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惟我独仙》->正文

第三册 第八十一章 邪祖天琴

    看着海龙骤然变换的脸色,天月虚弱地道:“是什么人敢在这里直呼宗主名讳。”

    海龙沉声道:“似乎是敌人,难道他们又回来了?两位祖师,你们先休息一会儿,我出去处理,你们放心,就算是死,我也不会再让他伤连云宗一草一木。”天亭缓缓点头,道:“你去吧。放心,在你没回来之前,我们是不会死的。因为,我们还有许多事要向你交代。”

    海龙凝重地点了点头,飘身而起,几个闪身出了接天后宫,当他踏出接天宫大门时,全身一震,只见全身包裹在红芒中的邪祖正站在接天广场中央,刚才海龙其实已经听出了他的声音,但出于私心他并没有向天月、天亭说明,但即使已经知道来人是谁,在骤然见面下,他还是忍不住心头一震。

    由于连云宗仙阵还没有恢复,再加上各峰弟子们都忙着疗伤,竟然人发现邪祖的到来。面对这散仙级邪道高手,海龙没有丝毫的畏惧,飘身上前,在邪祖面前五米处落了下来,深深地看着那血红色的迷雾,轻叹道:“天琴,你肯回来找我了。”

    邪祖的声音虽然仍旧那么低沉沙哑,但却多了几分苍凉,“你就那么肯定,我就是天琴么?如果我不是呢?你会怎么样?”

    接连三个问句,显示出邪祖矛盾的心情,海龙静静地注视着身前的血雾,道“你不可能不是天琴,身为邪宗宗主,如果你不是天琴,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就象现在似的。你有无数机会可以杀了我,但是你却没有。每当我出现的时候,不论什么情况你都愿意妥协。就算如你所说,你收了天琴两件仙器,但报答也是有限度的,你不可能一直这样迁就我。我们分属正、邪两道,你一直这样做只能证明一个问题,因为你是天琴,你还爱我。所以才会对我好。回来吧,回到我身边吧。天琴,你应该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虽然我现在继承了连云宗宗主的位置,但我却绝不会在乎你是什么身份。天下本无正邪,两道相残本就没有任何意义,回来吧,我的怀抱永远为你敞开,我说过,在我心中,你和飘渺的地位是一样的,你们都是我的妻子。”

    血雾剧烈地波动起来,邪祖的声音发生了变化,“不,别说了。海龙,你实在太了解我了。不错,我是天琴,我就是当初那被你碎丹相救的天琴。”她的声音突然变得柔和了而且令海龙是那么的熟悉,她身上那护体的血光渐渐淡化着,海龙的呼吸有些急促,心跳骤然加快。双手握拳,全身微颤地注视着面前的邪祖。

    血光越来淡,海龙首先看清的,是那粉红色的长裙,那正是天琴以前的装束,在那贴身长裙的包裹下,显现出天琴那丰满而优美的身材。光芒收敛,少女的身形悄然出现在接天广场中央,雄霸天下的邪祖不见了,有的,只是天琴那修长玉立的娇躯。虽然身材没有丝毫的改变,但海龙发现,天琴还是同以前不一样了。她那纤纤玉手上,指甲长达三寸,呈现为暗红色,原本那头漂亮的粉红色长发竟然已经变成了雪白,脸上黑纱遮面,这面纱上显然布有禁制,任何海龙运足目力也无法看到其中的景象。冰冷而邪恶的气息不断从天琴身上传出,站在那里,她显得那么萧索和孤单。

    “海龙,我是不是变了很多。”她终于又变回了原来属于天琴的声音,美妙圆润的嗓音没有丝毫变化。

    海龙一步步向天琴走去,“不,你没有变。在我心里,你永远是那个未曾改变过的天琴。自从加入连云宗后,我见过了无数的美女,但是,在我心中永远无法忘怀,永远深受着的,只有你和飘渺。天琴,这些年来,我真的好惦记你。”一边说着,海龙已经走到了天琴的身前,虽然没有看到她的脸,但从气息的感应上,海龙清晰地感觉到,这就是天琴啊!那个让自己无法忘怀的女子,他的身体颤抖了,心潮澎湃起伏,下意识地,他双手向天琴肩头抓去。

    光芒一闪,天琴宛如受到惊吓的小鸟一样,骤然飘退出三尺外,有些哽咽地道“别碰我,我们现在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

