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惟我独仙》->正文

第三册 第七十八章 仙人的绝对空间

    天月悲呼道:“师兄,不要啊!”

    厉魔五人吓了一跳,人邪道:“这老家伙疯了,他竞然把自已的天丹咬散.”

    是的,为了给连云宗保留一份生机,天凌毅然选择了碎丹。

    全身仙气依旧在不断的疯长着,逼退了对方五人,他扭头看向天月、天亭,凄然道:“你们快走,去接天峰帮我们的门下挡住这些邪魔的攻击.这里有我就足够了,就算是死,我也会拉上几个垫背的,连云宗以后就靠你们了.”

    天月和天亭同时双目垂泪,但他们知道,现在是关系到连云宗生死存之的重要时刻,两人强忍心中的悲痛,身化青光而去.

    厉魔五人都没有迫,面对着一名碎丹后的散仙,即使他们再眼高于顶也不敢轻易犯险,天凌的战意不断提升着,手中的青色巨剑散发着扭曲的光芒,碎丹后的他,已经安全可以与仙人相抗衡了.

    鬼魔道:“大家小心,不要与他硬拼,只要他碎丹后的法力完全消耗,自已就会完蛋.”五人活了六、七千岁,现在又是散仙的身份,他们都对自已的生命极为珍惜,怎么舍得死呢。五人分别向五个方向退去,都将自已的法力提升到极限,随时准备应付天凌的攻击.

    天凌的脸色渐渐的平静下来,将巨剑横在自己身前,淡淡的道:“你们的想法很不错,的确,我的法力只能坚持一小段时间,但是,你们不要忘记,我比你们要多度过一次四九天劫,以我三劫之身碎丹,所能凝聚的法力,不是你们所能想象的.我天凌为连云宗而死.即使是魂飞魄散我也无怨无悔,来吧,让你们见识一下仙人的实力.”出呼厉魔五人的想象,天凌并没有攻击他们任何一个,双手将巨剑高高举起,低喝一声.半空一道闪电亮过,照亮了天际,紧紧握住剑柄,天凌闭上了双眼,剑尖微颤,一圈光影闪现,光影的弧度越来越大,转瞬间已经见天凌包裹在内,青光渐渐转蓝.一圈沛然强大的能量骤然而出,以天凌为中心,周围上千平米的空间忽然发生了变化,整个空间完全扭曲了.厉魔五人惊恐的发现,自己竟然失去了移动的能力,在这扭曲的空间中,散仙级别的他们宛如婴儿一般脆弱。历魔等人心中都升起一个恐怖的念头——绝对空间,这是仙人才能达到的绝对空间啊!

    光芒大亮,一道剑影横空出世,天凌的声音最后响起,“吞噬吧,金仙之剑.”那巨大的剑影,瞬间融合到扭曲的空间之中.

    厉魔首当其冲.他的火焰融合他的身体一起,被那来自虚无的剑影完全吞噬了,没有惨叫,没有碰撞之声,就算他也想震碎自己的内丹相抗衡,也已经来不及了.在这仙人的绝对空间内,他已经失去了支配自己一切的能力。就那么去了,没留下一丝痕迹,

    虚无的剑影并没有停滞,扭曲的空间更为模糊了,崇妖,鬼魔先后在这无法抵御的情况下去了.依旧没留下一丝痕迹.

    红光忽亮,一声无比刺耳的声音划破长空,一片黑色的光幕,瞬间从远方冲击而来,“噗——”宛如利刃破帛一般,那黑色的光幕似乎没有受到阻隔的切入了扭曲的空间之内,硬生生的挡在了巨剑之钱.光芒流转,扭曲消失了,连带着天凌的身体和那虚影般的巨剑消失了.

    一团红色的身影出现在呆楞的人邪和地邪身前,光晕流转,翁翁之声不断的震颤着.良久,地邪艰涩的说道:“是你救了我们?”

