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惟我独仙》->正文

第三册 第八十章 散仙传功

    玄天冰道:“你被第三重天雷直接命中,虽然天雷的威力减弱了许多,而且还有极玄寒冰罩相护,但你的修为差的太远,根本无法发挥出极玄寒冰罩真正的威力,导致身体严重受损,虽然大脑,金丹,元神和内腑都没有受到什么创伤,但肌肉,经脉这些东西却都完了,就连血液也凝结成块儿,你当时的伤势,连我都觉得很棘手.我先用仙灵之气引发了你的生机,如果任由你的身体在这极玄之眼恢复,恐怕至少要上千年的时间,一切才能恢复正常.我知道你还有很多事要做,所以选择了另一个办法,我清除了你所有坏死的地方,然後用仙灵之气护住你的元气,以内腑为基础,用极玄寒冰的绝对零度控制住你的身体的每一部分,再用极玄冰玉为你重造骨骼.人类的骨骼是很神奇的,不但有著再生的能力,而且骨髓还是人生存的关键,是造血之所属.我抽取了一些自己的骨髓,并将极玄冰玉所造的骨骼中心挖空,再将你的生机引入其中.幸好,你本身的骨髓并未全损,残馀的部分和我的骨髓成功的融合在一起,形成了新的肌体,经过一个月的时间,在仙灵之气的滋润下,重新恢复,至於皮肤就很好办了,你现在的经脉是用仙灵之气激发内腑中的经脉骤然增长重生後,我再将其植入需要的地方,在经脉完好後,仙灵之气为你重新塑造了新的皮肤,那完全是你自己长出来的,所以,总体来说,你现在和以前,区别并不大,主要就是骨头变成了极玄冰玉而已.

    海龙目瞪口呆的听完玄天冰所说的一切,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的光芒,虽然玄天冰说的简单.但他却知道.这是一个多么复杂的过程啊!重塑造身体,植入骨髓,这是自己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为了救自己,玄天冰竟然用了自己的骨髓,这份恩情之大,自己恐怕一生也还不清了.海龙的眼角湿润了.有些艰涩的道:“姐姐,谢谢你,为什么你对我这么好?如果没有你,恐怕我早已经死了.”

    玄天冰微微一笑,道:“傻小子.难道你忘记了我们之间的约定了么?如果你死了,谁去仙界帮我好姐姐.谁帮我报仇呢?”

    看著玄天冰那灿烂的笑容,那如同寒冰解冻般的笑容,海龙的心颤了,他喃喃的道:“姐姐,你真的好美,我真不明白,仙帝那家夥为什么会对你不好,难道,有你这样的妻子他还不满足么?你放心,我答应你的事一定会尽全力完成的。”

    玄天冰深深的看了海龙一眼,道:“弟弟,如果你现在对姐姐的身体有兴趣.姐姐随时都可以给你,你已经不惧怕寒冷了,我们可以合体,绝不会对你有任何损害.只要是能打击仙帝那混蛋的事,我都会去做.”说著,她解下了身上的长袍.

    看著玄天冰那完美的娇躯,海龙心头狂震,大感吃不消,赶忙转过身去,道:“姐姐,你别这样.我会受不了的.”

    玄天冰凄然道:“怎么?你觉得我是不洁之人么?觉得我配不上你么?”

    海龙用力的摇了摇头,道:“不,不是的.姐姐,我自小孤苦,没有亲人,你对我这么好,我早已经把你当做亲姐姐看待了,何况,现在我身上有你的骨髓,我们已经可以说是拥有血缘之亲,我喜欢你,真的很喜欢你,因为你是最值得我尊敬和爱戴的好姐姐啊!姐姐,难道你想破坏了我们之间这份真挚的姐弟之情么?不论如何,我都绝不会侵犯你身体的,我不想让你再受到任何伤害.”

    玄天冰楞楞的听著海龙那发自内心的真挚之声,俏脸上不知不觉中挂上了两道冰晶,缓缓穿上长袍,轻叹一声,道:“你转过来吧,我不会勉强你的,海龙,除了我姐姐以外,你是对我最好的人,开始时,我只是想利用你,但是,你确实是值得我喜欢的好弟弟,一切都有天意,不用勉强,今後的事就今後再说吧,能有你这么个弟弟,我已经觉得自己比在仙界幸福了.如果我本身就是凡人该多好,我也一定会向飘渺那样嫁给你的.弟弟,你可能还不知道吧,虽然你并没有多英俊,但却有一种吸引人的魅力,我用九天观象之术发现,你本身竟然是万年难得一见的龙隰之体,不论你其他的地方如何,本身的气质,已经对任何人都有著强大的吸引力了,尤其是对女人.”

