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惟我独仙》->正文

第三册 第九十三章 兄弟相认

    海龙深吸口气,用力扯开自己的胸襟,露出胸口上一道深深的疤痕,“豆芽儿,这一切都是真的,你还记得这道疤么?当初我为了帮你报仇被村里最强壮的大雄打,难道,这一切在你就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豆芽儿,回来吧,不要让我失望。”

    戾峰呆呆的看着海龙胸口的伤疤,所有的记忆在那伤疤的引发下完全的衔接在一起,失去的终于都回来了,“龙龙哥,你是龙哥。”戾峰之所以能够恢复记忆也是机缘巧合。当初,在小村中他修炼了几年连云宗基础心法,虽然没有什么成就,但在魔宗用忘灵术帮他洗脑时,那一丝正宗的道家法力却护住了他的记忆,虽然记忆完全被封印却并没有失去,不久前,在同戾无暇发生关系时,他的心在激越的情感中释放,封印得以破碎,今天,在海龙的话语引导下,失去的记忆终于找回,才使他记起了以前的一切。

    海龙听到戾峰的呼唤心中大喜,上前一步,双手抓住他的肩膀,“豆芽儿,是我啊!我是你龙哥,我们兄弟终于可以相认了。”

    正在这时,海龙全身猛的一震,他布置在洞窟门口处的禁制骤然破碎,一条身影急闪而来,强大的魔力罩体而来。

    海龙此时正处于激动之中,反应自然慢了一些,眼看就要被那魔力所伤,戾峰突然猛的一拉他的身体,右手掐动法决,轻易的化解了那魔力的攻击,,身影上闪而至,戾无暇满脸煞气的出现在戾峰和海龙向前。

    “峰弟,你为什么拦着我?他是正道地人。”

    原来,戾无暇刚才正在魔沼中巡视时,突然感受到从戾峰居住的洞窟处传来微弱的法力波动,所谓关心则乱,她唯恐自己的心爱的峰弟出事,急忙赶了回来。一到洞口,她就发现了海龙的正宗修真法力禁制,当下,没有丝毫犹豫地破除禁制向海龙杀来,但她却没想到,拦住她的竟然是戾峰。

    戾峰深深的看着戾无暇,在他那犹如实质般的目光中戾无暇竟然感觉到心中有些发虚,“无暇姐,当初是你把我抓来魔宗的对不对?”

    戾无暇全身猛的一震,失声道:“峰弟你,难道你”

    海龙冷然道:“不错,他已经恢复了以前的记忆,你们还想蒙骗他么?不可能了。”

    戾峰紧盯着戾无暇,逼问道:“无暇姐,这一切是不是真的?你告诉我。”

    戾无暇眼中流露出一丝凄然之色,闭上眼睛,沉重的点了点头,道:“不错,当初,你是被我抓回来的。”

    戾峰全身晃,在海龙地扶持下才站稳身体,“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你们把我抓来魔宗,另我和父母分离,还禁制了我的记忆。”

    泪水顺着戾无暇的脸旁没落,“不错,当初是我抓你来。你所说的一切也都是真的。那时,为了抓灭魔宗肉体的连云宗弟子,我带着五魔枭在连云宗附近埋伏。无意中经过你们村子,就掠回了几名资质不错的少年,而你,正是其中之一,峰弟,你应该知道,我们魔宗之后,表现优异,很快就被义父看重。不错,我们确实令你失去了许多。

    但是,你同样也得到了现在这样强大的实力。如果不是进入了魔宗,恐怕你早已经变成了一胚黄土啊!”

    海龙怒斥道:“你胡说。如果不是你们掠走豆芽儿,等他的父母百年之后,我一定会接他入连云宗修炼的。我们也不会分别千年之久。”

    戾无暇冷哼一声,道:“你就是当初的那个连云宗弟子吧,那时在那名怪人的帮助没有死在我手里,我真是好后悔。如果不是你,峰弟就不会有今天地痛苦,峰弟,你千万不要冲动啊!你仔细想想,魔宗有没有亏待你的地方,义父为了让你能更快的提升修为,不惜损耗自己地法力,你的魔宗中拥有着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这一切都不可能改变了,你这一身魔功是永远不会消除的。”

    戾峰惨笑一声,“骗我,无暇姐你们都在骗我。因为你抓我回来而令我无法在父母面前尽孝,因为你抓我回来而我和大哥分离。”

    戾无暇神色转厉,恨声道:“不错,都是我的错,如果你想报复,尽管杀我好了,我只想告诉你一件事,我对你的感情没有丝毫瑕疵。”说着,她就那么站在戾峰面前闭上眼睛,虽然神色毅然,但晶莹的泪水却不断从她的眼角流出,戾无暇的娇不断的颤抖着。