    “我感受到了你们内心深处的恐惧.为了天邪前辈,我必须救你们.”灭了天凌空间的,正是及时赶到的邪祖.

    人邪看着那红色光团,道:"谢谢.没想到,爆发之后的天凌,竟然如此强大."

    邪祖淡淡的说道:"有很多事情都是事先不可能想到的.如果你们5个人中任何一人能有象天凌那样大无畏的牺牲精神,至少有4个人能活下来.散仙碎丹,几乎已经超过了仙人的修为。其实我早已经到了,但是,我没有第一时间出手.因为我知道,我第一时间出手有可能我也会死.所以我在等,等到他碎丹爆发的法力消失大半以后出手,其实,即使我不动手,以他碎丹的法力,最多也只能杀你们其中之一而已."

    地邪叹息一声,道:"不管怎么说,也谢谢你救了我们.接天蜂那边情况如何?"

    邪祖淡淡的道:"情况不怎么好.连云宗高手众多,而且,在接天蜂顶还有一只怪异的大蛇,它有3个头,即使是我,也很难对它造成伤害,你们应该知道,我不希望过早的暴露实力.现在那边正处于僵持状态,邪道三宗的损失不少.我们赶快过去,那条大蛇就要靠你们去消灭了.经过今天这一战,我们不但要灭了连云宗,还去了魔宗和妖宗的凭借,今后的邪道,将会被我们邪宗一统."

    接天峰顶.

    三头虬蛟大显神威,虽然连云宗高手数量远不及邪道三宗,但凭借着接近仙兽修为的南疆洪荒第一猛兽,不但扳回了劣势,在拼斗中还隐隐占据了上风,戾天和金十三拼尽了全力,将自己隐藏的修为完全爆发出来了,还是无法伤这两位散仙分毫,在庞大的仙灵之气逼迫下,他们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

    忽然,天月脸色惨变,停下了手上的攻击,金十三趁此机会飘身而退,变成大蛇的身体不断的喘息着。别人不认识三头虬蛟,他怎么可能不认识呢?当登上接天峰顶这距离天界最近的地方,他就已经深深的被三头虬蛟所震撼了.他知道,即使是自己和什么天联手.也未必是这条巨蛟的对手.但是,形势已经不容他们后退.只能靠着人数的优势,在接天峰,戾无暇,乌鸦以及妖宗3大护法的带领下,将三头虬蛟勉强限制住.在此消彼长之下,双方完全陷入了僵持状态。天月遥望天际,泪水顺着面庞滑落到衣服上,"天凌师兄.天凌师兄他已经去了."

    天亭用法器震退戾天,望着天月遥望的方向,哽咽道:"师兄,你的英灵不远,我们一定会保住连云宗,不让它受到邪魔的亵渎."

    在连云宗邪道三宗的对抗中,对邪道三宗威胁最大的,并不是实力最强的至云道尊.而是飘渺。飘渺凭借着脚下的无行迷踪靴幻化成无数分身,敌人的攻击根本无法伤害到她,但她的神宵剑却无比犀利,至少已经有7名魔尊级别的高手殒命在她手上了.

    光芒一闪.飘渺身形微转,手上的神宵剑遥指天空,天凌师祖的死彻底激发了她心中的怒火,再也顾不得保护接天峰上的一切,脚踏七星,沉声喝道:"天罡指处有雷霆,便向其中役六丁.若解个中些子诀,信知造化掌中生.妖身随罡星所指,罡星指丑,其身在未.所指者吉,所在者凶."随着她法咒的吟唱,整个天空瞬间布满了红色的雷云,隆隆巨响声中带来了无限的威严。飘渺发现,由于这里是距离天界最进的地方,在使用神宵天雷的过程中,竟然省却了不少法力,而且有着事半功倍的效果,只是顷刻间、天雷已布,手中长剑一指,飘渺神威凛凛的大喝道:"天地雷劫,神宵天威.现."喀啦一声巨响,一道天雷神威化为了飞灰.戾天和金十三的脸色都变的异常难看。飘渺所擅长的雷法中包含着庞大的正气,这股浩然正气,正是邪道最为恐惧的.