    海龙转过身,喃喃的道:“龙隰之体?我不明白.”

    玄天冰微笑道:“别说是你,连我也不是很明白,这还是仙帝那家夥告诉我的.在我所见过的人中,不论是仙人还是凡人,除了你只有仙帝那混蛋是龙隰之体了,或许,这也是龙翔玉为什么会与你融合的原因吧,好了,这个以後有机会你问问你师傅,或许他会知道,现在,我先把你身体的情况详细的告诉你.”

    海龙精神一振,一瞬不瞬的看著玄天冰.玄天冰道:“你之所以感觉对身体的支配不太灵活,主要是因为骨头的更换.其实,现在极玄之玉已经完全与你融合,可以说同你以前的骨头并没有什么不同,拥有著以前的一切的功效,但由於它的本质是极玄冰玉,再甽我的仙人骨髓,你现在已经同普通的修真者完全不同了,能够地狱冰,火两种攻击你已经知道了,但这只是你身体改变的一小部分,最为重要的是,你现在的法力中已经蕴涵了一定程度的仙灵之气,这就延後了你度劫的时间,简单的说,你现在虽然感觉上自己是不坠初期的修为,但其实你依旧是大道出奇的法力强度,境界提升速度虽然缓慢,但修为却相对提稓的很快,当你达到劫成境界之时,甚至有可能修为已经相当於天一境界了,这样,对你今後的度劫有很大的好处,天一境界,度过六重天劫应该是很轻楹的.何况,你还只是三重而已.正是有了这好处,你以後的修炼就不用像那些普通修真者似的故意隐藏自己的修为了.”

    海龙点了点头,道:“原来这么好,不过姐姐,我想升仙恐怕没有那么容易,不知道为什么,我师傅曾经对我说过.将来我要面对的不是普通修真者的三重天劫,而是最高的九重.照你这么说,恐怕我还是很难度过啊!”

    玄天冰楞了一下,恍然道:“是阿,我怎么把你师傅忘了,你是他的徒弟,仙界怎么能允许你轻易度劫呢?九重天劫,仙界这群混蛋也真够狠的.那是惩罚大罗金仙才用的,就算是我,恐怕也很验证应付的了,弟弟,看来你要走的路还很长,但是,你对自己一定要有信心,以你师傅的修炼方法,未必就不能成功度过九重天动.你要知道,虽然这危险性很在,但是,如果成功了,得到的好处也是完全成正比的,只要你能度过九重天劫.即使没有仙帝封赏,也能拥有大罗金仙的实力.”

    海龙并没有因为玄天冰说他可能会成为大罗金仙而兴奋,现在的他,心志已经非常成熟了,看著周围这蓝色的玄冰世界,叹息道:“大罗金仙么?那要等我有命度劫再说了,天劫真的很厉害,仅仅是第三重天劫就差点弄死我,要是第九重降临,神州还不随之覆灭了?”

    玄天冰摇了摇头,道:“事情不像你想象的那样.但为了不让你受到天,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以後,你会明白一切,在最近这段时间里,你一定要尽快适应自己的身体,多加修炼,不论在哪一界.实力都代表著一切.如果你能有你师傅那样的修为,就算是仙帝,也会惧你几分.哦,对了,现在极玄寒冰罩已经同你的身体融合为一了,并且那三十六个仙阵也融入了你的骨髓之中,今後你的防御力会理更加强大,只要你的修为够强大,你的身体就会给你提供相应的能力.说来我都有点羡慕,身体本身就是仙器,你是绝无仅有.”

    海龙微微一笑,道:“这一切都是姐姐成全所至,感谢的话我就不多说了,以後我定会帮你完成心愿的.姐姐你修炼吧,我先回去了,连云宗现在很乱,有许多事还要我处理”

    玄天冰有些不舍的点的点头,道:“一切保重,如果有什么不懂的事尽管来问我,虽然我不能直接帮你的宗派出力,但指点你还是足够的.”

    海龙知道玄天冰惧怕孤独,保证道:“姐姐,你放心吧,我定会经常来看你的,只要我没有离开连云宗,每个月我都至少会来一次.”

    玄天冰满意的笑了,道:“也用不著来那么鄞,我已经孤独惯了,不要耽误你修炼才是”

    海龙依依惜别了玄天冰,飞出飘渺峰,重新回到了接天广场上.碧空如洗,依旧是那么澄澈,但此时接天广场的气氛却显得非常凝重,经历了邪道带来的劫难,这神州正道第一大宗所受到的损伤是无法想像的.此时,各峰弟子都已经退走了.接天广场上只剩下两个人,正是天亭和天月.看到海龙归来,两人飘身而起,来到他身前,同时行礼道:“见过宗主.”

