。

    “小兄弟,你已经猖狂的够了。这最后十个女孩子你可以带走八个,但是,有两个必须要留给我。”光芒一闪,海龙身前多了一人。此人相貌极为英俊,正是先前曾经调笑过飘渺和止水的那人。他的出现,令全场皆惊,在坐的南疆各族族长都吃惊的站了起来。

    弘治看着自己身边微微发抖的日耪,道:“族长,怎么了?你认识这个人么?”

    日耪苦笑道:“认识,当然认识。在南疆中,恐怕还没有几个人不认识他。他就是坦拉族的乌拉大神。正是在他的领导下坦拉族才能有今天的强大。据说,他的修为之强,不在魔哈大神和索托大神之下,是南疆最强大的几个人之一。”

    弘治睁大了眼睛,道:“什么?南疆最强的几个人之一?那我大哥不是危险了么?”

    日耪无奈的点了点头,道:“前辈,您最好想办法通知海龙前辈,让他赶紧下来,千万不要和这个人争。这乌拉大神表面看上去年轻,其实他已经统治坦拉族至少有几千年了。我们实在惹不起啊!”

    弘治的脸色沉了下来,目光转向小机灵,两人同时感觉到对方提聚起法力,他们已经做好了随时出手救援海龙的准备。他们没有劝海龙回来。有飘渺和止水在场地中,他是根本不可能回来的。

    海龙淡淡的看着面前之人,从周围南疆各族族人的反映里看,他明白,这必然是南疆一个大人物。而且,以他的修为竟然无法看透对方的虚实,眼中精光一闪,沉声道:“你想要哪两个美女呢?”虽然海龙此时心情不好,但他还知道权衡利弊,如果对方不无影响到他,那他又何必招惹一个强大的敌人呢?这个人明显不是羌族的,自己此次捣乱,缺两个女人并不算什么。

    乌拉点了点头,微笑道:“小兄弟果是明事理之人。我很欣赏你之前的作风,等这里的事结束后,如果小兄弟愿意,可随我去坦拉族看看。恩,我就要这两个女孩儿吧。”说着,他的手指向飘渺和止水点了点。二女在乌拉的点选下同时娇躯微颤,她们的目光都落在了海龙身上。

    海龙的神色异常平静,淡淡的看着面前的乌拉,道:“你很喜欢她们么?”

    乌拉点了点头,道:“我是坦拉族的乌拉,和我家里的那些女人相比,她们实在是太优秀了,今天这二百多名女孩子中,也只有她们能让我动心。看上去你们应该同属彝族吧。只要你愿意将她们让给我,以后彝族就是我坦拉族的盟友。这,全是我看在你面子上才决定的。”他话音一落,顿时引起南疆各族的惊讶之声。如果彝族同坦拉族结合成盟友,那他们就将多一个实力强大的靠山,今后,再不会有人欺负他们了。日耪呆呆的站在那里,他可没有一丝高兴的表情。因为他知道,飘渺和止水是不可能嫁给乌拉的。

    海龙心中凛然,这乌拉明显心机很深,他的修为绝不在自己之下,却以优厚的条件相求,无非就是要争得自己的好感,甚至将自己收归己用。飘渺和止水先前消失,竟然是来参加这个抢亲会了。就算自己和她们没有别的关系,单是出于同门,自己也不能让她们跟着乌拉走。压下跌宕起伏的心情,沉声道:“乌拉大哥,别的女人可以,甚至你可以从那些已经归属于我的二百少女中挑选,但是,这两位和我关系密切,恕我不能相让了。”

    乌拉脸色一变,转瞬间又恢复了正常,他并没有再向海龙说什么,而是转身走到飘渺和止水身旁,微微一笑,道:“两位美女,你们之前口气强硬,就是因为这位小兄弟吧。恩,不错,他确实很强大。但如果我打败他,你们是否会心甘情愿的跟我走呢?”

