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唐家三少作品全集->《惟我独仙》->正文

第三册 第一百零八章 五宗之行

    “龙,我们还要去其他宗派么?你是不是……”天琴看出了海龙心中的落寞。海龙轻叹一声,道:“老婆,你是不是觉得我太欺负人了?”天琴摇了摇头,道:"不,不论你做什么事我都会支持你的。金夷他们并非什么好人,你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没下杀手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海龙微微一笑,道:“说实话,我根本就没心情和他们这种小虾小蟹计较什么,我现在才发现,当修为已经再没有对手的时候反而会非常寂寞。那几个宗派虽然我已经不想去了,但还是要走一趟,至少要为连云宗免除一些麻烦。放心吧,我只是要给他们一些震慑作用而已。而且,你离开师门多年,是不是也应该带我去神秘的千惠谷看看,我还一直没去过那里。”

    听到千惠谷三个字,天琴全身一颤。自从及入邪道之后,她努力的让自己忘掉千惠谷,现在内心的邪恶已经祛除,回想起白鹤道尊对自己付出的种种,她的眼睛不禁微微湿润了,喃喃的道:“是啊!是该回去看看师傅了,师傅他老人家待我恩情深重,即使当初问天流和贺月流联手前来要人,他老人家都多方维护,否则,我恐怕根本坚持不到新人大赛与你会合就要被刑天他们杀死了。”

    海龙微笑道:“你的师傅就是我的师傅,何况你身上拥有两件千惠谷的宝贝,不回去交代一下,怎么也说不过去。对了,你们千惠谷到底在哪里。我也算是千惠谷的女婿,告诉我不为过吧。”

    天琴轻啐一声,道:“人家还没有嫁给你呢。我们千惠谷在李唐国境内。就是我们第一次相见时那铜贺成附近不远处。梵心宗,莲花宗也都在李唐国境内,等我们处理完圆月流和问天流的事,就去拜访他们好了。最后再回千惠谷。”

    海龙点了点头,道:“好,就这么决定了。刑天和玄雨死了,我们对圆月流和问天流地恨意也消失了许多,只要警告他们一下,也就足够了。”

    三天后,圆月流,问天流两宗掌门先后遭到了海龙和天琴的拜访,在两人无比强大的实力下,虽然两宗并没有屈服,但他们也对连云宗充满了深深地戒惧之心,再不敢轻举妄动。在之后的数百年内,神州正道一直处于平静状态,直到连云宗重新崛起时,才再次整合正道。

    半空中,海龙开怀大笑。“老婆,刚才萧紊那样子真是太可笑了。他的脸就像魔哈大神曾经说过的一种异兽变色龙似的,忽青忽白的变颜色。我看,他这会可是气得够戗。以后再也不敢嚣张了。”天琴微笑道:“你也真够坏的竟然用法力把人冢的头发都剔掉了,萧紊能不生气么?幸好当初他身边没有门人弟子。否则的话,他以后没法见人了。即使如此,我看在数月之内,他也只能以闭关为名养头发了。”

    海龙道:“我看,咱们也没必要去梵心宗了,反正梵心宗一直处于中立地位,也不会找什么麻烦。莲花宗还是要去一趟的,毕竟飘渺同莲舒宗主乃是好友,总要将飘渺升仙的事情告诉她一声。”天琴点了点头,道:“莲花宗距离梵心守不远。那我们就加快速度吧。”

    两天后,莲花山顶,莲舒盘膝座于峰顶上遥望远方。多年的修为使她的心已经完全进入了无波之境,除了苦修之外,她再不愿理会其他事。本来前些天接到了悟云佛尊的灵扎,灵扎称悟云近日即将佛劫,请她前去观礼并助一臂之力。但是,当她刚刚赶到梵心宗之时,却和悟云佛尊同时发现,天劫虽然出现,但却并不是悟云佛尊的佛劫,而是修真者的仙劫,位置则在西方。一劫降临,至少要在一年,天劫才会出现。对于悟云佛尊来说,现在每一年的时间都是异常宝贵的,能多修炼一天,度劫时的把握性就会更强一些。莲舒心中很疑惑,在神州大地上,达到即将度劫之期的高手只有那么几个,而西方更是只有连云宗的可能性最大。但接天道尊刚刚圣仙一年,即使是修为仅次于他的至云道尊,修为似乎也还欠缺一些,一.两百年内度劫的可能性不大,会是谁呢?正道其他宗派就更不可能了,即使是像金夷和萧紊那样的宗主也远没到度劫的境界。不知道为什么,莲舒始终觉得,这次度劫的修真者似乎和自己有着什么关系似地。虽然能感觉到他已经度劫成功,但莲舒还是有些不安,从梵心宗回来以后,他就一直做在这里修炼,希望能从对佛法的体悟中获得一丝灵机。

    “禀告宗主。”一个低沉的声音想起,莲舒回头看去,是他门下的一名弟子,“怎么了,殊仪,我不是说了不要来打扰我么?”