    海龙赶忙还礼.“两位祖师是我连云宗的功臣,不用这么客气,弟子们都没什么事了吧?仙阵怎么样了?”

    天亭轻叹一声,道:“在宗主的鼓励下,虽然我们这次损伤惨重,但弟子们都没有颓废,已经各自回去修炼了.至於仙阵,也没什么大问题,仙阵之所以被破,主要责任在我们.长时间没有接触过它,控制上差了许多.否则,再多几个散魔,也无法攻过来了.我们根本不是功臣,而是连云宗的罪人.宗主放心,仙阵被破只是被对方钻了空子破坏了仙灵之气的联合,阵法本身并没有什么损伤,不出半个月,当仙灵之气在阵法的作用下重聚後,一切都会恢复正常.现在你已经接任了宗主之位,有些事情我们必须要向你交代.请跟我们来吧.”

    海龙点了点头,道:“一切皆是天注定,两位祖师不必过於自责,逝者已以,我们要做的,就是重新振兴连云宗.”

    天亭和天月对视一眼,叹了口气,两人同时转身向接天宫走去.在他们的带领下,三人直接进入了接天後宫.转过两个弯,来到那第二个丁字路口处,天亭道:“右边是我们平日修炼的地方,也是你经历考验的地方,而左边,才是我连云宗真正的禁地,那里不但有著二代弟子才能进入的寻缘之地,也有著我连云宗历代祖师的牌位.海龙,你既然接任了宗主这位,祖师灵位怎么也要去拜一下.来吧.”

    禁制早已经没有了,海龙跟著二人一直向左而行,时间不长,已经走到了尽头,天亭念动法咒,原本被岩石封死的墙壁两旁各自出现了一道门户,天亭和天月当先跨入了其中之一,海龙感受著庞大的仙灵之气,跟了进去.

    这是一个空旷的地方,巨大的房间竟然不小於外面的接天前宫,正中央,是另一尊连云祖师的雕像,在其下首,则是数十个牌位,上面简单的写著名字,在最下方的地方,是一块蓝色石头雕刻著的牌位,上面写著,接天道尊升仙六个字,旁边是一块白色的牌位,雕刻著散仙天凌碎丹救派,刻痕犹新,显然是刚刚加上去的.来到这里,海龙清晰的感觉到周围传来的庞大压力,在肃然的气氛中,他不禁上前几步,恭敬的向牌位行礼.天亭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历代祖师在上,连云宗第六代宗主海龙道尊正式就任本门宗主之位,愿祖师保佑.海龙,行三拜九叩之礼.”海龙跪倒在地,恭敬的行了大礼.

    天亭和天月分别站在海龙两旁,天亭道:“从现在开始,我以连云宗长老的身份宣布,海龙正式本宗第六代宗主,接法器.”

    海龙楞了一下,便还是伸出了自己的双手.

    天亭沉声道:“在我们连云宗之中,有仙器数件,除了各位道尊和我们两人所用之外,有三件是只有宗主才可以使用,当初,接天道尊资质不够,不能与这三件仙器融合,否则,也不容邪道如此猖獗了,海龙,今日我赐你这三件仙器,希望你能用自己坚定的毅力承受仙器的考验,如果你能成功的拥有它们,那么连云宗崛起将指日可待.”

    海龙坚定的道:“请祖师传法器,我一定尽全力收服.”

    天亭和天月对视一眼,两人都从对方的目光中看出了坚定的神色,缓缓点了点头,天亭大手一挥,金光骤然湛放,海龙只觉得自己全身一震,体内的神之力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疯狂运转起来,灵台处的人丹剧烈的颤抖著,不断将神之力散发到体内经脉各处,海龙清晰的感觉到,有三团金光出现在自己经脉之中,它们显得非常暴躁,一进入自己的经脉,就开始疯狂的左冲右突起来,其力道之大,顿时让海龙全身大震,体内经脉欲裂,无法忍受的喷出了一口鲜血,神志顿时变的模糊了,冰冷的感觉开始从全身各处传来,通过内视,海龙发现,自己这身极玄冰玉骨开始发挥了作用,所有的经脉都罩上了一层淡淡的蓝光,顿时防御大增,减轻了自己不小压力,海龙没有丝毫的犹豫,催动著自己全部法力当先朝一团金光冲去.他知道只有彻底降伏了它们,这三件仙器才能为自己所用.