    海龙用力地摇了摇头,激动地道“不,怎么会是两个世界呢?你还是你,我也还是我。我们都生活在这片神州大地之上。我们彼此相爱,只要我们愿意,谁能阻止得了我们在一起。天琴,为了你我可以什么都不要,我可以不当正道魁首,不做连云宗宗主。”

    “海龙,你别这么冲动,听我把话说完,好么?我实在无法压下内心想见你的冲动,让我把心中的话向你倾诉吧。”天琴的声音中多了几分哀求,“我们分别了三百多年,彼此都经历了很多很多。有些事不象你想像的那么容易。你不觉得我成为邪祖很奇怪么?以我以前逊色于你的修为,现在却拥有散仙级别的实力,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停顿了一下,天琴深吸口气令自己激动而急切的心情平复一些,才接着道:“当初,在仙照峰我们坠崖,你为了救我,帮我将体内的火毒完全逼出,你的金丹碎了,我的心也碎了,看着你那逝去的容颜,我根本无法忍受心中的悲痛。在我离开的时候,我的身体已经由道入魔,彻底魔化了。体内原本正宗的修真法力转为了邪恶的魔力。”

    海龙心中大痛,脸色变得一片苍白,有些失礼地道“原来,你变成这个样子都是因为我,如果不是我,你根本就不可能入魔。以你身上两件仙器加上自身修为,现在恐怕已经在千惠谷有着极高的地位了。天琴,你这又是何其呢?我当初救你,就是为了让你能好好活下去啊!你这不是辜负了我一片苦心么?”说到这里,他的声音已经有些哽咽了,海龙向来不在乎世俗的眼光,但在他内心深处,却始终感觉到自己亏欠天琴太多太多了。

    天琴仿佛没有听到海龙的话似的,动情地说道:“海龙,你知道么?当我们第一次相见时,我根本没有把你看在眼时在,但是,在我们即将分开的刹那,你倔强的千钧棒震碎了我的飞剑,在那时候,你的倔强就已经深深地烙印在我心底。后来,我们在五照仙重逢,在那里,你凭借着自身的实力获得了一场又一场的胜利,我发现,八百年后的重遇,让我的心再也无法与你分离,我竟然不可自拔地喜欢上了你。你知道我对你的感情是什么时候由喜欢转化成爱的么?就是你将逆天镜强行逼出体外送于我的时候。那时,在我眼中你真的很高大,能够接连送出两件仙器,恐怕就是正道七宗的宗主也没有这个魄力。在我心中,你是英雄一般的存在。我的性子同你很象,也很倔强,当我爱上一个人,就绝对不会有所改变。你在仙照峰的死,对我刺激实在太大了,我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我的心痛得如同要滴血一般,那时,如果不是有大仇未报,恐怕我早已经随你而去。”

    海龙清晰地看到,晶莹的泪水从天琴的面纱后滑落,已经染湿了她的衣裙。

    “离开仙照峰后,我跑啊跑啊,我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长时间,赶到体内的法力全部耗尽,我才倒在地上昏了过去。当我醒过来之后,只要法力恢复了一些,我就再跑,如此这样,让我在不知不觉中来到了北疆时,我体内的生命力已经完全透支了。还记得我上次跟你说的话么?那并不全是假的。我确实遇到了一位前辈,也是他,将我改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当我昏昏沉沉地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在一个昏暗而极为冰冷的洞穴中,而在我身旁有一个老人,那老人非常强大,在他面前,我别说抵挡,就连起身的能力都没有。这个老人,就是已经经历过三转四九天劫的邪宗第一高手,邪宗三祖之首的天邪。我当时脑子里很乱,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倾诉的对象,也顾不得对方是邪道高手,就把自己心里的一切都说了出来,那时感觉真的好畅快。听了我的故事,天邪就问我想不想报仇。我当然说想,那时候报仇是我心中唯一的念头。天邪对我说,如果我想报仇的话,就必须加入邪宗,他有办法帮我。我什么也顾不得了就那么答应了他。天邪向我提出了几个要求,他说,他可以成全我,让我的修为大幅度提升,但是,要求我必须带领邪宗发扬光大,而且要消灭了正道所有宗派一统神州。那时我对力量是如此的渴求,没有任何犹豫,我答应了,只要能得到力量为你报仇,即使付出一切我也不在乎。在我答应之后,天邪他竟然将自己全部法力凝结成一颗内丹输入到我体内。并指点了我邪宗的位置。天邪死了,但他是含笑而逝的,虽然他将法力传给了我,但我对他却没有一丝感激之心,因为我知道,他是在利用我达到自己的目的。到了邪宗后,我进入了邪宗的万邪血池,在那里,我终于完全改变了自己。三百年的时间,让我化尽了天邪所传的内丹,也让我成为了一代邪魔。以我现在的修为,如果全力发动,恐怕神州大地上还很难有人抵挡得了,我已经拥有四转散仙的修为了。而且,利用天邪研究出的一种秘法,除非我愿意,否则千年之内都不会有度劫的危险,只要我的修为能升于相当于五转散仙的境界,那六重天劫未必能奈何得了我。海龙,这就是我们分享三百年间我的经历。”