    飘渺心情复杂已极,她自然明白海龙不是这乌拉的对手,可是,她现在如果去帮助海龙,那他必然会更憎恨自己。虽然海龙平日里总是嘻嘻哈哈的,但是,他的自尊心极强,在这种关系到男人面子的事情上,自己怎么能插手呢?抬头看了一眼同样眼神复杂的止水,轻叹道:“乌拉先生,请您不要为难我们,不论您是否战胜了他,我们都不会依附于你的。”

    乌拉一楞,还从来没有人敢如此拒绝过他,他的脸色终于变了,森冷的气息不断的波动起来。身形一闪,眨眼间来到海龙身旁,沉声道:“来吧,就让我领教你的法术。”全身绿光大放,那幽幽惨绿色的光芒带着无比阴森的气息向海龙罩去。

    海龙、飘渺、止水三人内心中同时惊呼道,“金十三。”是啊,这惨绿色的法力,不正和金十三的修为一样么。不但法力一样,而且这个乌拉的修为似乎也不在金十三之下,而且,容貌上也有几分相像。海龙仿佛感觉到自己身体周围的空气完全凝固了一般,那深陷泥潭的感觉另他说不出的难受。

    没有任何犹豫,眼中金光大放,乾坤戒上别着的小铁棍眨眼间化为千钧棒落入手中。一棒在手,海龙顿时威势大增,他脚踏逍遥游,身随棒走,不退反进,朝乌拉冲去。千钧棒迎风一抖,万千金光骤然闪亮,如烟花盛放般向乌拉反扑而去。

    乌拉冷哼一声,道:“不错,果然不错。值得做我的对手了。”身影响起的同时,他身形暴退,一面黑色的盾牌出现在他左小臂上。一退一进,海龙气势顿时大增,喝道:“千钧澄玉宇。”金芒骤敛,在神之力的收束之下,顿时限制住了乌拉周围所有的空间,千钧棒带着磅礴的气势骤然向他胸前点去。这一切,都只是电光时火间发生的。乌拉沉声大喝,他并没有闪躲,抬起左手,向海龙的攻击迎去。

    海龙表面虽不动声色,但心中却是大喜,以他现在的修为,加上千钧棒无坚不摧的特性,即使对方拿的是仙器,在硬碰的情况下也绝对讨不了好。由于有了之前同三头虬蛟之间的战斗,此时海龙对应付比自己强大的对手已经有了点心得。表面上脸色凝重,没有流露出一丝变化。

    乌拉大刺刺的双脚站定,那黑色的盾牌骤然放大一圈,乌光闪烁,给人一种厚重的感觉。这是乌拉最得意的几件法宝之一,名叫龟甲盾,乃取万年玄龟之壳所制,经过乌拉自己数千年的修炼,它已经达到了仙器的级别。

    “轰——”千钧棒重重的点在龟甲盾之上,由于法力上的差异,海龙喷血而退,全身不断幻化成虚影,在逍遥游的作用下化掉大部分反震之力,即使如此,他还是受了不轻的创伤。乌拉并没有追击,他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龟甲盾,眼中流露出不可思议之色。似的,在千钧棒那无坚不摧的特性下,龟甲盾上出现了一道道裂纹,它再也禁受不住乌拉法力的催动,砰的一声,炸成了漫天碎粉。虽然乌拉并没有受伤,但是,如此结果却比受伤令他更为难受,自己最珍惜的一件法宝就这么轻易的毁了,他心中瞬间被怒火充满,冷冷的看着海龙,道:“好,好,果然是高手,竟然毁掉我的龟甲盾。今天,你别想活着从这里走出去了。”长发飘扬而起,乌拉全身笼罩在诡异的气氛中,无可匹敌的庞大气势骤然而升,轻飘飘的,遥空一掌向海龙按去。一个墨绿色的掌影在空中不断放大,当它冲击到海龙面前时,已经变成了直径接近三米。

