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惟我独仙》->正文

第三册 第九十六章 至阳至阴

    海龙沉吟道:“或许,那个监视我们的人有什么特殊能力,可以逃避法力探测,还是小心为上,毕竟这里是人家的地方。”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轻轻的敲门声,“海龙宗主,我是医行,来给天琴姑娘看病。”

    海龙赶忙上前打开门,将医行请了进来,医行手中提着一个小木箱子,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海龙微笑道:“有劳长老了。”

    医行道:“两位先前联手用圣力帮我们地下城提供了不少能量,这是应该的,天琴姑娘,能让我先看看你的手么?”

    天琴点了点头,海龙小心将她的手上布条取下,天琴将手伸了出来,那血红色的指甲和纤细的玉手形成鲜明的对比,没有了禁制的束缚,顿时邪气弥漫而出。医行惊呼道:“好强的毒气。”一层淡淡白色光华从身上散发而出,抵御着毒气的侵蚀。

    天琴淡然道:“这是万邪血毒,我全身被血毒浸泡了三百年,又吸收过一位邪道前辈的法力,邪气已入骨髓,恐怕不是那么好清除的。”

    医行脸色微变,右手缓缓向天琴的手上抓来,白色光华骤然转威,当那光芒同天琴玉手接触的刹那,整个房间剧烈的震动了一下,医行脸上血色尽失,蹬蹬蹬的一直退到墙壁处才站稳身形,失声道:“好强的邪气,我的医力竟然无法进入。”

    天琴轻叹一声,道:“我已经尽量束缚着邪恶之气,不使其外露,实在不行就算了吧。”

    医行眼中流露出坚毅的神色,摇了摇头,将那小木箱放在桌子上打开,从里面取出一个白玉碗和一根银针。“天琴姑娘,如果我说的,你在邪道中定然有着很高的地位,我也曾带领族人同那些恶魔冲突过。但还从来没见过谁的邪气有你这么强大。如果不是你身其圣器,恐怕我早已经把你当成强大的敌人看待了。不瞒你们,我所拥有的三项能力,其中之一就是医力。凭借这种五十年前本身产生的神奇之术可以令我不用药石就可以治愈任何疾病。天琴姑娘用银针自行在自己右手指上刺上一孔,放些血出来,然后我试试能否用医力清除血中毒素。”说着,银针和玉碗已经飘飞到了天琴身前,医行的第二种能力和空林一样,是控物,但从他的从容不迫和稳健来看,明显比空林要强多了。

    天琴对医行本身就没报多大希望,接过银针和玉碗,在海龙心疼的目光注视下,扎破了右手中指,鲜血的,顿时全房间中邪气大盛,为了不伤到医行,海龙赶忙催动着自己的神之力,用极玄寒冰罩的仙灵之气将天琴罩在其中。

    几滴鲜血染红了玉碗的底部,表面上看去,天琴的血与常人无异,并没有什么异常,让内心中杀意险些有点压制不住,海龙飘身上前,一指点在天琴的眉心窍穴上,用极玄寒冰罩冰冷的仙灵之气使天琴清醒过来。摄过她手中的玉碗和银针,重新递到医行手上,已经惊讶的看着海龙,宗主的实力完全超乎我的想象,这是冰属圣力吧。”

    海龙道:“听你老说圣力、圣力的实在别扭,我们管这叫仙灵之气,只有仙人才能具有,我之所以能够使用,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具有你所说圣器。否则,我们还没成仙,又怎么会有仙灵之气呢?”

    医行接地玉碗,退回到靠墙处,尽量让自己同天琴保持一定距离,然后全力催动医力,用那白色向碗中血液探去,嘶嘶声响中,一蓬白烟早起,医行全身微震,但他仍然坚持不懈的用医力化解着碗中毒素,随着时间的推移,大滴大滴的汗水顺着他那苍老的面容流淌而下。

    海龙和天琴对视一眼,两人都明白,恐怕医行的能力是帮不了天琴。

    良久,医行深吸口气,眼中精光骤然大放,喝道:“破。”噗的一声,玉碗中血液冲天而起,医行身体飘逸的一转,将鲜血重新收入碗中,喜道:“成了。”听到了这个字,海龙顿时大喜,飘身上前,一把抓住医行的手道:“长老,你能破解这邪毒了?”

    医行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海龙皱眉道:“到底能不能破解啊?”