    殊仪道:“宗主,山下有一男一女另名修真者求见,弟子已经跟他们说了你在闭关,可他们还是依然要求见你。哪个女的很奇怪,竟然有着一头银法。弟子看不出来他们修为如何,他们也不肯说出自己的姓名,还请宗主定夺。”

    莲舒秀媚微邹,心念电转,在记忆中,似乎并没有一个满头银法的女性修真者有强大的实力。殊仪的修为他非常清楚,以及有着相当与修真界负担的境界,连看都看不出对方的实力,可见这两个人绝不一般。想到这里,莲舒点头道:“带他们到这里来吧。”

    “是,宗主。”恭敬的答应了一声,殊仪腿了出去,驾御起自己的佛器向山下而去。

    莲舒深吸口气,缓缓起身。一身洁白地僧袍上钎尘不染,黑色的长法飘散在背后已经接近了地面。她是带法修行的,虽然心中全是佛念,但不知道为什么,对于这头青丝她始终不舍的剪掉。即使他知道。这是三千烦恼丝。

    时间不长,破空之声穿来,莲舒突然全身一震,巨大的压力惊叹给她带来了极大的冲击。有些惊讶地回身看去。只见一男一女跟着殊仪已经登上了峰顶。这两个人她都认识,一个,就是她最尊敬的姐姐飘渺的丈夫海龙,另一个,就是曾经在新人大赛上得到第二名的天琴。殊仪说地不错,天琴正有着一头雪白的银发,在阳光的照射下闪耀着淡淡的光芒。佛心微微一颤,她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

    海龙和天琴同时上前,海龙微微躬身。道:“莲舒宗主,你好。”

    莲舒身体微侧,让过海龙一礼,道:“海龙宗主不必客气,贫尼受不起你的礼。”

    海龙轻叹道:“不,你应该受我一礼的,还记得千余年前在梵心宗时的事么?那时候,正是你愿意为我说话。你的恩惠,我始终都记得。”

    莲舒双手合十,淡然道:“前尘往事贫尼都已忘却。海龙宗主你们此来有什么事情么?”

    感受着莲舒身上散发的纯净佛气,海龙不禁心中一片平静。微笑道:“此次前来主要有三件事情。天琴想必你也认识,这第一件,就是向你证明一下,当日我在接天广场上说的话都是真实地。”

    莲舒看了天琴一眼,摇了摇头,道:“所谓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海龙宗主没必要想我解释什么。我总是站在飘渺姐姐那边的。”

    听到她提起飘渺,海龙眼中一黯,道:“第二件事就是光于飘渺的。那天我碎丹后,飘渺为了救我,强行提升了修为,前些天的天劫,你应该也感觉到了吧。她已经走了。你和飘渺的关系一直很好,所以我怎么也要来知会一声。”

    莲舒终于佛心失守,如果说还有什么能让她关心的事,那就只有飘渺了,娇躯微微颤抖着道:“什么?你说飘渺姐姐她应劫飞生了么?”

    海龙点了点头,道:“是的,她已经走了。一切发生的太突然,连我也措手不及。这都是为了我啊,我一定会尽快升入仙界去寻她。”

    莲舒的喘息有些急促,半晌才平静下来,“我知道早晚会有这么一天的,却没想到竟然来地这么快,上次接天广场一见竟成永诀。”仙界和佛界虽然相通,但普通的仙.佛却根本无法越界,所以莲舒才会有此一说。

    海龙仰制着心中对飘渺的思念,道:“第三件事,我现在已经辞去了连云宗宗主一职,不久后就会闭死关准备度劫。今后连云宗还要麻烦宗主多加照看。海龙带连云宗上下先行谢过了。”

    莲舒点了点头,道:“连云宗是飘渺姐姐曾经修炼过地地方,只要我还没有度佛劫一天,就一定会尽量保连云宗平安的。”

    海龙深吸口气,遥望远方道:“莲舒宗主,或许我们以后在不会相间了,你有什么话要带给飘渺么?我以后一定转达。”