    虽然天琴说的很简单,许多地方都是一带而过,但海龙却深深地知道,这分别的三百多年好的苦简直太多了。心中怜惜之情大增,上前几步,就向天琴的手握去。天琴娇躯一颤,再次漂移到一旁,“别碰我,我手上有血毒,不是你能经受得起的。”

    海龙一愣道:“我不在乎。天琴,你受了这么多苦都是因我而起,以后让我好好照顾你,补偿你吧。我们永远都不再分开。”

    天琴摇了摇头,道:“不,我们已经不可能在一起了。为了得到强大的力量我付出了太多太多,何况,这次侵袭连云宗,那么多连云宗弟子死在邪道三宗手下,我的邪宗与你的连云宗势成水火,我们现在都是一宗之主,在完全对立的情况下,你如果要了我,怎么向门人交代?”

    海龙冲动地大吼道:“不,我不在乎,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在乎。”说着,他再次前扑,这回他用上了逍遥游,经过三年磨练,他已经将逍遥游掌握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脚踏虚幻,在无数幻影中封死了天琴所有可以躲避的方位,张开怀抱向她搂去。

    天琴叹息一声,全身血光迸发,就在海龙要抱住她之时,无比庞大的布满全身,硬生生地将海龙震飞到一旁。在修为上,此时的海龙是如何也无法同她相比的。胸中气血翻涌,足足退出七步才站稳。海龙的身体颤抖了,他哽咽而痛苦地道“为什么?天琴,难道你就不能给我一个补偿你的机会么?我是真心爱你的啊!一切问题,在我们彼此相爱的情况下都是可以解决的。”

    天琴突然厉啸一声,声音直透云霄,“不,有些问题是不可能解决的。海龙,如果我还是以前的天琴,哪怕是我还有以前的样貌,我都会毫无保留地投入你的怀抱。为了你,我也可以放弃一切一切。但是现在不行了,我已经面目全非。如何还能同你在一起,难道你想痛苦一生么?”在冷厉的声音中,她毅然扯下了自己的面纱,露出了自己的容貌.本来还想前冲的海龙,在看到天琴的容貌时,身体戛然而止,全身剧烈地颤抖起来。

    天琴,再也不是以前那绝色女子,不但她的头发变了,连她的容貌也已经变得鸡皮鹤发,正如她所说,已经面目全非。此时的她,身体还象原来一样充满活力,但是容貌却变得如同八十岁老妪般苍老,那一条条皱纹如同深邃的沟壑一样,看上去是那么诡异。如果不是依然还有几分天琴以前的轮廓,海龙真不敢相信,面前这鸡皮鹤发的老人竟然就是自己心爱的天琴。

    “看到了么?我之所以一直不和你相认,并不是因为我们现在对立的身份,也不是因为你娶了飘渺。我爱你,深深地爱着你,那些怎么是我会计较的呢?为了你我甚至可以放弃一切,不顾对天邪前辈的誓言,但是,我的容貌是无法改变的。在得到强大的散仙实力后,我的修为甚至已经超过了你们连云宗那碎丹死去的天凌。但是,我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我的脸部邪力侵蚀完全衰老,再也无法恢复以前的容颜了。象我现在这个样子,还怎么跟你在一起?你能接受一个这样的妻子么?一个外表如此苍老的妻子”

    泪水不受控制地顺着海龙的脸庞流淌而下,他本性坚强,即使面对众位师傅死亡都没有让眼泪流下,但是,他现在哭了,为了天琴的悲哀而哭。为了报仇,为了得到强大的力量,天琴付出的,是女孩子最为珍贵的容貌。这比杀了她还要令她难过啊!用力甩掉脸上的泪水,海龙的脸色渐渐平静焉,他一步步坚定地走向天琴,眼中的光芒如同繁星般闪亮,淡淡地道:“天琴,有一点你错了,错得很离谱。不错,我承认,我喜欢美女,没有谁不喜欢欣赏美丽的容貌。但你在我心中的地位早已经不能用美丑来衡量了,别说你只有脸部衰老了,就算你身体的每一部分都衰老,我还是爱你的,还是要你。”在天琴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海龙用力地将她搂入自己怀中,紧紧地搂住,生怕一不小心让她跑了似的。完全发自内心的浑厚情感不断滋润着天琴身体的每一部分。就那么搂抱着。海龙将天琴紧紧地贴在自己怀里。