    海龙刚刚拿稳桩,眼见对方这强大的攻击迎面而来,他心头一沉,千钧棒上挑,喝道:“谈笑退天兵。”两道澎湃的光影先后轰击在那惨绿色的大掌上。但是,这次就没有那么容易抵挡了,毕竟那惨绿色的掌形法术乃是能量形态,千钧棒无坚不摧的威力无法发挥出来,在修为相差甚远的情况下,海龙这谈笑退天兵一势根本没有发挥出应有的威力,整个人已经被震的飞了起来。庞大的能量骤然迸发,以他们交手的位置为中心向周围散去。羌族和南疆各族族人在这澎湃的法力冲击下,不由自主连连跌退,空出了大片的土地。那篝火堆此时早已被炸的飞散,漫天火星激荡,看上去极为绚丽夺目。

    海龙只觉得自己仿佛进入了一个虚幻的空间似的,全身轻飘飘的毫不着力,脑海中一片空白,似乎在这一刻已经变成了普通人似的。正在这时,一股热能传入灵台处的人丹之中,海龙全身一热,顿时喷出一口鲜血,全身一转,轻飘飘的落在地上。红龙的声音响起,“你个笨蛋,硬撼你怎么是那蠢蛇的对手,难道你那步法中就没有躲闪的么?有那高深的卸力之法不用,你去死好了。”

    海龙知道,必然是红龙出手帮他挡住了对方入体的法力,虽然红龙的话很不客气,但也点醒了他。他向乌拉看去,却听到轰然一声巨响。两道身影同时向自己方向退来,一直退到自己身前才停下,圆盘状的祈天轮和青光流转的神宵剑漂浮在半空之中。正是飘渺和止水出手了。原来,二女眼看着海龙受到重创被震飞出去,根本没有商量,就同时向乌拉发动了攻击,使他无法再继续追击海龙。乌拉的修为之高,大大超乎她们的想象,两人联手之下,还被逼在下风。

    乌拉脸上流露出一丝惊讶的神色,皱眉道:“彝族中什么时候出了连云宗高手。看样子,你们在连云宗应该有着不低的地位吧。果然是带刺的玫瑰,我喜欢。记住我的话,我要定你们了。”

    飘渺没有理会他,扭头看了一眼呆立于地的海龙,焦急的问道:“你怎么样?”在面临危机之时,她也顾不得其他了。

    海龙瞪大了眼睛,道:“师姐,你的意思,不会是让我接掌连云宗宗主的位置吧。那可不行啊!我,我怎么能当宗主呢?”

    接天道尊微笑道:“师弟不必客气,在修为两千年以下的弟子中,无人能比的上你,能以一千一百多年的修行达到不坠境界,你可以说是全修真界的骄傲。所以,我和几位师弟、师妹商量过了,只要你能及时赶回来,这个宗主的位置非你莫属。”

    这个震撼对于海龙来说实在是太大了,他从没想过,接天道尊等人会对自己如此信任,一宗之主,那绝不是开玩笑的事。猛的站起身,海龙坚定的道:“不,这个宗主之位我是绝对不能做的。各位师兄、师姐都知道,我现在修炼的功法,其实并不是本门的天心决。我有什么资格坐这个位置呢?到时候,恐怕各峰门下弟子都不会心服的。”

    登仙道尊笑了,摇了摇头,道:“师弟,你小小年纪怎么还有这种门户之念,我们这些老家伙早都考虑好了。就算你修炼的不是天心决又怎么样?连云宗需要的是一个领导者,而不是指点大家修炼的师傅。自从你加入连云宗以来,先是成为六耳前辈看中之人,后又为本宗夺得了百年一度的新人大赛冠军。之后,在争夺老君录的过程中,能以本门弟子的性命为先,避免了本门大量的损失。现在,又同南疆几位大神结下友谊,这一切的种种,证明你完全可以做一个很好的领导者。虽然有的时候你的做法偏激了一些,但现在世道混乱,连云宗正需要一个像你这样懂得变通的宗主。我相信,如果由你来领导连云宗,必然能将连云宗发扬光大。”