    海龙看着戾峰和戾无暇,他自然明白,自己这位兄弟和面前的魔宗公主戾无暇间一定有着不寻常的关系,海龙最重感情,轻吧一声,道:“算了兄弟,你跟我走吧。离开魔宗,以前发生的一切就让它过去吧。张婶、张叔是平安的去。”

    戾峰全身微震,深吸口气,缓缓的摇了摇头,“大哥,我知道人旬为了我好。但是,我不能跟走,我是魔宗的人,离开魔宗还能有安身之地么?那是不可能的。我杀人无数,正道根本不可能接受我。更何况,义父虽然凶残,但他对我却是真的好,无暇姐手的不错,义父对我所做的一切,是我这一生也无法还清的。过去的一切已经过去了,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足,虽然恢复的记忆令我痛苦,给我带来了疑惑,但是,我却不愿意改变什么,大哥,我爱无暇姐,我相信她也是真心爱我的,对不起。”说完最后三个字,戾峰上前一步,将泪流满面的戾无暇拥入了自己怀中。失而复得的喜悦另戾无暇伏在戾峰怀中放声大哭,她紧紧的搂着戾峰,恨不得自己的身体完全融入戾峰体内似的。

    海龙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的变化,心中升起了强烈的失落和无奈。戾峰说的对,他跟自己走了又能怎么样呢?自己能带给他什么?我只有困扰吧。虽然找回了自己的兄弟,但很明显,他已经和自己站在了不同地之中,恐怕,他们之间再也无法恢复幼年时那纯真的友情了。海龙对正、邪三就看的很淡,这既然是戾峰的选择,他不会再去逼迫。轻叹一声,道:“豆芽儿,我尊重你的决定希望你们幸福。只是,我想告诉你的是。为了你的将来,今后还是少做些值班室的事吧。毕竟。你们都已经距离天劫不远了。”,带着落寞和悲伤,海龙大步向洞窟门口走去,现在的他,只想找个地方痛哭一场。原来发现心中也有郁闷。

    “等一下,”戾无暇从戾峰怀中抬起头来,她看着海龙道:“你就这么走了么?”

    戾峰心中一急,道:“无暇姐,你不能伤龙哥,我们之间……”刚说到这里,他的嘴就被戾无暇按住了,戾无暇微微一笑,道:“傻瓜,虽然他是正道中人,但只要你不离开我,别的一切我还怎么会计较呢?我的意思是,这里是我们魔宗的根本重地,如果他就这么离去,恐怕会被别人发现她,想从魔沼走出去,也不是那么容易,我们就送他一程吧。”

    戾峰心中一喜,点头道:“还是你想的周到,龙哥,我们就送你出去。”

    海龙摇了摇头,道:“不用,我既然能进来,自然就能出去。戾无暇,我只希望以后你能照顾好我兄弟,如果豆芽儿在魔宗出了什么事,我不会放过你们任何一人。”说完,摇身一变,再化成苍蝇模样,拍打着翅膀飘然而。

    对于海龙的威胁,戾无暇到不怎么在意,但海龙所用的神奇变身术却让她大吃一惊,她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人能够变成其他形态。

    戾峰眼圈通红,他也不想和海龙分离,但他们之间的隔阂实在太大了,正邪不能两立,他又能怎么办呢?

    戾无暇重新贴上戾峰温暖的怀抱,柔声道:“峰弟,我刚才真的好怕,我好怕你会跟他走。你知道么?如果失去你,我将生不如死啊!”

    戾峰轻叹一声,道:“无暇姐,我是不会离开你的,不过,今后我们魔宗再对连云宗有任何行动时,我都将拒绝参加,我会把自己恢复记忆的事告诉义父,我不想隐瞒他老人家什么,至于义父如何处置我,就由他来决定吧。”

    戾无暇全身一震,道:“不峰弟,你不能告诉义父,以他的火暴脾气,恐怕恐怕……”

    戾峰苦笑一声,道:“我现在的一切都是义父给的,他想收回去就让收回吧,我不能昧着良心蒙骗他,对不起,无暇姐,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我的心已经快要无法负荷了。”

    戾无暇站直身体,深深的看着戾峰,她知道,戾天在戾峰心中的地位犹在自己之上,即使恢复了以前的记忆,戾峰也不会作出背叛戾天的事,作为戾峰的未婚妻子,她怎么能看着戾峰在戾天的怒气之下受到伤害呢?她已经决定了,自己要先去找戾天说明此事,想到这里,戾无暇柔声道:“峰弟,那你先休息吧,如果有事就叫我,晚上我在过来。”说完,飘身离开了洞窟。