    莲舒一步步走到海龙面前,离的近了,海龙清晰的闻到她身上一股淡淡的檀香味儿,莲舒看着海龙的双眼,说实话,到现在她也不明白,为什么飘渺会选择海龙做丈夫,像飘渺那么出色的修真者,就酸找双修之人,也应该找一个品貌惧佳的,而海龙虽然修为不弱,但在莲舒眼中,他就像一个修真界的小混混似的,只会不断的给正道各宗找麻烦。“海龙,我比你大些,就直接称呼你的名字了。请你转告飘渺姐姐,告诉她,不论何时,她始终有一个妹妹,我不知道以后能否度过佛劫,但是,我真的很希望能够在和她相见。”

    海龙看着莲舒那双目光深的大眼睛,心头微微一颤,他明白,在莲舒心中,飘渺的地位可以说是至高无上的。莲舒的今天完全是飘渺所赐,点了点头,道:“宗主放心,我一定将此话转达。我相信,你也一定能度过佛劫升入西方极乐世界的。等以后你和飘渺都在仙佛二界有了一定的身份,必然能够再次相见。莲舒的目光渐渐发生了变化,从平和转向严厉,看的海龙心中不禁有些发毛,“海龙,我为飘渺姐姐可以付出一切,像飘渺姐姐那样的仙女,是应该得到幸福的。我希望你能给她带来幸福,而不是痛苦。如果以后我知道你欺负她,绝不会饶你。”

    听着莲舒冰冷的声音,海龙突然升起一丝怪异的感觉,他没有生气,淡淡的道:“莲舒宗主,如果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能给飘渺幸福,那么这个人就一定是我,也只能是我。飘渺是我的妻子,我会用自己的生命去爱护她。我已经不是当初哪个孩子,我已经长大了。我明白自己该做什么,宗主多保重,我们要先走了。”说完,拉着天琴想山下走去。

    “等一下。”莲舒突然叫住海龙,海龙那无比坚定的话语终于让她明白,飘渺为什么会选择他。

    海龙回过头,道:“还有什么事么?”莲舒摇了摇头,道:“不,没有了,你们走吧。以后多保重,如果度劫时用的上我,请用灵扎。”

    海龙微微一笑,回首道:“莲舒宗主,我真的很庆幸,飘渺竟然能拥有你这样的朋友。相信我,以后我们一定还会再见的。”蓝色光芒居然亮起,包裹着海龙和天琴的身体刹那间消失在原地。

    莲舒楞了一下,才失声道:“这,这是挪移之法,怎么可能?”挪移之法,乃修真者所能拥有的最强大法术,可以瞬间将自己转移到一定范围内任意想去的地方。随着修为不同,这个范围也不同。当法力达到一定程度后,用挪移之法甚至可以让任何事物转移任何地方。

    “不错,这正是挪移之法,很奇怪吧,莲舒妹妹。”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莲舒耳边响起,她心中一惊,以自己修为竟然没有察觉到外人来到身边,可见这声音的主人是多么强大了,青蓝色光环出现在莲舒身旁,光芒收敛,正是止水。

    “止水姐姐,怎么是你?”莲舒惊讶的问道。

    止水轻叹一声,道:“就是我了。我已经跟踪海龙和天琴有一段时间了。你还不知道吧,他们的修为现在都已经达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甚至已经超越了普通仙人,如果不是我前些天刚领悟了祈天轮的另一种隐藏气息的法力,恐怕早就被他们发现了。”

    莲舒皱眉道:“姐姐为什么要跟踪他们,难道刚才海龙说的都是假话么?缥缈姐姐她到底是……”

    止水摇了摇头,道:“不,海龙说的一切都是真实的,缥缈师姐确实是为了救他才度劫升仙。我跟着他们,完全是出于自己的私心。””私心?”不谙男女之事的莲舒不禁有些奇怪,“姐姐有什么私心。”

    止水苦笑道:“你可能不相信,我竟然同缥缈师姐一样,也喜欢上了海龙。而且,已经深入其中不可自拔。”