    良久良久,海龙的前襟已经被泪水湿透,她想反搂住海龙,但又顾忌自己手上的剧毒,只能将双手垂在两旁,感受着那渴望已久的深爱。

    海龙被天琴的潜力轻轻震开,天琴重新戴上了自己的面纱,喃喃地道“谢谢,谢谢你海龙。你的怀抱还是那么的温暖。对我来说,这已经足够了,虽然你不在乎,你能接受我,但是,我却不会以自己现在的样貌跟你在一起,我不想让你痛苦。有你今天的话,付出的一切再也不算什么。就算是死,我也满足了。我要走了,你自己多保重吧。”

    “不——”海龙一把拉住天琴的手臂,“我不让你走,天琴,放开一切吧。我们彼此相爱,为什么不能放弃一切在一起呢?如果你那么在乎容貌,我宁可将自己也毁了。这样我们总能在一起了吧。”说着,海龙在冲动之下毫不犹豫地抬起另一只手,向自己脸上抓去。

    天琴怎么能让他毁了自己呢?手中红芒一闪,潜力如同一条光带似的拉住了海龙的手,邪力和海龙手臂上散发的神之力激烈地对抗着,将海龙的身体完全压制住,:“别这样,龙。不要逼我,如果你敢伤残自己的身体,我立刻自裁在你面前。让我走吧,求求你庭我。今后,只要你在连云宗一天,我就绝不会带人来攻。忘记我,忘记我们间发生的一切,如果还有来世,天琴一定做你最温柔体贴的妻。”

    “不,不,我不要来世,我只要今生。天琴,你别抛下我,好不容易又重新见到你,我怎么能让你再离开我呢?你留下吧,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解决你的容貌问题。哦,对了,我新认了一个姐姐,她神通广大,说不定有办法能治好你的容貌呢。”

    天琴一愣,道:“不,这不可能的。万邪血毒已经完全浸透了我脸上的皮肤,根本无法治疗。何况,在神州大地上,还有谁的修为能超过我?”海龙坚定地道:“有的,我认的这位姐姐拥有你无法想像的强大力量,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先处理一点事,然后立刻就带你去见她,她一定会有办法的,一定会有。”说着,海龙转身向接天宫飞身而去。

    天琴站在原地看着海龙的背影,心潮起伏。海龙的话又给她重新带来了希望,一想到有可能恢复容貌,她的心就剧烈地跳动起来。

    海龙飞快地回到了接天后宫之中,天亭和天月已经挣扎着靠墙坐了起来,一看他回来,天亭虚弱地道:“:怎么,是敌人么?”

    海龙摇了摇头,道:“不是敌人,是我一个朋友。两位祖师,你们先休息一会儿,我有件很重要的事要立刻去处理。我会马上赶回来的。”一边说着,海龙双手分别按上天亭和天月的肩膀,体内神之力催运,不断地将潜力注入到天亭和天月体内。他已经决定,先帮天亭和天月稳住气息,等处理完天琴的事后,一定要将这两位散仙的潜力还给他们。但是,一切没有他想像的那么顺利,输入天亭和天月体内的潜力刚一接触到他们的经脉,海龙吃惊地发现,这二人的经脉竟然完全是封闭的,潜力不能透入分毫,不论他如何试探,都找不到一个入口,由于天亭和天月的虚弱,海龙也不敢过于冲击只得无奈收功。

    “为什么?你们为什么不接受我的潜力?”海龙有些惊恐地道。

    天亭轻叹一声道:“我们早已经想到你会这样做了,当我们把法力完全输给你时,就封闭了自己的经脉,现在我们已经是必死之局,不论如何是活不了了。现在我们还有三天的寿命,有一天内,你一定要赶回来,我有许多事要向你交代。孩子不要难过,人都有生死,我们虽然死了,但法力却留下来,相当于以另一种形态生存在世间。何况,以我们现在介乎于人丹和天丹境界的金丹,在死去后,有很大机会可以转生重修的。你不要过于悲伤,快去处理你的事吧。记住,我们还有三天的生命了。”