    看着戾无暇离去的曼妙背影,戾峰双手抱头,痛苦的蹲了下来,海龙走,他的心好疼好疼,恢复了记忆后,使他无法面对自己的大哥了无法面对恩重如山的义父,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

    海龙飞回到先前等待天琴的裂缝处,天琴还没有回来,周围冰冷的岩石都淡淡的邪气,兄弟相认后不但没有他想象中的兴奋,反而更加困扰,无奈的叹息一声,海龙看了看乌云密布的天空,他心中的抑郁并不次于戾峰。

    光芒一闪,天琴飘然而至,凭借着气机的指引,她轻松的找到了海龙,没有吭声,随手一吸,主动将海龙那苍蝇身体摄入了自己的怀中。

    贴上天琴温暖的酥胸,刚想说些什么,却听到一个阴沉的声音:“邪祖,你走那么快干什么?”正是戾天的声音,海龙心中一惊,他知道,天琴没有说话,,就是怕被戾天发现,赶忙用玄寒冰罩护住自己的身体,在天琴的邪力保护下收敛一切气机。

    天琴淡淡的道:“我还有要事,两位宗主就不用相送。”

    金十三那不阴不阳的声音响起,“邪祖,你可一定要保重啊,如事不可为就赶快退回来,我们也好商量对付变异人的事。”

    天琴道:“我此去会到变异人探听对方的虚实,如果有变异王出现,自然会立刻通知你们。”邪力骤然大威,天琴身化血色流星之中,她飞行的速度极快,将全部法力都催运在抗体的血雾之中,脚下升起一片血云,在邪气的笼罩下一会儿的工夫就出了魔沼的范围。

    海龙感受远离了魔沼的魔气,从天琴怀中钻了出来,问道:“有太阴果的消息么?怎么金十三那人妖也在魔宗?”

    天琴有些兴奋的道:“多亏金十三也在,才让我得到了太阴果的准确消息。原来北疆真有此物,就在极北的冤魂之海中。”

    海龙化为原身,勉强一笑,道:“有消息就好,那咱们就赶快到那冤魂之海吧。”

    看着海龙落寞的神情,天琴不禁问道:“龙,你怎么了?你似乎很不开心哦!”

    海龙苦笑道:“有了太阴果的消息我本该高兴的。可我现在就是高兴不起来。琴儿,你知道么?刚才你去见戾天的时候,我唤醒了豆芽儿的记忆……”当下,他将之前的一切说了一遍,“……我也知道他很为难,以他现在的身份地位,我们之间兄弟情难叙啊!”

    天琴轻叹一声,道:“这也怪不得你们,都是天意弄人,龙,别再多想了,以后我们还有的是机会同戾峰想见。”

    海龙深吸口气,北疆寒冷的空气令他精神一振,点了点头,微笑道:“不想了,千年都过去了,我还在乎那么多干什么?以后再想办法帮豆芽儿吧。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酸冤魂之海取回太阴果,好帮我的好琴儿恢复容貌啊!”

    看海龙重新振作,天琴温柔的靠入他怀中,收敛身上邪力,让海龙用金云乘着他们朝着北方而去,海龙搂着天琴的娇躯,心中暗道:“豆芽儿,你要自己保重啊!大哥实在是帮不上你什么,希望我们兄弟重见之时能够有些新的契机吧。”

    戾天和金十三送走了邪祖后冲返洞窟之中,两人坐定后,金十三神色有些尴尬的道:“戾天,你就把邪祖来之前我说的那些话忘了吧,算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好了。”天琴判断的很对,金十三这次来找戾天就是为了拉拢他,经过连云宗一战,妖宗现在形势不妙,高手流失了很多,而且也没有了坦拉族在背后的支持,金十三已经感觉到了危机,在他想来,戾天也面临着同样的情况。所以当手下安顿好后就来到魔宗找戾天商量联合对抗邪宗的事。在天琴来之前,他可着实没少说她的坏话,幸好戾天因为有碎丹敢死队这个秘密武器,否则,说不定在天琴来之前就答应他了,经过天琴的解说后,金十三和戾天都有了危机意识。不得不方向彼此之间的争斗之心,将目标向对抗正道和变异人,毕竟,对于邪道三宗来说,生存下去才是第一要务。

    听了金十三地话,戾天撇了撇嘴,“行了,你不用说这些,邪宗现在很强大,但感觉邪祖似乎并没有吞并我们的意思。你回去吧,你们妖宗最擅长潜藏之术,叫你手下那些家伙到变异,中探究一翻,看看变异王是否却有其事。”