    医行轻叹一声道:“按理来说是可以的,我所拥有的医力是一切邪毒、疾病的克星,但是,天琴姑娘身具的邪毒实在是太强大了,仅是这一点血液就耗费了我大多数的能力,想将她全身血液中的邪力完全化解,几乎是不可能的,而且邪气已入好骨髓,就算我把她现在的血液全部变换的同普通人一样,也会再次被她骨髓中的邪气污染,变回原样。除非有王级的圣族高手,而且擅长医力的,才有可能一次性将她体内的邪毒逼出。不过,那样的话,恐怕她这一身法力也会消失了,以天琴姑娘的身体情况看失去法力的支持,恐怕她连二十年都活不了。”

    天琴轻叹一声道:“算了,长老不必为难,您已经尽力,其实,如果能恢复容貌,即使失去法力也没什么,能和龙一起生活二十年,我完全可以满足了,可惜,你们的圣王恐怕已经有一万年没有出现了吧,我不奢望什么。”

    叹息一声,医行道:“这样吧,你们先留下来,我再想想别的办法,哦,天琴姑娘,你刚才说恢复容貌是什么意思?”

    天琴沉默了一下,才道:“医行长老,当年虽然我得到强大的邪力,但邪力却冲上面部,使我的容貌变得非常苍老,如果您能有办法让我的容貌完全恢复,哪怕是只有一年,我也可以放弃去取太阴果。”说完,她毅然取下了脸上的面纱。

    海龙全身大震,喊道:“琴儿,你”一声轻啊从右侧传来,海龙反映飞出,大手一张,神之力迸发就抓了过去,“什么人?”

    虽然电光时火间他的手已经抓到了,但被神之力束缚住的,却只是一团空气而已,医行,医行似乎没有注意到这一切,仓惶目光完全停留在天琴那比自己还要苍老几分的面庞上。他呆了,痴了,天琴那少女的身材、苍老的脸深深的震撼了他的心,变异人本就是母系氏族公社,对于女性,他们有着天生的尊敬,虽然不知道天琴当初确实情景,但医行完全可以想象的出,如此痛苦加注在一名少女身上是多么的残酷。

    “医行长老,您有办法让我恢复容貌么?哪怕暂时也好,我希望能以自己的本来面目同海龙在一起。如果一年不行,有一天也好啊!”

    海龙从后面紧紧的将天琴搂入怀中,感受着天天琴那发自内心的渴望,他的心好痛好痛,他恨不得将天琴内心所受的煎熬全转到自己身上。

    医行黯然的低下了头,他实在不忍心伤害这个可怜的姑娘,但是,也又确实没有办法,摇了摇头,艰涩的道:“对不起!!”

    海龙毅然道:“医行长老,如果是血液的问题,我愿意将自己的血注给天琴,我的血多得很,而且身体也没问题。”

    医行全身一震,道:“这确实是个办法,不过,血液相传不但是很危险的,而且成功的可能性不大。”

    海龙眼中冷光连闪,紧紧的楼着天天琴的娇躯道:“我不在乎,只要有一点希望我都愿意试试。如果用我的血能让天琴暂时恢复容貌,我也在所不惜。”天琴猛的从海龙怀中挣扎出来,重新带上面纱,全身颤抖着道:“不,不,我不要,乐要民血给我。”

    医行想了想,从木箱中又取出另一只玉碗,道:“天琴姑娘你先别激动,我要先看一下你的血型同海龙宗主是否一样,如果不同的话,那是不可能实现传血的。”说着,将令一跟银针连同玉碗一起递给了海龙,海龙不等天琴阻拦,飞快的将银针扎伤,催动神之力逼出一股鲜血激射在玉碗之中,自己也绝不会海龙害自己身体为代价帮自己换血。

    医行接过海龙递还的玉碗,和天琴那个碗都放桌子上,从箱子中拿出一些海龙和天琴都认识的东西,快速在那两碗血液中倒腾起来。

    海龙向天琴传音道:“老婆,你别担忧,我不会把血传给你的。”

    天琴一楞,转而欣喜的传音道:“那我冰放心了,如果为了我面伤害了你自己的身体,那还不如现在这样。”

    海龙眼中流露出一丝狡慧的光芒,传音道:“不,如果你真的能好,即使损伤铁身体也没什么,但是,刚才医行也说了,换血是个治标不治本的办法,最好的情况,也就是让你容貌暂时恢复一些,这样有什么意义呢?只要被你深入骨髓的邪气影响,你一样还回变回现在这个样子,我要的不是仅仅的现在拥有,我析,是同你的天长地久。医行现在似乎对你很同情,我对他说换血给你,主要是为了迷惑他的视线,今天晚上,咱们说趁没人注意的时候立刻离开这里前往冤魂之海,只有得到太阴果,你才有可能真正的好起来。”

    天琴微微一笑,传音道:“有的时候,我觉得你比我更像邪道中人,医行长老一翻好意,他们却被你利用。”

    海龙无奈的传音道:“这也不能怪我嘛,这些变异人虽然并不算太强大,但人数众多,而且他们这些拥有三种能力的长老都很难缠,等我们进入了冤魂之海,我想他们也没办法。大不了以后你恢复容貌,我们再来地下城向他们赔罪就是。”

    医行转过身,他的神色有些怪异,眼中不断闪烁着惊喜=诧异和种种无法分辨的复杂光芒,海龙迎上前,装出急切的样子道:“怎么样?医行长老,我的血能转换给天琴么?”