    听了登仙道尊的话,海龙心中大急,这些连云宗的最高领导者似乎已经认定自己是下一任宗主了。这怎么行?一旦继任了这个位置,自己以后再想随便出山可就难了,没等他拒绝,接天道尊接着登仙道尊的话道:“四师弟说的很对。你现在的修为是不坠境界,距离劫成之境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由于你之前的修为进步速度太快,在今后的修炼过程中,巩固非常重要,所以,我估计你只要一千五百年到两千年的时间才可能度劫,而我们几个中,就算是九师妹,最多有八、九百年就要度劫了。所以,二代弟子中你是最合适的下任宗主人选。一切从长远角度来看,我们都相信你能做好的。”

    海龙求助的看向飘渺。飘渺递给他一个鼓励的眼神,道:“龙,有的时候,你必须要承担一些责任。”

    海龙苦着脸道:“这件事是不是先不用太急。连云宗优秀弟子不少,像玉华和玉萍姐妹也都是很优秀的人才啊!”

    至云道尊莞尔道:“你这小子,别人都巴不得能当宗主,可你却一再推脱,你不要忘了,我们连云宗可是正道修真界第一大宗,加起来的实力,恐怕足以同其他六宗抗衡了,又有连云山脉七十二峰为后盾,这是多么优厚的条件啊!”

    接天道尊道:“海龙师弟,你是我连云宗弟子,入门千余年,师门从来没有要求你做过什么。诚然,你修炼的并非本门功法,但是,你却依然是我宗弟子,我意已决,你不用再多说了。等你清除了体内的红月蛊后,我会立刻诏告全宗,由你来继承下一任宗主。”

    海龙楞楞的看着接天道尊,虽然心中一阵叫苦,却也明白,自己实在是拒绝不得。说实话,如果不是连云宗有太多让他不舍的东西,恐怕此时他就选择逃跑了。无奈的叹了口气,道:“既然是宗主您的命令,我也就只能接受了,不过,我有条件。”

    接天道尊微笑道:“旦说无妨,只要是我能达到的,我一定答应你。”

    海龙道:“如果我接任了宗主,我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必须增添一个副宗主的位置。而且人选要由我来定。您想,我在连云宗虽然有千余年了,但对本宗事务根本不熟悉,就算有师兄、师姐们辅助,但他们也不能帮我做什么。所以,我需要一位副宗主来帮我分担压力。我现在修炼的功法很怪异,谁知道哪天就能度劫了。有个副宗主的话,一旦我度劫,他也可以顺理成章的接替我的位置。”

    接天道尊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有道理,就依你吧。那你想让谁来做这副宗主的位置呢。”

    海龙眼珠一转,看向至云道尊道:“二师姐,现在玉华姐妹的修为达到什么程度了?”

    至云道尊道:“她们俩的天赋极高,而且又肯用功,现在都是霞举初期的境界,如果不是有你,恐怕她们就会是修真界修为进度最快的了。”

    海龙满意的点了点头,微笑道:“那好,那就由她们姐妹来共同当副宗主吧。等我接任了宗主,有几位师兄师姐当长老辅助,应该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至云道尊皱眉道:“这恐怕不行。虽然玉华姐妹俩在连云宗很有名气,但是,达到霞举境界的各峰弟子也足有二十多人,其中更是有七、八个已经达到了后期境界。如果让玉华她们姐妹做副宗主,恐怕会有弟子不服。”

    海龙笑道:“这太好解决了。不服又怎么样?以玉华她们姐妹俩的天赋,恐怕用不了太长时间就能赶超其他人了。而这段时间中,各位师兄、师姐都在,也足以压的住下面的弟子。宗主师兄,我就这么个小小的要求,难道您都不能答应么?”

    接天道尊修炼数千年,怎么会不明白海龙的意思呢。微笑道:“你啊!无非就是想逃避责任而已。就依你吧。好了,至云师妹,你现在就带海龙和几位大神到至云峰的极冰之地去吧。等解决了红月蛊的事后,我们再祥谈接任宗主之事。”

    “等一下。”魔哈大神突然站了起来。接天道尊问道:“大神有什么事么?”