    金十三知道自己再留下去无非多招些白眼。无奈的点了点头,向戾天告辞离开了魔宗。

    戾天眼中光芒一闪,道:“无暇,你进来吧,在外面站了很久吧。”他的声音比先前柔和了很多,毕竟,戾峰、戾无暇是他最亲近的人了。

    戾无暇在天琴离开后就来了,她一直耐心地等待着,听到戾天的呼唤,赶忙走进石窟,来到戾天面前恭敬的道:“义父。”

    戾天合上双目,道:“无暇,你心绪不稳,脉搏跳的很快,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找我,这些天和峰儿在一起,你很快乐吧。”戾无暇俏脸微红,低着头道:“是的,我和峰弟是真心相爱,义父,我来找您老人家,是想告诉你,峰弟当年被忘灵术禁制的记忆已经恢复了。”戾天全身一震,猛的睁开双眼,寒光电射而出,逼的戾无暇接连后退几步才承受的住。“什么?你说什么?”戾天胸中气血翻涌,充满了吃惊,戾无暇轻叹一声,道:“义父,您别激动,怨不知道为什么峰弟的记忆会突然复苏,他确实是记起了小时候的事。”

    戾天深吸口气,眼中厉光连闪,道:“那有什么反应?人来抠算帐还是要离开魔宗,没想到,真没想到,忘灵术居然”此时他心中极乱,他对戾峰有着父子般的情感,所谓虎毒不食子,即使戾峰恢复了以前的记忆,他也绝对和、恨不下心对他下杀手。戾无暇看到戾天如此激动,心中忐忑不安,低声道:“义父,事情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糟糕,峰弟虽然恢复了以前的记忆,但他从没有一刻忘记你的恩情。他对我说,只要你不嫌弃,他会永远留在魔宗,留在您身边。如果您介意他恢复了以前的记忆,他愿意用死来承担。”

    戾天猛的站起身,大步走到戾无暇身前,道:“是他让你来找我的么”以他现在的修为,即使不说自己恢复记忆,我我也看不出来,为什么要告诉我?我宁可不知道。”

    戾无暇凄然道:“他没让我来找您,是我怕你们之间产生误会,所以先将这件事告诉您,义父,我不怕您责怪,我也让峰弟不要把自己恢复记忆的事情告诉您,我怕您心中存有阴影,可是他不肯,他,他说,也现在的一切都是义父给的,绝不能有任何事欺瞒您。我想用不了多长时间,他就会来亲自把这件事告诉您。义父,峰弟对您的感情真心的,虽然恢复了以前的记忆,我希望您能给他次机会,好么?”为了使本宗永远在邪道中生存下去,魔宗有自己的法则,被忘灵术清除记忆的弟子一旦记忆恢复,那下场只有一个,就是——死,所以戾无暇才会担心戾峰的处境。”

    戾天笑了,他那刚毅的面庞在笑容感染下显得慈祥了许多,大手伸出,轻轻抚摩着戾无暇的长发,戾天微笑道:“傻丫头,你跟我也有几千年了吧。真是女大不中留啊!你还是更向着自己的丈夫,其实,峰儿对铁忠心我又怎么会不明白呢?他的天赋犹在你之上,为了不影响他的心志,当初在对他用忘灵术的时候我没有彻底封印住他的记忆,只有这样才不会驿他的大脑有所损伤。恢复了以前的记忆可以说在我的意料之中,只是没想到这么快而已,我待峰儿如亲子,这件事你不要外传,我自会处理。只要峰儿的心没变,他依旧是我的好儿子。”

    戾无暇闻言大喜,猛的扑入戾天怀中。哽咽道:“义父,峰弟的心是绝不会变的,他虽然爱我,但您在他心中的地位却还远远在我之上。”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义父,戾峰求见。”

    戾天微笑道:“他来的好快啊,峰儿,你进来吧。”听到戾峰前来,戾无暇还是不禁有些紧张,站直身体退到一旁。

    沉稳而坚定的脚步声响起,戾峰大步而来,一进洞窟,当他看到戾无暇时不禁全身一震,但也仅仅是片刻的犹豫而已,扑通一声,他跪倒在地,沉声道:“义父,我有事要向您禀报。”

    戾天不动声色。淡然道:“你说吧。”戾峰深吸口气,再次看了戾无暇一眼,毅然道:“义父,我的记忆已经恢复了,按照魔宗宗法则当诛。”

    戾天道:“这件事刚才无暇已经告诉我了,你起来。”

    戾峰低着头道:“我是带罪之身,还是跪着吧,义父,在接受你的惩罚之前,您还要跟我去接收一下碎丹敢死队,他们现在神志已失,只听我一个人的命令。等您接收了他们再杀我也不迟。”

    戾天飘身到戾峰身前,在手一吸,将他从地面上扯了起来,一把抓住他的胸襟,道:“你真的那么想死么?”

