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惟我独仙》->正文

第三册 第八十四章 太阴邪果

    玉华姐妹同时一愣,显然不明白海龙是什么意思,但看着他眼中的煞气,两人同时心中一凛,飘渺自然知道海龙的报仇指的是什么,轻叹一声道:“龙,你报仇我绝不反对,但最好不要牵扯到他们所属的宗派,毕竟现在正道实力不如邪道,还是为正道保留一些血脉的好。”

    海龙皱了皱眉,道:“好吧,看在你的份上,我报复的目标只会是他们,玉华,玉萍,你们先回去,我在离开之前,一定会通知你们的。”

    玉华姐妹同时点了点头,没再说些什么,纷纷驾驭着自己的飞剑腾空而起,转瞬间消失于天际。

    飘渺拉住海龙的左右手,柔声道:“龙,让我跟你一起去报仇吧,刑天和玄雨毕竟夫妻双修,不可轻辱,要怎么做自然是你决定,但我想劝你一句的是,现在你身为连云宗宗主,身上的责任重了,要做的事情也有许多,千万不要被仇恨蒙蔽了自己的双眼。”

    海龙缓缓将飘渺搂入怀中,感受着她的温柔,道:“这个仇我一定要报的,不论如何,我都要用最残酷的方法结束他们的生命,否则,我又怎么对得起天琴呢?飘渺,你的判断没错,邪祖正是天琴,否则,我也不能惊退邪道三宗了,三天前,她来找过我。”

    飘渺全身一震,抬起头道:“天琴她来找你?她现在的身份和你完全处于对立,你怎么处理她的事。龙,她为你付出的实在太多了,不论如何,你都不能舍弃她的。”飘渺的话语完全发自内心,从感情上来说,海龙同天琴确认情感还在她之前,以她那颗善良的心,虽然不无嫉妒,但却绝不会阻止海龙和天琴在一起。

    海龙微微一笑,搂紧飘渺道:“还是你最明白我的心,我之所以全宗之事尽量交给玉华和玉萍,就是为了以后带着你和天琴归隐准备,那样,至少连云宗不会因我的离去而没落,老婆,我知道,如果我收了天琴是对你的一种伤害,但是,我真的无法舍弃她。”

    飘渺按住海龙的嘴,微笑道:“不用说了,我明白你的心,只要天琴肯放弃一切跟你离去,我一定会待她如姐妹。”

    海龙满足地轻吻飘渺额头,将天琴身上所发生的一切缓缓地说了一遍,说到动情处,他不禁眼圈微红,飘渺更是泣不成声。

    “天琴妹妹她真是太苦了,希望冰姐姐能治好她的容貌,和她比起来,我真是幸运得多,不论如何,我们也不能让她再离开了。”

    海龙深吸口气,平复着内心激荡的情绪,“老婆,在我心里,你和天琴的位置同样重要,能够影响我决定的,也只有你了。既然你支持我,那我就再没什么顾虑,即使天琴容貌不能恢复,我也会不惜一切代价将她留存我身边。哦,对了,上回你跟我说弘治和小机灵同时闭关,到底是怎么回事,应该没有你说的那么简单吧。”

    飘渺点了点头,道:“龙,你发现没有,自从弘治复活以后表面上虽然没有什么不同,但他的本质却似乎变了很多。”

    海龙一愣道:“这我倒没感觉到,弘治他怎么了,难道他的心志被外邪入侵不成。”

    飘渺摇头道:“不,不是变坏,而是变得好了。现在我只要一靠近到他十米范围之内,就能清晰地感觉到他身上传来的庞大佛气,那佛气极为纯正,没有一丝杂质,从本质上看,甚至比悟云佛尊的佛力还要纯净,在施展佛家神通之时,这种感觉就更明显了。”

    海龙笑道:“那假和尚佛力纯正?看来佛祖真是不开眼啊,他可是又喝酒又吃肉的,你说的这些没什么,或许是因为我的法力中含有佛气吧,所以本知感觉并不太深,应该是弘治自身修为提升的体现,和他得到的那个佛座莲应该有关系。”

    飘渺微笑道:“你的兄弟变得强大当然是好事,可能是受到了弘治的感染和你被天雷劈成重伤的刺激,小机灵突然决定闭关修炼,有弘治纯正的佛力为它守护,应该不会有任何问题。只是不知道他们这次修炼会持续多长时间,但等他们闭关结束,修为一定会大大地提升。你身上这三件仙器是怎么回事?我以前只是听说过,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连接天大师兄都从来没有施展过他们。”

    海龙叹息一声,道:“这要多亏两位祖师的成全,你知道么,他们为了能让我持有这两件仙器,将自己全部修为都传给了我。”