    飘渺的娇躯开始晃动起来,一道道澎湃的天雷飘洒而下,顿时炸的邪道三宗的高手们血肉横飞.戾峰怒喝一声,放弃对3头的攻击,手中血魔剑血光电射,朝飘渺扑来.飘渺不屑的哼了一声,随着身形的舞动,一道天雷骤然而下,不但吸引走了戾峰的攻击,还将他的身体完全笼罩在内.以戾峰的修为,在接天峰这距离天界最近的地方接受天雷也讨不了好,轰然巨响中,顿时被轰的倒飞而回,口中鲜血狂喷.飘渺的神宵天雷虽然对敌人造成了很大的损伤,但同时也限制了三头蛟.3头生性最为怕雷,尤其是这充满正气的神宵天雷.它的身体完全卷缩在一起,连攻击也顾不上了,只是靠自己的身体抵御着邪道三宗不断催来的法器.

    飘渺爆发的同时,止水催动法力,大喝道:"仙,佛,神,妖,冥,诸般皆由天,祈祷天地之巨轮,随我心而动。治妖降魔,炼度幽魂,祈天轮转。"金光流转,祈天轮骤然放大,巨大的轮身散发出庞大的仙灵之气,将她面前的几名魔宗高手尽皆震飞,在飘渺和止水的联手之下,连云宗众弟子顿时精神大震,一时间法宝横飞,将邪道三宗疯狂的气势完全压了下去,终于抢回了上风.

    正在此时,一红两蓝三团光芒同时闪亮,邪祖和人邪.地邪同时出现在半空之中,人邪,地邪分别接下了天月和天亭.邪祖冷哼一声,琥珀光芒流转,当初天琴护身法宝九仙琴飘然而出,悬浮在她面前,未见弹拨,九仙琴第7跟紫色琴玄颤动,一道紫色的光刃顿时飘飞而出重重的轰击在止水的祈天轮上.修为的差异,使止水根本没有抗拒的能力,鲜血狂喷之下,祈天轮顿时光芒暗淡,随着止水的姣躯一同被震飞.仙翁之声连响,杀伐之气顿时便布接天广场之上,在邪祖九仙琴的作用下,邪道中人原本被压下的其实冲提,顿时对连云宗弟子门展开了疯狂的反扑.飘渺脸色一变,手中神宵剑颤动,接连三道天雷向邪祖轰去.邪祖冷哼一声,全身银光湛放,巨大的银色光柱冲天而起,不但化解了这三道天雷,而且笔直上冲,直接攻入了雷云之内.银光骤然湛放,红光消失,飘渺招来的神宵雷云竟然就那么消失了.邪祖冷冷的道:"飘渺,不要在顽抗了,今天连云宗必灭,如果你现在离开战场,我还可以饶你一命!飘渺瞪视着邪祖道:"我有一个问题一直想问你,你到底是不是天琴."

    邪祖红云忽然剧烈的波动一下,喃喃道:"天琴?你以为我是她么?你错了,天琴她早已经死了.据我手下回报,你应该和海龙去了南疆才对,为什么会在连云宗."

    飘渺道:"天琴,你用不着骗我,我知道,你就是天琴,变成了邪祖的天琴。否则,你为什么那么关心海龙的消息。不但我在连云宗,海龙也在,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海龙为了帮助接天宗主升仙,此时已经全身经脉俱焚.你带领邪道来攻击连云宗,难道不怕影响了他的救治么?"

    邪祖的红云剧烈的波动起来,她忽然凄厉的大喊道:"不,我不是天琴,他早就已经死了,她死了."在疯狂的呐喊中,邪祖忽然掉转身形,猛的朝已经从恐惧中恢复的三头虬蛟冲去,全身红光骤然大放,三头虬蛟三头齐抬,迎接邪祖的,是3口澎湃的地狱之火.