    戾峰平静的道:“义父,我受您重托,负责本宗的执法之任,现在我已经违反了其中的死规,如果我不死,何以服众。”

    戾天道:“那你告诉我,恢复了记忆后对你有什么影响,难道恢复了记忆后你就不认我这个义父了么?”

    戾峰心中一直异常压抑,听到戾天的话,他激动的大喊道:“不,义父,您对我的恩情我一辈子也还不清,不论发生什么事,即使您杀了我,您也是我的义父。我对您的忠心可照日月,您在我心中,永远都有着无可动摇的地位。”他的话说的斩钉截铁,一旁的戾无暇听的都不禁动容,她的俏脸上已经挂起了微笑,她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戾天一定不会再为难戾峰了。

    戾天松开抓住戾峰的手,微笑道:“好小子,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你说的不错,不论什么事,也无法影响我们父子之间的感情。义父同你一样,从来没有怀疑过这点,所以,你大可不必被自己恢复记忆这件事所困扰。今天地一切就娄没有发生过,以后你们谁也不要再提了。”

    戾峰一怔,他怎么也没想到一向威严的戾天居然如此好说话,“可是义父,我”

    戾天按住他的肩膀,阻止他再说下去,“傻小子,别多说了。魔宗地规矩都是宗主定的,自然也有权改动,只要戾天还活着的一天,谁也不能动我的儿子,你知道么?无暇刚才来为你求情,如果我的杀了你,恐怕她也不会活了。好好珍惜她吧。无暇是个好姑娘,要是你以后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可别怪义父不答应,你们就像我的左右手一样,谁也无法舍弃。”此时的戾天,再没有了魔宗宗主的狂霸,他现在是一个父亲,充满慈祥的父亲。

    泪水顺着戾峰的脸庞流淌而下,他再次跪倒,顺道:“义父”只叫出了两个字,他已经泣不成声的痛哭起来。

    戾天抚摩着戾峰的头,道:“别哭了。别忘记我教过你什么,我们魔宗是流血不流泪的。好了,你们都下去吧,最近要时刻注意变异人的动向,有什么事尽快向我禀报。”戾无暇扶起戾峰,两人同时深深的看戾天一眼,这才恭敬的退了出去。

    海龙搂着天琴快速飞行看海龙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的变化,心中升起了强烈的失落和无奈。戾峰说的对,他跟自己走了又能怎么样呢?自己能带给他什么?我只有困扰吧。虽然找回了自己的兄弟,但很明显,他已经和自己站在了不同地之中,恐怕,他们之间再也无法恢复幼年时那纯真的友情了。海龙对正、邪三就看的很淡,这既然是戾峰的选择,他不会再去逼迫。轻叹一声,道:“豆芽儿,我尊重你的决定希望你们幸福。只是,我想告诉你的是。为了你的将来,今后还是少做些值班室的事吧。毕竟。你们都已经距离天劫不远了。”,带着落寞和悲伤,海龙大步向洞窟门口走去,现在的他,只想找个地方痛哭一场。原来发现心中也有郁闷。

    “等一下,”戾无暇从戾峰怀中抬起头来,她看着海龙道:“你就这么走了么?”

    戾峰心中一急,道:“无暇姐,你不能伤龙哥,我们之间……”刚说到这里,他的嘴就被戾无暇按住了,戾无暇微微一笑,道:“傻瓜,虽然他是正道中人,但只要你不离开我,别的一切我还怎么会计较呢?我的意思是,这里是我们魔宗的根本重地,如果他就这么离去,恐怕会被别人发现她,想从魔沼走出去,也不是那么容易,我们就送他一程吧。”

    戾峰心中一喜,点头道:“还是你想的周到,龙哥,我们就送你出去。”

    海龙摇了摇头,道:“不用,我既然能进来,自然就能出去。戾无暇,我只希望以后你能照顾好我兄弟,如果豆芽儿在魔宗出了什么事,我不会放过你们任何一人。”说完,摇身一变,再化成苍蝇模样,拍打着翅膀飘然而。

    对于海龙的威胁,戾无暇到不怎么在意,但海龙所用的神奇变身术却让她大吃一惊,她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人能够变成其他形态。

    戾峰眼圈通红,他也不想和海龙分离,但他们之间的隔阂实在太大了,正邪不能两立,他又能怎么办呢?

    戾无暇重新贴上戾峰温暖的怀抱,柔声道:“峰弟,我刚才真的好怕,我好怕你会跟他走。你知道么?如果失去你,我将生不如死啊!”