    医行摇了摇头,苦笑道:两位的血都是我前所未见的怪异血型。天琴姑娘竟然是纯阴之体,难怪她身上的邪气会这么重。要知道,纯阴之体对邪恶之气息有着很强的吸收作用,而你正好相反,你是至阳之身,本身阳气之盛我前所未见。“说到这里,医行眼中暴射出强烈的兴奋光芒。

    海龙追问道:“那我就不能把血传给天琴了么?”

    医行郑重的点了点头,道:“当然不可以,你们的血液是绝对的反差,不论谁的血液流入谁的身体,被反差血液侵蚀的一方都会立刻暴丝毙,有个问题我想问一下二位,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海龙微笑道:“长老不必客气,请问汉。”

    医行道:“是这样,我刚才从血液中看出,两位似乎都是童身未破,还保持着纯阴纯阳之体吧?”

    听到医行这个尴尬了,脸顿时涨的通红,喃喃的说不出话来。

    医行呵呵一笑,道:“两位不必尴尬,我都这么大岁数了,又是医生,问一下应该没问题吧。”

    海龙点了点头,“您看的没错,我们确实还都是童身,这主要是因为我怕影响自己的修行进度,所以才一直没有”

    医行正色道:“幸好没有,否则就危险了。”

    海龙一楞,道:“此话点讲呢?”

    医行微笑道:海龙宗主的身体迥异常人,你身体所具有阳气之强盛,并不是任何人可以相比的,即使以天琴姑娘的至阴之体来看,程度上也与你相差甚远。一旦你们结下合体之缘,恐怕会因为你的阳气太盛而导致她无法承受。

    海龙心中大惊,失声道:“不会吧。天琴都不行,那普通女子就更不行了,难道,难道我要一辈子都不破身么?那怎么行?”他对男女之事一直非常向往,如果不是飘怕影响他修为,两人早就正法了。可此时听到医行的话,海龙比当初第一次面对三头虬咬时还要恐惧。无法受到那人生的乐趣,他怎么能干呢?但是,他深深的爱着飘渺和天琴,也绝对不可能伤害二女。

    医行道:“宗主不必心急,其实,据我所知,像你们这样道侣结合一般都是精神层面的爱恋,如果您真相和妻子发生关系的话。在第一次行房之时,必须要有强大的阴气相调和,这样才能相安无事。”

    海龙听到希望,赶忙问道:“那要怎样才能阴气相调和呢?”

    医行道:“在人世间是不可能有阴气能同你抗衡的女子了,当斧纯阳之体初次破身之时,一定会阳气喷薄而出,到时你自己根本无法忍耐。所以,如果想承受你的阳气袭击,至少要,至少要三名本身具有纯阴之体的女子方可,由他们雨露均沾,这样,就可以分化你散发出强盛阳气,那时,不但无害,反而对你们任何一人都非常利,应该可将你们修真之人的修为提升一个档次。”

    海龙一楞,呆呆的看着医行,心念电转,天琴则有些酸溜溜的道:“长老,你这不是给他找了一个可以花心的借口么?身具有纯阴之体的女子数量很多么?”

    医行无奈的道:“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如果不这样的话,单由一名女子承受他的阳气,是了的,至于纯阴之体的女子那是万中无一的,但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左胸的心脏部位非常冰凉,同右胸明显差异。”

    海龙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医行说的不错,从他和天琴的亲密接触中,确实感觉到胸口的左右两边温度不一样,而且,光她一人如此,“医行长老,万中无一到不见得吧,包括天琴在内我有两位妻子,我的另一位妻子也有两边温度不一样的现象。”

    天琴惊讶的道:“你是说,飘渺姐姐也是纯阴之体么?”