    魔哈点头道:“是这样。在你们刚才谈话之时,我和索托、乌拉商量过了,我们觉得连云山脉实在是个灵气充足的好地方。我们此时修炼都达到了紧要关头。为了能更好的应付天劫,我希望接天宗主能允许我们在连云山脉中找个地方静修。我想,多吸收这里一些仙灵之气,或许今后我们在度劫之时会轻松一些。南疆燥气很重,实在是不适合修炼。”

    看着魔哈恳切的目光,接天道尊想了想道:“此事并无不可。不过,几位大神要想清楚,在连云山脉中修炼,由于这里灵气重,恐怕你们度劫之期会提前。”

    魔哈点头道:“这我们都想到了,您也知道,我们在南疆已经活了上万年之久。早几百年度劫,并没有什么。我们都非常喜欢这里的环境,希望接天宗主成全。”

    接天道尊点了点头,道:“那好吧。除了接天峰和我几位师妹、师弟修炼之所以外,其他山峰大神可以随便挑选。不过,当你们度劫之时,为了不影响到连云山脉这片净土,我希望几位大神在度劫之时离开这里。”他并不怕这几位南疆的顶尖高手在连云宗闹事,到了他们这种修为,一旦过于使用法力,会立刻招来天劫之祸。况且,接天道尊擅长观人之术,魔哈、索托和乌拉眼中都流露出莹润之色,且眉宇间并无戾气,显然是放弃了一切世俗的争端,想把所有经历都放在度劫之上。

    “等一下。”没等魔哈答应,海龙抢先道:“接天师兄,既然我是下一任宗主,能否让那三位大神留在这里我应该也有发言权吧。”

    魔哈等人愕然相望,他们都没有想到海龙会阻止。接天道尊点了点头,道:“师弟请说。”

    海龙嘿嘿一笑,道:“三位留在这里修炼可以,但是,我有一个条件。如果连云宗受到大规模攻击,你们绝不能袖手不管。这就算你们留在这里的租金吧。”既然答应接天道尊做下一任宗主,他总要为自己的将来打算,有这三位大神相助,就算邪道三宗联手来攻也不用怕了。

    魔哈点了点头,道:“这是一定的。海龙兄弟和接天宗主的条件我们都答应。”

    索托向苗苗道:“等收回了红月蛊之后,你就返回南疆,将我们三人决定定居在此的事告诉三族代理族长,我们会明确继任族长之位的人选。”

    苗苗眼中流露出复杂的情感,瞥了海龙一眼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至云到尊道:“既然如此,请各位随我上至云峰吧。”众人出了接天宫,驾起灵云,朝至云峰方向飞去。

    登仙道尊看着众人离去的身影,轻叹一声,道:“宗主,你真的决定让海龙继任道尊的位置么?这小子虽然出色,但是,他的毛病可也不少。”

    接天道尊微微一笑,道:“相信我吧,师弟,我的选择不会错。连云宗在海龙的领导下,必然会成为神州第一大宗。”

    登仙道尊愕然道:“师兄为何如此肯定?”

    接天道尊抬头看向天际,那仿佛就在眼前的澄澈天空中一尘不染,“师弟,难道你不觉得,海龙的经历过于神奇了么?从一个普通的孩子,成为现在的道尊,他所经历的一切实在是太顺利了。就连飘渺师妹那样恬淡的性格都会被他所吸引。这只能证明一个问题。他乃上天眷顾之人。所谓人不与天斗。我给他的,是发展自己的舞台。不知道为什么,我有一种预感,海龙将来必然能成功度过天劫成为仙人,而且,绝不是一般的仙人。有他做宗主,度劫,或许以后不会那么困难了。事情已经定下,待会儿我会向三位祖师禀告。现在我最担心的,是海龙无法过三位祖师那一关。你也知道,想继任连云宗宗主并非那么简单啊!我只能尽量向三位祖师说明,希望他们能够通融。”

    登仙道尊全身一震,轻叹道:“海龙很机智,我想,他应该可以吧。毕竟,三位祖师的考验并非有全靠法力修为就可以通过的。”