    戾峰轻叹一声,道:“无暇姐,我是不会离开你的,不过,今后我们魔宗再对连云宗有任何行动时,我都将拒绝参加,我会把自己恢复记忆的事告诉义父,我不想隐瞒他老人家什么,至于义父如何处置我,就由他来决定吧。”

    戾无暇全身一震,道:“不峰弟,你不能告诉义父,以他的火暴脾气,恐怕恐怕”

    戾峰苦笑一声,道:“我现在的一切都是义父给的,他想收回去就让收回吧,我不能昧着良心蒙骗他,对不起,无暇姐,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今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我的心已经快要无法负荷了。”

    戾无暇站直身体,深深的看着戾峰,她知道,戾天在戾峰心中的地位犹在自己之上,即使恢复了以前的记忆,戾峰也不会作出背叛戾天的事,作为戾峰的未婚妻子,她怎么能看着戾峰在戾天的怒气之下受到伤害呢?她已经决定了,自己要先去找戾天说明此事,想到这里,戾无暇柔声道:“峰弟,那你先休息吧,如果有事就叫我,晚上我在过来。”说完,飘身离开了洞窟。

    看着戾无暇离去的曼妙背影,戾峰双手抱头,痛苦的蹲了下来,海龙走,他的心好疼好疼,恢复了记忆后,使他无法面对自己的大哥了无法面对恩重如山的义父,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

    海龙飞回到先前等待天琴的裂缝处,天琴还没有回来,周围冰冷的岩石都淡淡的邪气,兄弟相认后不但没有他想象中的兴奋,反而更加困扰,无奈的叹息一声,海龙看了看乌云密布的天空,他心中的抑郁并不次于戾峰。

    光芒一闪,天琴飘然而至,凭借着气机的指引,她轻松的找到了海龙,没有吭声,随手一吸,主动将海龙那苍蝇身体摄入了自己的怀中。

    贴上天琴温暖的酥胸,刚想说些什么,却听到一个阴沉的声音:“邪祖,你走那么快干什么?”正是戾天的声音,海龙心中一惊,他知道,天琴没有说话,,就是怕被戾天发现,赶忙用玄寒冰罩护住自己的身体,在天琴的邪力保护下收敛一切气机。

    天琴淡淡的道:“我还有要事,两位宗主就不用相送。”

    金十三那不阴不阳的声音响起,“邪祖,你可一定要保重啊,如事不可为就赶快退回来,我们也好商量对付变异人的事。”

    天琴道:“我此去会到变异人探听对方的虚实,如果有变异王出现,自然会立刻通知你们。”邪力骤然大威,天琴身化血色流星之中,她飞行的速度极快,将全部法力都催运在抗体的血雾之中,脚下升起一片血云,在邪气的笼罩下一会儿的工夫就出了魔沼的范围。

    海龙感受远离了魔沼的魔气,从天琴怀中钻了出来,问道:“有太阴果的消息么?怎么金十三那人妖也在魔宗?”

    天琴有些兴奋的道:“多亏金十三也在,才让我得到了太阴果的准确消息。原来北疆真有此物,就在极北的冤魂之海中。”

    海龙化为原身,勉强一笑,道:“有消息就好,那咱们就赶快到那冤魂之海吧。”

    看着海龙落寞的神情,天琴不禁问道:“龙,你怎么了?你似乎很不开心哦!”

    海龙苦笑道:“有了太阴果的消息我本该高兴的。可我现在就是高兴不起来。琴儿,你知道么?刚才你去见戾天的时候,我唤醒了豆芽儿的记忆”当下,他将之前的一切说了一遍,“我也知道他很为难,以他现在的身份地位,我们之间兄弟情难叙啊!”

    天琴轻叹一声,道:“这也怪不得你们,都是天意弄人,龙,别再多想了,以后我们还有的是机会同戾峰想见。”

    海龙深吸口气,北疆寒冷的空气令他精神一振,点了点头,微笑道:“不想了,千年都过去了,我还在乎那么多干什么?以后再想办法帮豆芽儿吧。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酸冤魂之海取回太阴果,好帮我的好琴儿恢复容貌啊!”

    看海龙重新振作,天琴温柔的靠入他怀中,收敛身上邪力,让海龙用金云乘着他们朝着北方而去,海龙搂着天琴的娇躯,心中暗道:“豆芽儿,你要自己保重啊!大哥实在是帮不上你什么,希望我们兄弟重见之时能够有些新的契机吧。

    戾天和金十三送走了邪祖后冲返洞窟之中,两人坐定后,金十三神色有些尴尬的道:“戾天,你就把邪祖来之前我说的那些话忘了吧,算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好了。”天琴判断的很对,金十三这次来找戾天就是为了拉拢他,经过连云宗一战,妖宗现在形势不妙,高手流失了很多,而且也没有了坦拉族在背后的支持,金十三已经感觉到了危机,在他想来,戾天也面临着同样的情况。所以当手下安顿好后就来到魔宗找戾天商量联合对抗邪宗的事。在天琴来之前,他可着实没少说她的坏话,幸好戾天因为有碎丹敢死队这个秘密武器,否则,说不定在天琴来之前就答应他了,经过天琴的解说后,金十三和戾天都有了危机意识。不得不方向彼此之间的争斗之心,将目标向对抗正道和变异人,毕竟,对于邪道三宗来说,生存下去才是第一要务。