    飘渺喃喃的道:"不,这不可能。她明明不是能量形态的身体,为什么会拥有散仙级别的实力."是的,在疯狂之中,邪祖终于展现出了她自身最强的能力,她的法力已经突破了斗转的境界,达到了同散仙不相上下的修为。

    由于邪祖牵制住了三头虬蛟,众邪道高手顿时放开手脚,在乌鸦等人的带领下,顿时给连云宗的弟子们带来了极大的伤亡。接近1500名连云宗的高手,现在只剩下不到700人,损失惨重.

    邪祖忽然断喝一声,躲过了3头的地狱火攻击,一只红芒笼罩的手佛上了九仙琴,光芒一闪,第八根黑色的琴弦扯动,一道淡淡的,仿佛没有任何威力的黑色光刃骤然凝结,随着血手松开,那道光刃骤然向三头虬蛟的主头砍去,先前,她就是凭借这第八弦的威力,成功破除了天凌威力减弱的绝对空间.

    三头虬蛟已经感觉到了危机,巨大的身体骤然后退,但是,它的身体实在太大了,黑色的光芒精准的命中在它的大头下方的勃颈之上。在3头的怒吼声中,那坚实的鳞片四散分飞,他的脖子上多了一道深深的血勾.

    "吼——"三头虬蛟狂暴了,3颗乳白色的内丹分别从他那三张大嘴中喷出,内丹在空中凝结,如同流星一般向邪祖冲去.

    邪祖心中一惊,她没想到以第8弦的威力依然不能将三头虬蛟的一颗头斩断.低喝一声,同时抓住前七道琴弦,大喝道:"七弦晓天波."

    所有正在动手的连云宗和邪道弟子们全停了下来,就连正在交手的人邪,地邪,天月天亭的身形也完全停滞了,飞在空中的各种法器,只要距离在3头内丹和邪祖发出的七色光刃范围百米之内的,全都被绞成了碎粉.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已经停滞了似的.

    邪祖身上的血光和三头那旁大的身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地邪自问,即使以自己的修为,接邪祖这一发七弦晓天波也要付出惨重的代价.如果连这样的攻击都无法伤害到三头虬蛟,那么他们今天的行动必将失败。反之,如果邪祖成功的粉碎了3头的内丹.那么连云宗将再没有任何抵挡之力,毕竟,多了邪祖这名散仙级别的高手,是连云宗绝对无法对抗的.

    刺眼的光芒瞬间使所有人暂时失去了视觉,没有谁知道发生了什么,没有碰撞声.一切都静了下来.

    凭借著极玄寒冰罩的绝强防御力,飘渺第一个恢复了视觉,她看到了惊恐的一幕.三头虬蛟三颗蛇头同时鲜血狂喷,半空中的三颗内丹已经不足先前的十分之一大小.它那巨大的身体完全委顿下去.顷刻间化为了迷你形态.邪祖喷出一口血雾,但她依然毅力於半空之中.很显然,这次拼斗的最终胜利者.是邪祖.她的修为,似乎已经超越了人邪和地邪,在这瞬间达到了一个顶点.

    人邪,地邪也恢复了视觉,他们看著傲然漂浮於半空中的邪祖心中都明白,此时的邪祖,已经达到了另一个境界,他终於突破了枷锁,此时的修为,已经绝不在之前的天凌之下.他们都没想到,邪祖居然能在与三头虬蛟的拼斗中作出突破.

    邪祖冷冷的道:“今天.将是我邪道践踏连云宗的日子,没有什么能够阻止我的决心,凡是胆敢阻挡我的人,都只有死.”

    连云宗剩馀的弟子们聚集在一起,他们的面庞上都流露著悲愤的祌色,但是,他们都知道,今天,恐怕连云宗就要断送了.

    “什么人敢在连云宗撒野?”紫,青.黑三色光芒亮起,在接天广场上多了三条身影,正是借地修行的魔哈,索托和乌拉三人.