    接天道尊道:“我刚刚掐算一卦,卦相不明,似乎有祥瑞之气,却又有什么阻隔似的。”

    …………

    至云峰。连云山脉七十二峰中最神秘山峰之一,这里和飘渺峰有些相象,只不过峰顶笼罩的云雾更加浓厚,即使是至云峰本峰的弟子,也没有几个见到过峰顶的情景。

    海龙一行众人在至云道尊的带领下,降落在半山腰的一片房舍前。周围很寂静,只有虫鸣鸟叫声偶尔传来。至云到尊道:“这里是我门下弟子修炼的地方,他们现在应该处于静修状态。至云峰有些奇异之处,从外面是不能直接飞上峰顶的,必须由半山腰爬上去。否则,在云雾中就会遭到寒冰冻气的袭击,那种极寒之物,即使是在这里修炼的我,也很难应付。开始登山后,大家用法力护住自己,跟紧我的脚步。”

    飘渺微笑道:“师姐,我有七、八百年没到你这里来了,没想到,还是这么神秘。咱们走吧。”

    至云到尊点了点头,刚要带着众人登山,却听乌拉道:“你们去吧,我在这里等你们。”

    海龙回头相望,这才发现不知道为什么乌拉的脸色非常难看,英俊的面庞上微微泛青。索托微笑道:“就让他在这里吧。蛇是最怕冷的,那极冰之地他要是去了,恐怕就直接在上面冬眠了。”

    …………

    一进入连云山脉范围,魔哈、索托、乌拉和苗苗就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庞大灵气。虽然南疆多山,但和连云山脉这些高耸入云的山峰相比,差的实在是太远了。正在他们赞叹之时,一声大喝传来,“何方妖魔,胆敢擅闯连云宗胜地。”三道青光电射而至,眨眼间拦在众人面前。

    看清这三条身影,海龙顿时全身大震,因为为首的,正是自己思念的六师傅灵通子。没有任何犹豫,海龙急速冲出,朝驾御着飞剑的灵通子扑去。灵通子也看一团金色光芒向自己袭来,心中一凛,赶忙在身前布下禁制,同时催动法宝,准备迎战。

    海龙的身体没有任何停滞,灵通子布下的禁制对他来说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身体一透而过,海龙的神之力骤然迸发,将灵通子慌忙中催来的法宝挡在一旁,紧紧的抱住了灵通子的身体,“六师傅,是我啊!”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灵通子全身大震,他的心颤抖了,熟悉的气息使他知道,这抱住自己的,正是惦记千年之人,“海龙,是你么?”

    海龙抬起头,他的眼圈红了,看着比以前法力强大许多的灵通子,动情的道:“六师傅,是我啊!我是海龙啊!”

    和灵通子同来的两人正是海龙的五师傅灵光子和七师傅灵宵子,眼见海龙冲进了灵通子的禁制,刚要出手,却发现两人竟然是相识的,顿时放松下来。当他们看清海龙的容貌时,同时失声道:“海龙,是海龙。”

    灵通子的声音颤抖了,“海龙,你,你这些年还好么?咱们有千年不见了啊!”

    海龙用力的点了点头,道:“六师傅,我还好。你呢?你好么?各位师傅都好么?”

    灵霄子和灵光子围了上来,“好,我们大家都很好。你个臭小子,这么多年不见,比以前更加壮实了。师傅们都很想你啊!”

    海龙看着三人关切的目光,心头火热,“我也想你们。”

    此时,飘渺等人已经围了上来,一看到飘渺和止水,灵通子三人赶忙行礼道:“摩云峰道通子、道光子、道霄子,见过飘渺、止水两位祖师。”飘渺微微一笑,道:“三位不必客气,你们这是在巡山么?”