    飘渺眼圈微红,道:“如果止水知道天月祖师去了,不知道会多么伤心,这件事你做得对,不论出于何种原因考虑,都应该暂时保密,不过,你既然吸收了两位祖师的仙灵之气,应该立刻闭关修炼,争取早日将他们的修为转化到自己身上。”

    海龙苦笑道:“我现在哪儿有闭关的心情,至少也要等天琴的事情定下来再说,走吧,咱们回接天宫修炼。”

    飘渺摇了摇头,道:“我在这里会令你分心的,我回飘渺峰了,如果有事,你用法阵叫我,龙,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由于接连使用了几次神宵雷舞,我对法力的领悟又加深了一些。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步入斗转后期的境界了。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不长了,如果哪一天天劫降临,你勿要以我为念,自己多保重,有天琴帮我照顾,你我也可以放心了。”

    海龙心中涌起强烈的不安,有些狂燥地将飘渺搂入自己怀中,仿佛要用自己的情感将她融化似的,“不,我绝不允许你轻易离开我,老婆,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快提升自己的修为,争取能够同你一起接受天劫。”

    飘渺心中一惊,推开海龙,正色道:“这万万不可,龙,你和我不一样,我的天劫只有三重,正如你刚才对大家所说,只要大家齐心合力,应该有机会度过的,但是你不一样,你的天劫很有可能是九重啊!九重天劫,是我无法想像的。如果你修炼过于急躁,不但有走火入魔的危险,而且,根本就不可能同九重天劫相抗衡,即使我升仙了,今后在仙界我们还可以重逢,这只是短暂的分离,但你要是被天劫所灭,我们就永远不能再相见了为了我,你也一定要将自己修为提升到足以对付九重天劫的时候再度劫啊!”

    如冰水泼面一般,海龙渐渐地清醒过来,缓缓地点了点头,叹息道:“对不起,是我太冲动了,但是,我真不敢想像身边没有你的日子。”

    飘渺拉住海龙的大手,金光一闪,捆仙绳出现在他的手腕上,深情地道:“带着这个,我们的心永远都会在一起,这上面,有我的温度。”

    海龙再也无法忍耐心中的情感,猛地搂紧飘渺,重重地吻上她那柔软而甜美的芳唇。

    碧蓝的天空,犹如一块巨大的蓝色水晶一般,刺止的阳光抛洒在接天广场那青色的地面上,激起一片淡青色的氤氲之气,在这如同仙境的地方,一男一女深情地拥吻着,两人身体所散发出的浓浓爱意,在氤氲之气的衬托下散发出淡淡的白色光芒。

    这是心与心的交融,灵云之间的感触,没有任何肉欲成分在内,完全是发自内心的爱恋。

    唇分,飘渺微微一笑,脚下青蓝色云雾聚拢,衬托着她那绝美的身姿飘然而去,身影渐去,但她的目光却始终留在眼神朦胧的海龙身上。

    回味着那美好的感觉,飘渺虽去,但海龙的心依然沉醉着,灵台处的人丹微微地颤抖着,在灵魂彼此交融之中,人丹似乎也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化,良久,海龙缓缓回过神来,转身回到接天宫中,带着飘渺留下的余香,继续着那些连云祖师留下的手札。

    北疆,一片神秘沼泽中央的陆地,由于土中的养分极高这里生长的各种植物都非常高大,百里外的普通北疆平民称这里为死亡之地,因为没有人能够穿越那片连鸿毛都可以陷入的沼泽。那墨绿色的沼泽中散发着淡淡的臭气,偶尔会有几个气泡冒出,在这里,能够生存的,就只有那些游走于沼泽软体动物,它们要么具有强横的身体,要么是有见血封喉的剧毒,只有强大的生物,才能在这里生存下去,但是,不论这些生物强大到什么程度,沼泽中央那片生长着茂密植物的陆地,都是他们的禁区,没有任何生物敢冲入那里,那里散发着死亡的气息。

    在沼泽中央的陆地上,也不是每一处都生长着植物,在茂密的植物环绕中,有一片高约数十米,由岩石组成的小丘陵。

    “峰弟,这样真的妥当么?”戾无暇看着面前石洞中已经变得痴呆的十余位魔尊说道,她今天穿了一身黑色的长裙,衬托着她美丽的娇颜,显得无比高贵,修长的身材,高耸的酥胸,充满了诱人的魅力,她的脸色很柔和,缺少了以前的戾气。