    听了金十三地话,戾天撇了撇嘴,“行了,你不用说这些,邪宗现在很强大,但感觉邪祖似乎并没有吞并我们的意思。你回去吧,你们妖宗最擅长潜藏之术,叫你手下那些家伙到变异,中探究一翻,看看变异王是否却有其事。”

    金十三知道自己再留下去无非多招些白眼。无奈的点了点头,向戾天告辞离开了魔宗。

    戾天眼中光芒一闪,道:“无暇,你进来吧,在外面站了很久吧。”他的声音比先前柔和了很多,毕竟,戾峰、戾无暇是他最亲近的人了。

    戾无暇在天琴离开后就来了,她一直耐心地等待着,听到戾天的呼唤,赶忙走进石窟,来到戾天面前恭敬的道:“义父。”

    戾天合上双目,道:“无暇,你心绪不稳,脉搏跳的很快,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找我,这些天和峰儿在一起,你很快乐吧。”戾无暇俏脸微红,低着头道:“是的,我和峰弟是真心相爱,义父,我来找您老人家,是想告诉你,峰弟当年被忘灵术禁制的记忆已经恢复了。”戾天全身一震,猛的睁开双眼,寒光电射而出,逼的戾无暇接连后退几步才承受的住。“什么?你说什么?”戾天胸中气血翻涌,充满了吃惊,戾无暇轻叹一声,道:“义父,您别激动,怨不知道为什么峰弟的记忆会突然复苏,他确实是记起了小时候的事。”

    戾天深吸口气,眼中厉光连闪,道:“那有什么反应?人来抠算帐还是要离开魔宗,没想到,真没想到,忘灵术居然……”此时他心中极乱,他对戾峰有着父子般的情感,所谓虎毒不食子,即使戾峰恢复了以前的记忆,他也绝对和、恨不下心对他下杀手。戾无暇看到戾天如此激动,心中忐忑不安,低声道:“义父,事情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糟糕,峰弟虽然恢复了以前的记忆,但他从没有一刻忘记你的恩情。他对我说,只要你不嫌弃,他会永远留在魔宗,留在您身边。如果您介意他恢复了以前的记忆,他愿意用死来承担。”

    戾天猛的站起身,大步走到戾无暇身前,道:“是他让你来找我的么”以他现在的修为,即使不说自己恢复记忆,我我也看不出来,为什么要告诉我?我宁可不知道。”

    戾无暇凄然道:“他没让我来找您,是我怕你们之间产生误会,所以先将这件事告诉您,义父,我不怕您责怪,我也让峰弟不要把自己恢复记忆的事情告诉您,我怕您心中存有阴影,可是他不肯,他,他说,也现在的一切都是义父给的,绝不能有任何事欺瞒您。我想用不了多长时间,他就会来亲自把这件事告诉您。义父,峰弟对您的感情真心的,虽然恢复了以前的记忆,我希望您能给他次机会,好么?”为了使本宗永远在邪道中生存下去,魔宗有自己的法则,被忘灵术清除记忆的弟子一旦记忆恢复,那下场只有一个,就是——死,所以戾无暇才会担心戾峰的处境。

    戾天笑了,他那刚毅的面庞在笑容感染下显得慈祥了许多,大手伸出,轻轻抚摩着戾无暇的长发,戾天微笑道:“傻丫头,你跟我也有几千年了吧。真是女大不中留啊!你还是更向着自己的丈夫,其实,峰儿对铁忠心我又怎么会不明白呢?他的天赋犹在你之上,为了不影响他的心志,当初在对他用忘灵术的时候我没有彻底封印住他的记忆,只有这样才不会驿他的大脑有所损伤。恢复了以前的记忆可以说在我的意料之中,只是没想到这么快而已,我待峰儿如亲子,这件事你不要外传,我自会处理。只要峰儿的心没变,他依旧是我的好儿子。”

    戾无暇闻言大喜,猛的扑入戾天怀中。哽咽道:“义父,峰弟的心是绝不会变的,他虽然爱我,但您在他心中的地位却还远远在我之上。”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义父,戾峰求见。”