    当着长辈的面,道通子强压心中的激动,恭敬的道:“是的,由于接天祖师即将度劫,所以现在七十二峰都会有弟子负责寻山。”

    海龙飘身到飘渺身旁,道:“老婆,这就是我跟你说的师傅们,当初刚上摩云峰的时候,他们都对我非常好呢。”

    道通子三人面面相觑,全都楞住了,虽然他们也听说海龙娶了飘渺道尊,但只是当成戏言而已,此时见海龙以老婆相称,顿时心中都产生了怪异的感觉。原来的徒弟,现在竟然比自己等人还高了一辈。

    道霄子苦笑道:“海龙,没想到当初你上山时六师兄跟你说的话竟然成真了。你现在也过不坠境界了吧。”

    海龙心中兴奋,嘻嘻一笑,道:“是啊!我现在也是二代弟子了。不过,师傅们放心,就算我以后度劫成仙,你们也永远都是我的师傅。你们用不着拘束,咱们各论各的就是。”

    道通子苦笑一声,道:“两位祖师,请先上我们摩云峰休息一会儿吧。这几位是?”弘治和小机灵他们自然认识,但黄睢以及南疆诸人他们却不熟了。尤其是南疆三位大神身上散发出的强大气势,都令他们心中凛然,毕竟是负责巡山,一点也马虎不得。

    海龙道:“我给你们介绍。这为是止水师姐新收的弟子黄睢。小睢,这是我几位师傅,你叫声师兄也就是了。”

    黄睢乖巧的道:“见过几位师兄。”

    灵通子赶忙还礼,微笑道:“师妹不必客气,能得到止水祖师的青眯,真是师妹的福气啊!”

    海龙笑道:“六师傅,你一点都没有变啊!除了对我以外,对谁都那么客气。来,我接着给你们介绍。这位是南疆羌族族长魔哈大哥。这位是南疆苗族族长索托大哥,这位是他的千金苗苗小姐。至于这位,是坦拉族的乌拉族长。”对于乌拉,他毕竟还有几分记恨,所以并不以大哥相称。道通子分别向众人见礼。在他的带领下,众人穿云破雾,降落于摩云峰顶的摩云洞府前。

    魔哈赞叹道:“连云山脉真是人间仙境,如果我们南疆能有这么庞大的灵气,恐怕我们都至少能节省两千年的修为而达到现在的境界吧。”

    飘渺微笑道:“大神客气了。连云山脉占地面积极广,如果几位愿意,不妨留在这里修炼。”

    魔哈眼中一亮,扭头看了索托一眼,索托道:“这事不急,海龙兄弟中了红月蛊,我看,我们还是先解决了再说吧。”

    飘渺道:“宗主招我们回来,恐怕即将度劫了。几位大神不妨在此休息,我们先去接天峰打个招呼,然后再去那极冰之地也不迟。”

    索托道:“既然来了,我们也想去拜见一下神州修真界第一大宗的接天宗主。不知道是否方便。”

    飘渺看了止水一眼,稍微犹豫了一下,点头道:“那好。各位宗主就随我们一起去吧。”

    止水道:“小睢,你先和几位师兄在这里等候,弘治、小机灵,你们也先休息一会儿。我们去去就回。”

    弘治自然明白连云宗的根本重地不适合自己前往,会意的点了点头,而小机灵则急着回他的猴林,也自然没什么意见。在飘渺和止水的带领下,众人再次腾起灵云,朝连云山脉深处的接天峰而去。

    一边飞着,飘渺向海龙道:“龙,你成为二代弟子后,还没有进过接天峰。到时候如果宗主师兄让你去,你在里面一定要小心。能否得到好东西,就要看你的机缘了。记住,在接天宫中一切不可强求,要顺其自然。明白么?”

    海龙嘿嘿一笑,道:“老婆,还是你最向着我。现在我对宝物的兴趣到不大,只是想看看那天劫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飘渺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别的修真者都把天劫当成最恐怖的事,你却以为好玩儿。虽然我也没见过天劫,但想来,即使是第一重天劫,恐怕也要比我的神宵天雷威力大的多吧。最近千年以来,我们连云宗可以说达到了鼎盛之期,高手辈出,希望这次师兄能够成功度劫。”

    众人修为高深,在灵云的乘托下,很快就来到了接天峰。这雄踞神州的第一高峰给人以强大的压迫感。当众人刚刚踏上接天广场之时,魔哈、索托和乌拉三人同时全身剧震,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立刻盘膝坐于地上,三人六掌相接,不断的念动法咒。

    海龙吓了一跳,疑惑的向苗苗问道:“他们这是怎么了?这里除了灵气更强以外,并没有什么禁制啊!”