    海龙深深地看着这两位可敬的长者,他知道,自己应该先处理完这里的事。但是,这里毕竟是连云宗,以天琴现在的身份如果不先处理好,恐怕会引来很大的麻烦。强忍内心的悲伤和自责,恭敬地向两位散仙行神羽后飘身而起,重新回到了接天广场上。

    再次看到天琴的身影,海龙了口气,他最怕的就是天琴突然离去,如果她故意逃避,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寻找到她的。

    “天琴我们走吧。姐姐一定有办法帮你恢复容貌的。”海龙来到天琴身旁,搂住她的纤细腰肢。

    天琴轻叹一声,道:“龙,我知道你关心我,我也很希望能恢复容貌,但是,你要答应我,如果容貌不能恢复,你不可再逼我。一定要让我离开,好么?”海龙全身一震,道:“不,就算姐姐没有办法,我踏遍天涯海角也要帮你恢复容貌。天琴,你一定要对我有信心。”

    天琴摇了摇头,道:“我知道你对我好,但是,你必须要答应我,否则的话,我现在就立刻离开。你知道,如果我真心想走,你是拦不住的。”海龙沉默了,思量再三,勉强点了点头,道:“好,我答应你。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如果你的容貌恢复原状,就再不许离开我身边,要永远永远和我在一起,做我的妻子,至于正道和邪道之间的恩怨,就让它顺其自然吧。”

    天琴全身一颤,咬了咬下唇,轻轻地点了下头,爱的这么深,她又怎么会不希望同海龙在一起呢?她决定了。如果容貌真的能恢复,她就抛弃一切同海龙在一起。看到天琴点头,海龙心中大喜,搂着天琴冲天而起,在金云的乘托下,刚要向至云峰方向而去,却听到了一声低低的嘶吼,不禁停下身形,向声音发出的方向看去。只见迷你形态的三头虬蛟慢腾腾地不知道从何处爬了过来,神色有些萎靡,头上的眼睛紧紧盯住天琴,眼神中有些强烈的恨意和恐惧。,看到它的出现,天琴自然地召唤出自己的九仙琴。海龙惟恐她出手,赶忙道:“这是三头大哥。”

    天琴一愣,道“它是你的朋友么?今天要不是它,恐怕我们在你出现前就已经得手了。就算天亭和天月碎丹,也无法阻止我们。我有把握在他们修为完全提升之前,灭了他们的肉身。这条大蛇你是从哪里找来的?”

    海龙心中凛然,他自然知道天琴的话不是开玩笑,看了她一眼,道:“三头大哥是我从南疆带回来的朋友,你伤了它么?”

    天琴点点头,道:“它确实很强,不过,它中了我的第八弦寂灭,、此时已经受到了重创,如果我不帮他解除寂灭上的诅咒,恐怕没有数百年的时间,它都无法恢复以前的修为了。看在你的面子上就饶了它吧。”说着,身形化为一道血光,骤然出现在三头虬蛟身旁,九仙琴飘然而出,在天琴双手十指上那长长的指甲颤动下,一曲柔和的旋律飘荡而出。三头虬蛟本来还对她充满了敌意,但一听到这首曲子,身体顿时软化下来,渐渐地,它合上了双眼,仿佛十分享受似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首曲子结束之时,三头虬蛟身上的鳞片已经又恢复了常态。

    海龙幻化出乾坤戒的青光,将三头虬蛟收入其中,轻叹道:“天琴,你的曲子还是那么美妙。现在的九仙琴在你手中,已经能发挥出全部威力了吧恐怕我们要是真正拼斗起来,单是你的琴音都是我无法控制的。”

    天琴轻轻抚摩着和自己心神合一的九仙琴,叹息道:“九仙琴确实是仙家至宝。再修为提升之后,我能清晰地感觉到它的强大并不次于逆天镜。它这九弦都有名字,分别是霓裳,金弋,圆舞,杀伐,扶摇,幽冥,诡辩,寂灭和天陨。每一弦的威力都要强于上一弦,以我现在的法力,也不过能控制前八弦而已。但还做不到八弦齐发,就更不用说掌握全部了。第九弦我还从来没敢碰过,那恐怕是仙人都无法驾驭的。”

    海龙苦笑道:“真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我才追得上你的修为了,咱们走吧。”说着搂住天琴的柳腰,飘身而起,在金云的乘托下转瞬消失。

上一页 《惟我独仙》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