    天亭和天月看著全身散发出淡淡蓝色光芒的海龙,都流露出惊讶的光芒,同时融合三件仙器,恐怕仙人也无法轻易做到,更别说修为减弱的海龙.在以往的连云宗宗主继任时,也就是选择一件融合,他们之所以让海龙同时融合,是有自己想法的,可是,此时看去,海龙似乎已经稳定住了体内的形势,暂时竟然没有什么危险.

    天亭道:“没想到他的修为比我们预想的还要高.而且似乎本身就拥有了一件仙器,否则,不可能支撑的住.师妹,咱们别著急出手,等到他抵抗不住时再动也来得及,这样对他的好处会更大.”

    天月轻叹一声,道:“希望能成功,这也是我们连云宗最後的希望了,如果不行,恐怕连云宗再难有出头的日子.”

    天亭坚定的点了点头,道:“放心吧,师姐,我们一定能成功的.等完成了这件事,我们也可以向天凌大哥交代了.”

    此时,海龙经过短暂的抵抗,又进入了水深火热之中,当他的神之力冲击到第一团金光之时,虽然凭借著身具佛性和仙灵之气的双重能力成功的将那团金光限制住,但其他两团金光却更加疯狂起来,没等海龙消化第一团金光就已经冲了过来,三团金光融合为一,威势之大,根本不是海龙所能抗衡.他的神之力,被三团金光飞速的吞噬著,体内的极玄寒冰骨虽然抵抗住了仙器的肆虐,但海龙的法力却越来越虚弱,人丹的光芒也逐渐黯淡了下去.

    海龙咬牙苦忍,他深深的记得天亭之前的话,凭借著坚定的毅力,他不断激发著自身的潜力,强迫自己的人丹散了出一团又一团的神之力向三件仙器的融合金光团攻去.他知道,要么就是三件仙器将自己吸乾,要么,就是自己的法力占据上风,成功的控制它们,使他们与自己融合.第二种可能的成功性虽然极小,但是海龙现在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为了能够控制仙器,也为了能活下去,他只能拼命苦撑.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海龙越来越虚弱,人丹已经从乳白色变成了金黄色,显然法力的耗费已经超越了他所能承受的极限,导致境界下降,三件仙器组成的光畴依旧强大,没有丝毫颓势,海龙心中突然有了一个想法,以自己的修为根本不可能控制住这三件仙器,可为什么天亭和天月非要自己这样做呢?如果不是有极玄寒冰骨,恐怕自己的身体早就被仙器吸乾了,到了现在这个时候,无论如何自己也不可能同仙器抗衡,结果只有金丹被仙器吸收,自身魂飞魄散的结局,一杨到这里,他最後模糊的意识无比愤怒,胸中的倔强上冲,你们想我死,我就偏偏不死,在愤怒之中,他最後的潜力完全被激发出来,神之力发动了最後一次攻击,同时,他用意识呼叫红龙,希望能够得到它的帮助.

    红龙懒洋洋的声音响起,“对不起,我帮不了你,这必须要靠你自己,你一定要坚持住,这是你一个绝好的机缘.”扔下这句话後,不管海龙再如何呼叫,它都不理不睬.

    海龙绝望了,他最後催动的神之力已经越来越弱,灵台处变为灵丹境界的金丹在三件仙器庞大吸扯力下缓缓上行,一旦金丹与三件仙器接触,後果只有一个,那就是被吞噬的一乾二净,而海龙自己则会魂飞魄散而亡.

    海龙开始有些惊恐中,眼睁睁的看著金丹不断金光接近著,他却没有丝毫办法,终於,当金丹距离那团金光只有三寸左右的距离时,海龙疯狂了,他暗暗的道:“师傅,对不起,我不能听你的了,反正都是死,我还不如碎丹一拼,或许,能拉这三件仙器同归於尽也说不定.正在他想疯狂的第三次碎丹之时,一个淳厚的声音突然在意识中响起,“海龙,别冲动,意守金丹.”与此同时,两团深厚的法力瞬间注入他空虚的丹田,在那庞大的能量作用下,金丹被硬生生的拉回了灵台处,光芒转盛,失去了绝大部分能量的金丹疯狂吸收著外来的能量,再将其转化为海龙的神之力与仙器对抗.