    骤然见到这三人,金十三不由得一楞,“二弟,你怎么会在这里.”妖宗中人也有不少都出身於坦拉族,见到乌拉也不由得楞住了.

    邪祖冷冷的道:“金十三,你认得他们?”

    金十三道:“当然认得,这三位是南疆的魔哈大神,索托大神和我弟弟金十四.”

    乌位淡淡的道:“大哥,你们还是撤走吧,我不想和你们动手.我和两位大神在连云宗中修行,不希望被干扰.”

    金十三惊讶的道:“二弟,你疯了,审我们消灭连云宗最好的时机,只要将这正道第一大宗消灭掉,馀子尽不在我们眼中,到时,黑暗就将笼罩大地,我们邪道将成为天下的主宰.这是多么好的机会啊!”

    索托道:“金十三,你还不能从世俗中脱离出来么?就算黑暗笼罩神州又怎么样?你能逃脱的了六重天劫么?你不能.一切都意义的.放弃吧.”转向飘渺和至云,他歉然道:“我们三个刚从入定中醒来就发现了异变,对不起,我们来晚了.”

    至云道尊惨然道:“这不怪你们,是连云宗应有此一劫.三位大神不必牵扯到这件事当中,就由我们连云宗自生自灭吧.”她知道,即使是三位大神加入,今天的局面也不会改变了.

    魔哈摇了摇头,道:“不,虽然我们并不是正道,但以我们的身份,说话怎么能不算数呢?就算今天葬身在这里,我们也会尽全力帮连云宗度过此次劫难.乌拉,如果你念在兄弟之情上不想出手,你就先走吧.”

    乌拉深深的看了自己兄长一眼,毅然道:“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我不会走的.”

    邪祖冷哼一声,道:“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也不管你们代表著什么,凡是阻碍我的,不论是谁,都必须是死.金十三,戾天.杀.”

    说著,在他面前的九仙琴微微一颤.金铁之声迸发,顿时数道光刃同时射向南疆的三位大神.

    金十三有些犹豫地站在原地,戾天和乌鸦可不管那么多,带著戾峰和戾无暇以及邪道众高手骤然向连云宗众人杀去.人邪,地邪同天月,天亭再次碰撞,他们之间修为相差不多,谁也奈何不了谁.

    天亭眼中神光闪烁.冷哼一声,道:“连云宗不会那么轻易覆灭,人邪,地邪,你们既然如此执迷,我们就同归於尽吧.”说著,催动体内法力,强大的气势骤然散发.地邪和人邪同时一凛,他们知道.天亭也选择了天凌之路,准备碎丹拼命了.

    正在这时,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等一下.连云宗危难怎么能没有我呢?”一团白色的光芒如同流星一般,风驰电掣而至,在所有人惊讶的注视下,须发,眉毛皆无的海龙显出身形,似乎英俊了几分的面庞上带著冷峻的光芒.

    看到海龙的出现,众人顿时大喜,连云宗弟子们顿时气势大盛,在至云,飘渺等几位道尊的带领下,同时躬身道:“参见宗主.”

    海龙飘然而落,淡然道:“我来晚了.邪祖,今日你带人来攻我连云宗,杀我门人弟子,当我不存在么?”

    邪祖护体血雾微颤,沉声道:“海龙,你是连云宗新的宗主?”

    海龙傲然道:“不错,我就是连云宗新一代宗主,承蒙接天师兄看重,我绝不会让连云宗在我手中覆灭.今日你们虽然人多,但想灭我一门,还没那么容易.所有连云宗弟子听令,奋通杀敌.”在海龙一声令下後,众位道尊眼中流露出前所未有的强烈战意.海龙当先飘然而起直接冲向邪祖.而魔哈等三位大神则迎上了戾天,金十三和乌鸦等邪道高手.