    “啊?”莲舒惊呼出声,“这怎么可能?姐姐,海龙究竟有什么魅力,竟然能吸引你和缥缈姐姐。”止水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他有什么魅力,但是,我却对自己的心非常了解,我就是喜欢他。海龙虽然做事怪异,但他却至情至性,对于自己亲近的人,他可以用声明来保护。有的时候,他似乎是个势利小人。有的时候他为了自己的安全甚至可以卑躬屈膝,但是,他的内心却是无比倔强的。他对恩仇都看的极重,是有恩必偿,有仇必报地人。当初,我曾经伤害过他,现在也得到报应,我也是不久前才明白,爱一个人竟然是这么痛苦的。莲舒妹妹,你知道他离开连云宗后都做了什么吗?他在来此之前。先后去过五照仙、问天流和圆月流,将三宗宗主整的苦不堪言,五照仙的金姨宗主同五行祖师联手都不是他一人之敌,他现在已经可以使用仙人的绝对空间了。我发现他变了,如果依照他以前的性格,恐怕金荑他们在劫难逃,但是,海龙这回却轻易的放过他们。似乎缥缈师姐的升仙,也将他的心带总了一半。”

    莲舒看者止水蒙胧的双眼。半响才道:“那你还要跟下去么?你也说了,你和他是不可能地。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放弃呢?你现在也进入了斗转初期的境界,现在应该做的,是努力修炼,争取成功的应对天劫升入仙界啊!”

    止水自嘲的笑笑,“感情不是说放就能放下的,海龙身上有种说不出的魅力,即使他什么都不做。都有着强大的吸引力。我刚才说了,现在地我,已经不可自拔了。能不能升仙,对我来说已经无所谓。我只想在他度劫之前多看他几眼。其实,我并不后悔,作为一个女人,我至少曾经爱过。即使是暗恋,我也经历过感情的痛苦。我要走了。否则会追不上他们地,如果我猜的不错,他们下一站应该是到梵心宗或者千惠谷。再见了妹妹。你天赋极高,不久后,一定能够升入佛界的。希望我今天的话没有打扰到你的佛心。”说完,止水腾空而起,朝着北方而去。

    莲舒看者止水消失的方向,喃喃的道:“女人就一定要经历感情么?不,我不需要,我心有佛,这已经足够了。”重新坐回先前修炼的地方闭上了双眼,继续她的修行。但是,莲舒却不知道,在不久后地将来,他所面临的情劫却险些令她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龙,你似乎对那莲舒宗主很有好感,你和她很熟么?”海龙看者疑惑的天琴,微笑道:“傻丫头,你吃醋了不成?我对莲舒宗主只有尊敬之心,当年在我刚入修真界不久时,她曾经帮过我。她是个好人,在除了连云宗的正道六宗宗主中,最能让我感觉到亲切的,也只有她了。”

    天琴在海龙肩膀上轻捶一下,道:“人家才不会吃醋呢。你自以为很帅么?以莲舒宗主的佛心,就算天下最英俊的人都无法打动她的。

    海龙洋怒道:“你老公我不帅?那你还深深的爱上了我。嘿嘿,叫声好老公来听听。”

    天琴仰着头,道:“不要。谁深深的爱上你了,明明是你先爱上我地。”海龙将脸贴近天琴,楼在她腰间的右手轻轻一点,“叫不叫?”

    “啊!好痒,不要。”天琴吃吃的笑了起来,闪躲着海龙地大手。海龙做出张牙舞爪之态,威胁着:“不叫的话,我可哈你痒了。”

    天琴生来怕痒,无奈的道:“好拉,人家投降了,好老公,总可以了吧。”

    海龙洋洋得意的道:“声音太小,我没听到。”

    天琴鼓着脸,小嘴微微翘起,突然,她一把拉住海龙的耳朵,凑上前大喊道:“好——老——公”

    突如其来的巨大声浪震的海龙耳朵嗡嗡做响,反手抓住天琴,“好哇,你想谋杀亲夫么?”

    天琴嬉嬉一笑,道:“是你让我大声的,不能怪我。好拉,别闹了,快到我们千惠谷了。你不知道,我们千惠谷可是最美的地方哦。”

    海龙果然被转移视线,向想下方看着道:“最美的地方?难道比连云山脉还美?”

    天琴眼中流露出向往之色,道:“那是不一样的。连云山脉灵气逼人,如同人间仙境。而我们千惠谷却是鸟语花香,那是植物的海洋。”眼看就要回到她成长的地方,天琴不禁归心似箭,恨不得马上就回到千惠谷似的。“龙,有件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

    海龙一楞,道:“什么事?”

    天琴道:“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回来了,师傅教我仙法。教我做人,养育我近千年,我却从来没有报答过他老人家什么。等到了千惠谷之后,我想留下来一段时间。北疆你自己去吧。以你现在的修为,去那里也绝不会有什么危险的。而且,我不在场,你处理影姑娘的事也会更容易一些。等你回来后,我们再一起返回连云山脉缥缈峰修炼,好么?”