    戾峰眼中冷光连闪,道“无暇姐,你应该明白,想让魔宗立于不败之地,这是唯一的办法,有了这些随时可以碎丹的傀儡,我们魔宗就是最强大的,虽然这不是最好的方法,却是绝对唯一的,今后,只要没有我们的同意,这些魔尊即使修为达到了极点,都不可能突破境界度劫,他们将成为最强大的秘密武器。”

    戾无暇叹息一声道“对不起,我知道你这样做都是为了魔宗,你是对的,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我释放了自己的感情之后,我的心变得比以前软了。”低下头,戾无暇心中升起一丝不安,暗暗想道,自己还是以前那个冷面魔女么?为什么自己的心变得如此脆弱。

    戾峰张开手臂,将戾无暇揽入自己怀中,柔声道:“无暇姐,这一切就让我来做吧,义父待我们恩重如山,不论如何,我也不能让他失望。现在义父的修为已经达到了临界点,稍有不甚,随时都有可能引来天劫,义父一生唯一的心愿就是能够统治神州,将我们魔宗发展成最强大的宗派,虽然我不一定能帮他实现这个愿望,但我一定会向着这个目标努力的。”

    戾无暇柔顺地依靠在戾峰怀中,点了点头道:“这些我都明白,你想怎么做,就去做吧,我会支持你的。峰弟,我觉得,今后魔宗宗主这个位置你比我更适合,虽然我身属魔道,但我毕竟是个女人,女人的天性使我在有了你以后导弹了许多。”

    戾峰全身一震,“无暇姐,这怎么可以,不论修为还是资历,你才是魔宗宗主最佳的人选啊!”

    戾无暇轻轻摇头,道:“先不要讨论这些了,义父尚在,这都是以后的事,抱紧我好么?只有在你的怀里,我的心才能完全平静下来。”

    戾峰紧搂着戾无暇,低声道:“无暇姐,我真的很想和你过些平静的日子,但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戾无暇摩挲着戾峰刚毅而英俊的面庞,美目朦胧地道:“我明白,选择了修魔这条路,我们都没有后退的可能,峰弟,我只希望和你三起的每一天都那么快乐,要了我,好么?或许,保有真正成为你的女人后,我的心才能不这么彷徨。”

    戾峰不是圣人,在戾无暇的这种诱惑下,他又怎么能忍耐得住呢,搂着她的娇躯,飞身而起,在空中画出几许弧线,进入了属于他自己的洞穴之中,四唇相接,如同干柴烈火一般,两人的心同时爆发了,戾无暇身上的衣服一件件减少,俏脸通红,仿佛要滴出血来,当她那没有瑕疵的雪白娇躯呈现在戾峰眼前时,戾峰犹如野兽般低吼一声,疯狂地侵蚀着她每一寸美妙的肌肤。

    娇喘声,呻吟声,不断从洞穴中传出,最原始的乐章奏起,代表魔宗新一代最强的两人,在戾无暇的娇呼和戾峰满足的呻吟中合为一体,他们完全沉浸在肉欲强烈的刺激之中,世间的一切已经遗忘,灵肉合一使他们进入了一个新的领域。

    戾峰不断地索取着,千年爱恋在这一刻迸发,戾无暇对他的爱,在此时已经超越了一切,短暂的痛苦之后,是幸福的呻吟,汗水顺着他们的肌肤流淌而下,他们全部心力完全注入到这场幸福的征伐之中,终于,在戾峰一阵强有力的攻击下,两人的身体同时剧烈痉挛起来,达到了欲望的巅峰,体内的精华彼此交融,无比舒爽的感觉传遍了他们身体的每一寸肌肤。

    喘息声渐渐地轻了,戾峰小心翼翼地搂紧怀中的人儿,看着她身上那些在自己肆虐中留下的青紫,不由得心疼地道:“无暇姐,我太粗暴了。”戾无暇美目朦胧,全身软软地用不出一丝力气,轻轻地摇了头,道:“峰,别说傻话,我真的好幸福,我终于将自己的一切都交给了你。对我来说,除了你以外,什么都不重要了。抱紧我,我好喜欢你那充满爱恋的眼神。”

    高峰梳拢着戾无暇有些散乱的长发,他心中突然升起一个奇怪的念头,仿佛内心深处的什么东西破碎一般,脑海突然变得清晰了许多,一个个模糊的影像从眼前闪过,最清晰的,竟然是海龙的面庞。为什么会有幻觉,我为什么会想起那人?不,不要乱想了。有无暇在我身边,我还想什么其他的呢?低下头,在戾无暇唇上轻吻一下,道:“姐,我们去找义父吧。现在碎丹敢死队已经基本成型,咱们请他主持,让我们成为真正的夫妻,我不想有什么仪式,只是想名正言顺和你在一起,姐,我一定不会让你受到任何委屈。”