    戾天微笑道:“他来的好快啊,峰儿,你进来吧。”听到戾峰前来,戾无暇还是不禁有些紧张,站直身体退到一旁。

    沉稳而坚定的脚步声响起,戾峰大步而来,一进洞窟,当他看到戾无暇时不禁全身一震,但也仅仅是片刻的犹豫而已,扑通一声,他跪倒在地,沉声道:“义父,我有事要向您禀报。”

    戾天不动声色。淡然道:“你说吧。”戾峰深吸口气,再次看了戾无暇一眼,毅然道:“义父,我的记忆已经恢复了,按照魔宗宗法则当诛。”

    戾天道:“这件事刚才无暇已经告诉我了,你起来。”

    戾峰低着头道:“我是带罪之身,还是跪着吧,义父,在接受你的惩罚之前,您还要跟我去接收一下碎丹敢死队,他们现在神志已失,只听我一个人的命令。等您接收了他们再杀我也不迟。“

    戾天飘身到戾峰身前,在手一吸,将他从地面上扯了起来,一把抓住他的胸襟,道:“你真的那么想死么?”

    戾峰平静的道:“义父,我受您重托,负责本宗的执法之任,现在我已经违反了其中的死规,如果我不死,何以服众。”

    戾天道:“那你告诉我,恢复了记忆后对你有什么影响,难道恢复了记忆后你就不认我这个义父了么?”

    戾峰心中一直异常压抑,听到戾天的话,他激动的大喊道:“不,义父,您对我的恩情我一辈子也还不清,不论发生什么事,即使您杀了我,您也是我的义父。我对您的忠心可照日月,您在我心中,永远都有着无可动摇的地位。”他的话说的斩钉截铁,一旁的戾无暇听的都不禁动容,她的俏脸上已经挂起了微笑,她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戾天一定不会再为难戾峰了。

    戾天松开抓住戾峰的手,微笑道:“好小子,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你说的不错,不论什么事,也无法影响我们父子之间的感情。义父同你一样,从来没有怀疑过这点,所以,你大可不必被自己恢复记忆这件事所困扰。今天地一切就娄没有发生过,以后你们谁也不要再提了。”

    戾峰一怔,他怎么也没想到一向威严的戾天居然如此好说话,“可是义父,我”

    戾天按住他的肩膀,阻止他再说下去,“傻小子,别多说了。魔宗地规矩都是宗主定的,自然也有权改动,只要戾天还活着的一天,谁也不能动我的儿子,你知道么?无暇刚才来为你求情,如果我的杀了你,恐怕她也不会活了。好好珍惜她吧。无暇是个好姑娘,要是你以后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可别怪义父不答应,你们就像我的左右手一样,谁也无法舍弃。”此时的戾天,再没有了魔宗宗主的狂霸,他现在是一个父亲,充满慈祥的父亲。

    泪水顺着戾峰的脸庞流淌而下,他再次跪倒,顺道:“义父”只叫出了两个字,他已经泣不成声的痛哭起来。

    戾天抚摩着戾峰的头,道:“别哭了。别忘记我教过你什么,我们魔宗是流血不流泪的。好了,你们都下去吧,最近要时刻注意变异人的动向,有什么事尽快向我禀报。”戾无暇扶起戾峰,两人同时深深的看戾天一眼,这才恭敬的退了出去。

    海龙搂着天琴快速飞行看.几个小时后他们已经远离了邪道三宗的势力范围.

    天琴道:"龙我们随时都肯会遇上变异人.金十三说冤魂之海被变异人守护着,我们一定要小心."

    海龙微笑道:"我对这些变异人可是感兴趣的很_他们也怪可怜的.生活在这天寒地动的北疆又被邪道压迫.不到万不得已,你千万不要出手.我们还是不同他们结仇的好.反正我们的目的也只是太阴果而已."

    天琴摇了摇头,道:"恐怕没你想的那么容易,你不想和他们结仇他们却未必肯放过我们.何况,变异人对我们邪道的气息是十分铭感的,我也没把握是否会被他们辨认出来,一旦发生冲突,你千万不要手软,一我们的修为.杀入冤魂海也没什么不可能"一提到杀戮天琴身上邪气顿时大涨.眼中寒光闪烁.这些天一直和海龙在一起她的邪气虽然收敛了不少但来自天邪和血池的邪力早已经深入骨髓.本性上使她对杀戮异常的渴望.

    海龙心中一凛,紧搂天琴道"是不是邪气又升了?老婆,你可一定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否则,如果杀戮起来无法停息,你心中的那一块善良之地也被侵蚀的话.恐怕就再也无法恢复了"

    天琴低下头,勉强控制住内心升腾的杀机,叹息到:"最近我的心越来越不平静.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抑制不住自己"

    海龙道:"那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暂时的将邪气压下去呢?至少要保持到我们还回连云宗啊"

上一页 《惟我独仙》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