    海龙并不是不通情达理之人,想了想。道:“是啊!你是应该陪陪你师傅,北疆的事我自己能处理地好。只是没有你在我身边,我会想你的。”天琴偎入海龙怀中,在他脸颊上轻轻一吻,道:“我也会想你的。我们不会分离太长时间,两情若要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我们以后还有的是时间。但师傅他老人家却未必再能相见了。啊!你看,前面就到我们千惠谷了。”

    海龙看者天琴手指的地方。不仅愕然道:“哪里?我怎么没看到。”原来,天琴所指的地方竟然只有一道彩虹划过天际,下方空荡荡的,似乎是一片平原,偶尔漂过几朵身姿各异的白云,并无出奇之处。天琴得意的道:“要是随便能看见,我们千惠谷也无法自称神秘了。你主义看,那道彩虹就是我们千惠谷的大门。也是千惠谷能从外面看到地唯一标记。”

    海龙恍然道:“原来你们千惠谷笼罩在一个隐形的禁制内,对吧。可是。如果普通人走到千惠谷附近怎么办?难道撞在隐形的山上么?”

    天琴没好气的道:“哪儿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不错,千惠谷防御禁制主体是隐形禁制,但还包含着九个小法阵,那九个阵法各不相同,却又丝丝入扣,虽然总体并非仙阵,但复杂程度绝不在仙阵之下。其中有一个小法阵就是迷踪阵,别说普通人,就是修为不弱的修真者到此,也会迷糊的自己饶过去。不得其门而入,也根本不会发现,其实面前那片平原竟然是隐藏着一个巨大的山谷。跟我来吧。”一边说着。天琴直接朝那道彩虹飞去。海龙飘身跟上,心中暗道,世界之大真是无奇不有,如此怪异地法阵,他在连云宗的典籍可是从没见过。

    彩虹荧光流转,离地近了才发现,它竟然是那么的宽阔,赤、橙、黄、绿、青、蓝、紫七色交换生辉,看上去极为绚丽夺目。

    身处于彩虹的七色光影中,海龙疑惑的问道:“老婆,你不说这里是入口么?可我们怎么进去?”

    天琴微笑道:“不要着急嘛。看我的。虹彩惊天,灵动气旋,千惠之门,为我敞开,弟子白鹤道尊门下天琴请入。”七彩光芒轻微的波动起来,一股巨大的吸扯力突然传来,海龙刚要抵抗,却听天琴道:“放松身体,别动。”海龙对她是绝对信任的,当下任由那股吸力缠住自己的身体。只觉得眼前七彩光芒不断闪耀,宛如穿过一条甬道似地,空气的灵气越来越盛,周围绚丽的光芒令海龙赞叹不已。突然,光芒大放,眼前豁然开朗,吸扯之力已经消失了。手上一紧,被天琴啦了一下,海龙只觉得全身一震,已经落在了一个上百平米的石台上。

    海龙清晰的感觉到,天琴抓住自己的手在不断的颤抖着,凝目望去,只见自己和天琴正身处于半山腰的一个石台上,凝目远眺,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清晰,这,是一个绿色地海洋。包括自己和天琴所在的大山,周围所有的一切都被绿色地植物所覆盖着,带着些泥土清香的清新空气不断滋润着他们的身体,虫鸣鸟叫声清晰可闻,海龙不仅脱口而出道:“这里太美了,确实一个植物的海洋啊!”

    天琴全身都在不断的颤抖,几百年之后,他终于又回家了。两行清泪顺着脸庞流畅而下,硬咽着道:“千惠谷,我终于回来了。”

    正在这时,几道光芒从下方升起,闪电般朝海龙和天琴的方向而来,为首二人竟然脚踏灵云,显然已经达到了不坠以上的境界。光芒闪过,石台上多了六个人,其中有三个海龙认识,一个就是白鹤道尊的大弟子白岩,另外两个正是童鹤、紫鹤。其余六人似乎都和白岩是同代弟子,站在童鹤和紫鹤两位道尊身后。六个人的目光似乎都没有发现海龙,完全集中在天琴身上,童鹤有些颤抖着向天琴迈出一步,张开双臂,喃喃的道:“小琴琴,我们的小琴琴回来了。我是你童鹤师叔啊!”

    天琴的泪水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她再也忍耐不住心中的激动,猛的扑入童鹤那温暖的怀抱中放声痛苦。

上一页 《惟我独仙》 下一页