    怒吼声响起,空中的海龙身上突然分裂出一团强烈的红芒,红芒瞬间成型,呈龙形,正是红龙.红龙看到这些当初围攻自己,导致自己肉体毁灭的邪道中人顿时怒气上涌,没有任何犹豫,一口吴火骤喷.它的出现没有任何预兆,当邪道三宗弟子们意识到不好时,已经有数十人在天火中陨灭.红龙神威大展,虽然现在的他远比不上当初,但由於是能量体,对於物理攻击它根本不屑不顾,凭借著至热的天火,顷刻间帮助连云宗众人挽回了颓势.

    海龙飘飞在邪祖面前,冷冷的看著这团红色的光芒,他并没有取出自己的千钧棒,全身白色光芒内敛,沉声道:“邪祖,我问你,你到底是不是天琴?”邪祖淡然道:“我说过,天琴早已经死了.刚才飘渺他们说你全身经脉被焚化,可有此事.”

    海龙点了点头,道:“不错,确有此事.不过,我现在已经没事了.我承认,在修为上我远不是你的对手.但是,想屠戮我门下弟子,你就要先杀了我.否则,我绝不会让你得手的.”

    邪祖冷哼了一声,道:“杀了你有什么?”身前的九仙琴微颤,第三根黄色琴弦一收即放,一道黄色的光刃骤然而出,直奔海龙胸口而来.

    海龙脸上流露出一丝惨然的笑容,他并没有闪躲,而是硬生生的被那黄色光芒击在胸口之上.刹那间鲜血狂喷,身体骤然飞退.

    邪祖护体红雾剧震,身体骤然前飘,海龙只觉得身上一暖,飞退的势头顿时稳定下来.

    “你为什么不躲?”邪祖的声音不再冰冷,反而有些颤抖.

    海龙苦笑道:“我知道,不论如何我都是打不过你的.更何况,你是天琴,你是我的妻子天琴啊!我怎么能对你动手.”

    邪祖声音转厉,“胡说,谁是天琴,天琴早就死了,而且她也不是你的妻子,飘渺才是.”

    海龙摇了摇头,道:“不,天琴是的.她和飘渺一样,都是我至爱的妻子.天琴,我知道是你,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是,我知道你一定是天琴.难道你忘记了我们当初在一起的一切么,在我碎丹後的山洞边,你留下的字你忘记了么?你早已经承认了是我妻子的身份.天琴,不论你变成了什么样,你都依旧是我的妻子.当我们第一次相见时,当我第一次听到你的琴声时,我就喜欢上了你.琮记得在仙照峰上你唱的那首歌么?我记得,正是你那首歌,震动了我的灵魂深处,也让我彻底的爱上了你.天琴,我知道,你我现在身份不同,你代表著邪道,而我是连云宗宗主.我明白,你一定有你自己的苦衷,一定受了很多很多的苦,我不怪你,我什么都不怪你.如果你想灭掉我们一宗的话,那你就先杀了我吧.我是绝对不会还手的.不过,我希望你能听我唱完这首歌,好么?凭借著当初的记忆,在仙照峰闭关的三百年中,这首歌成为了我唯一的消遣和怀念.虽然我没有你唱的好听,但是,歌声是发自我的内心.”海龙眼中流淌出两滴泪水,眼神朦胧的回忆著什么,用他那有些五音不全的嗓音轻唱道:

    “湖水是你的眼神,

    梦想满天星辰.

    心情是一个传说,

    恒古不变的永久.

    回忆是一扇树叶的门,

    童年有一个亲爱的人.

    向往仙界的路程,

    沧海桑田的执著.

    你是我爱的人,你是离逝的风.

    心中的思索已是一遍一遍.

    你是爱我的人?你是沉湎的泪.

    等待的痛苦总是一遍一遍.

    我们都有一张天真而忧伤的脸.

    手握阳光我们望著遥远.

    轻轻的一遍遍,一年又一年.

    多年後我们是否还能再唱起心愿.

上一页 《惟我独仙》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