    海龙点了点头,道:“没错。飘渺她也是,照医行长老的意思,看来我还要再找一个老婆才行,嘿嘿。”

    天琴没好气的道:“你这小色鬼,长老到是成全你了。”

    医行惊讶的看着海龙,轻轻的摇了摇头,道:“两位先休息吧,我还有些其他的事情需要处理,这几天,我一定尽量想些别的办法,看着能否帮天琴姑娘驱除体内的邪气。”

    海龙点了点头,道:“那就辛苦您了。”

    医行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收拾起自己那些东西,提着小木箱转身出了房门,刚一出门,医行就长出一口气,眼中爆发出异样的光彩,喃喃的说:“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是他,没一定是他。”说完,兴冲冲的跑向自己的房间。

    夜晚,变异人地下城中的太阳光渐渐黯淡下来,近十万变异人各自在家已经安歇了。这座神秘而奇异的城市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

    城市深处,两缕轻烟飘然而出,那是肉条人影,他们的动作非常轻,没有惊起一丝声音,如同暗夜中的黑色烟雾一般,从地下城深处向入口处而去,躲过几波地下城巡逻的变异人战士,两道身影轻飘飘的落在入口处。其中一条身影低声道:“琴儿,小心一些。在出口处可能会有变异人战士把守。”另一条身影道:“放心吧,以咱们的修为,完全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摸出去。”

    这两道身影正是海龙和天琴。两人白天在长老居住的院子里休息了一天,已经将身体状态和法力都调整到最佳情况,刚才,他们才趁着夜色摸了出来。两人都将灵觉展开到极限,在没有被任何人发现情况下摸到了来时的入口处,今天晚上是他们的一个机会,变异人们都休息了,他们深信,以自己二人的修为,一定能摸到那冤魂之海处,到时候只要取到了太阴果,就以最快的速度返回连云宗,那时,变异人想找他们麻烦都找不到了。

    一切都异常的顺利,两人顺着隧道上行,直到他们走出洞口,重新进入北疆这冰冷荒芜的世界也没有遇到一名变异人战士守卫。吸进一口冰冷的空气,海龙道:“咱们快走,看来白天对医行长老的迷惑产生了作用,至少到明天早上,他们都不会发现我们的离去。”

    天琴道:“时间紧迫,咱们赶忙走吧,冤魂之海是至阴至邪之地,还不知道有什么危机等着咱们呢。”

    当下,两人不敢怠慢,飞身而起,由海龙驾着金云快速向北方而去,为了防止地面上有变异人的巡逻战士,天琴特意利用自己的邪气在金云外围笼罩上一层黑雾,即使有人仰头看云,也只会以为那是一片乌云而已,他们的心都很紧张,毕竟,能否得到太阴果关系到天琴命运,也关系到他们能否在生一起天长地久。

    夜晚的空气越来越冷,虽然这并不能影响到海龙和天琴这样的高手,但还是令他们的心越来越紧张,海龙下意识的摸出小铁棍在手中,天琴也取出了自己的九仙琴。两人的身体快速前行,天琴沉声道:“按照我们前进的距离看,应该快到了才对,小心一些,金十三说,冤魂之海中有无数怨灵,极为阴邪,当初他到这里时太阴果似乎还没有成熟,所以邪力还达到最强的地步,过了这么多年,邪气只有更盛。”

    正在话说间,海龙和天琴同时感觉到全身一冷,那不是真正的冰冷,而是一股邪恶的阴气,两人人同时将速度减慢飘落在地,凝目向前方看去,只见,在面前千米之外,大片灰白色的浓雾不断的激荡着,一股一股的阴气呈阶段性飘飞而出,两人不禁骇然,这片冤魂之海至少有数平方公里大小,而太阴果应该生长在最中央的地方,可他们此时距离冤魂之地有千米距离阴气就已经如此强大了,如果真正的进入其中,即使以他们的修为也未必能承受的起,逆天镜银色的光芒和极寒冰罩冰罩蓝色的光芒同时亮起,天琴和海龙在这仙器级的能量护体下顿时觉得觉得轻松了许多,天琴有些犹豫的道:“龙,要不还是算了吧。这里的阴邪气比我想象中要大的太多了,恐怕你会无法承受啊!!”