    晶莹的泪珠顺着戾无暇脸庞流淌而下,轻轻地点了点头,她并没有再说什么,娇躯向戾峰怀中挤了挤,满足地闭上了双眼。

    连云山脉,接天峰顶。

    “海龙,你来我这里。”正在苦读典籍的海龙突然听到了柔和的呼唤声,听到这个声音,他的心突然变得异常紧张,深吸口气,将手中的典籍放在一旁,整理了一下身上的长袍,摸了摸自己已经长出一些的短发,大步走出了接天宫,一出门,他就迫不及待地催动着自己的神之力飘然而起,在金云的衬托下,朝至云峰方向而去,已经两个多月了,在苦苦等待中,他终于听到了玄天冰的召唤,他此时心中各种情绪五味杂陈,他不敢让自己的希望太高,因为他怕,怕一旦没有想像中那么好而无法承受。

    极冰之地,还是那么冰冷,极玄冰眼更是笼罩着绝对零度,玄天冰和天琴静静地站在那里,天琴的脸上,依旧蒙着黑纱。

    在激动中,海龙的身体微微有些颤抖,他一步步向天琴走去,“姐,姐姐,天琴她。”

    玄天冰轻叹一声,道:“弟弟,我已经尽力了。”听到这句话,海龙只觉得眼前一黑,全身一软,险些瘫倒在地,天琴赶忙一侧身,拉住了海龙的手臂,淡然道:“海龙,别这样,姐姐她确实已经尽力了,这两个月的时间,她做了各种尝试,无奈,邪毒已经深深地注入我的皮肤和经脉,那是不可能驱除的,姐姐怕伤了我,所以没有再试下去。”

    海龙紧紧地抓住天琴的手臂,有些警惕地道:“天琴,我后悔了。”

    天琴眼中流露出一丝凄然,“没关系,本来我就配不上你。”

    海龙摇了摇头,道:“我后悔的不是这个,我后悔的是,当初答应你,如果脸治不好就放你走,我不但后悔,而且要反悔不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你离开我一步。”说着,他紧紧地将天琴搂入自己怀中。

    玄天冰脸上流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妹妹,怎么样?我说海龙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放你走吧,我这个弟弟没有白认,做他的妻子,你一定会幸福的,以后,他所欠你的一切,就让他慢慢补偿吧。”

    海龙愣了一下,看看玄天冰,又看看天琴,心中升起一丝希望,“难道,难道你们是骗我的?天琴她……”

    玄天冰摇了摇头,道:“不,我没有骗你,我确实已经尽力了,但却依然无法将她的容貌恢复。”

    希望破灭,海龙更加紧拥着天琴,警惕地道:“天琴,相信我,不论你变成什么样,我都要你做我的妻子,别离开我,好么?”

    天琴温柔地抚摩着海龙头上的短发,微笑道:“你轻一点,我的腰要断了,放心吧,至少,在短时间内,我是不会离开你的。”

    玄天冰微笑道:“我的傻弟弟,我说我治不好她,并没有说她不可能治好啊!经过我种种试验,已经找到一种方法,至少有七成的把握,能够恢复天琴的容貌。”海龙愣愣地放松抱着天琴的手,气结道:“姐姐,你说话怎么大喘气,要是我心脏病犯了怎么办?”

    玄天冰嘻嘻一笑,美态撩人,象个小女孩儿似的开心,“我要试试你嘛,否则,谁知道你对天琴妹妹是不是真心的。”

    海龙现在顾不上怪她,追问道:“什么办法才能帮天琴恢复容貌?不论有多么困难,我都一定会完成的。”

    玄天冰收起嬉笑之色,肃然道:“天琴妹妹的容貌之所以会变成这样,主要是邪毒入侵,我本身的修为完全是仙灵之气,所以根本不可能帮她治好,现在,我需要一种极为稀有的东西,那是一种绝毒之物,用它的汁液,涂抹在天琴妹妹脸上的皮肤,再经过极玄冰眼灵气的催化,用以毒攻毒的办法,将原先的邪毒中和,这要产,不但能让她重现原来的光彩,而且,更可使她的心志再不受到邪气的影响。成为心善功邪的修邪者,这是我想出的最妥善的办法。也是成功可能性最大的,我叫你来,是让你带着天琴妹妹一起去找这件东西,然后带回此处。”

    海龙心中大喜,即使只有一丝希望他也愿意去尝试,更何况有七成把握之我,“谢谢你姐姐,快告诉我,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在什么地方有?我现在就去找。”虽然他不在乎天琴变成什么样子,但是,美丽总是比丑陋要好,更何况,他还要考虑到天琴内心的感受。

    玄天冰道:“我说的是一种植物,它只生长在神州至阴至邪之地,名曰太阴果,乃天下至毒之物,我已经推算出,这太阴果应该生长在北方的阴邪之地,你们一起出发,到那里去寻找,一旦找到,必须三天这赶回此处,才可使太阴果效力不失。”

    海龙愣了一下,皱眉道:“北方,那应该是北疆了,北疆乃是邪道聚集之地”

    玄天冰道:“怎么?你怕了?”