    苗苗摇了摇头,皱眉道:“我也不知道。这种情况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呢。爸爸他们似乎在布什么禁制。”

    “你们不用猜了。这三位是因为此地乃神州最接近仙界的地方,感受到了天劫的威胁,所以才联手布下禁制,以掩盖自己的气息。”蓝光一闪,接天道尊、至云道尊和登仙道尊同时出现在众人身旁。

    接天宗主顾不上说话,双手掐动法决,顿时,一层青蓝色的光芒将来自南疆的三位大神笼罩在内。接天峰,乃是天下第一灵气聚集之地,更是连云山脉仙阵的总枢纽。在这个地方,接天道尊拥有着控制一切的能力。即使是邪道三宗宗主齐至,在这里也很难和他抗衡。

    看着魔哈三人渐渐放松的面庞,接天道尊向飘渺问道:“三师妹,这几位是何方神圣,他们好深的修为啊!似乎更在为兄之上。”

    飘渺简单的将自己等人此次前往南疆的过程说了一遍,说到海龙那神秘的师傅降临时,接天道尊不禁流露出吃惊的神色。

    “原来是这样,三位大神真是令人好生佩服,他们应该都有万年以上的修为了,能坚持如此长的时间修炼,确实为常人所不能。最可贵的,是他们能够听从前辈指示,化干戈为玉帛,实乃智者也。”

    魔哈大神的声音响起,“接天道尊真是过讲了。这完全是海龙兄弟尊师的指点之功。如果没有他老人家的指点,恐怕再过万年,我们也无法参透俗事啊!”三人气息完全内敛,纷纷站了起来,在接天道尊的帮助下,他们终于完全收敛了自己的法力。

    索托心有余悸的道:“接天峰却乃圣地,刚一踏上这里,我就感觉到自己的法力欲冲天而起似的。如果不是及时克制住,恐怕今天在这里就要接受天劫了。多谢接天宗主相助。”

    接天道尊微微一笑,道:“大神不必客气。这接天峰虽然适合修炼,但却是神州最不适合度劫的地方了。如果在这里降临天劫,恐怕威力会比平常之地增大一倍不止。最近我也常常心惊,惟恐天劫突然而至。三位大神远道而来,请到接天宫内奉茶。”

    在接天道尊的带领下,众人进入了接天宫外宫。这里,是只有道尊级别的连云宗高手才能来的地方。而后面的后宫,才是真正神秘的接天宫。即使是接天道尊,也不能随意进入。众人坐定,接天道尊不禁向海龙道:“师弟,能否请你详述一下尊师的神迹呢?”

    海龙苦笑道:“我到现在都没看清过他老人家的相貌,不过,他老人家确实有着通天彻地之能,我先后两次碎丹,居然都能活过来,真可谓是死里逃生。不过,师傅他说,现在我还不算他真正的弟子,什么时候等我修为达到了一定程度,他才肯承认我这个徒弟的身份。”

    接天道尊轻叹一声,道:“所谓仙缘难得,师弟真是好福气啊!为兄此次招你们回来,不光是为了我度劫的事。更重要的,是要选出连云宗的新宗主。群龙不可无首,何况邪道势力日盛,为了能和他们对抗,我们连云宗必须要有一个强大的领导者才行。他将入主接天宫,成为新的接天道尊。”这确实是当务之急,只有连云宗有了新的宗主,接天道尊才能放心的去承受天劫。

    飘渺道:“这就不用想了,至云师姐是最合适的人选。由她来入住接天宫,我们一定会支持她的。”

上一页 《惟我独仙》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