    海龙微微一笑,道:“离开也可以啊!只要你不介意自己的容貌肯和我在一起,我们立刻就回连云宗带上飘渺找地方隐居。”

    天琴全身微微一震,道:“你真的一点都不介意我的容貌么?我”

    海龙眼中怒光隐现,“琴儿,我知道你现在因为自己的容貌很自卑,但是,你绝不能怀疑我对你的感情,走吧。为了你,也为了我自己,我们必须要闯一闯这冤魂之海。”说着,拉起天琴被布包裹着的小手,昂首挺胸的向冤魂之海走去。

    “你们可以停下了。”迷雾之中,一个苍老而低沉的声音响起,海龙心中大惊,他已经将灵觉展开到极限了,却在声音响没有过任何发现。这不禁令他心中凛然。站住身形,向声音发出的方向,看上去无比苍老的佝楼老人最令海龙注意,他手上拄着一根乌黑的拐杖,满头白色静静地垂下。全身散发着危险气息。

    海龙看天琴一眼,深吸口气,道:“各位长老,实在不好意思,这太阴果我们势在必行,还请你们行个方便。”

    医行轻叹一声道:“海龙宗主,利弊已经都向你讲明了,如果你还是坚持的话,那就先要过我们这一关。”

    天琴疑惑的道:“医行长老,我们的行动已经很秘密了,我想知道,你是如何发现我们偷偷离开地下城的,我想,以你们的能力,速度应该远远比不上我们才对。”骤然看到医行等几位长老,她心中惊讶莫名,在城下城的时候,她同海龙交谈全用的传音,而且又有海龙的迷惑,实在无法相信,这些长老竟然能在自己和海龙到来之前事先埋伏,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医行道:“我们圣族自然有圣族自然有圣族的办法,早在晚饭你们吃完水果回去休息后,我就赶路来到了这里,两位,我劝你们还是回去吧。虽然你们欺骗了我,但我还承认你们是我圣族的贵客,在其他方面,我们都愿意帮助你们,但惟独这太阴果不行。”

    海龙心中感觉有些奇怪,从变异人的自闭来看,这些长老在这里堵到自己和天琴,应该非常愤怒的冲上来才是。医行的态度有些太好了些。不过,面对这些变异人长老拦截,他们唯一的办法就只有硬冲。想到这里,他上前几步,道:“我知道各位长老的坚决,但是,今天我们也必须要带太阴果走,如果是各位长老实在不愿意放我们过去的话,那就只有手底下见真章了。看看是你们的能力强,还是我们的法力更高深。”

    医行流露出一丝为难之色,似乎不太愿意同海龙动手似的,那名年纪最大的老者排众而出,道:“好,我们热爱你的挑战,只要你们两人能从我们十二人联手中冲出去,我们就不再阻拦,任由你们进入冤魂之海中。”是那个苍老的声音,之前拦阻他们的,显然就是这位长老了。

    医行道:“这位是枯闻大长老,是我们圣族的长老会之长,你们不要奇怪,虽然表面上我们只有十一人,但其实还有一个人在暗处,既然要动手,那你们就小心吧。”说着,轻叹一声,退到了后面,包括空林在内,十一个人向四周散开,呈半包围形态将海龙和天琴围在中央。

    海龙扭头看向天琴,传音道:“老婆,你小心一些,待会儿动起手来,千万杀人,否则,我们和变异人的仇恨就解不开了。”

    天琴点头表示明白,手重九仙琴飘升,双手缓缓按于其上,海龙右手迎风一抖,金光大放中,千钧棒呈现在众位变异人长老面前。极玄寒冰罩和逆天镜的防护力同时被他们提到极限,两人如同尖针一般,以无可比拟的速度向十一名变异人长老冲去。

    大长老枯闻手中拐杖在地上一顿,眼睛变成了金色,其他的长老们眼睛也纷纷变了颜色,这是变异人全力施展自己能力的先兆。一道无形的屏障最先出现在海龙和天琴面前,巨大的弹震之力骤然而声,海龙和天琴的冲势嘎而止。海龙眼中金光大放,在神之力的催动下,千钧棒骤然向面前的无形屏障点去,“无——物——不——破。”破帛一般的声音响起,在这些长老们惊讶的注视下,随着千钧棒强悍的攻击力海龙和天琴已经冲破了他们第一道防线,与此同时,天琴十指轻弹,金弋铁马般的乐曲悠然而声,肃杀之声撼染了在场的每一个人,天琴的声音变得无比冰冷,“九仙连环波。”十指轻盈的踊跃中,霓裳、戈、圆舞、杀伐、扶摇、幽冥、诡辩七弦齐动,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光弧如同天女散花一般,夹带着天琴庞大的法力同时向周围十一长老攻去。

    枯闻脸色微变,低喝一声,海龙和天琴吃惊的发现,包括他们的身体和攻击出去的光弧在内,完全静止了。趁这时间,十一名长老同时闪过光弧,靠近海龙和天琴,静止状态消失,轰然巨响声中,天琴的所有攻击全炸顾地面上,一时间飞沙走石,空林发出大片的冰锥海龙和天琴防御下纷纷化为冰粉。天琴失声道:“那是时间停止的能力。”

上一页 《惟我独仙》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