    海龙哈哈一笑道:“怕?我脑子里根本没有这个字,我一定能找回太阴果的。”

    天琴轻叹一声道:“姐姐,还是让我自己去吧。我乃邪宗宗主,对北疆比较熟悉,有我一个人就足够了,以海龙现在的身份,如果到那里,恐怕会很危险,虽然我们修为都不低,但邪道中所隐藏的危机太多,有些,是我也不了解的。”

    玄天冰正色道:“不行,他必须跟你一起去,要明白,太阴果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采摘的,由于它秉性至阴,所以只有至阳之人可以与之表面接触而不受到损伤。否则,即使修为如你,也会被邪毒侵体,到时,别说你的脸治不好,恐怕连命也要陪进去了。”

    海龙连连点头,道:“姐姐说得对,只有我才能帮你拿回太阴果,天琴,我不会再和你分开了。”

    天琴又何尝不想让海龙陪伴在身旁呢,犹豫了一下,还是轻轻地点了点头,海龙顿时大喜,抱着她的娇躯在空中旋转一周,“走,咱们现在就出发,等你的容貌恢复了,我们就可以真正的在一起了。”

    “等一下,急什么,这么多年都等了,你们还在乎这一会儿半会儿的么?”玄天冰没好气地说道。

    海龙有些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道:“怎么,姐姐你还有其他吩咐么?”

    玄天冰颔首道:“你虽然是至阳之体可采太阴果,但是你要记住,太阴果极为阴邪,一定不要碰到它的果身,要用手脱去下面的枝干,再以玉器盛之,千万不要放到有储存功能的法宝中,否则,功效尽失。

    海龙谨慎地牢记住玄天冰的第一句话,这才和天琴告别了她,一直回到接天宫之中。

    海龙心情极好,微笑道:“真没想到,你我分别掌握着正、邪两道最大的宗派,却要结为夫妇了,如果传出去,不知道要吓倒多少人。”

    天琴道:“先不要高兴得太早,我可还没答应要嫁给你,如果容貌恢复不成,我还是会离开你的。”

    海龙皱了皱眉,“琴,你别这样,我……”

    天琴抬起手,阻止海龙再说下去,道:“什么都不用说了,你的心我明白,但我意已决,没有谁能改变我的想法。”

    轻叹一声,海龙道:“这里仙灵之气太重,我们还是早些前往北疆的好,你等一下,我叫飘渺过来。”

    天琴微微一愣道:“飘渺,是啊!你刚接任了连云宗宗主,能轻易离开这里么?”

    海龙微笑道“放心吧我早已经安排好了。我本打算,等你容貌恢复后,就同你一起离开这里,虽然我暂时还不能放弃连云宗宗主的位置,但有些事情,却是咱们应该去处理的。我们今天的结果,完全是拜刑天和玄雨夫妻所赐,这个仇,我一定要报。”

    听海龙提起这两个名字,天琴眼中顿时寒光大放,森然邪气弥漫,沉声道:“不错,如果不是他们,你就不会碎丹,我也不会变成这样。”

    海龙双拳紧握,眼中流露出浓重的杀气,“我们离开这里后,先去寻他们报仇,然后再去北疆寻找太阴果。如果一切顺利的话,等你容貌一恢复,我就带着你和飘渺找一处渺无人烟的地方隐居,共同修炼,等待天劫的降临。”

    天琴杀气收敛,低下头,道:“飘渺,飘渺她能接受我么?毕竟我带人杀了你们连云宗那么多弟子,正邪不容。”

    海龙上前一步,将天琴搂入自己怀中,道:“放心吧,飘渺是世界上最善良的女人,我早已经把你的事告诉了她,她对你只有同情和怜惜,绝不会排斥的,不过,待会儿她来了以后,你千万不要说咱们去北疆,就说去偏僻的地方寻找一样仙果好了,我怕她会担心。”

    天琴点了点头,道:“只要飘渺能接受我,就算以后做你的妾室,我也愿意。”经历了这么多,她早看透了一切,只要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其他的都不再重要。

上一页 《惟我独仙》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