    海龙惊讶的发现,外来的这两股法力竟然是仙灵之气,此时,他已经明白了些什么,但局面却已不是他拨通控制的了,两股仙灵之气异常庞大,金丹在不断的吸收之中,渐渐从金色变回了乳白色,体内机能不再虚弱,在不断的吸收中,神之力快速的膨胀起来,不断冲击著三件仙器所化的金色光团,那两股输入进自己体内的仙灵之气仿佛没有尽头一般,不但没有丝毫减弱的迹象,反而越来越强烈,转化後的神之力渐渐超越了三件仙器所能吞噬的最大值,一边不断向仙器中注入著,一边将它们限制起来,从外向内不断地挤压著.海龙明白,只要支撑自己的两股仙灵之气不断,用不了多长时间,这三件仙器就会乖乖的归自己所用.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仙器的金光越来越弱,已经有部分转化为了同神之力一样的乳白色,正在海龙以为自己就要成功之时,三件仙器骤然分开,顺著他体内的三条不同经脉飞快的逸云.海龙楞了一下,转而大怒,这三个混蛋也太狡猾了,在这占尽优势的情况下,他当然不能让它们就如此逃脱,没有丝毫犹豫,神之力兵分三路,快速的追去.

    身体毕竟是海龙的,他对自己的经脉熟悉程度怎么是三件仙器可双,在一阵围追堵劫之下,三件仙器顿时被逼迫到了海龙右臂经脉的角落,再没有逃避的空间,海龙催著庞大的神之力,向三件仙器发动了最後的猛攻,一波波如同海浪般的神之力不断冲击,洗礼著三件仙器的金芒,它们的抵抗力已经越来越虚弱了,终於,在那两股仙灵之气的输入嘎然而止时,海龙的神之力骤然完全侵占了三件仙器的能量,光芒一闪,一条紫色的巨龙出现在降伏的三件仙器前,大口张天,将它们一一吞噬.紫龙围绕著海龙的身体旋转了一圈,充满爆炸性的能量骤然散发,这正是刚才输入进三件仙器的神之力.海龙体内的经脉迅速发生著变化,当紫龙重新回到右臂经脉处消失时,他体内的经脉已经完全变成了紫色,所有的一切都恢复了正常.他的修为没有丝毫变化的保留为原有形态.

    缓缓睁开双眼,两道冷电从海龙眸中射出,周围的一切似乎更加清晰了.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想起之前的仙灵之气,他骤然回身看去,只见两条身影瘫倒在地,他们看上去是那么的苍老,脸上布满了皱纹,只是依稀能够从他们的外形看出,正是天亭和天月.

    “祖师,你们这是何苦啊!”海龙的声音充满了感情,扑通一声跪倒在的.

    天亭勉强一笑,脸上的皱纹堆起,海龙,这没什么,我们是在为自己没有捍卫好连云宗而处罚自己,你不必难过,以我们的情况,第三次四九天劫是不可能度过的,与其白白死去,不如把修为留给你,在天凌大哥死後,我们就已经决定要这么做了,以後连云宗的壮大,就要看你的了.”天亭,天月,天凌三人相处多年,早已经有了深厚的感情,今天,当邪道三宗攻击连云宗之时,是由於他们对仙阵操作生疏才给对方五位散仙级高手找到破绽破阵而入,造成了连云宗巨大的伤亡.天凌之所以决定碎丹,一个是因为对手强大,另一个就是因为内疚了.天亭和天月也有著同样的想法.他们也想以自身相殉,同敌人同归於尽,但海龙的出现别敌人退走,并没有给他们这个机会,两人知道,自己虽然错了,但绝不能轻易赴死,因为,他们毕竟是现在连云宗最强的高手,如果连他们也死了,敌人再攻来,恐怕没有谁能抵挡了.为此,两人在海龙去找玄天冰之时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他们先以拜祖为名将海龙引来此处,再授以连云宗最强大的三件仙器,然後在海龙坚持不住时,凭借著自己强大的修为,用仙灵之气辅助他收服仙器,但是,三件仙器的强大,是他们之前没有想到的,如果不是海龙本身具有极玄寒冰骨现加上心志坚毅激发了自己的全部潜力,恐怕最後三人一个也活不成.此时,天亭,天月已经将自己所有的修为都传给了海龙,在仙器被收服之时,原先注入其中的力量爆发,是龙翔玉的及时出现,将仙器收入其中,并用本身强大的力量将那些海龙无法承受的巨大法力融入到他体内经脉的每一处,今後,随著海龙修为的提升,他经脉中的法力也会不断被他所化.

    喘息几声,天亭接著道:“海龙,虽然我不你用什么方法将我们注入的仙灵之气积攒起来,但我可以告诉你,如果你能把这些法力全部吸收,再加上你自身的修为.应该可以达到经历五转四九天劫散仙的修为了.那时,你本身将应付的三重天劫将不算什么.”如果他知道海龙需要应付的天劫是九重而不是三重,恐怕就不会这么乐观了.九重天劫的威力绝不会弱於散仙所要接受的第九转四九天劫.

上一页 《惟我独仙》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